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二十一章 双杀

    照神图灭去,但远方的变故还没有通过一般媒介传导过来,这里有一个时间差,影鬼便在这紧促的时间内嚎叫:

    快躲,快躲,快躲!

    影鬼意念尖锐而集中,换了个人,早被它嚷得心烦意乱,这正说明了它的心态。不怪它紧张,因为影鬼早就明白了一个事实:

    至少在现阶段,余慈在,它未必在,余慈亡,它肯定完!

    瞬间压灭照神图的力量,毫无疑问要超出步虚境界的,往上,自然就是劫修。

    劫修与否,实力差距不说,仅六识神通就是天差地别。以余慈和地心火眼间的距离,能避得过步虚修士的感知,但就是面对最不擅长感应的劫修时,也是要极端考验运气的。

    谁也不知道为什么突然有这样一个强力人物杀出来,莫看余慈当年也是敢与何清这样的长生真人放对的主儿,他却非常清楚,那是在多种因素齐齐作用的前提下,一场不可能再复制的场面。相反,真的见识到了劫修的厉害,他没有了初生牛犊的鲁莽,而是比任何人都明白,真人修士的威能所在。

    “是该躲,往哪儿躲去?”

    寻常的潜形匿迹的办法对劫修来说很难奏效,比较靠谱的办法是深藏地底深处,用充沛的地气遮蔽本人气息。然而这个办法在眼下却行不通,因为这片矿区之下,就是一片岩浆地带,藏得浅了没效果,藏得深了……是想换个死法么?

    余慈屏住呼吸,远方的震荡要想越过近五十里的范围,到达这里,还需要一段时间,可是劫修的感应神通横扫这片区域,也只在弹指之间。

    他没有时间了!

    “嗡!”

    有如实质的神意波纹扫过,这个矿区边缘地带像是被水洗过一遍,半点儿浮尘也无,所有的细微飘浮物都被虚空中绵密强韧的力量压下,由此产生的反作用力,也将最详尽的信息传导回去,没有丝毫遗漏。

    不过数息时间,阴冷空气中,有一人凭空出现,带来了澎湃的热风,周围温度迅速攀升,原本幽暗的空间,也弥漫一层极淡的红光,映得周围岩石乱影纷纷,如坠鬼狱。

    来人慢慢踱步,瞳孔中的强芒便如烧红的铁水,在眼眶中缓缓流转。伴着他的步子,脚下岩层表面像是蜘蛛网一般崩裂,暗红的火流在裂隙中流动,所过之处,原本的地貌面目全非,好不容易在此生长的几根植株,也都起火燃烧。

    在这片地域走了一圈,来人没有任何发现,冷嘿一声,转身就走,临至半途,忽又一脚跺下,地面崩碎,火焰风暴裹着土石,化为火雨流星,瞬扫席卷了五里方圆,“单薄”的地壳撕开了几条大缝,下面的岩浆涌上,将这片地域化为一片火海。

    来人这才满意,再一步踏出,身形便消失在因高温而扭曲的大气中。

    足足三个时辰之后,地下岩浆才开始回潮,油锅似的废弃矿区终于得以冷却。一片狼籍的某个角落,虚空微有波动,余慈凭空翻了出来。

    他现身第一件事,就是翻找身下的火岩废墟,不一会便从中摘出一株草木不分的植株,高不过尺许,这便是云楼树。刚才余慈将它拿出来,自己则钻到其开辟的空间中去,由于空间隔绝,终于避过了那个劫修的感应,但这种情况下,云楼树再无法藏起,只能伪装成地下比较常见的“僵尸草”,硬挨了一回岩浆冲刷。

    看着在高温下几欲枯绝的根茎叶片,余慈心疼得呲牙咧嘴:这株云楼树,本来就是经过两回不正常的催生,虽是开辟出了一个不小的空间,却也有些病态,眼下又遭火劫,就算是天地异种,也要损伤元气。要是曲无劫英灵不灭,见到托附的宝物这般模样,大概就要一剑飞至,斩他的脑袋下来。

    余慈无奈摇头,解开上衣,将半死不活的云楼树铺开,贴在背上,感应到余慈体内充沛的血气,这株天地异种的根系立时分出数股,插入余慈背肌,与血脉相接。

    扭了扭腰,余慈倒没觉得多么不舒服。这玩意儿并不吸血,而是吸收余慈气血运行中,生成的清妙阳和之气,聊为补充,维持活性。其真正成长,还是要到高空之中方可。

    “真要补回来,怕是要等到步虚飞空,进入九天外域,直接汲纳至粹玄真的时候……”

    那可是遥遥无期啊。余慈挠挠头,暂时将云楼树的事情放在一边,注意力回到更迫切的事情上去。他急切想知道,那个“大手笔”的劫修是谁,为什么会出现在地心火眼中。

    影鬼便提醒他:“灵犀散人!”

    “灵犀散人依旧存世的可能性很大,不过刚才那个肯定不是他……风格相差太多了。”

    影鬼也没说那个是灵犀散人,只是要他先关注另一件事:“要是灵犀散人还活着,你先想想怎么逃命吧。看他的举动,分明就是要把黄泉秘府的包袱丢给你。如此,只要散布一两个流言……”

    “事发至今,已过了大半个月,若有流言,我怎可能站在这儿?”

    这些事情,余慈在云楼树开辟的空间中,已经想了很多遍:“要么是这段时间,那厮不良于行,毕竟被诛神刺一剑破脑,又丢进岩浆……他怎么可能不死的?”

    对这件事,余慈仍是难以理解,顿了片刻,方续道:“要么他也在忌惮什么,宁愿隐在暗处,自行动手,也不要别人涉足,这样就有一件事……”

    “玄灵引!”

    余慈和影鬼的念头少有的这般默契。

    说一千道一万,最关键的环节还是在“玄灵引”这儿。若那灵犀散人当真不死,情况就有两种:要是余慈手中的玄灵引是真的,对方很可能也低调行事,只盯紧了余慈一人,伺机而动,以期在神不知、鬼不觉的情况下,重夺回去,来一个脱袍换位,借机甩去负担;反之,灵犀散人大可放出消息,把余慈和假的玄灵引推上前台,吸引视线,为他挣得时间空间,他则借机取宝。

    这算计不可谓不妙,这里唯一的破绽,仅仅是那灵犀散人没有想到老灵巫的手段。有荧光小虫辨识“孽灵”,其移动轨迹还有相应的思路都无所遁形。

    当然,还有那个突兀跳出来的劫修,同样是个搅乱局面的因素。不过余慈觉得,此人和灵犀散人的计划未必有什么牵扯,而影鬼的判断也间接证明了这一点:

    “那人使的是‘熔核焦狱功’。”

    “大梵妖王?”

    在剑园,余慈曾见识过类似的场面,又有“焦狱”一类的字眼,印象深刻,当下脱口而出。

    影鬼被他绕得一愣,随后就嘲弄道:“亏你也修炼了快三十年,这种常识也不晓得。大梵那厮所在的是无天焦狱,里面燃烧的是赤火妖炎;而‘熔核焦狱功’则是融炼地火、地肺毒气、地心元磁等,成就的一门外道邪法,当然,要说和大梵扯点关系也不错,至少都是信奉魔主吧。”

    “元始魔宗!”

    这次回答对了,影鬼却不会给什么奖励,而是冷笑道:“是聪明人就赶紧跑吧,熔核焦狱功在魔门算不上顶级法门,但在熔岩活跃的地带,却是神通无限。刚刚是你运气好,但要是再来一回……”

    余慈深以为然。

    由始至终,余慈和影鬼都没有讨论当时正在地心火眼附近的贺五爷一行,因为已经没必要了。

    ***********

    余慈回到阴窟城的时候,已经是第二天上午。

    在百转别馆,他紧绷的心弦稍稍松了下,然而屁股还没坐热,传讯飞符便直抵中门,显示有人求见。

    来的是万全,这个出色的牙人一副急匆匆的模样,一进门来便嚷道:“前辈,你这两天最好不要出门。”

    贺五爷的事儿发了?

    想想时间也差不多了,余慈便嗯了一声,想摆出好奇的姿态,但如今他心事较重,也就没有装腔作势的兴趣了。

    万全正在一个兴奋点上,倒是没有发现余慈态度的不合情理之处,他也不卖关子,直接便道:

    “昨晚上,灵巫张掖张大师暴毙在三家坊里,现在那边正疯了似的满城找凶手呢!”

    “哦,嗯?”余慈猛地发觉不对,愕然抬头:“张师?”

    没等万全再说,又一道传讯飞符射进来,余慈接过一看,名字倒有些眼熟:

    “温匀百拜。”

    余慈将飞符递给万全,只一眼,那边就吓了一跳:“温管事?他来干什么?”

    换了平日,三家坊的管事上门,那是求也求不来的,可如今那边刚出了捅破天的大事,温管事这时候登门,怎么看都不像个好来路。

    余慈稍一沉吟,反手一道符打回去,这就是放开了外围禁制,请人入内了。

    万全很机灵,当下道一声“我去看看”,便出了正厅,这是代余慈迎客去了,无形中提升了余慈的派头,余慈厅中一接便可。

    温管事进得厅来,连连拱手,富泰的脸上微有汗渍,颇有些行色匆匆的味道。他看了万全一眼,苦笑道:“想来追魂道兄也知道本号那边的事了。眼下事情紧急,我也不多客套了:听闻道兄在市面承接招魂驱鬼的买卖,不知可否接本号一桩生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