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三十八章 池鱼(第二更)

    余慈只能借助夏双河的视角,观察的方式和角度都不是太习惯,不过岩浆河上那东西也算是比较醒目,漆黑的颜色在深红的岩浆中载浮载沉,偶尔还扭动一下,似乎是个活物。

    夏双河又靠近了一些,几乎就要走到岩浆河的边上,那个漆黑的东西倒是非常敏感,身躯再一次扭动,张开了一直合起的眼睛。三个滚金溜火的瞳眸齐齐瞪视的感觉,那是相当有震撼力的,夏双河明显窒了一下,惊讶中低呼道:

    “火岩蜥?”

    这个能够生活在岩浆河中的生灵,脾气看起来相当暴躁,它身躯猛地一涨,余慈这才发现,原来这家伙之前一直是趴伏着的,此时撑起身躯,约有五尺高下,全身布薄铁片一样的鳞甲,暗红的岩浆从甲片的缝隙中流出来,还燃着火,这家伙却是全不在意。

    夏双河颇为谨慎,他马上摆出了防御的架势,这本来很正常,可岩浆河毕竟是在流动的,他这边一停下,和那个怪物的距离就一迅速拉大。夏双河只一迟疑,就立刻发力追击。岩浆河上,火岩蜥被他不友善的动作激怒了,口中嘶嘶发啸,三个巨瞳再张,红光耀眼的岩层中,忽地就掺入了刺眼的金光。

    余慈听到夏双河低咒一声,身形骤然位移,稍迟一线,凌厉的金光射线便将他原来的位置穿透了三个小孔,边沿尽是火炙的焦痕。

    金光是从火岩蜥瞳孔中射出来的,从光色来看,倒比它脚下岩浆的温度还要来得厉害,被这玩意击中,还丹级别的护体真煞绝对没有半点儿用处。

    夏双河倒还保持着冷静,他能一口叫破这怪物的底细,对其情况也就有一定的了解。他仍然跟上去,口中也开始念颂咒音,这应该是某种刺激情绪的法门,因为随着音波集束透出,火岩蜥明显有些焦躁,它在岩浆河上原地转圈儿,想扑过去,却又忌惮着什么,最后只能再度放出瞳眸金光,这回又打空了。

    “咦?”

    余慈原本好奇为什么夏双河会对火岩蜥不依不饶,但看到交战双方攻击的方式,他心中就是一动。

    火岩蜥明显不是个好脾气,可在夏双河的挑衅之下,始终缩在岩浆河上,宁可气得原地转圈儿,也不离开那片区域,而且仔细观察它脚下,似乎还撑着什么东西——余慈原以为这个怪物有在浮在岩浆上的能力,但现在看来,结论下得太早了。

    有了这个发现,余慈就注意到,夏双河在和火岩蜥纠缠时,精力其实大半也放在怪物脚下。

    岩层间嘶嘶连响,除了火岩蜥口中的怪响之外,还有夏双河接连甩出的三个玩偶似的古怪东西。这玩意儿看起来像是小孩子的玩具,圆滚滚的憨态可掬,却能在岩浆河上如履平地,分成三个方向,一摇一摆地往火岩蜥那边去。速度不算快,可是它们三个身上放出的气机,却早早地纵横成网,将火岩蜥裹在其中。嘶嘶的声响中,有一大半都是它们活泼的气机所带动的元气流动之音。

    出于生物的本能,火岩蜥非常讨厌这三个小东西,它之前瞳眸金光放得多了,要省着点儿用,便等那三个玩偶靠近的时候,大嘴一张,彤红的火流喷射,将它面前的那个玩偶吞没。

    火流出口,周围气机骤然一变,遭到火流喷射的玩偶在瞬间化成了飞灰,然而三个玩偶之间,早用气机联成了一个彼此影响的整体,这边折损一个,另两个突然加速,飞撞上去。那种突然性,使得火岩蜥反应不及,粗大的尾巴甩击也打了个空,被两个玩偶撞……不,粘在了身上!

    一层灰蒙蒙的光陡地在火岩蜥身上蔓延,这个体积巨大的怪物似乎非常痛苦,它猛地张大嘴,想要嘶叫,但就这么一下,它全身似乎都麻痹掉了,就保持着仰头张嘴的姿势,无法在岩浆河上保持平衡,轰然侧翻,摔入了岩浆之中。

    “是巫毒魂偶……”影鬼竟有些感慨的样子,“当年论剑轩连发七道斩雷辟劫令,搜遍天下,尽诛巫门,没想到还有留存?”

    这个……对影鬼的感叹,余慈无言以对,早就知道五劫之前,是一个剑修纵横天下的时代,却没想到是这么个“纵横”法。

    似乎这夏双河是千山教的叛徒一流,而千山教又有上古巫门传承,他懂得什么巫毒魂偶也不足为奇。

    现在的重点不是这个,火岩蜥被巫毒魂偶麻痹之后生死不知,它原来所在的位置就空了出来,余慈和夏双河一起投注视线,却没有从中发现任何东西,不免都觉得奇怪。

    夏双河稍做沉吟,又暗颂咒文,岩浆河中央忽地生成一个小小的漩涡,似有一只无形的手在里面搅动,末了突地向上提,深红的岩浆便带起一股,随即拟化形体,依稀是个巨汉的模样,半身都在岩浆下,没有成形,但只上半身,便高有八尺上下。

    又是傀儡之术,这一手看上去和黑袍的熔核傀儡有点儿相似,层次上却相差太远,还好干点儿脏活累活是没问题的。

    数十里外,余慈持续关注。从夏双河的心理状况来看,他应该也只是报有一定的好奇心,对岩浆河中的东西有些猜测,但并没有什么概念,他驱使着傀儡,很快摸到了目标,发力上提,当下岩浆河发出一声轰响,灼热的岩浆横流,火焰一层层地向外飞溅,相隔数十里路,夏双河和余慈一起睁大眼睛,要看清那究竟是个什么玩意儿。

    物件上浮,颜色也是通红,还燃着火,一时半会儿看不清楚,但能够在灼热的岩浆中保持形体不失,本身也不应该是凡物。

    夏双河又往前靠了靠,看着那物件完全离开岩浆河,但这时候,他还是没看清那玩意的模样,只因其块头虽大,但大致呈椭圆形,少有棱角,没有一个可供辨识的标志,只感觉材质略有些透明……

    卡索!

    突兀的声音在夏双河耳畔响起,他愣了愣,没弄清楚声音传播的轨迹。但也在此刻,抱着那物件地岩浆傀儡忽地僵住,无论怎么驱使,都再无反应。夏双河也是个警醒的人,试了两回便知不好,也不管原因何在,飞身便退。

    便是这瞬间,岩浆河上,呼声冒出一层红光,转眼把岩浆傀儡和它臂膀中的椭圆形物件一发地包裹进去,后者也就罢了,那岩浆傀儡当即消融,再不成形,至此外涨的势头依然不减,转眼充满了这片地层空间每个角落。

    夏双河比较幸运地早退一步,在红光充斥整个空间前,先一步撞入身后的岩层,形影俱消。远方的余慈既惊讶又疑惑,正想进一步观察,极不舒服的感觉忽然袭来,他闷哼一声,立刻切断了与远方神意星芒的感应,侥是如此,远方的信息反馈到脑宫时,他的身体也做出了反应,前半边身子都像是被油浇了一遍,感觉糟糕透了。

    他倒抽一口凉气,将真煞过遍全身,才觉得好些。那红光好生厉害,隔了一厚厚的岩壁,又是从夏双河那边转接过来,还是如此痛苦,那夏双河岂不是要去了半条命?

    此时影鬼也是奇道:“竟把人给看轻了,这是熔核大灭绝磁光!”

    “哪个?”

    影鬼又重复一遍:“熔核大灭绝磁光,是熔核焦狱功修炼到大圆满时,炼就的魔门神通,到极处时,磁光照下,千里方圆立成焦狱,生灵灭绝……”

    “不是,我是说,这是谁使出来的?”

    “自然是那黑袍……”

    影鬼话音倏绝,更早一步,余慈已是二话不说,扭身便走,而在遥远的上方地层,绝大强压便如天坠陨石,轰然而落。

    “往下,往下,往下!”

    影鬼尖锐的呼叫算是一种激励吧,余慈只觉得全身的血液骨骼尽都沸腾,由此鼓荡起全身各处一切的力量,剖分土层,朝深处急降。他的反应不可谓不迅速,但刚刚沉降两里,一波无与伦比的冲击,以远方岩浆河为中心,急剧扩散,传播之快,已远非人力所能抗衡。

    “他娘的池鱼之殃……”

    这个念头刚念过去,冲击波贯穿土石,将原有的结构尽数粉碎。余慈低吼一声,七星剑出,涨开一圈绵密无瑕的剑气圈,挡在身外。

    *************

    嗯嗯,四边形的太阳公公休息了,三角形的月亮婆婆又升起来。周一啊,红票什么的,恳请大伙强力支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