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三十九章 锤炼

    余慈耳畔响起丝丝的剑啸之音,周围土壤尽都排开,形成一个径约十尺,几无瑕疵的球状空间,正是离尘宗剑道秘术“无瑕剑圈”,堪称是余慈现阶段运使最娴熟的守御之术。

    下一刻,冲击袭来。

    剑气与冲击波乍一碰撞,余慈身形脑宫都是剧震,偏又半分动弹不得,已被强压硬锁在原地,冲击一次摆荡,他就再也忍不住,一口鲜血顶上喉头,而外界压力强绝,这口血竟是呛不出,又倒灌回去。

    有那么一瞬间,余慈眼前金星乱冒,还好无瑕剑圈张开时,周身元气自动调节,做出了缓冲,心内虚空中,天龙真形之气也自发护持,稳住心神,使得元气流转不乱,否则这一下就要重伤,然后就要和前面那几个倒霉蛋一样,给碾成碴子。

    不得不说,这祸端来得太没道理。

    余慈在旁观的时候,很注意与夏双河的安全距离,始终都保持在五十里以上,这是影鬼所说的真人修士的平均感应范围,经过前段时间的实地经历,感觉还是可靠的,万一真有问题,他也能及时反应。

    可他绝没有想到,突变来得是如此暴力!

    两个真人修士,仅用了二十息左右的时间,便从近百里外的远方折返,挟着绝大的冲势,在岩浆河上空激烈碰撞!就算是长生真人,想要在这样短的时间内回冲百里,也是一个正常情况下绝无可能完成的任务,可想而知,必定是用了什么强力秘法,所引动的力量更是远超出想象,对撞迸发的冲击理所当然是“猎场”争夺战以来的最强!

    如果这一击在阴窟城正中,满城没有几个人能活下来,五十里的距离又算得了什么?

    心中闪过几个守御或脱身的法子,最好的一种是叫出铁阑,有这位步虚级数的鬼修助阵,压力必然会缓解很多。可是影鬼却是紧急叫停,步虚和还丹在气息上的表现是完全不一样的,对两个长生真人来说,还丹修士完全无需在意,但若是突然跳出来一个与先前完全不同的步虚高手,引来他们关注,情况恐怕要比现在更糟。

    此法不通,其他的主意比之还有不如,一闪念的功夫,余慈就发现,他除了用无瑕剑圈硬抗,竟是再没了其他的办法!

    冲击波又一次震荡。其实两个真人修士现阶段的对撞,无论如何也不可能再造出比最开始那一波更强的冲击,可是前浪未绝,后浪又至,前后推挤之下造成的往复震荡,才是余慈现阶段面临的最大压力。

    如果只是一波冲击,余慈有的是卸力缓冲的办法,可现在是持续不断的高压震荡,他完全没有缓冲的时间,只能运剑死抗,不一会,就面如贲血,鲜红欲滴。

    “量入为出!”影鬼高声警告,“千万别激发先天元气……”

    要知人身总有自我保护机制,对常人来说,动用先天元气,短时间激发生命潜力总要在“不可能”的环境中呈现;对一般修士而言,要做到这点,也必须有相应的法门习练,如大名鼎鼎的天魔解体大.法,便是一例。

    但对余慈而言,因为中了燃髓咒,血髓元气本就比一般人来得活跃,更容易实现对身体的刺激。好处是总能爆发出超出极限的力量;但糟糕的地方是,一个弄不好,先天元气损耗过度,寿元折损,在没有达到步虚境界之前,是很难弥补的。

    所以影鬼才要他谨慎再谨慎,毕竟这种持续高压和超强冲击交替发生的态势,最容易榨干现有力量,直接刺激人体潜力,造成危机。可是说起来容易,真的面对已经逾越极限的力量,想要控制又哪有那么简单?更何况,小命都没了,要寿元又有何用?

    余慈没有刻意去控制,也没法去控制,径达十尺的无瑕剑圈不过一息时间,便硬给压缩到身外尺余,七星剑根本就施展不开,无奈下余慈只有持剑当胸,纯以剑气迫发,消耗更大。

    他视线与剑脊中段平齐,黑暗中剑光微微,映出他脸上的表情,那叫一个汗如雨下,余慈也在看七星剑本身,由于真煞全力贯注,激发了结构上的七颗辰光石,剑上七星一颗接一颗地熄灭。

    按照锻造此剑的鲁难说法,每一个星芒熄灭,剑上威力就大过一倍,所要消耗的力量也要多过一层,以余慈如今的修为,三颗星灭去就是一个极点,如果星光再灭,毫无疑问,他就逾限了!

    “笨蛋,手六脉的真煞在这儿要回流!冲脉要用阳气温养……震荡时你丹田要这么用力啊……”

    关键时候,影鬼也顾不得其他,心念不停,随时提点余慈剑气运转的技巧,要他以最小的力气,赢得最大的效果。真论根脚,影鬼的剑道造诣不能说是“天下无双”,也能称得上是“难有抗手”,它一开口,便是字字珠玑,直指剑道诀要。

    换了平日,有这种机会,余慈势必洗耳恭听,然而如今这种情况,他也就是初借一把力,做一些微调,到得后来,一切语句便如流水穿过去,他听没听到呢,连他自己也不知道,大概也只有剑上不断黯淡,却始终没有熄灭的气芒可以解答。

    时间在他昏沉、或者可形容为专注的状态中慢慢流过。

    不知什么时候,无瑕剑圈已经被彻底压垮,肌骨皮肉都有损伤,尤其是表皮,在高压下滚烫血红,不知有多少纤细血管迸裂,更有的地方支撑不住,硬生生撕开了口子。可就是在这种情况下,余慈的身形反而开始动弹。

    压力没有任何消减,相反,随着两个长生真人交战时,不断累积的冲击四面迸发,余慈这个边角区域,也难以幸免,压力平添两成,就是和最初的爆发式冲击相比,相去也不远了。

    可就是在这种情况下,余慈手持七星剑,便如一条鱼……或者说,就是一只在泥滩里扭动的泥鳅,看似笨拙,实则滑不溜手,在结构破损的土层中,移动得越来越快,越来越灵活。

    一切高压,在他这边或压而不实、或引东打西、或就地消融,其间总有丝缕剑气明暗作用,运化之妙,存乎一心。虽然剑圈已毁,剑意却是愈发圆通无瑕。

    终于,余慈浑身一轻,从真人修士交战圈中脱离。

    内外压差的急剧变化,让他五脏险些齐齐爆裂,积蓄多时的鲜血终于喷了出来,除了口鼻间,还有身上各处,使他霎那间就变成了一个血人。

    外形惨不忍睹,但他的精神出奇的健旺,双眸精光闪闪。剧变之下,他终究还是没能制止血髓滚沸的结果,一丝丝的先天元气被抽取出来,转化为至精至纯的真煞,一滴滴注入;又如云蒸霞蔚,渗入肌骨皮肉之中,转眼间身体已是大好了,代价则是消耗了起码三五年寿元。

    余慈捏紧拳头,感受着体内蓬勃的力量。如今修为再增一成,他日结成还丹,同阶优势应该愈发明显,但那也要结得成才行!

    此时影鬼的心念传入:“喂,有没有兴趣转成剑修啊。”

    “嗯?”余慈很意外,“你什么意思?”

    “很难得呀,刚刚高压之下,你那驳杂的剑意又有纯化,虽然永难达到至高水准,但一般的情况已经能够应付了,如果你愿意的话,三日之内,保你剑胎初成,至于后面的修行……”

    余慈一激:“飞仙剑经?”

    “你做梦吧!”影鬼冷笑:“想修炼飞仙剑经,你今生无望!不过从中延伸出来的一些上乘法门倒是没有问题。剑修精进最速,你基础又好,只要法门得力,三十年内抢上步虚也不是不可能,那时候,大有弥补寿元的机会。”

    “算了。”

    余慈很干脆地摇头,不可否认他很心动,但修行路上瞻前顾后、心志不专乃是大忌,若是能修炼飞仙剑经这种剑道经典,他还能搏一搏,换了别的,投入产出就不成比例了。

    毕竟,距离天垣本命金符初成,也只差一步不是?

    影鬼嘿了一声,不再多言,其实他刚刚心中也有盘算,若是余慈走剑修这条路,一生成就高下不说,很大程度上则要依靠它来指引,如此翻身的机会就要大大增加了。但余慈不上道儿,它也不能多嘴,徒惹嫌疑,反正日后还有的是机会。

    余慈已有定论,心神便见缓和,念头自然发散,忽地想到情况危急时,影鬼急灌进去的那些剑道妙诀,乍一回想,竟是历历在目,从中见思,许多剑上疑难,甚至是原本不知是疑难的忽略之处,都清晰起来。由此引发气机盘转变化,从内到外,倒如清水洗过一遍似的,益处极大。

    剑道修行,果然比符法来得直接,可惜……

    念头至此,上方地层突地静寂下去,堆叠的高压也慢慢恢复,好长一段时间,都没有新的冲击加进来。

    战斗结束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