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二十六章 祭幡

    陆青隔空拳重伤老古,两个凶人退走,幽绿光球飞起,一连串变化如兔起鹘落,让人目不暇接,周围很多人都是感觉到那些按着协议冲进来的高手气息,乍一分心,场中已经只剩下那个鬼啸连天的玩意儿。

    幽绿光球飞速旋转,尖利而缥缈的啸音从它表层十多个黑洞洞的孔窍中迫发出来,入耳就让人心血浮动,这还是余慈的感觉,修为较差的人感觉只有更糟,当下惊呼连声,人们开始往外散开。人影绰绰,乱成一团,倒是给逃走的两人更好的掩护,眨眼间,二人已经踪影全无。

    四面聚合的诸多还丹高手又是一分,有一拨往外围去追击,另一拨仍旧上前来。

    陆青其实没有追击的意思,听着鬼音阵阵,她眉头微皱,明白那个九尺壮汉留下这玩意儿,势必不安好心,未必就是仅此而已。她深吸口气,便要有所动作,便在此时,那些来援的高手中,有人惊道:

    “摄魂球?几个窍?”

    陆青管它什么摄魂球破魂球,略一提势,又是一拳轰出,拳力触及摄魂球的瞬间,这个诡异的法器骤然一亮,陆青便感觉到摄魂球中央,有一股力量,带着强劲的爆破力,急剧外烁。

    到此她哪还不知对方的打算,稍一动念,拳锋之前,大气完全凝固了,随后她身形闪动,转眼就到了摄魂球上方,从前冲的势子转而下压,大气中一声低爆,摄魂球上惨绿光芒剧盛,却无论如何都冲不开方圆尺余的空间,被陆青拳力压着,直撞入地。

    陆青身形落下,依旧保持着拳头下压的姿势,感应敏锐的修士便能察觉到,拳力震荡地面,拳锋直抵十丈深处,硬生生将摄魂球固定在那里。刺耳的鬼啸声隔着岩层,也只能断断续续地传递上来,再无危害。

    余慈看得眼前一亮,没有想到,像陆青这样安静寡言的女子,竟然修炼如此刚猛的拳术,更难得的是,其拳力已臻至阳极阴生,刚柔并济的高妙境界,既有崩山裂地之威,又有封印闭绝之能,实在是出神入化。

    只是……

    “陆坊主,你这未免也太暴殄天物了吧。”又是刚刚开腔的那人,这时余慈就分辨出来,说话的也是个熟人,不久前还见过面来着。

    “宿副堂主是什么意思?难道陆姐不出手,让坊里的客人受了伤损,才合你的意?”

    宝蕴的嗓音由远而近,柔媚宛转的声音便是带着火气,也挠得人心里痒痒,等她现身,更是乖乖不得了。她显然是匆匆过来,没有来得及打理衣妆,头上挽的发髻已经散了一股下来,垂落在半露的雪肩上。强烈的黑白对比,让人更不由自主地将目光落在如瀑青丝下,丰韵的胸肌上。且由于急赶过来,又在发怒,气息没有调匀,生动的起伏曲线更是勾魂摄魄,不知有多少人眼睛发直。

    宿通也有点儿发愣,总算他精修魂魄心意之术,更有定力,很快回神,颇是淡定地回应:“宝蕴姑娘这是什么话,我只是说,这摄魂球看上去已经开了十多个孔窍,里面的阴魂已经蓄积到一定数量了,要是处理不好,是要出麻烦的。”

    宝蕴自然是不信的,她哼了一声,不管别人的目光,自顾自地拢起肩上的散发,上挽结髻,这个动作让她丰韵的曲线愈发惊心动魄,然而,当她的视线转到陆青那边的时候,却是窒了窒,那边陆青仍保持着压拳的姿势,神色严肃,并没有站起来。

    这一下子人们便知道,宿通也不完全是危言耸听来着。宝蕴也是能屈能伸的,明眸一转,又接着宿通的言论往下说:“那按照宿副堂主的意思,该怎么了结?”

    宿通视线在宝蕴身上一转,觉得心痒痒的,有心要为难几句,就笑道:“这摄魂球收集万千阴魂,成就阴爆之力。那两个凶人逃走前将其引动,随时可能炸开,到时候阴魂邪气四散不说,只一个阴爆之力,就能把方圆里许炸成一锅稀汤,陆坊主拳力无双,但也不能一直这么压着……”

    “哎呀,那可怎么是好?”

    宝蕴手抚酥胸,往前凑了几步,正好来到余慈身边,包裹在翘头弓鞋中的素足轻踩余慈的脚尖,在间隙中低声道:“喂,前辈,帮忙啊!”

    “嗯?”

    见余慈不开窍的模样,宝蕴气得银牙暗咬,但事情紧迫,她也只能再踩一记:“你不是最擅长招魂捉鬼吗?还真看着宿通骑到头上来?”

    “其实是也平平。”余慈说得很朴实,事实上,他招魂之类的手段,也就是追复生魂定星咒等有限几个符箓,比不得宿通之流精研此道的专业程度。

    宝蕴俏脸涨红,要不是众目睽睽之下,她真要扑上去狠咬余慈一口。

    余慈则是在想另一件事。刚才万全咋咋呼呼破门而入的时候,他原本以为,就宝蕴那边出了问题,毕竟那个未曾谋面的人物,给了他很深的印象,感觉很是妖异。却没想到是另生枝节。说又说回来,那个奇怪的家伙哪去了?

    念头转动一圈儿,看着宝蕴几乎要比摄魂球还要先一步炸开的模样,余慈也觉得不能让宿通再这么主导局面。美人儿有句话说得很现实,从周鬼手和三家坊那件事看,他和宿通可是直接的竞争对手来着,不是他压宿通,就是宿通压他。

    现在他的局面还不错,是因为两件事他都占了点上风,但若他这回缩了,在北荒人的眼中,他大概就是一个人见人欺的货色,永远别再想抬起头来。

    “只要把阴魂控制住就好了。”余慈突然开口,满园都是一惊。

    有些人奇怪他为什么横插一杠子,也有人认为他是被宝蕴所迷,出来当枪头子使,但最重要提,在乱纷纷的交谈中,他的身份消息迅速传播,然后大部分人都明白了,也觉得是理所当然。

    宿通当然看到了余慈和宝蕴暗地里的勾当,但当余慈真的表明立场时,他的脸色仍不免阴沉下去,阴冷的视线刺来,像是亮出毒牙的蛇。

    余慈则不予理睬,宝蕴却是雀跃不已,外表仍显出美艳妩媚的风情,主动伸手挽着他的臂膀,一起走到陆青身边,便如已经得胜了一般。

    在近处稍作感应,余慈问了一句:“如何?”

    “再撑小半个时辰吧。”

    陆青话音平静,并没有吃力的迹象。所谓的“阴爆”之力,不至于让她受伤,但是想要纯凭拳力化解,也不可能。这样僵持下去,其结果正如宿通所言,力量对冲形成的绝大冲击,很可能对周围地层结构造成不可逆的损伤,还有散逸的阴魂,若是伤到了周围的客人,也是件麻烦事。

    余慈便笑道:“陆坊主不介意我插一手吧?”

    陆青略微点头,余慈便伸出手,在宿通似乎放射出毒气的目光下,摆了个架势:“先让一下……唔,等等。”

    旁边的宝蕴险些被他闪了腰,气急忘形,狠狠在他腰上掐了一记。余慈不动声色,只是回瞥一眼,宝蕴反射性地缩回手去,扭头不和他对视。

    周围如宝蕴一般的人不在少数,北荒从来就不是个温良谦恭让的所在,这一刻甚至有人发出嘘声。他们还真投入到看客的角色里去了。

    余慈没有让这些看客满意的义务,不过他倒不是有意如此,而是刚刚想起一件事:原本他打算用已经结成种子真符的无生劫星宿破魂神光,将摄魂球中的阴魂一发地打灭,对他来说,放符也就是一念间的事儿,就算阴魂厉害,多打出几个就是。可是临到头来,他却想到,若是下面的阴魂真成了规模,这么打灭,可真是“暴殄天物”了。

    扫了宿通一眼,难得这位说了句中肯的言语。

    然后,他拿出了刚刚才到手的太阴幡。

    此幡一出,丈许的高度很是吸人眼球,但很快,嘘声便起,比上回还要更厉害些。周围没有一个外行,如何看不出来,这幡材质虽好,却是个完全没有祭炼过的白板,灵光黯淡,能济什么事?

    余慈对杂音充耳不闻,手上抖了抖,将九叠竹缩了一半,一手接住太阴幡下端,又对陆青说了一句:“稍等片刻。”

    说罢,他微瞑双目,下一刻,太阴幡上灵光潮涌。

    在心内虚空生死符的主控下,真煞依符法真意运化,转为符箓灵光,对着太阴幡连番冲刷,灵光受幡上已有的符纹分形作用,分渠引水,各归其位,由此与他神魂元气交融,气机互通。

    某个假山下的阴影中,有人正用手帕拭去手上残留的腻香,见院落中那般,便是微笑:“法器结构平平,但立祭一层,也是难得。”

    这笑语无人听得,不过人们倒是都看到了,受此影响,太阴幡如波浪般抖动,余慈松开手,竟然也悬浮在空中。

    余慈并没就此中止,他腾出双手,十指灵巧地变幻出连串印诀,因手速太快,灵光又隐而不发,短时间内竟然无人能看清他的手法,眼力稍逊色的,更是只看到他左手连续分张、合握,化掌为拳,在右手掌心连砸五下。

    “他搞什么鬼?”窃窃私语声在假山花墙后蔓延。

    音波传递到阴影中,刚刚出评价的那位,轻咦一声,随手扔下手帕,仔细去看。

    *********

    新的一周开始,心血来潮,厚颜向各位求个红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