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四十章 危局

    结束了好啊!这边余慈缓过一口气,头一个念头就是远遁,然而某个疑惑却在心头缭绕不散:那两位的反应是不是过激了?

    当然,这是谨慎的说法,其实余慈就想知道,究竟是什么玩意儿,引动了两个长生真人前所未有的大冲撞?

    藏东西的人很明显,肯定是黑袍,也只有黑袍才会把东西藏到岩浆河中,而且那家伙还别出心裁,没有藏在某个固定的地方,而是放入岩浆之中,顺河漂流。

    对别人来说,这是个纯粹胡闹的办法,可是对修炼熔核焦狱功的黑袍而言,只要是有岩浆的地方,与在他手边也没什么差别。更何况他还在周边设下了熔核大灭绝磁光的禁制,其触发条件应该就是将那件东西完全抬出岩浆河面——夏双河操控的傀儡就是这么办的。

    倒是那个火岩蜥看起来倒像是个意外,大概是找到了栖身的地方,反而将岩浆下的物件位置暴露。

    不过,那究竟是个什么玩意儿?

    余慈稍稍犹豫,还是定下心神,遥感神意星芒,其实他已经不抱希望了,以夏双河的修为,中了熔核大灭绝磁光后,又身处两个长生真人战场的核心地带,能保留些残渣都应该庆幸的。

    然而出乎意料,那边还有反应。只是那反应与之前感觉大异,五感六识感应都有些模糊,这个……不是夏双河!

    余慈在夏双河身上的神意星芒已经成功寄生到神魂深处,而这个明显只能贴在外围,是一个临时性的依存关系。最重要的一点是,从常理推断,夏双河便是活着,也应是重伤垂死之身,尤其是熔核大灭绝磁光的杀伤,绝不可能这么短时间内消除。可余慈感应到的目标,明显的身上并无伤损,相反,余慈还能感觉对方重重的心跳声,以及由此所展现的强悍的生命力。

    至于为什么会突然换了目标,余慈猜测,可能是夏双河真的已经死掉,而寄生在他神魂中的神意星芒则脱离出来,自发寄生在附近另一个生灵身上。

    只是,真人战场附近,普通生灵早该死绝了,便是没有这场杀伤,深近百里的地层下,哪儿来的生灵?

    那个火岩蜥?不对!

    “要去看看吗?”这是影鬼的表示。

    “别开玩笑!”余慈忙给拒绝,但一转念就知道影鬼这是提醒加讽刺,这种局面下,以他如今的修为,就该是有多远躲多远,乱掺合进去,前面那场无妄之灾就是最好的警示。

    再不用多说,余慈切断与神意星芒的联系,转身就走。其实,能让两位真人修士如此表现的东西,便是难以猜出实物,大致的方向总还是能猜到的。越是如此,他越要远离。他可没忘记,那个不知真假的玄灵引,可还在云楼树开辟的虚空内存放呢——黄泉秘府,当真是害人不浅!

    **********

    余慈一口气奔出数百里路,有影鬼随时提醒,选取就是最快速远离危险区域的方向,等到停下来的时候,连他也不知道自己究竟在哪儿,他也不管,找了一处可以容身的地方,稍加布置之后,倒头便睡。

    由于先天元气的抽取,他身上的伤势已经好了八九成,但触及生机本源的损伤,终究是有些妨碍,对此,在缺乏补全寿元的手段时,没有比自然睡眠更好的恢复方法了。

    不过,余慈这一觉睡得并不安稳,因为他一直在做梦。

    他似乎停留在一处广袤的空间中,上下四方均是虚无,但莫名地有些图像闪灭,其流动太过迅速,余慈又在半睡半醒之间,记忆不得,到得后来,这些图像满布虚空,忽地一发地湮灭,化为万千流光,不往别处去,却往余慈所在的虚空中心处来。

    余慈给唬了一跳,也在这时,他蓦地发现,此时他已经失去了原本的形体,悬浮在虚空中的“自己”,其实是一颗黄中泛红的莲子,受那些流光注入,慢慢地竟放出淡金色的光,十分神奇。

    是梦吗?

    稀里糊涂的时候,他又感觉到有一个声音,在耳畔回荡,仔细去听,有一段经文似的句子入耳:

    “他年劫来时,五阴烦恼,三毒炽盛,轮转生死,无有竟已;他年劫去后,三界天通,不设障锁,六道浑一,难分贵贱,混染泥中,挣扎无从。惟诸佛子、诸善信、善布施者,必得涅槃永离三涂生死之患……”

    正听得入神,一声叱喝炸响:“什么邪魔歪道!

    这是影鬼的心念攻入,余慈猛然警醒,一下子从梦境中弹出来,翻身坐起,一切异相均是消散,然而袖中感觉有异,翻开时便见青光弥漫,却是照神铜鉴生出感应。

    “怎么回事?”影鬼刚刚见余慈心神有些不对劲儿,就以心念刺了一记,但具体的事情它也不清楚。

    余慈没有说话,又闭上眼睛,细细感应,好半晌才吁出口气:“植进去了。”

    “什么意思?”

    “神意星芒,刚刚植入到一个家伙的神魂深层……那家伙也在昏睡,六识闭塞,暂时还不知身份。”

    “等等,先等等,你说的我怎么听不明白?”

    影鬼是真的困惑,可是余慈也不比他好多少。他只能一边回忆,一边分析:“夏双河必是死了,那颗寄生在他神魂中的星芒,自发转移到眼下这个目标身上。但这个目标现在是自闭六识,全无知觉,星芒植入再深,也无法获得信息,倒是从他隐识层面得来一些零散的回忆,此时都记不得了,再就是那篇经文……”

    “经文?”这个影鬼倒是知道的,刚才就是这篇经文反馈到余慈神魂中,自发颂响,十分妖异,影鬼见不是路数,忙将余慈惊醒。此时再回忆,印象依然深刻,“似是佛经,但里面掺了不少莫名其妙的东西,不是什么好来路。”

    余慈嗯了一声,眉间却又微皱:“开始动了,速度很快!”

    影鬼与他共享对神意星芒的感应,随即便道:“是长生真人的速度,应该是被带走了。不是黑袍,还是……”

    这一刻,双方都想起那个只是惊鸿一瞥的椭圆物件,除了那东西,别的可能性都不大,这样的话,那东西内层,是个生灵?想想那些模糊的记忆片断,再去想飞荧之前的兴奋反应,还有它本来的任务,余慈抿起唇线,一个人名堵在他喉咙里,终究没有吐出。

    但他不说,难道影鬼还猜不出来吗?这家伙便阴恻恻地在旁说了一句:“看起来不妙啊,要是你当日手尾没做干净,等那家伙……叫什么来着,对了,灵犀散人醒过来,把事情向黑袍或是另一人讲起,可就有你好看的了!”

    灵犀散人!

    想着这个理应抹消的名号,余慈久久不语。他不相信这是真的,但从理性角度来说,当众多线索都指向同一个目标的时候,就算再怎么荒谬,那也就是答案无疑。

    影鬼刺他这一句,其实心中的担忧一点儿不比他少,心念转了好几圈,方道:“要不,来个改头换面?你这个‘追魂’的身份,本就是假的,‘余慈’的本尊也没什么了不起,天底下易骨换形的手段多了去了,趁还没有人锁定你的时候,先下手为强……”

    余慈缓缓点头:“不错,先下手为强!”

    “嗯……嗯?”影鬼突然发现不对,“你想干什么?”

    余慈露齿一笑,站起身来:“既然他现在没醒过来,以后也就不用再醒过来了!”

    现在,他已经不用考虑,为什么灵犀散人未死,还封在那样一个古怪东西里面之类的事情了,他要做的,就是最单纯也最困难的那一件事。

    “喂,你傻了?”影鬼大骇,它觉得余慈的脑子突然就混到了三岁孩儿那个层面,“不管是谁看着,你都绝对没有机会再杀人灭口的!以你的层次,什么偷袭、暗算,对他们都没有半点儿用处!”

    “有灵犀散人的话,什么改头换面,也没有半点儿用处。”

    余慈比影鬼想得更深入:“那家伙在迷香上的造诣你也都看到了,毫无疑问,此人在修行上专注的就是相关层面,我敢和你打赌,不管怎么改头换面,只要气息变不掉,都逃不过那人的追索。”

    此话并非无地放矢,从那部记录天下香料及应用法门的典籍上,余慈便看到了五花八门的追踪之法,其精妙入微之处,当时看来拍案叫绝,如今再想,却让他心如悬丝,坐立不安。

    有那样一个对手,实在是人生之大不幸。所以,要在那家伙“醒来”之前,彻底将其抹掉……最起码,要在那家伙找到他之前,做到这一点。

    天幸,还有一颗神意星芒。

    ***********

    继续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