正文 第四十四章 合击

    “怎么有水声?”

    余慈问影鬼,却没有得到回应。而且他发现,波涛声响起后,周围浑厚的地气显得紊乱无序,不知是个什么缘故。

    此时余慈已离得远了,只有借助陆青的视角,才能看到那边老古的新形象。崩塌的土石再难遮蔽其身形,但幽暗的地层中,细节不好把握,看着那模糊而臃肿的轮廓,余慈只能确认一件事:那老古,再非人形!

    “刷”地一声响,黑影变得苗条一些,两翼则有长翅展开,边缘毛翎锋利如刀,在黑暗中也能感受清楚。

    那个老古似乎是变成了一只站立着的大鸟,身影反常地粗壮,头部形状怪异,似乎还顶着一只角,黑暗中只见双眸鲜红欲滴,气势凶厉,同时,周边元气愈发地乱了。

    “这该死的地底下!”

    老古的诅咒声颇是尖亮,与之同时,水声伴着寒意,四面扩散,竟将方圆里许左右的地气排开,形成一片独特的区域。这下余慈终于弄明白,地气紊乱的原因,是因为对这位的气息极度排斥,双方角力所至。

    “哦哦,原来是这种东西!”

    见到这些变化,影鬼终于想到了对方的来历:“形如雕,头生角,水行而声如婴啼,似有食人之癖,这是蛊雕吧!”

    “蛊雕?妖怪?”

    “是啊,颇有名的一种妖怪,奇怪了……”影鬼还有个地方没弄明白,自去沉吟。

    此时,自战起后一直沉默的陆青低声开口,语音沉沉:“原来是两位大妖,是来自六蛮山么?”

    老古尖声大笑,张开的双翼抖动,又是刷地一声收拢,却没有回答陆青的疑问,只道:“原本是想好好炮制你几回,玩腻了再说,如今现了形,兴趣也淡了,还不如直接下嘴,看看你这辣手的女子,是怎么个嚼头……”

    话音还没落尽,地层中又有声音震荡:“哪来的废话,速战速决!”

    轰声巨响,那九尺大汉竟是又杀了回来,后面铁阑保持沉默,剑气森冷,紧追不舍。不过,铁阑驭剑速度虽快,短距离上也没有太多优势,终究没能赶在九尺大汉前面。

    一进入老古张开的妖气圈中,差别立刻就分出来了。铁阑驭剑之势猛地一窒,九尺大汉的速度不减反增。他与老古长年搭档相处,自有一套气机相融之法,两边妖气卷缠,可以互相刺激,使凶煞戾气更上一个层次。

    铁阑也知不好,鬼身剑气倏地虚化,化为一道轻烟,此地散去,彼地重聚,神妙非凡。

    然而九尺大汉撞回来的时候就预做准备,怎会允许它轻易退去,当下又是一声吼,已经膨胀到不可思议程度的身躯竟然再次放大一圈儿,全身上下筋肉跳动,无数斑纹在上面纵横排列,再看他的头脸,已经渐去了人形,隐约有个虎豹之相。

    铁阑感觉着妖气炽烈,偏又阴寒透骨,对阴魂鬼体竟然也有杀伤,心中微紧,要再移动时,气机却已被锁定,一动之下,便引来九尺大汉呼啸的爪劲。

    爪劲所过之处,地层被搅得如稀汤一般,铁阑知道躲不开了,便凝神于剑,准备对撼。可这时候,它也能感应到,那个完全现了原形的蛊雕正蠢蠢欲动,一旦剑爪相接,随之而来的,肯定就是狂风暴雨般的联手合击,它能支撑多久,只有天知道。

    便在此刻,稀汤般的泥土中,有隐隐雷鸣。

    陆青一言不发,在这个已经是举步维艰的妖气圈中,又是一拳虚印。

    九尺大汉吃了一惊。他之前根本没管陆青的事儿,在他看来,陆青虽是自具拳意神通,可说到底也不过就是个还丹上阶,在它们两人解除禁制,现出或者半现出原形之时,只是境界压制就足以将其困住——这本不是还丹修士能够介入的局面。不见那个还丹初阶的小辈,早早就逃出五里开外了么?

    可事实就是,陆青竟然仍可有所作为。

    女修一拳击出,妖气圈为之震荡。其实这一拳并没有击向哪个目标,影响的幅度也相当微小,可关键的是冲乱了这里面纠缠的气机,让两个大妖之间的联系有些摇动。

    铁阑鬼眼一亮,突地化守为攻,主动迎上,硬是将双方剑爪交击的时间前提了一线,如果没有陆青那一拳,这样做法没有任何意义,可如今两个大妖的气机联系稍有窒碍,这种节奏上的变化,就给它挣得了脱身的机会。

    剑爪碰撞,剑芒妖气四面迸发,瞬间将方圆百尺之内的土石排挤干净,后方老古又一声尖啼,音杀先至,黑沉沉的水雾也扑杀过来,但这时候,铁阑再度身化轻烟,转眼散逸无踪。

    这一刻,九尺大汉虎豹般的头脸变得分外狰狞,利爪前跑了铁阑,他势子丝毫不停,只一转身,打空的合击之势便如同触堤回涌的大潮,前浪后浪堆成一处,稍换了个角度,重新压上。

    这回,目标换成了陆青。

    九尺大汉要的就是一击之下,将这个可恶的女修碾成肉泥!

    陆手出拳搅乱了气机,但她同时也被卷入了这片气机中,就像是一拳砸进了乱麻团里,急切间抽不出手。不过,当两个大妖的合击轰然而至之时,她眉间倒是没什么变化,似乎是认了命。

    便在此时,铁阑半虚无的身形从黑暗中抢出,剑气嗡声作响。

    陆青一人面对之时,等若死局,生机渺茫,可等铁阑驭剑杀入,再一次搅乱了气机,分流了压力,她能做的选择一下子就多了起来。

    回手竖在胸前,双手前后相错,陆青摆了个拳架子,这个姿势似乎有些门道,原本被缠进去的部分气机瞬间收回,凝实如一体,感觉中便如水流冲刷多年的礁石,稳固而圆滑,堪称无懈可击,除非硬以强大的力量打碎,再无他法可想。

    照说两个大妖是有能力这么做的,可是铁阑驭剑飞来,同级别的实力还有绝对上乘的剑意,带来的压力不小,它们势必难用全力,陆青便抓着这个机会,抗过了第一波的冲击,一声清叱,盘结的气机轰地炸开。

    乱崩打!

    这一下子反借了两个大妖的力量,从内压逆转为外崩之势,看似狂野,实则精妙到了极至,恰好铁阑剑势在此刻飙到了一个顶峰,双方角度交叉,气机则自然打成一片,联手之势立成!

    各个击破的局面,转然变成这样,九尺大汉也是愣了愣,但很快哈地一声笑。他是不怎么在乎的,只要这些人不走脱便好,至于那个快要跑到十里外去的小辈,也绝逃不过他们的追杀。

    他的信心十足,都是联手,双方怎么能比?

    这不只是默契的问题,最关键处在于,战斗时,还丹和步虚的眼界、思维都不尽相同,层次上的落差、明显的短板,强要联手成势,必然要让修为高的迁就修为低的,也就注定了联手的低效率……

    念头还没转完,他的眼珠子便要瞪出去:竟然能跟得上!

    铁阑剑气突杀没有丝毫减速,直冲他刺来,陆青乱崩打的势子却才起又落,含而未发,表面上像是不敢发力,但事实上,她的气机一直紧随铁阑剑意变化,丝毫不乱,收束的乱崩打势子也自然形成了后续之力,分出了层次,思路非常清晰。

    九尺大汉感受最深,才挡下铁阑剑气,陆青拳劲又来,由于经过了借力、蓄力的过程,杀伤竟然不小,至少是打乱了他的节奏,铁阑得了回气之机,转眼就是另一道剑气斩下。所幸老古也不是吃干饭的,及时赶来,长翅挥动间,黑气潮涌,分去他的压力,才没有当场出丑。

    转眼间,两妖一鬼一人分成两拔,在五里方圆范围内,连续三次对冲。这片地层彻底顶不住了,扭曲坍塌,连锁带动周边区域,影响所及,几百里外都有震感。

    九尺大汉不关心这场人造地震的影响,他刻意以快节奏、高速度开展攻防,几个来回,心中也有了底:对面临时搭配的组合,破绽还是有的,毕竟修为上有差距,陆青强要自己跟上节奏,耗力之巨,可以想象,更不用说默契不足,造成的理解上的差异。

    这根本无法避免。

    终于,在一次气机交错间,陆青错误理解了铁阑的想法,走位失误,导致前后攻守失序,一人一鬼立刻被两个大妖硬生生冲开,九尺大汉一马当先,迎上陆青,要将其各个击破。

    也在此时,他心头微寒,本能偏了偏脑袋,“咝”地一声轻响,肩头便是溅血。与之同时,侧后方老古的怒啸声响起,坍塌的地层外围,竟是莫名地有岩浆撞开了岩层,喷发出来,原本充斥这片区域的水汽,立时受损。

    连续两个耽搁,铁阑和陆青已经重新整合,弥补了破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