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三十七章 火河

    在出有入无飞斗符的加持下,余慈在土层中便如游鱼一般,飞速下潜,但过了数息时间,他忽然感觉有些古怪,回头去看,却没有什么发现,略皱眉头,才将注意力投注到眼前,却又猛地再度扭头,这一回,在近乎全无光亮的环境下,他终于看到了一个纤细的身形,以更胜过他的流畅,从土层中穿出来。

    “翟雀儿!”

    不是要分开走吗?余慈心头一凛,贺三爷他不知道,已经被他神意星芒寄生的夏双河则明显走的是与他完全不同的方向,这种情况下,翟雀儿想干什么?

    正疑惑时,翟雀儿已经完成了一次小小的加速,直撞入他布下的真煞圈子里来。世间遁术,出入五行,靠的就是这么一个“圈子”与外界发生元气交换,本是最严密不过,也不知女修用了什么手段,竟然视若无物地直钻进来,且没有造成任气机冲突。

    余慈本能想要拉开距离,却见这位看上去精灵纯美的女修正以手比唇,做出一个噤声的手势,随后她身子微蜷,整个人便似缩小了一圈儿,直贴到余慈怀里去,更早一些,她身上青衣小帽皆脱体而下,莫名地竟有无形的力量撑着,化为一个人形,瞬间与二人拉开距离,速度骤增,朝远处飞射。

    是分身投影一类的技巧。余慈很快做出判断,不过这时让他印象更深刻的,还是胸腹间女子特有的温香,当然,翟雀儿不是莫名其妙就来投怀送抱的,她脱去借来的青衣小帽,内里还穿着一身玄黑劲装,可那感觉却从馨香的气息发端,从鼻端、肌体的感觉,直送入心窍。

    “咦,你的脸红了耶!”

    余慈没有立刻说话。他今天又是叠窍合形,又是飞遁脱离,真煞调动甚速,燃髓咒的影响自然遮掩不住,不过他才不信翟雀儿看不出那只是气血的自然流动,说到底,还是在逗他,或者说,是让他分心罢了——坦白说,确实有一些效果,但若翟雀儿认为这种手段就能让他神魂颠倒,未免把他看低了:

    “我觉得把事情说清楚更好些。”

    余慈“怀抱”美人儿,依旧在土层中下潜,他把头垂下来,嘴唇正好贴着翟雀儿的鬓角,似有若无的香气便从发际渗入鼻窍:“雀儿小姐,现在可不是开玩笑的时候。”

    “是啊,形势很紧张!”

    翟雀儿伸手环着他肩背,把娇躯固定住,同时拿出理所当然的语气:“只要被我那师哥发现了,我就死定了。你这人这么聪明,应该能明白,我现在是借你的气息掩饰吧!”

    “有意义吗?”余慈不认为这种小伎俩可以瞒过一位长生真人,就算一时迷惑住,方圆数十里范围内,目标总共就那么几个,一个个筛选又能有什么难度?

    “帮帮忙啦,一小会儿就可以了。”翟雀儿话音愈来愈低,“师哥的对手不是个善碴,要是他分心太久,怕是要难看呢。”

    这理由不是太过硬,但美人儿在怀,除了暖玉温香之外,余慈也没有忘记,这一位其实还是个实力远在他之上的强者,说是要帮忙,但那只是威胁的客气说法吧。

    说话间,两人又下潜了七八里的深度,在这里,地层压力已经很大了,多少影响到了余慈肢体活动,但相应的,来自于真人交战的强压,也被逐步增大的压力和上方复杂的地层结构隔离大半。

    这一过程中,余慈身上至少闪过两回灼热的感应,头一回无所谓,第二回那热力在戾气的催化下直透进来,差点儿把他五脏六腑都烧穿掉。这就是长生真人神意运化的水准,以黑袍在熔核焦狱功上的造诣,若是对上个通神修士,一个眼神大概就能把人烧成焦炭。

    余慈缓过一口气,立刻就道:“他好像发现被耍了。”

    翟雀儿没有立刻回应,余慈有些奇怪,正要低头,胸口却是一凉,当下倒抽口气,却是怀中美人儿将略显凉意的纤手直伸入他衣襟中,贴着胸口皮肤轻轻摩挲。

    猛打一个寒颤,余慈怒道:“你做什么!”

    “谢谢你喽……我们丰都城再见了!”

    翟雀儿笑语声中,往他怀里塞了样东西,随后身躯脱离,依然是收敛气息,便如一团没有形质的幽魂,朝地层深处降下。

    莫名其妙!余慈完全被这个女人绕晕了,但这种时候,他也不敢耽搁,与翟雀儿所去的方向岔开角度,但也是朝着地层深处急降。

    影鬼迫不及待地跳出来:“快看看那是什么东西,莫要被她算计了。”

    余慈嘿了一声,一边急降,一边伸手入怀,将那玩意儿取出来。其实只凭皮肤触感,他已经猜到八成,拿出来只是最终确认一回。

    “卷轴?”那玩意儿入眼,影鬼就很奇怪。

    “是天篆社的卷轴吧,不知是甲类还是乙类的。”说着,余慈便看到了立轴上的刻印,“是甲类。”

    一个卷轴便能体现出翟雀儿的狡猾之处,说这是谢礼吧,恐怕最希望余慈做成题目的,就是翟雀儿自己;但反过来说,还有什么比一个可供钻研的符箓,更能够打动符修心思的?况且这是天篆社内部才拥有的甲类卷轴,外面想找也找不到,就算余慈称不上纯粹的符修,也对卷轴中的内容生出好奇心。

    不管怎么说,因为塞进来这么一个东西,或许也有一些前面亲呢姿态的缘故,余慈无法对她生出恶感。

    此刻危机虽不能说是迫在眉睫,可也随时会有麻烦临头,余慈不再多想,收起卷轴,暂时把此事放下,继续朝地底深处下潜。

    与之同时,余慈也对整体的局面有了些把握。除了亲身经历的之外,还有一点,就是不久前植入夏双河神魂深处的星芒,正源源不断地传回那边的大量信息,给余慈参考:一轮潜伏奔走之后,两边的距离已经相隔五十里以上,夏双河运气不错,迄今为止还活得好好的,似乎已经脱离了高危险区域,心神比较平稳的样子。

    而翟雀儿离去的方向,似乎也没有问题。

    计算一下三人的方位和角度,余慈似乎已经可以做出结论:黑袍的关注重心已经远离了这片区域,两个真人修士的对战也远在数十里外,危机真的已经过去了。

    只是如此轻易地避过去,难道那个倒霉蛋是贺三爷?

    余慈哑然失笑,稍微有那么一点儿幸灾乐祸的情绪。而下一刻,影鬼轻咦一声,叫他注意。

    “哪边?”

    “那个姓夏的……”影鬼分享着照神图的便利,同时也起到一个哨探的作用,就现在来看,它很称职,“那家伙在搞什么鬼?”

    余慈将注意力投注过去,顺势代入了夏双河的视角,发现这一位的注意力也是高度集中,其目标却是手中一个封了口的瓶子。余慈记得,这正是夏双河从废弃矿区的地心火眼周围找到的张老灵巫的遗物,里面封存的是一个荧光小虫,叫“飞萤”的,似乎关系到夏双河成就灵巫的关键物件。

    这种时候,拿出它来是什么意思?

    余慈熟稔地切换夏双河六识感应的信息,很快就发现,那个小瓶是在发颤,里面的小小飞萤也不知哪来的力量,猛.撞瓶壁内侧,相当躁动的样子。

    可惜没法捕捉到夏双河的心思,不过余慈猜测,这一位心中也应该是犹豫纠结吧,过了好一会儿,那位终于做出了决定,他深吸口气,拔开瓶塞,飞荧立刻带着一溜荧光,从里面飞出来,一刻不停地钻入到土层中去,速度还很快。

    这小东西原来也懂得遁术?

    灵巫之物,果然都是预测不到的古怪玩意儿。余慈嘀咕一声,那边夏双河也动了,他追着飞荧急速遁行,看方向,倒是往余慈这个方向来。

    当然,夏双河,或者说飞荧的的目标不是这里,大概遁行了三五里路便停下来,然后,余慈通过夏双河的视角,看到前面透出来的隐隐红光,当然还有扑面而来的热浪。

    夏双河放慢了速度,口中颂念召唤飞荧的咒文,那小飞虫在热浪中转了个圈儿,还是听话地飞了回去,被夏双河接入瓶中,又上了瓶塞。做完这一切,夏双河才小心翼翼地向前去。

    这里已经有了一道较为宽敞的岩隙,火热的红光就是从中透出来。夏双河穿了过去,视野陡然开阔,映入他眼帘的,是一片滚动的深红液浆,巨大的火泡鼓起、炸开,火舌喷涌,足以吞噬不自量力过来的一切生灵。

    “这是岩浆……河?”

    余慈看到这浓稠的岩浆正慢慢流淌,从一道岩隙流入另一道岩隙,又注入到某个或许更宽广的空间去,这就像是一道夹在险滩中的大河,“水流”或许没那么湍急,可暴躁的火力,又远非前者可比。

    夏双河犹豫了一下,又往前去。他似乎生出了感应,但这种玄之又玄的东西,通过神意星芒转化,就显得模糊了些,余慈只能被动地观察。

    但很快,他也有所发现:“那个河里,好像有什么东西……在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