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三十六章 穿梭

    听闻惨叫声瞬间,贺三爷与夏双河都是面色剧变。

    有翟雀儿在此,原本的搜索工作其实已经进入了半停滞状态,他们将分散在外的手下收回来,使其在周围布控,随时听候召唤,刚刚的惨叫声,正是来自于外围的一个布控点,声音之尖锐凄厉,就是相隔了数里路程兼厚厚的土石,也没有完全遮掩住。

    随之而来的,则是低沉如雷的轰鸣,在众人脚下,似乎有汹涌的大江流过。

    温度在升高!

    在诸多要素齐聚之时,莫说贺、夏二人,就是一直用笑脸示人的翟雀儿也蹙起眉头。

    余慈倾听,便发现脚下其实是无数声爆鸣声串在一起,几无间隔,由此化为大江浪涌般的轰响。再仔细分辨,前后相推的震波更是一浪高过一浪,对地层造成极大的破坏,两三息的功夫,余慈便觉得,脚下地面在发软发酥,远方的地底甬道塌方的更是所在多有。

    这回就是没有影鬼的提醒,余慈也知道发生了什么——两个长生真人再度出手,而且不再是前面不温不火的试探,这回开始玩真的了。

    只是,怎么离得这么近?

    真人修士交战形成的巨大的压力,说是重逾万钧都有些保守,更何况里面还有掺杂着他们繁密复杂的气机跳变,驱动天地元气,形成绞杀式的强烈扭曲,实在是无可抵御,那个倒霉鬼只是碰到了外围的圈子,便给扯得粉碎,

    局面一下子变得很糟糕,这种时候,翟雀儿说话变得言简意赅:“后退,五里!”

    对此,余慈的理解是,女修是把握住了两个长生真人交战的波及范围,要大家退出去。但这应该还不够吧,交战双方一次位移就是数里距离,太过精确的计算,反而不如现在大步狂奔远遁来得好些。

    但很快,余慈就明白,在对待真人大战的经验上,他还有很长的路要走,就是要脱身,也决不能没有一点儿技巧。

    后退过程中,翟雀儿第一个收敛了全身的气息,移动时就像一个幽魂,就是贺三爷那庞大的身躯,也完全封绝了声息,迅猛奔跑时,悄然无声,让人怀疑脚下是不是长了肉垫。

    余慈照葫芦画瓢,出有入无飞斗符和息光遁法齐使出来,论收敛气息的程度,绝不逊于翟雀儿,惹来她妙目投注。视线相对时,两人都是一笑,天知道两人在笑什么。

    这时候,又出了第二条人命,此次没有像上回那样惊天动地,不过还丹修士临死时剧烈的气机动荡,就是在真人修士碰撞的震荡大潮中,也相当醒目。

    贺三爷眼角直抽抽,不管在哪儿,还丹修士都是比较宝贵的资源,此次在阴窟城,随着贺五爷遭劫,已经死掉了十个,眼下又折了两个,就算三家坊家大业大,也禁不起这种速度的损耗!

    翟雀儿对此也有表示,她立刻改变了移动的方向,运用遁术,穿石而过,后面三人立刻跟上。余慈发现,这是和死去的那人拉开了角度,再联想前面那回,其实有些类似。细节原理方面他不是很清楚,但这两次下来,余慈也就明白了翟雀儿的打算:

    她是以死去的手下为参照,判断长生真人交战的压力方位。然后呢……

    翟雀儿忽地停下,余慈一算距离,不多不少,正是五里。再感应一番,便觉得周围的温度下降,大江流动的轰响也有所缓和,所处的环境比上次要强很多。回头看翟雀儿,只见她浅紫唇瓣正微蕴着笑容,那既是习惯性的表情,也是自信、从容心态的直接体现。

    “左边,七里。”

    一行人再次依言移动,几次三番下来,中间又有三家坊一个手下死于非命,但等到人们停下的时候,外界的压力总是又减弱一些,到后来,翟雀儿已经不再说话了,人们只要跟在她后面,蹿高伏低,裂土穿石就好。

    慢慢的余慈也看出了门道:长生真人交锋的震荡是在时刻变化的,但终究有波峰波谷,处于波峰时冲击杀伤就强,反之则弱。翟雀儿一直在做的,就是迅速计算出震波的峰谷变化,再加上一点儿预判,躲过波峰,进入波谷,不断外移,外界压力自然会逐步降低。

    如此手段,不说别的,就一个敏锐感应,就让余慈瞠乎其后,且与之相关的经验、计算等等方面拼合起来的整体实力,更是由不得他不服气,但同时也有些疑惑:

    这个雀儿小姐,究竟见过多少真人级数的对战啊,这驾轻就熟的本事,是一回两回就能学会的吗?

    再喘了口气,余慈等待翟雀儿下一个动作,但这时候,女修意外地没有变化,沉默在蔓延,半晌,她忽然展颜笑道:“大敌当前,还拿分身出来照应,真的好么?黑袍师兄!”

    此言一出,她身边诸人都是大惊,也在此刻,昏暗的地层间隙中,有红光耀目,周围温度登时急剧升高,热浪扑面而来。余慈眯起眼睛,看到红光中,有个扭曲的人影,直冲过来。

    贺三爷反应很快,低吼一声,精纯真煞扩散,直注入地层中,这片区域登时摇动,周围的土石猛地突出,四面内合,将红光人影隔绝在后。然而紧接着,一只覆盖着暗红流质的手掌硬生生将土层击穿,扭曲的指尖距离翟雀儿不过数尺,热浪袭面。

    女修未移半分,只笑道:“是熔核傀儡。”

    这边刚说完,土层之后便有声音传来:“原来是你!”

    声音干哑不似人声,分辨起来都有些困难,不过翟雀儿也不以为异,让一个用岩浆临时拼接起来的傀儡说人话,确实比较困难,不过这样,双方就等于是打个照面了。

    “黑袍师哥,咱们也真是有缘,从北海到北荒,相隔亿万里,莫名地也能碰上……”

    “碰上?”

    那边的声音稍稍断了片刻,方道:“碰上好啊,我定会好好招待!”

    说着,穿透土层的岩浆之手晃动两下,似是想探知翟雀儿所在,对此,女修的回应是照着土层来了一脚,阴蚀之力霎时漫过,将之催化成飞灰一般,连带着岩浆之手,也生生绞碎。

    土层崩碎,对面的热浪再度扑来,却在飞卷的土烟中猛地一窒,后面贺三爷一声低吼,正面冲上,将那岩流人影一拳轰碎,灼热的岩浆均被他的强劲拳力挤向后面,甩在四面土层上,哧哧作响。

    熔核傀儡虽是黑袍凝成,但说到底也不过就是个傀儡而已,战力不过还丹层次,便连余慈都可战而胜之,贺三爷更不必提。

    见傀儡毁掉,翟雀儿依然没有动作,她站在原地,片刻后方道:“如今没那么容易动弹了。我那师兄好生小气,如今他不惜将优势抹平,也要变化节奏,不让我轻易判断出压力方位所在,大概是要把我们一口吞下吧。”

    晶亮的眸子在另三人脸上打了个转,女修脸上依旧带着笑容:“师尊便说过,我那师兄什么都好,只一个欲壑难填,能抢到手一百件东西,他绝不满意九十九件,既然被盯上了,你们可要有准备啊!”

    贺三爷和夏双河的脸色都不好看,遭到一位长生真人“挂念”的感觉,无论如何都称不上舒坦,若是一个不好,什么野心愿景,都要成幻梦一场,他们怎能甘心?

    但这种时候,又是表忠心的时候,说不得二人都要向翟雀儿表示“舍去性命也要护得小姐周全”之类的言语,翟雀儿不置可否,却问一直未开口的余慈:

    “追魂先生怎么看?”

    余慈凭借出色的符法造诣,从翟雀儿那边赢了一个“先生”的称呼,颇是不俗,但今天过不去的话,一切休提。他很认真地想了想,道:“面对长生真人,想来雀儿小姐也很难护得大伙儿周全,而且在一起目标极大,若黑袍真是个不依不饶的性子,怕是终难避免……”

    他说了这么一串,其实真正的意思就是一条:大伙儿分头逃命去吧!

    余慈这么说,也是因为和翟雀儿等人在一起,一些特殊的手段都要遮掩,只觉得束手束脚,若是单人独行,他自认为逃命的机会要增加三成以上。

    更现实的一点是:翟雀儿恐怕也是这么想的!

    果然,女修轻轻点头:“聚在一起,气机标识确实醒目……”

    话说半截,她“呀”了一声,却是有一波绝大冲击自远方来,穿过重重土层,如巨浪般拍击而至,冲击尚远,这里的温度已经以令人咋舌的速度急剧攀升,由此而分外活跃的空气中,则蕴积着一层爆炸性力量,就像是靠在火边的火药,随时可能爆掉。

    为此,也许只需迈出一步,摩擦生成的热量就可能将这种力量引爆,虽然未必会受伤,可这一下子气机就要混杂进去,再难摆脱黑袍的追索。

    “走!”

    翟雀儿当机立断,娇躯一缩,便直入地下,其实三人也是差不多的反应。四人的动作幅度都不大,但合在一起,其震动却已经达到了触发的条件,轰地一声,将这片区域内的空气引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