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二十章 栽赃

    余慈出了城,他也是去那个废弃的矿区。

    就常理而言,一个“凶手”回到“案发现场”,是很平常的心理倾向,但也是很愚蠢的选择。不过,人家灵巫都不按常理出牌了,余慈又怎能不接招?

    一路急赶,但因为修为的差距,还有回避哨卡等原因,他的速度与贺五爷一行相比还是逊色一些,不过还好,他也没有想着真的进去。在矿区之外,他寻了一个相对安全的地方,潜伏下来,之前,贺五爷等人已经进去矿区。

    贺五爷的思维非常清晰,问清了这里的环境,头一个去的,就是余慈毁尸灭迹的地心火眼。火眼周围,温度极高,生灵绝迹,不过托他讲究排场的福,余慈仍将神意星芒寄生在他随行手下的脑宫中,拼接出一幅照神图来。

    火眼径约半里左右,火眼边沿下约十尺左右,就是涌动的岩浆,偶尔翻起两个巨大的浆泡,洞口热气蒸腾,使上方虚空为之扭曲。

    一圈人围在火眼周围,贺五爷也就罢了,其余人等都是面面相觑,要说这里,可是最好的消除痕迹的所在,只要往里面一丢,就是铁也化了,那个灵犀散人在这儿,又是弄得哪一出啊?

    贺五爷倒是不动声色,在火眼旁站了片刻,取出一个物件。

    那是一个香袋,袋口用金线扎紧,但袋子却是瘪瘪的,看不出装了什么东西。在人们的注视下,贺五爷抽离金线,打开袋口,稍一晃,从中便溢出一缕青色的烟雾。

    这是妙洞真香燃烧后形成的烟气,那个老灵巫没有过来,却让贺五爷将这团烟气携来,并说明了用法。贺五爷依言而行,又拿出一个窄口瓶子,拔掉瓶塞,立时从中飞出一个荧光闪闪的小虫,一头扑进前方将要散去的烟气中,转眼间,烟气不再散溢,反而向内收缩,应是被小虫所吸收。

    余慈还有印象,当初贺五爷一行人初到三家坊的时候,老灵巫就拿出这个荧光小虫,作法感应,想来也要有几分异处。

    吞噬了烟气之后,那个荧光小虫看起来涨大了不少,扇动透明的薄翅,又飞到火眼上空,在扭曲的热气间飞舞,连绕了十几个圈,在周围一圈人都有些不耐烦的时候,忽地换了个方向,一下了扯来了所有人的注意。

    小虫随即在火眼边缘的某个位置,那里已经站了人,见小虫过来,一时手足无措,总算在贺五爷严厉的眼神下,挪开了位置,然后就看到小虫带着荧光,在这片区域绕圈儿。

    不一刻,荧光小虫又继续向前飞,这次飞得却远,一直到火眼所在岩窟坑道的边缘。

    “跟去看看。”

    贺五爷当下分派人手,一批跟着荧光小虫记录位置,一批在火眼边缘查看,至于他本人,则直接飞到火眼上空,虚悬在刚才荧光小虫飞绕的中心处。他道:

    “仔细检视,不可放过任何蛛丝马迹!”

    众手下齐齐应诺,这是由十位还丹修士组成的队伍,实力精强,更重要的是一个个经验丰富,都在上百年的历练中养就了一双利眼,群策群力之下,当真是不会漏过任何痕迹。

    余慈面色严肃,却不是因为十个还丹修士,而是为了一种前所未有的体验。

    只要是生灵,实力又不是太强的话,便逃不脱照神铜鉴的异力。在荧光小虫飞出来不久,余慈就将神意星芒成功寄生了进去,所以此时在他眼前铺开的,就是来自小虫的独特视角。

    这个奇妙的生灵,没有嗅觉,也没有听觉、味觉、触觉等等,它有的只是极简单的视觉,还有一种妖异的感应。

    在余慈完全进入荧光小虫的“视界”后,天地一下子暗了下去,却又不是纯粹的黑暗,相反,在幽暗中,次第亮起几片萤光似的暗绿光亮,像是阴冷的鬼火颜色,照亮了这片区域。

    那正是荧光小虫绕圈飞舞的位置。

    在贺五爷等人眼中,这些位置只是疑点而已,但在余慈眼中,这些暗绿光亮却有着特殊的意义。

    火眼正中那处,是他抛下灵犀散人的位置;火眼边缘那块儿地方,则是他在抛尸前最后一次搜检的所在,他就是在那里把灵犀散人的尸体从云楼树形成的空间中提出来,扔进了岩浆里。

    此时此刻,他不由想起老灵巫的言语:“天地间孽灵十分活跃,主杀戮阴谋之事……”

    这个荧光小虫,就是能够辨识孽灵的异种么?

    除了这两处,还有一道暗绿长痕从火眼边缘一直沿伸到远方,也就是荧光小虫此时飞行的路线,中间还隔着一个突出地面的岩刺,他有印象,那个应该就是他来此的……

    不,不对!

    余慈忽然觉得有点儿不对劲儿,细思后猛醒:这个路线大方向是对了,可是具体的路径却不对。他记得当初走进来的时候,是从岩刺的右边过去,走的时候则是直接以遁法离开,没有原路返回。

    可是荧光小虫眼中这条暗绿光带,却是从岩刺左边过去……

    “五爷!”

    那边有人叫了起来,余慈与贺五爷都是一惊,前者迅速调整视角,后者则是直接飞过来。

    “怎么回事?”贺五爷到了近前,便见手下正从地面上小心翼翼地拿起一幅撕裂的袍角,不过就是两分长短,原本是贴在一处地面突起的岩石侧面,已经被此地的高温烤得酥了。

    这种线索,若是别人,或许还要挠头,但绝不包括贺五爷。就是没有灵巫的手段,他手下也是多有人材。在他示意下,便有人接过这幅袍角,很谨慎地嗅了嗅,很快得出结论:“像是‘破真蚀元香’……”

    “别给我‘像是’,究竟是不是?”

    贺五爷的喝斥与其说是恼怒,不如说是兴奋。那位手下也是机灵,忙用最肯定的语气回应:“正是‘破真蚀元香’,是灵犀散人的独门手段!”

    得到这回答,贺五爷瞳孔中碧光剧盛,一把将袍角夺过去,举在眼前:“灵犀散人?”

    和灵犀散人斗智斗勇多次,贺五爷对那个狡猾如狐的家伙也有很深入的了解了。破真蚀元香可谓是那厮最厉害的手段之一,非遇大敌不会使出来。显然,在他们不清楚的情况下,灵犀散人与他人进行了一场激战。

    当然,傻子也知道这里不是第一战场,仅从这些线索上看,还分不清结果,但若是结合灵巫的判断,贺五爷不可避免地就想到了一种之前从未考虑过的可能:

    “看这情况,难不成,灵犀散人吃了亏……被杀了?”

    余慈远在数十里外,却觉得心头发冷。

    不管什么孽灵善灵,首先必须确认的是:他行事的时候,非常小心,没有留下什么痕迹,若是有痕迹,也只能是他将灵犀散人尸身从云楼树空间内取出的位置,也就是火眼边缘,而绝不会是那个八杆子打不着的鬼地方,且又是这种近乎弱智的东西!

    这是栽赃!

    他的思维定义上有些荒谬之处,不过大致的意思是没错的。

    余慈现在想的,只有一件事:他斩杀灵犀散人的事情,莫不成已经走漏了风声?或许,有一个他所未知的家伙,正隐藏在暗处,随时准备给他致命一击?

    也许现在这些线索,还不足以指证出他来,但只要那人有心,稍稍透露些消息,整个北荒,不,整个修行界都会掉转方向,蜂拥而来,让他也深切品尝灵犀散人这些年来的滋味!

    一时间,余慈整个脊柱都是凉浸浸的。

    余慈的心思,外人无从知晓,但聪明人的想法,总有相似之处。相隔数十里,初时的兴奋过去,更多的疑惑从贺五爷心头翻出来,他刚刚的设想是有几分道理,但若是顺着结果反推,还有一些不怎么圆顺之处……

    “再找找!”贺五爷将袍角收起,命令手下继续。但此时,荧光小虫却不再出力了,摇摇摆摆飞回来,径直落入之前栖身的瓶子里去。

    “咦?”

    两边都是一愣,不论是余慈还是贺五爷,都发现了其中不对劲儿的地方。

    尤其是余慈,他能够代入荧光小虫的视角,看问题也就愈发直观。在这小虫子的独特感应中,那种暗绿光芒,应该就是灵巫所指“孽灵”的某种表现,或者说,就是“孽灵”的移动轨迹。若按常理推断,这“孽灵”应该掺着灵犀散人的印记,否则世上“杀戮阴谋之事”何其多也,又怎么判断那与目标相关?

    余慈还能够判断出,隔着云楼树另辟的空间,荧光小虫是不起作用的,否则他来的路上早该铺满那暗绿颜色了。而这就引出一个问题:

    那一道延伸出去的线路,又是怎么来的?又为何中途而绝?

    刹那间,余慈与贺五爷都是醒悟,余慈尚未有计较,贺五爷已经一闪身,来到火眼边缘,盯着那不规则的裂隙,眼光炽热。

    但紧接着,他就猛吃一惊,身子突向后移,身前,巨大的浆泡炸开,裂隙中红光剧盛,滚沸的岩浆像是具备了潮汐的力量,猛地拍击岩层,发出低沉的轰鸣。

    比他面临的情况更早一线,余慈眼前,照神图倏然灭去。

    影鬼尖锐的意念刺过来:“快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