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四十一章 难度

    余慈放开感应,远方的信息非常单调,但仍源源不断地传回来。

    无意间种下那颗神意星芒,大概是他这段时间碰到的最幸运的事,寄生在目标神魂深处的星芒,存在时间极大延长,一年半载完全不是问题,比之照神图五十里的限度,对其感应范围更是远远超出,目前余慈测试的最高记录,高达一千五百里,是照神图感应范围的三十倍,这就给了余慈充分反应的时间和空间。

    正所谓知己知彼,百战不殆,在这种极被动的局面下,余慈正是凭借神意星芒扳回了一城,使得两边的天平不至于倾斜得那么厉害

    但同时,他要做的事情还有很多,非常多!他要真正确认目标的身份,收集最详细的信息,毕竟现在只是猜测和推断,一个不好,判断失误,他绝没有再来第二回的机会。

    当然,还有具体的手段……

    余慈沉默下去,在这地下深层的空隙中,仔细思考。他之前豪言要在灵犀散人醒来之前,将其抹杀掉,但说实在的,该怎么做,他心中仅有一个模糊的轮廓。他不知道灵光一闪时出现的答案,究竟有几分可行性,所以他还要仔细研判。

    影鬼初时还不知道余慈在想什么,但紧接着就看到他取出一束丝帛书卷,慢慢打开——那是《上清聚玄星枢秘授符经》!

    同样是来自上清宗的符箓典籍,这部符经比朱老先生亲授的“诸天飞星”之术要驳杂许多,收录的符箓数以千计,有最基础的清心咒、五雷符,也有那些动辙成百上千窍眼,繁复无比的所谓上乘仙符,“诸天飞星”体系中,便有一个“玄藏飞星大炼度术”,也收录于其中,两相参照,相当有趣。且还涉及到一些符法修行及符器制作之法,余慈所要炼制的步罡七星坛,便来自于此。

    入手十多年,余慈早将此部符经记得七七八八,留它在手中,一是里面那些特别符杂的符箓,不可能完全记忆无误,要随时参照,二是这部符经庞大的信息量,也是诸多灵感发端之处。

    此时,余慈将丝帛书卷展至后半段,盯着上面一个符咒发愣。影鬼借他眼睛观看,一见就是大悟:“你想用这招?”

    马上他又道:“这钉头七箭书,乃是玄门变易上古巫术而来,名头很响,难度更高,你想用出来,可没那么容易。”

    余慈嗯了一声,又道:“钉头七箭书是一个,或者是用‘北斗劾魂注死术’……你觉得如何?”

    北斗劾魂注死术却是“诸天飞星”系统中的一个符箓,而且是周天星数的符箓之一,与上洞真霄辰光感应神雷符乃是同一个级别,和大名鼎鼎的钉头七箭书一样,都是杀敌于千里之外的符咒法门!

    影鬼大概明白余慈的思路了,还别说,这确实是个可行之策。

    若是一般情况下,不管是钉头七箭书还是北斗劾魂注死术,在天差地别的境界差距中,都没有实际意义。以长生真人的感应灵敏度,小小的还丹修士想打他们的主意,动念就要给反制回去,保证施术者死得惨不堪言。

    不过眼下又有不同,一方面,余慈并非是针对长生真人本身,而仅仅是其身边的目标;另一方面,那颗成功植入的神意星芒,可说是最好的介质,如果运用得当的话,千里之外的符法咒力,完全可以神不知鬼不觉地渗透进去,一击致命!

    就是不成功,相隔千里,充分准备的情况下,黑袍修为再高深,还能冲过来咬人不成?

    问题是,余慈有施展这种高深符箓咒法的能耐吗?

    “现在还不能。”

    余慈的脑子非常清楚,不说那个号称是“巫门玄宗咒杀第一”的钉头七箭书,便是已经略有小成的“北斗劾魂注死术”,真要发挥其千里咒杀的神通,以他如今的条件,也是个几乎不可能完成的任务。

    “钉头七箭书只要舍得下本钱,分段施法行咒画符,有二十一日的、有四十九日的、有六十四日的,甚至是八十一日、百零八日都可以,逐日累积,期间小心翼翼,不使泄露,总有能积蓄成功之时,但那灵犀散人给不给我这个时间,还要另说;至于北斗劾魂注死术,遥击千里之时,需呼应天星,考召鬼神,超出我的能力范围,不过倒也不是没办法将就。现在最直接的问题是,要施展这两种符法咒术,都还缺了一样东西。”

    “哪个?”

    “当然是法坛。”

    余慈合上丝制书卷:“事情绕回来了!除非我能将步罡七星坛制成,借法坛之力,梳理运转天地元气,否则两样符咒一个也弄不成,可如今法坛还没影子,你说我该干什么?”

    稍顿,他摇了摇头,咧嘴笑道:“其实最有效的手段,还是精进修为。若我天垣本命金符结成,这桩事起码省去三成力气,把握则要多上两分……”

    笑容很快消去,在影鬼面前,他不用也不必故作姿态,心腑间热度便如油煎一般。时不我待,他要继续在北荒安安稳稳地呆下去,一切的进度都要加速了!

    ***********

    天下事情就是这么奇怪,在你闲来无事的时候,时间就像凝固一样,将无聊的时段无限拉长,而当你心中紧迫之时,时光长河偏偏就要加速流动,推得你定不下神,站不住脚。

    转眼,距离那次惊心动魄的真人猎场争夺战已经是七八日过去,余慈仍滞留在北荒不见边际的地层深处,为寻找玄水曜岩的矿脉,也为准备艰深的咒杀符法而努力着。

    其实当日沈婉拿来交易的玄水曜岩矿脉信息还是比较清楚的,可架不住余慈不熟悉本地环境,地层深处,照神图也不好用,中间迷路了一回,耽搁了两日时间。而且,余慈也怀疑,北荒来了黑袍这样修炼“熔核焦狱功”的大能,其神通大半都在岩浆热毒之上,前几日刚来了一场大战,期间真来个移山填海式的大神通,改变了岩浆分布情况也犹未可知。

    那样的话,要想找到依附于岩浆河、湖的玄水曜岩矿脉,就真的要全凭运气了。

    余慈例行打开了照神图,首先感应极远处神意星芒的存在,依旧没有反应,这便证明对方至少是在千五百里开外,暂时不用担心。至于其他的信息,依旧匮乏。

    接下来余慈倒是发现了一处积聚岩浆的河池,规模不小,可惜并没有玄水曜岩的影子,他干脆就顺着这处岩浆流淌积聚的痕迹溯源而去,看是否能另有发现。明知这种区域,除了少数如火岩蜥一类的凶兽之外,很少再有生灵光顾,余慈还是习惯性地开着照神图,偶尔扫去一眼,看能否找到什么线索。

    线索……唔?

    手中青光倏然亮起,低头看时,光源来自于照神图。这种光芒就是生灵的迹象,发端于边缘地带,让死气沉沉的半虚无图景一下子生动起来。

    然后他听到那边有人笑:“小娘皮果然有点儿气魄,可惜是闹不清状况。今儿俺们兄弟两个,就把你好好炮制一番……”

    后面的污言秽语余慈不感兴趣,他注意力转移到另一个方向,那里正显出一位熟人的身影。面对两个彪形大汉的威吓和羞辱,那位只是收拢五指,拳头合握,一拳轰出。

    半里方圆,拳压所及,地层凝固如钢,什么污秽语句,都被强压硬堵回去。

    如此拳劲,果然是出神入化。

    余慈佩服之余,也在奇怪:“陆青?她不在阴窟城,到这处荒凉的地方来,是什么意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