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二十三章 惊神

    “唔?”

    余慈和影鬼都是惊讶,这两年运使追复生魂定星咒,还是头一回出现这种情况。这一瞬间,余慈与符箓相通的意念,突地就陷入了一个漫长的甬道中,一路下行,无论如何都见不到底。

    他忙稳定心念,心中疑惑,这就是贯通天地幽冥的异处吗?这老人的遗体,倒像是某个介质或是通道,果然与常人大不相同。这还是肉身而已,传说中的灵巫魂魄,又会是怎样一番神通?

    不过这个时候也可以下个定论,老灵巫的魂魄肯定是招不回来了,不管它是否还存在,都已经招出了余慈的能力上限。

    这时候,影鬼便道:“把这具尸身拿回去研究……”

    余慈只当没听到这句话,影鬼动的念头直接但荒唐,不说三家坊愿不愿意,只这个作法,也实在过分了些。

    不过影鬼除了出馊主意,别的本事还是相当了得,尤其在这种余慈不是太擅长的领域,大有发挥长才的余地,它指点道:“灵巫都是精通魂魄心意之术的大师,如果找不到生魂,你就看看有没有寄魂法器之类,从他留下的神魂印记上着手。”

    受他提醒,余慈神意运化,化为蛛网似的感应网络,仔细分辨老人身上的各个物件,但老人身上出奇地干净。当然很有可能是把法器都塞进了储物指环中,可如今温、李二管事都在,余慈总不能扒开了去看吧!

    正沉吟的时候,他忽然有所感应。目标不在老人身上,而是在老人尸身前的案几上。

    余慈瞥去一眼,却见案上摆放着一具香炉,内中积了一层香灰,香灰中,却插有有一根仅半分长短的香头,略呈青色,鼻头微动,他就分辨出来,那是妙洞真香。

    “咦?”余慈迷惑了,昨日通过照神图,他分明看到那根线香已经完全催化,其烟雾也被携去,作为荧火小虫的养料,怎么这里还有一点儿?

    影鬼也发现不对,忙道:“就要这个!”

    余慈不动声色,继续在老灵巫尸身前静坐,一会儿他就皱起眉头,犹豫半晌,终于还是取出一根昨天刚刚买来的线香,点着了,小心翼翼地插在香炉里面。

    这可是妙洞真香来着,乍一点起,便有香气清妙绝俗,如丝如缕,渐渐弥散开来,就算温、李二管事甚至颓丧,闻之心头也不由一清,对余慈的动作,凭添了几分希望。

    可惜,今天余慈注定要让他们失望了。不一刻,余慈一声叹息,站了起来,冲着温、李二管事摇了摇头:“请恕我无能为力。”

    两个管事都是面色惨淡,但也没法说什么,不管余慈能力高低,能在宿通脱身后仍然做下去,甚至点起一根价值不菲的妙洞真香,也称得上仗义了。况且,他们也只是抱着万一的念头,难道还真指望余慈把已经死掉的老灵巫还阳?

    见二人如此,余慈也是知趣,把袖一拂,起身告辞,当然,临去前,不忘将线香掐灭,将剩下半截收起。这个举动有些小家子气,但思及妙洞真香的珍贵,倒也不是不能理解。

    温管事张了张口,但最终也没说什么。按照他原本的计划,是想这回请余慈过来后,顺势也侦察一下其来历的,哪想到变故横生,此时早没了那个心思了。

    余慈慢慢踱出屋外,也是出了一口长气。他的小动作还是瞒过了那两位,成功将那个香头起出,至于他用半根妙洞真香,换这个香头究竟是赔是赚,还要后面的研究成果。

    回到百转别馆,余慈立刻闭门谢客,在修炼用的静室中,取出那香头,放在眼前,仔细察看。

    在三家坊,余慈是凭借嗅觉确认了香头的来历,此时仔细察看,便发现了更多特殊的地方。

    原来他还怀疑,这香头是昨天老灵巫要走的那根,现在看来,应该还是老灵巫本人的收藏。原因无他,这香头虽小,其品质还要在余慈昨天收购的妙洞真香之上,上面略微发青的颜色,除了本色之外,竟还有另行绘制上去的朴拙纹路,使之充满了玄奥诡奇的意味儿。

    翻看半天,不得要领,余慈却忽地想起一物,他取出得自灵犀散人的蜃影玉简,搜检到妙洞真香的条目。作为有名的玄门香料,妙洞真香出产有限,但用处甚广,条目后面洋洋洒洒的用法,竟列出了近两百种,其中就有“巫以敬神,绘其灵图”一处,一下子将其根源说得清楚。

    这下当真是得来全不费功夫,连影鬼也对这部无名典籍大加赞赏,称其为“详尽备至”。

    按照典籍上的说法,灵巫用此香敬神时,会用其独特手段镌刻一层复杂的灵图于其上,等于是一种祭炼,经过这道手序,妙洞真香会更适合冥冥中神主的感应,并具多样神通,达到事半功倍的效果。

    这样就对上了!有了参考,余慈的思路登时明晰起来,不过许多事情,还是要实际确认一下才好。

    他做了下准备,将香头点起,青色的火光一明一灭,最终化为袅袅烟气升腾。燃烧的速度很慢,因为燃烧的已经不是线香,而是灵光!

    余慈眯起眼睛,等待着更明确的变化。

    燃烧的灵光与烟气混染在一起,确实有了变化,只是这不变则已,一变就快得出人意料。就像是点燃起了引线,后面缀着一连串爆竹!

    虚空中复杂的气机变化,就是以近乎于爆炸的方式展开的,迅速而激烈,以余慈如今的神魂感应水准,竟然也无法捕捉到全貌,只觉得虚空波荡,然后那一片烟气缭绕之地,就有一个晦暗的意念探出来,余慈莫名其妙地就与之搭上了线儿:

    “诃鲁亚克南莫多摩亚契舍安不罗……”

    什么玩意儿?

    对余慈来说完全无意义的意念以音节的形式刺入,短短十来个音节,他便觉得脑子猛然一涨,晕乎乎的不知东南西北。

    意念接触时,感应完全是双向的,他的困惑自然也传输回去,那边音节陡地断绝,随后,一个简单明确,决不会理解错误的信息反馈回来:

    杀意!

    “你个蠢货!”

    影鬼的意念猛地横插进来,只来得及骂这一句,它就用同样莫名的意念刺入那片气机剧烈动荡之地:

    “南诃希摩洛亚戈……”

    大部分时间,余慈和影鬼是心意相通的,这次影鬼的意念也没有什么保留,余慈是听不懂那外放的意念,但隔过一层,却能利用影鬼为媒介,转译过来,头一句便让他冷汗潸潸而下:

    “高妙无上统天大化元始天魔王……”

    这正是魔门天尊神主他化自在天魔王,亦即元始魔主另一个称谓,因元始魔主化身无数,称谓多不相同,这个名号通常是用于祈禳仪轨之中,相对平和,多有祈福之意。影鬼用在这里,那它面对那位的身份,也就呼之欲出了!

    便在此刻,香头上的火星骤然熄灭,影鬼的话音亦戛然而止,良久,才是它如释重负的长吁:“好险!”

    随后,这位就没好气地道:“你这是什么烂命?随便点一根香,也能惹来魔主心念?多亏我以前修炼过天魔法门,勉强可以沟通,否则今天咱们就要一块儿完蛋!”

    余慈明明已有猜测,但还是愣了半天才道:“是元始……那一位?”

    他总算还记得对待神主的规则和态度,影鬼嘿了一声:“可不是?当然,只是分神心念而已,这就清楚了,那个灵巫是借用的哪位神主的力量……厉害啊!”

    “确实厉害,魔主嘛……”

    “你根本就不明白!”

    影鬼是抓着机会就要给余慈难看的:“魔主之威,哪用再来废话,我是说出手杀人的那个。”

    “咦?”

    “你没听到头一次传来的信息吗?那是魔主回应灵巫的答案,这说明什么?”

    余慈眨眨眼,忽地就有悟于心:“灵巫是在求问的瞬间被杀,而且,没有惊动魔主?”

    “不错,在灵巫施法时,就是以照神图的神通,也被他生出感应,是他借魔主之力,具备部分神通的缘故。可这一回,凶手入室杀人,他竟然毫无反应。这下,凶手瞒过的,不只是灵巫,还包括魔主的部分神通……一直瞒到你再点香为止,显然这人手段高明,且非常熟悉魔主的运作模式,出手一击,如羚羊挂角,无迹可循,嘿,厉害啊,厉害!”

    余慈默然,这种人物起码也是个长生真人的神通,甚至要更可怕!影鬼便感叹:“阴窟城已成是非之地……娘的,我倒觉得只要有你在,什么地方都要变成是非之地!”

    余慈无语,但很快收拾心情,扫了眼已经熄灭的香头:“不说这个,魔主的回应是什么意思?怎么这么古怪来着?”

    “那是魔门咒音,其实就是将大量信息挤缩在一起,变成相对简短的音节,你若修炼了魔门秘术,自然就懂得。”

    影鬼放开心念,共享这段信息,余慈就可以通过它进行转译:“那句话的意思是……”

    “哧”地一声轻音,传讯飞符穿入,带来讯息:

    “随心阁沈婉拜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