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三十一章 等待

    玉简上就写着短短几句话,什么发于水中,气如缠丝,伤人制人于十里之外,后面还特别批注强调:二十窍以内,多则不合。

    余慈看得一头雾水:“你就明说你要干什么吧!”

    贺三爷便拿出“你装什么糊涂”之类的眼神,很快又干咳一声,道:“你不是精通符法么,那边的客人想问你,能不能拿出符合这种要求的符箓……呃,道友。”

    “神经啊……”余慈喃喃说了一句。

    “嗯?”

    余慈一笑,抬头看他:“多少?”

    “什么多少?”

    “报酬啊。”

    贺三爷早想到这一回,当下便正色道:“只要你能办到,不会逊色于你这回的收益。”

    余慈也不说话,就拿眼睛直勾勾地看他,贺三爷给他看他满身不自在,最终忍不住恼道:“你能做就做,不能做就说,这样的买卖不知多少人盼着哪!”

    “我想也是。”余慈嘟哝一句,随后取出一枚空白玉符,灵光闪烁,转眼书就一符,交了过去:“喏,你看看。”

    贺三爷有些发愣,没有第一时间出手去接。余慈就笑:“怎么,还在想价钱?这玉符算送你了!”

    贺三爷终于回醒,狠瞪他一眼,将玉符拿过来,翻来覆去看了半晌,但他显然是个外行,看不出眉目来,最后干脆翻身便走,余慈也不怕他赖帐,微微一笑,自顾自地闭眼休息。

    不一刻的功夫,贺三爷便兴冲冲地赶回来:“很好,做得不错……啊,道友。”

    最后他紧急降温,要保留前面的矜持,不过余慈闻声睁开眼,还是看到他满脸的横肉都活泛起来,余慈便笑:“既然如此,咱们就谈价钱吧。之前你们说过,我求购的几个物件,优先向我供应,你们不再抽头,且价钱直降五成,现在要有一样的报酬,那五成也降下来吧,至于抽头什么的,也不好倒找,暂且免去,只要贵坊尽快落实,将那几样东西交到我手里就成。”

    贺三爷虽然是三家坊高层,对具体的经营不怎么关心过问的,也险些一口鲜血吐出来,明白余慈根本就是故意曲解其意。他的原意是再给余慈万余龙宫贝的报酬,先笼络住,可余慈一张嘴,就要让三家坊把那几个求购的物件付了全款,再送到他追魂大爷府上去!

    正常情况下,也许价钱差不了太多,可万一碰上个“屠夫”,狠宰一刀,三家坊就亏得大了,更别说这个味道,怎么想都觉得憋气!

    看他脸上变色,余慈微微一笑,终于不再逗他。偶尔摆摆架子,会抬高自己的身价,但若是不知分寸,弄个人憎鬼厌,莫说发财,便连性命都难保。

    说又说回来,被他这么玩,贺三爷还能忍住那个爆脾气,怎么看都是古怪,莫不是背后有人按着?

    “起来了,起来了,起来干活。”

    贺三爷憋了一肚子火,干脆就转移到手下身上,咆哮如雷,在这废弃矿区里,便像是个粗暴的监工,把手下们支使得团团转。

    余慈本还等着他回呛两句,送他个台阶下,却不想他真还能忍得下去,失算之余也感觉到,能让这个粗鲁的家伙忌惮的人或势力,可是不好对付啊。

    “那一定是魔门了。”影鬼突然开口,上去就下断语。

    余慈一怔:“怎么说?”

    “就是刚才那眼珠的事儿。我刚想起来,那是元始魔宗一个很古怪的法门,叫诅魔碧血瞳术,平时也就是摄人魂魄,算不得上乘,但若是遭人击杀横死,其人之怨气却能留在眼球中,有一定机率凝成这种结晶。以特殊法门驱使的话,可以追索凶手的踪迹,什么神通都遮掩不住!”

    “还有此事?”

    “当然,这法子最阴损的地方在于,它不只是追踪你一人,而是将你停留的所有地方都打上标记,不管是过去、现在、未来,都可以通过那眼珠侦察到。范围根据修为,从一月到数年不等,这样,你平时驻留的一些关键地方也无法瞒过去,元始魔宗大可循迹上门,杀你个满门绝户,就是对强者,也能从容布置,当年魔门与人争斗时,没少用过这种法子。为什么这瞳术被称为‘诅魔’呢,就是因为这见鬼的效果,说是‘天魔诅咒,中者烦忧’啊。”

    余慈听得直呲牙,打定主意,以后碰到瞳孔发碧的对手,绝对要绕着走,否则图一时之快,后半辈子怕没有一日安生!但转念一想,他又不解:“等等,那个使熔核焦狱功的长生真人,你也说是魔门修士来着。”

    “魔门倾轧,本就是常态,甚至比对外时更狠更绝,有什么值得奇怪的?”影鬼又是冷笑:“恭喜,被魔门盯上了,到哪儿都能犯冲,你还真是个奇葩!”

    余慈暗呸一声。影鬼的判断其实是很有道理的,北荒虽是个三不管的地带,但由于地处北地,魔门的势力也很是昌盛,元始魔宗分裂后,大大小小的宗门几十个,谁都可能在这里设下代理代办的傀儡势力。三家坊这等黑市操控者,正是最好的选择之一。

    啧,想着安安稳稳修炼都不成,难道还来个隐姓埋名么?

    此时在贺三爷的喝斥下,众修士都起来准备。其实他们也没怎么休息,长生真人争夺猎场战斗一直持续,已经变化了十多次方向,有时甚至会靠过来,人们心中的弦也就一直崩着,难以放松。

    夏先生也从外面进来,观其面色,对“飞荧”的研究应该是暂无进度。余慈忽地想到:“灵巫不是全靠天赋么,还有成或不成这一说?”

    影鬼保持沉默,灵巫在修行界,是挺神秘的一脉,影鬼的那点儿认识其实也就是半桶水,自然无法回答。

    贺三爷和夏先生一起,对共计五名手下做了分派,现在余慈知道了那颗眼珠的效用,再看贺三爷和夏先生的指令,就能品出味道来:这回他们的行动不再刻意避开岩浆流动区域,相反,还积极地靠上去,应该是从“眼珠”那儿得到了确切的位置,探测其起居移动的轨迹和规律,或者是寻找什么东西。

    这当然比来时要危险得多,正因为如此,一行人也不再扎推,尽可能地分散开,免得霉运临头,像贺五爷那般,被跳出来的凶人打得全灭。

    余慈并没有被分派出去,而是与贺三爷、夏先生在一起,享受了一回首脑待遇。贺三爷还在问他有关符法修为的事儿,但因其是个大大的外行,说起来话就有些驴头不对马嘴,后来还是夏先生接过去,才勉强说得投机。

    既然被人盯上,再藏头露尾也就没意思了,余慈也很好奇这几人究竟想要他干什么,便也顺着话碴往符法上靠。当然,他也记得,他符法的根基之一“诸天飞星”之术,来源于上清宗,乃是当年元始魔宗的死对头,心中这根弦始终崩着,看似滔滔不绝,其实都是一些不成系统的散手技巧,旁的不说,实用性倒是很强,也听得夏先生连连点头。

    时间就这么一点一滴地流逝,很快就是两个多时辰过去。这其间,派出去的几个还丹修士也回返几次,带来的都是“无异常”的消息,贺、夏二人也随即分派了新的方位,看起来那个凶人在这附近的落脚处还当真不少。

    这段时间,余慈肚子里那点儿旁门技巧固然给榨出来许多,夏先生也问得是口干舌燥,贺三爷干脆都要睡过去了,不知什么时候,三人忽然有了默契,都是闭口不言,呆等着那些还丹修士往返来回。

    这不,又来一个!

    余慈也忍不住打了个呵欠,看着那个青衣小帽的修士近前。这人应该是贺家的家仆身份,与贺三爷的关系比较亲近,余慈有点儿印象,进了岩洞,那人垂眉敛目,直趋上前。

    “不对……”

    影鬼的示警声方起,来人忽地抬头,唇瓣便如浅紫的鸢尾花,轻轻绽开。

    *************

    求两件事:第一个当然是红票,第二件……大伙千万别养成看两更的坏习惯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