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三十五章 天篆

    余慈是真的在懊恼。

    按照朱老先生传授的理论,将符箓用于实战,天罡之数,亦即三十六个窍眼以下为最佳,便如“诸天飞星”上的符箓一般,过多则笔划繁复,消耗的元气也大幅提升,并不合用;一些特别复杂、高深的符箓,实战需求也不强的,可以适当多一些,但超过地煞之数,也就是七十二个窍眼的话,价值又要低一档;至于超出天罡地煞合数一百零八个窍眼的,就符箓的实用性而言,已经毫无价值!

    余慈这个九十二窍的符箓,就是在一无是处以上,及格线以下,制符的时候他就发现,若不预先准备,直接画符使出,以他此时的修为,至少有六成可能被抽成人干,实用性几等于无。尤其让他恼火的是,到了最后成符才发现在,前面有个分形结构的处理出了问题,以至于后面的思路连着错了大半,走了许多弯路……

    然后他听到夏双河的惊叹声;“九十二窍!”

    啊咧?余慈的反应是很快的,闻声就知道不对。而这时,夏双河已经向翟雀儿问道:“雀儿小姐,你拿出来的应该是‘天篆社’的乙类卷轴吧,多少窍眼来着?”

    翟雀儿笑眯眯地回应:“二百七十余个分形,窍眼一千两百个。”

    “均贯五窍为合格,均贯九窍为新锐,均贯十二窍为优选,十五窍以上则是上乘!”夏双河如数家珍,逐一道来,末了击掌道,“算起来,追魂道友贯窍均在十三个左右,乃是优选无异,不愧是能够‘一气贯重天’的高人,出手不凡!”

    “天篆社?乙类卷轴?”余慈听到了新名词,不免动问。

    夏双河便道:“天篆社乃是修行界最大的符修集社,传说是由八景宫一位符法宗师创立,气魄极大,不论出身,只看符法造诣,选纳人才,聚而论道。虽是本劫之初刚刚成立,但百多年发展下来,已经是群贤毕集,堪称符法修行的最权威之处。至于这乙类卷轴么,就是该社为选纳贤才,每年由顶尖儿的符法宗师造出的题目,专用于‘叠窍合形’之法,分甲、乙两类。”

    余慈还是头一回听说天篆社的事儿,想那朱老先生符法学问上渊深如海,应该不会没参与过类似的集社,不过听说是本劫之初,倒也释然,那时候朱老先生已经因为宗门残破且度劫失败,困居于离尘宗,自然不会掺合进去。

    他想了想,又问道:“甲类、乙类两种卷轴又有什么分别?”

    夏双河又看了翟雀儿一眼,方道:“有功用之别,甲类卷轴乃是天篆社内部诸符修切磋较艺所用,而乙类卷轴则是对外选纳人才的标准之一。又因天篆社之权威,有时候两种卷轴也被拿来作斗符的工具。”

    “那就是有上下之别了。”

    很明显,被吸纳进入集社内部的修士符法水准,普遍要在外人之上,余慈只是很正常的推论,夏双河却想多了,忙笑道:“能够在乙类卷轴上得到优选之评价,已经是上上之选,想来就是拿来甲类卷轴,道友也足堪胜任……”

    “就是时间长了点儿。”贺三爷闷声插话,他今天是真和余慈较上劲儿了。

    夏双河就摇头:“所谓慢功出细活儿,能够均贯十三窍眼,追魂道友的本事就明摆在那儿,也不用非要一个时辰不可。要知道,斗符需要计时,可天篆社选材却是时间不限的,而且咱们之前也没有和道友说明。”

    现在的局面很有趣,贺三爷一力打压,夏双河则是力捧,看似作对,但是从另一角度看,二人又好像是在唱双簧,你捧我逗,把一出“遇贤记”唱得抑扬顿挫,荡气回肠。

    翟雀儿将一切都看在眼里,俏脸上笑意不改,一挺腰肢,以充满活力的姿态跳起身来,对余慈道:“不管怎么样,能够成符就很厉害,让我看看?”

    余慈道一声惭愧,将玉符扔过去。翟雀儿出手接着,稍一过眼,五指用力,直接将玉符捏碎。灵光缭绕指间,随后化为一道光束,照在空地上。这一刻,众人看得清楚,光束中有一个小东西由灵光凝合成形,在地上一滚,现身出来,伴着一声极细的声响:

    “喵!”

    一行人都愣了下,看着光束中滚出一只皮毛漆黑的小猫,站在那里,尾巴缓缓摆动。接下来,它透着碧光的瞳孔往翟雀儿那边一扫,奇妙的波动透过去,翟雀儿轻咦一声,身形竟显得模糊起来。

    这一下子,夏双河就明白了:“原来卷轴依据的是九命幻灵符……这是符意化形!”

    他看着余慈,一时间竟是发起了呆。

    在符修群体中,九命幻灵符是一个非常新奇且有名的符箓,这是南方一位名气极大的符法高手所创,符成后,可遮蔽身形气息,又加持一种损伤经脉的奇毒,十分厉害。

    但这样的符箓,名气大、流传广的因由却不是这两项功能——那造符的高手是个女子,平生最喜灵猫一流,此符本是为了拟化此界一种“暗曜幻猫”而造出来的,精髓就在一个“化形”上,即可将一只暗曜幻猫凭空塑形,存世一段时间,兼具观赏和实用价值,以此风靡一时。

    既然是观赏与实用并重,此符所幻化的灵猫可不只是可爱而已,而是确确实实注入了灵性,便如施符者的分身一般,这一点,绝大多数人根本做不到,他们能做的,就是放出一团充斥着隐身灵波和损脉奇毒的光雾,加持身上,以之护体或攻敌。两样做法,实是天差地别。

    夏双河恰好两种例子都见到过,那些只懂得放光弄雾的例子可以不论,仅见的一回成功例子,是一个还丹初阶的修士,不知走了什么狗屎运,竟然得到了一枚存有完整九命幻灵符的玉符,危机时候放出来,便见得一只乌黑灵猫,如飞魂幻影,忽现忽没,聚散由心,非但恰到好处地为主人加持隐身灵波和损脉奇毒,甚至亲身攻击,使之战力大增,硬生生将高他一个位阶的强敌击杀,那种奇妙的符法,给夏双河留下了极深的印象,至今没有褪色。

    而如今,他又看到了那只凭空塑形的灵猫,而且是在一个刚刚接触该符,甚至只见到此符分形结构的人手中出来——他该说什么才好?

    “哈,真的成了!”

    翟雀儿笑着击掌,嘬起弧线完美的浅紫唇瓣,发出“咪唔咪唔”的声响,让猫儿过来,此时的她,真的就像一个纯真无邪的少女,只是很可惜,黑猫完全没有反应。

    余慈看着那只塑形成功的黑猫,挠了挠头。常年为种子真符奋斗,他在把握符意的方面已经有了一种近乎本能的灵性,把握到此符的真意所在并不困难,可是结构上的缺憾此时就表露无疑,便是掌握了真意,也没有完全发挥出来。

    这猫儿站在那里,除了摆动尾巴、为翟雀儿加持基本的两样功用之外,就没有更生动的变化,双眸也无神采,徒具其形——果然还是出了差错啊。

    见到猫儿没有反应,翟雀儿有点失望的样子,但很快又展露笑颜,对余慈竖起了大拇指:“真了不起呢,我想我们可以谈一场大生意了”

    她用少女的姿态提出“生意”两个字,像是孩子的吹嘘,但在场的没有一个对此表示怀疑。这种情况下,虽说对自己的作品依然有许多地方不满意,但余慈还是及时从“学究”的角色里脱身出来,说道:

    “只要价钱合适,愿意为雀儿小姐效劳。”

    他仍有保留,但这时候就是一直站在反面立场上的贺三爷,也没有再质疑什么,因为余慈用自己的符法造诣赢得了这样说话的资格,北荒世界的现实之处,便体现于此。

    “那好,这就和我们走一趟丰都城吧……”翟雀儿一点儿都不担心报酬的问题,她是有资格说这样话的人。

    余慈却没有想到双方竟是殊途同归,都往丰都城去,但他还想着玄水曜岩矿脉之事,便想和翟雀儿商量一下。也在此时,脚下忽如波浪涌起,熟悉的地层震荡轰传过来,却比之前任何时候都要来得猛烈和清晰。

    紧接着,一声惨叫透过地层,刚传至此,便被更强烈的音波碾成粉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