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四十二章 老古

    照神图容纳了三人进来,其各自的感应范围拼接在一起,已经可以照耀周边数里区域,余慈就看到,三人的位置是在一处天然熔窟之外,熔窟内应该有一个比较宽敞的空间,但不知为什么三人都没有进去。

    不过这不是重点,认出来陆青,再看她两个对手,竟然也能认得。

    那不正是他离城前那一日,扔出一颗摄魂球,在红牙坊里造成骚乱的两人吗?虽然多穿了几件衣服,但两人都是体形独特,尤其是那个九尺大汉,面目狞恶,额头上那一圈变形的头骨,让人一见难忘。

    这两人果然是睚眦必报的家伙,听他们言辞交锋,似乎是陆青出城后行迹被他们追踪到,今天刚刚把她堵住。

    只是,这二人修为虽都是不弱,甚至可以说是强劲,但与具备出神出化拳术的陆青相比,余慈仍不看好。这一点,在红牙坊里已经证明过了。

    唯一的变数就是二人有没有特殊的合击之术,嗯,等等,还有一点来着……

    余慈眯起眼睛,看着主动迎上陆青的那个家伙。这人给他的印象,不比其同伴来得深刻,不过余慈还记得,这个叫“老古”的家伙,当初被陆青打得胸骨粉碎塌陷,重伤而遁,这才十天左右的功夫,怎么一点儿伤势都看不到了?

    没等余慈想明白,双方已经交上了手。

    面对压迫式的拳压,老古相当有勇气地直迎上去,但很快就是一声怪叫:“又是这招!”

    陆青的拳锋看似朴实,实则凌厉,一拳中变化较少,可不管什么情况,都能保持对敌人的高压态势,余慈虽然没有直接对上过,但旁观两回,颇有感触。

    敢与陆青这样一个还丹上阶修士对撼,那老古的修为怎么也不至于弱上太多,其气机作用层次和范围,也显出这一点。可是真正交战时,陆青总能在一拳之下,将其压制,掌握绝对的主动权,如此手段,当真让人佩服。

    当然那老古也不是个愣头青,以前吃了大亏,再冲上来的时候,除了勇气,也有对策。他怪叫一声,音色极其尖亮,乍听去竟像是婴儿的嚎哭,便在这音波中,他身上一震,硬生生从陆青的拳意压制中脱出来,一个闪身,在地层中穿出近百尺之遥,来了一个大挪移,然后就再没有停下。

    余慈看得眉头皱起,此人在土层中游动的速度,比在空气中也逊色不到哪里去,更借助土层岩石遮蔽,神出鬼没,偶尔探出一爪,指尖嘶风,凌厉非常,绝对在水准之上,当初在红牙坊中,大概是空间局限的缘故,才被压制得那么惨。

    陆青倒也从容,她采取的是以逸待劳的战术,站在原地,拳意如万钧巨石,蓄势待发。相对来说,她的神意运转非常活泼,便如一张不断收张的网,扣不住便扣不住,一旦捕捉到目标,必然是雷霆万钧的一击,立分生死。

    如此策略,对付老古的游斗是很对症,但她眼下的情况并不算好。

    因为她必须要分心二用,说到底,真正影响战局的还是那个一直没有动弹的九尺大汉。此人气机外放,凶悍凌厉,虽一直没有插手,可造成的压力,还要在老古之上,就是此人横插在附近,使得陆青的神意运化受到干预,已经连续错过了两次发力的机会。

    看到这种情形,余慈心中微动:去帮帮忙好了。

    两个对手都是还丹上阶,论绝对实力,肯定在他之上,不过一时半会儿也能应付。

    重要的是,陆青总是一位熟人,且为他织出了太阴幡,质量极佳,便是正常的交易,也可以称之为人情,碰到这种事情,既然是力所能及,帮一把也是好的,还可以再拉拉交情。再说,以两个对手表露的性情,若是真的得手,陆青的结果怕是糟糕。

    既然念动,余慈就不再耽搁,发力往那边急赶。五十里的距离其实不用花多长时间,与战场越来越近,那边的局面仍在僵持。余慈已经算好,待会儿要如何插入战局,在不引来对方“重点照顾”的前提下,给陆青分担压力。只要给陆青机会,让她迅速解决一个,就算功德圆满。为防万一,余慈还准备了几个符箓。

    已经接近战场周边十里区域,再向里走,对方肯定会生出感应,余慈换出体内浊气,精神提振,便要跨步进去。

    偏在此地,照神图上,局面又有变化。

    一息之前,陆青刚错过了第三次机会,将发未发的拳力再次收敛。也就是她将拳术练到了随心所欲,刚柔并济的地步,否则收放之间,那万钧拳力已经先一步把她给压死了!可就算是收放自如,她的精力也不可避免地有所分顾。

    老古两人看上去是一人出手一人压阵,但事实上却是一明一暗,两人角色时时互换,这都体现在气机的强弱变化上,而非是一动一静之类的表面文章。表里不一的矛盾,更会造成种种错觉,人力有时而穷,任陆青拳术再精,也不可以永远维持全无破绽的局面,这一次,她拳力收放间,就有了瑕疵。

    拳意重心本来是应该摆在老古身上,但那九尺大汉则气机骤然凛冽,竟是马上要出手的架势,引她注意,使得陆青拳意转换稍稍一缓,老古立刻就抓着这机会,尖啸声中,从另一个角度扑出来,一种厉害手段便要发动

    九尺大汉“呵”地一声,硬顶着陆青拳意,又重重踏前一步,限制陆青的变化。这显然是一个计划好的战术,要的就是一击而定!

    陆青终究没来得及再次转移重心,她甚至连身子都没转回去——她也不用转!

    白练贯空,便从她外袍襟领内飞出,乍看是一条长长的白绫飘带,转眼却化为一道虚无的雾气,渗入土层,可在其飞贯之时,人们耳中分明听到一声利器的鸣吟。

    老古惨叫一声,脖颈几乎被切了半边,鲜血泉涌,遁术中断,整个身子嵌入地层间,难知死活。

    正发力向前的九尺大汉愣了。

    余慈就苦笑,没想到陆青还藏着这么一手。那飘带似的法器,不想如此锋利,能一击贯穿还丹上阶高手护体真煞,祭炼层数怕是不下九重天吧!

    也对,现在天底下哪还有不用法器的修士?尤其是陆青这样的炼器高手,更不用说,有一两样保命的东西,最正常不过。

    余慈摇摇头,止住步子。现在再过去,就是马后炮,那还有什么意思?

    念头刚转完,照神图中,突又响起一串尖啼。

    不只是照神图里,就是现实层面,余慈也隐隐得闻,那声音有如婴儿尖泣嚎哭,极是诡异。

    余慈方一怔,那边九尺大汉便厉喝一声:“老古!”

    话音中分明有警告之意,然而嵌进入老古的那块土层,依然响起那种婴儿嚎哭似的怪响,这时候甚至还抑扬顿挫,若有节拍。九尺大汉狞恶的脸孔阴沉下去,额头上则微微发赤,衬得那一圈变异的骨头更显丑陋。

    怪音很快告一段落,随后就听到老古嘶嘶吐气,用远比以前尖锐的嗓音道:“帮着把把风……对了,十里外有个老相识啊!”

    十里外,余慈怔了怔,忽然明白了老古的话意:老相识你妹!

    他猛地提气戒备,便在此刻,他也发现,已经嵌入到老古脑宫内的神意星芒,硬生生给挤了出来,反映在照神图上,那边的场景瞬间变得雾蒙蒙一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