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二十四章 寄卖

    沈婉将要步入客厅的时候,余慈刚刚起身。

    说实话,偌大的居所,没有家仆侍女,让客人从前门一直走到前厅,是比较失礼的行为。不过,余慈相信沈婉不会计较这个,毕竟严格来说,他们之间,还有点儿龃龉的,些许的疏离会更利于两人摆正位置。

    余慈的视线透过厅内外光线的明暗间隔,落在女修脸上,稍一思忖,他便抱拳,微笑招呼:“沈掌柜,上次匆匆而别,有失故人之义,见谅,见谅。”

    当余慈坦然说起“故人”的时候,在他和女修之间,似乎有一层障壁无声碎裂,原本沈婉进厅时,还是用一种淡淡的职业的笑容,但这一刻,她眉目间笑意宛然,一发地生动起来,也拿出了旧时称呼:

    “果然是余仙长。”

    说着,沈婉裣衽施礼,身姿轻柔,令人赏心悦目。不过这样的礼数,还是显出两人间的距离,当然,似乎还有点儿弱势,其中微妙,存乎一心。礼罢,女修便道:

    “在红牙坊时,惊鸿一瞥,尚不敢确认,登门拜访,也觉得唐突。如今便好了,省了许多尴尬——余仙长确是光明磊落。”

    余慈哑然失笑,他本来就没有想着刻意隐瞒身份,只是当日万全太过心虚,阴差阳错,才拖延到现在。他和沈婉虽只是一面之缘,但以对方的精明,只一副络腮胡子,是绝对遮掩不住的,他也乐得坦白。

    倒是沈婉不愧是生意场上的高手,不管以前交情如何,见面送高帽的本事,还在水准之上。只是这时节,奉茶什么的都免了,余慈请她坐下,也不和绕圈儿,直接便道:“沈掌柜亲自登门,不知为何而来?”

    “自然是为生意而来。”

    这是个意料之中的回答,余慈眨眨眼,等着女修说下去。不过沈婉忽地换了角度:“余仙长应是刚从那边回来,应该知道其坊中惨事已经传得沸沸扬扬……”

    “你是说灵巫与贺五爷?”

    “正是。”

    沈婉笑意微微,余慈则再一次感叹北荒消息传播的速度。不过,这与沈婉何干?

    “有干系的。”

    女修娓娓道来:“想来余仙长也有感觉,如今本阁在阴窟城举步维艰,传统生意被海商会挤压,又遭了许多碍难,一时难以振作,正是要另辟空间的时候。偏在此时,三家坊出了这种意外,生意萎缩的可能性极大,我们这些商家,自然要抓住机会,争夺三家坊吐出来的份额……”

    “是这样吗?”余慈对商家行事一窍不通,但他至少知道常识,以如今阴窟城中随心阁的实力,自保尚且艰难,谈何争夺份额?更何况,贺五爷死在这边,三家坊背后的头头脑脑们,恐怕正红着眼睛杀过吧,这时候和他们竞争,是寻死么?

    所以他道:“三家坊乃是地头蛇的身份,贵阁或是强龙,然而对沈掌柜你,支持怕是有限。”

    余慈已经直接点出沈婉的命门了,女修依旧从容:“余仙长所言甚是,但这并非一城一域之争夺,而是全局的消长变化。”

    对此,她只是轻轻一点,很快又回到自身情况上来:“我虽是受贬到此,总还有些旧友护持。本阁在北荒总柜的大管事皇甫先生,乃是我亲族长辈,虽是碍于某些人、事,不能直接援手,却也给我一个机会:半年之后,在北地‘丰都城’,将举办一场盛况空前的‘随心法会’,上面陈列此界诸多奇珍异宝,初步定下至少三千件以上,更有至宝一流,供修士竞购……”

    余慈便笑:“这是和真华坊打擂台么?”

    真华坊就是三家坊设立的档次最高的坊市,乃是北荒黑市中的翘楚,地位无可动摇。

    沈婉莞尔一笑:“算是吧,但其实时间错开的比较多。”

    听起来,随心阁对北荒这个大地头蛇还是有一定程度的忌惮的,但若沈婉描述不假,其心气儿也是相当之高。

    余慈略一沉吟,道:“贵阁的随心法会,想也是件难得的盛事,不过,这和我有什么关系?

    “作为阁中分号,我这边也有收集奇珍异宝,为盛会捧场造势的要求。”

    沈婉轻笑道:“若我能够向会上提供几件影响力颇大的法器珍宝,提涨本阁在北荒的影响力,日后发展,会顺利许多,皇甫先生能帮我的也只有这个。所以,我就来找余仙长了。”

    “奇珍异宝?找我?”

    余慈开始认真考虑,自己是不是要杀人灭口了,这女人难道真有什么验宝观气的神通,看得出他身上有许多见不得光的宝贝?

    沈婉当然不知道余慈心中的想法,她的思路早已铺好,如今只是用恰当的言语组织起来:

    “为随心法会之事,我愿求购仙长手中所有从剑园中得来的奇珍。”

    “剑园?”余慈觉得自己有点儿跟不上女修的思路了,他重复了一遍,有些困惑。

    “不错,正是剑园。”

    沈婉从容微笑,显得智珠在握:“大概是余仙长这两年深居浅出的缘故,对市面行情不太了解。自从三年前剑园封禁破除,离尘宗与洗玉盟联手,把持了这处宝藏。不得不说,他们运作得很不错,这三年来,剑园中出土的各类物件价格,已经飙升到一个不可思议的地步。一应法器,不论优劣,只要涉及‘剑园’一词,立时就身价猛涨,这种局面当然不正常,但短期内不会变化。我便想趁此机会,收集一些剑园秘宝,拿到会上去,也算借个势头。”

    “原来如此!”听到这儿,余慈总算弄清楚了前因后果,微微点头。

    难得沈婉能找到这样一个切入点,可惜有一点没有料中:他确实是曾经出入过剑园,收获也是不小,但是真正能拿出手的却是不多,唔,等等……

    余慈心中灵光一闪,与之同时,女修又道:“若是仙长觉得现在售出,可能亏欠了,也可以用‘寄卖’的法子,通过这边的渠道,进入法会,在竞卖中售出更高的价钱。对此,本号非但不收渠道费用,还愿付租借款项。”

    听她这么说,余慈的判断愈发清晰。沈婉有备而来,目标恐怕不只是求购宝物这么简单,如今她准备的香饵应该还没有完全洒下吧。正想着,便听到女修轻柔话音中,带着点儿希冀,响在耳畔:“余仙长意下如何?”

    余慈心中已有定论,嘴上则道:“租借款项怎么个算法?用如意钱?”

    “以物易物也是可以的,且不论何种方式,本号还可免费赠送一个消息。”

    “哦?”

    “玄水曜岩矿脉所在,如何?”

    余慈眼皮一抬,眸光如电,在女修脸上打了个转儿,随即抚掌笑道:“成交!”

    **********

    余慈与沈婉最终仍没有钱货两清,因为他选择了寄卖的模式,最终款项,要到半年后随心法会结束后,才能到帐。但在此期间,沈婉非常大方地表示,余北若有什么用钱的地方,可以随时到阴窟城随心阁分号柜上支取,半年后,再一并结清。

    沈婉这是真下本钱了,但事实就是:求人以鱼,哪比得求人以渔?

    余慈非常明白,沈婉现在不是没钱,她面临的最大问题是:她没有办法安全地花钱!缺乏了上面的支援,沈婉就是单门独户,偏偏还顶着“随心阁”的帽子,承受着不对称的强劲压制,随时都有崩盘的危险。

    这种情况下,找到能压住阵脚的强援,是她如今最关键的任务。

    余慈不过是她一系列举动中的一例,且未必是很重要的那种。女修巧立名目,刻意将账面扯不清楚,等于用柜上的款子供养了余慈这样的还丹高手,不管买卖成不成功,先把交情打下,玄水曜岩矿脉,亦是此理。为的还是万一出事,能有一个求援的地方。

    相较于天翼楼上的咄咄逼人,现在的沈婉,手腕圆滑很多啊!

    余慈颇有些物是人非的感慨,在这件事上,他其实没占太多便宜,但所得到的,都是他需要的。玄水曜岩矿脉不说,就是“寄卖”出去的几件东西,颇有些是他以前想动,又有些忌惮的好玩意儿。

    他在剑园获得的那批法器,真正打着剑园烙印的还真不多,大部分反而是在其中身死的修士——比如文式非的收藏,还有像巽风八焰旗之流,用做步虚修士的主战法器都完全够格,可这种东西,弄不好,就是一身麻烦。

    之前他手中拮据,也未出手,就是没有一个知根知底的渠道,担心款子没入手,先惹来了仇家,如今沈婉主动上门,又有随心法会这样一处好的平台,他自然是顺水推舟。

    当然,玄水曜岩矿脉的吸引也非常大,不只是步罡七星坛的主体材料有了着落,他还可以趁机暂离这个是非之地,避避风头,这也是他需要的。

    而在此之前,他还要将法坛的另一个组件拿到手。

    余慈迈入红牙坊的正门,按着上回到此的记忆,往后面的院落去。走到半途,耳中忽地传入一声有些熟悉的轻呼:

    “客人,别,别这样!”

    余慈微愕扭头,未及看清,呼声便已变成了一声低细绵绵的轻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