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十九章 孽灵

    你用?

    余慈第一个心思就是警惕,妙洞真香妙用无穷,又与敬神祀鬼之事关联密切,以老人灵巫的身份,联系他到阴窟城的来意,拿这玩意儿的用途还用说么?

    要是这东西在他手中,他一定想办法婉拒了,不过现在这东西,还在别人手上呢。

    再看靳昌化,自老人现身之后,本来还很强势的他,眼下却有些萎了,老人一开口,他便拱手道:“既然是张师需要,哪有不依的道理。”

    老人冲他点点头:“我记的,你是千幛城的。称呼我为‘老师’,我愧不敢当,莫看皮囊如何,真论年纪,其实你还比我大上不少……”

    看上去有些荒谬,但这就是还丹和通神境界的差距了。靳昌化在千幛城横行百多年,年岁当在二百以上,老人境界差了,活到垂垂老矣,也不过是百五十年。当然,修行界哪会真的靠“尊老爱幼”排位?

    靳昌化便连道“达者为师、达者为师”,忌惮之意表露无疑。

    老人哑然失笑,也不再客气,颤巍巍上前,伸出还在抖动的枯瘦手指,抽了一根线香出来,就这样收在袖中,再向屋中诸人颔首示意:“受人之托,忠人之事,我那边还有事要忙,就先去了。”

    说着,他慢慢转身出去,温管事小心翼翼地陪侍在侧。

    眼看要出门的时候,老人却又回头,目光昏浊,弄不清是对着哪个人说话:“占个便宜,我也就多说一句,福祸无门,为人自招,天地间孽灵无数,伺机而动,本来你情我愿的事儿,就不要弄得仇人相见一般,徒乱人心。”

    余、靳二人并无视线流,支都是垂头应是。

    老人出门,原来剑拔弩张的气氛就变得有些尴尬,靳昌化生出了心事,余慈又何尝不是?等温管事回事,便觉得两人都有些心不在焉,暗中佩服张师神通之余,也就开始做和事佬,总算有点儿做中人的意思。

    一刻钟后,双方各让一步,打了个大折扣,以一万两千龙宫贝成交。这个价钱,比真实价位要高很多,但与最初的荒唐价格相比,也算靠谱,勉强算是双赢。

    做完了这笔买卖,双方都没有久留之意,婉拒了温管事留饭的提议,匆匆离开。

    余慈一路上都皱着眉头,万全跟在身边,见他心情不好,以为是大破财的缘故,便想活跃一下气氛,没话找话说:“前辈辨识妙洞真香的手段……啧,怎么说呢,这一门香料,也能分出这么多枝儿来?

    “精益求精嘛。”

    余慈淡淡回了一句,其实说这话,他是有些心虚的。今天这杀价的本事,完全是现学现卖。来源正是从灵犀散人身上得到的一部典籍。

    典籍无名,似乎有意隐去,巨量信息都封存在一枚精致的蜃影玉简上。里面从礼敬神明为始,逐步延伸,备述修行界十数万种香料的性质、产地、加工,乃至运用法门等大量信息,细节详实,面面俱到,简直就是一部关于香料的浩繁专著。相较于此,余慈从《上清聚玄星枢秘授符经》中得到的信息,简直粗陋得让人脸红。大概这也就是“选集”和“专著”的差别了。

    余慈还发现,灵犀散人精擅迷香之术,其一身本事应当就是从这部典籍上得来。他在一个名为“破真蚀元香”的条目下面,找到了一种修炼法门,讲述的就是如何将周身元气炼化,如烟似雾,进而成就‘九窍迷神丹’的一整套过程,分明就是一种旁门丹诀,也能与实际对应起来。

    这种丹诀对余慈无用,不过里面一些应用性极强的小窍门,却很有研究的价值,闲来看看,权作消遣也是好的。

    可惜,余慈短期内,注定是没有这种闲情了。

    万全说着话,忽又想起了几件事:“前辈交给陆姐炼制的‘太阴幡’已经成了,前辈随时可以去取……”

    余慈哦了一声,想起开始变得拮据的腰包,便问一声:“用价几何?”

    万全一愣,作为一个牙人,他对客人的财货底气是相当敏感的,好险没忍住笑,忙干咳一声道:“具体的价格,还是陆姐最清楚。不过因为前辈是自带材料、自备设计,费用应是了了。”

    他不敢直接开口免了钱款,那样说不定就要弄巧成拙,刺伤了余慈的自尊心。不过有件事,却已经是回避不过去了:“还有,百转风洞空了一个位置,晚辈已经按照前辈的吩咐报了名,验证就在这几天。”

    迟疑了下,想到长痛不如短痛,他还是咬牙道:“至于费用……”

    余慈重重一拍额头,骂了声娘。

    万全一缩脖子,见面以来,他还是头一回见到这位深不可测的前辈失态的样子。

    正懊恼刚才脑子发昏,没找准说话的时机,却又觉得不对,愕然扭头,只见自家主顾旁若无人,当街笑得欢畅,胡须遮掩下的面孔,此时显得分外年轻。

    余慈的心情真的不错,至少要比之前好很多。他失态骂娘,自见面来在万全心中营造的高深莫测的形象,大概要塌掉一大半,但感觉地是出奇地轻松。

    自从到了这阴窟城,他拿着架子,不自觉就有种居高临下的心态。或许是离尘宗出来的,对着一群散修,有了优越感?

    现实冷不丁抽他一记。现在,不说别的烦心事,只看这临到头来的拮据状况,便可知晓,这里虽然是北荒,是一群堕落者的乐园,却也不是能够轻松混下去的。这里仍然有头痛事情,仍然是险阻重重,和他在天裂谷、绝壁城、在剑园、在离尘宗山门面临的艰难事态,没有本质区别。

    人生在世,最怕就是摆错了位置。摆在上面的时候,总有着掌控欲,想着面面俱到,相应的就要有强大的实力,才能应付各方面的反噬,否则就要出丑;然而只要换一个位置,从下往上看,突然间就会甩掉很多负担,不管事情多么艰难,只看眼前,见招拆招就成,再不济,搞搞破坏也是可以的……

    “不思进取!”这是影鬼抓着了讽刺的机会。

    余慈却不管它。不说这心态正误与否,他只觉得,自己脚下踏实不少,之前一段时间,他和北荒离得太远了,现在尝试融进去,或许是个不错的选择。

    他拍拍万全的肩膀:“你也看到了,我现在囊中羞涩,日后开销怕也是如流水一般,以后有什么挣钱的买卖,不要忘了知会一声!”

    万全呆头鸟一样点头,完全被弄得糊涂了。

    *********

    调整了心态自然是件好事,不过余慈当前面对的事情,可不只是一个好心态就能解决了的,弄得不好,他大概会用最尴尬的方式融入北荒——烂在土里,变成肥料!

    余慈没有回百转别馆,而是以闲逛为由,和万全分开,在城中闹市汹涌的人流中绕了几绕,窥个机会,用上出有入无飞斗符,遁入地下。

    他已经打开了照神图,其实他一直用宝镜锁定着目标,也就是那个老态龙钟的灵巫。按照影鬼的说法,窥视灵巫作法,是有风险的,不过关键时刻,他还要冒险一试。

    在某个特别开辟的静室中,老人的法术已经结束了。或许是施法占用了太多精力,老人本就瘦小佝偻的身躯几乎要埋在拖地黑袍下,但他的指示非常明确:

    “往西北方向试试。”

    桌案上,那根线香已经完全催化,成为一缕深青色的烟气,在虚空中辗转盘旋,透露出只有老人才能明白的信息:“天地间孽灵十分活跃,主杀戮阴谋之事,且与灵犀散人关系密切。具体的情况,要到现场去才成……”

    在他身边,贺五爷缓缓颔首:“事不宜迟,我们这就出发。”

    “是五爷你们去,我留下。”

    老人张开牙齿缺漏的瘪嘴,微笑道:“那里火行之气强燥,环境恶劣,以我如今的状态,真去了,怕就回不来了。”

    “是吗?”

    贺五爷眼中幽碧光芒闪烁,沉吟道:“你说的这地方,我倒有点儿印象……”

    远方,余慈挫了挫牙:老家伙果然厉害,竟然真给他找准了地方。

    余慈知道,灵巫老人所说的地域,是一处已经荒芜的矿区,乃是当年开采元磁矿的遗留。因过度开采,操作不当,打通了一处地心火眼,引发地脉混乱,岩浆上涌,将那里变为绝地,人迹罕至

    更重要的是,这儿正是他处理灵犀散人尸身的地方!

    余慈看中了那口火眼,将灵犀散人的尸体扔下去,此时早该尸骨无存。

    这手段狠辣却有效,只要灵犀散人就此人间蒸发,人们只会以为他潜藏不出,决想不到最关键的“玄灵引”已经易主。就是那个老三、老七后面的赵姓人物,也只会以为杀掉自己同伴的是灵犀散人,不至于怀疑到别人身上。

    余慈自认为手尾做得干净,但那个看似随时都会咽气的灵巫,完全不按常理出牌,硬是用什么“孽灵”感应,将位置找了出来。

    有点儿麻烦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