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十八章 论香

    四万龙宫贝,正常情况下,和余慈比较熟悉的如意钱大概能够一对一兑换,若是再直观一些,那就是一件祭炼六十层、高达十重天的上品法器;再进一步明确,那就是步虚修士拥有的主战法器!

    余慈开始理解,万全曾提醒过的“高出一截”,是个什么意思。

    就算这妙洞真香是“太真八香”之一,为洗灵敬神之妙品,开出如此价钱,也太过分了。

    这就是求购的坏处,在北荒地界,可从来没有买卖公平一说,既然你急需此物,我便抓着你的软肋,漫天要价,摆明了狠宰一刀,不怕你不答应。

    像三家坊这样居中抽头的中间人,对此也是鼓励的,也就是万全和他相比太弱势了点儿,否则这位肯定也要再抽一笔的,费用只会更高。

    余慈大略估算一下,开价四万龙宫贝,真要拿到手,价格还要上浮一成。

    他两年来在天裂谷打猎,所得的兽骨妖丹卖出后,也不过就是六七万而已,这段时间居住在“百转别馆”,开销也很大,又没有什么稳定的收入,照此下来,买下妙洞真香之后,他大概就可以睡大街去了。

    凡事预则立,不预则废啊。

    余慈不免感叹,妙洞真香在这些材料里,是不折不扣的消耗品,每次开坛作法都要用到,决非一劳永逸,可以想见日后会是多么捉襟见肘。他不免就想,若还在离尘宗,就算也需要交换买卖,也绝不至于窘迫到这种地步。

    这就是散修的艰难吗?

    当然,不管怎么说,资源在前,他是绝不会错过的,问题在于:该怎么做?

    **********

    第二天一早,余慈就叫上万全,两人一起去三家坊那边。接待他们的还是温管事,这个富泰的管事在为人处事上还是比较得体的,尤其是见余慈这个金主过来,笑容十分热情。

    这种时候,余慈绝不可能显出迫不及待的姿态,相反,他和温管事寒暄聊天足有一刻钟,才不紧不慢地进了正题:“贵坊通知的妙洞真香,是刚进的货吗?”

    这是明知故问了,温管事笑眯眯地回应:“是另一位客人看到了贵客留在本号的要求,恰好手中有货,便找上门来,本号只是做个中人,哈,可是抢了小万的生意!”

    旁边万全就笑,气氛看起来比较轻松,不过随后万全就对余慈使了个眼色。

    按照前面的约定,万全这就是“可以谈”的意思。余慈心领神会,当下脸上一板,冷笑道:“想来那价钱也不是贵坊设下的。我这人做事决不吝啬,但也不是冤大头。那四万的价钱,也亏得那位说得出口!”

    由于三家坊牵扯不深,温管事乐得两边做好人,只笑道:“在商言商,这做生意嘛,不外乎就是漫天要价,落地还钱。要是贵客不中意这个价钱,大伙儿可以再谈嘛!”

    “面谈?”

    “面谈也好。要说昌化先生也是千幛城有头有脸的人物,大家沟通得充分些,总能弄个皆大欢喜。”

    温管事早料到这种情况,事先已经做了功课,安排起来就有条不紊,顺便也透露给余慈一些不痛不痒的信息,算是卖个人情。

    余慈还不怎地,万全却是有些惊讶:“哪个?靳昌化?”

    不一刻,余慈就见到那位昌化先生。

    在喜欢叫人绰号的北荒,称一个人为“先生”,其人在形象上就可以想见了。靳昌化也确实如此,他身量中等,脸盘颇为端正,留有三绺长须,有几分文气。不过能宰下这样凶狠的一刀,余慈自然不会被其形象迷惑住。而且之前已经从万全那里了解了此人的性情和口碑,更是心中有数。

    要说余慈也是头一回见到了妙洞真香的实物。乍看去,就和寻常道观寺庙的信香差不多,都是以明黄符纸包着,结成一束。只不过颜色有些泛青,就是摆放不动,也能见到一层灵光外烁,决非凡物。

    妙洞真香并非是天然香料,而是按照特殊的配方,经过一连串调配、加工而成,其中手续之繁琐,更在炼制法器之上,要说珍贵,也确实不错,但怎么说也不至于有四万龙宫贝那样离谱。

    靳昌化一共拿出两束,约有斤许的香料,如果买卖做成,倒是够余慈用上一两年的。彼此都明白各自的想法,大家都没有攀交情的意思,上来就直入正题。

    “四万龙宫贝,实数!要么,就是一件祭炼十重天以上的防御法器。”靳昌化十分笃定的样子,口气坚决,似乎全无讨价还价的余地。

    但他既然肯现身,就不会真的是无懈可击,余慈瞥他一眼,也不说话,只从包扎完好的束香中抽出一根,稍一用力,将其前端捏碎。

    见他的动作,靳昌化眉头一动,随即就放松下来,反正是拿出来卖的,真卖出去了他不心痛,卖不出去,找这人要赔偿就是。他倒要看看,这个年轻人搞什么鬼。

    余慈倒是一步步有条不紊,他先捏起一些粉末,凑在鼻端轻嗅,辨识香气,这是应有之义。但接下来,他的举动就有些古怪,弹指飞出一颗火星,将散落在桌上的粉末点燃,有青白光焰一闪即灭,大部分香料碎末都燃烧殆尽,残留下一圈细小的灰烬。

    这还不算完,余慈又将剩下的那半根香点上,持在手中,掐个了印诀,看着上端闪灭的火光,慢慢调整呼吸,说也奇怪,香火的闪灭慢慢地就受其影响,闪烁的频率,竟然和余慈呼吸的节奏一模一样。

    看余慈做了这么些准备,且个个都有来头似的,靳昌化终于有些坐不住了,他不自觉换了个坐姿,眼睛盯着余慈手中半根香不放。

    余慈总算没玩更多的花样,小半刻钟后,他弹灭香火,开始摇头:“且不说价格,就是这香料的来路,怕是不正吧?”

    靳昌化听到这个,猛松一口气之余,不由失笑:“在三家坊还计较这个,没的让人笑话……嘿,看来你是不想做这笔买卖了,也罢!”

    他伸将桌案上的两束香收回,至于已经抽出来那根,他也不会客气,森然道:“小哥儿你让我空跑一趟,咱暂时不计较,但抽出来的这根线香,照价赔个数吧!”

    靳昌化是实打实的还丹修为,这么一发怒,气机凌厉,旁边的万全就有些呼吸困难。余慈却颇为从容,他双肘支在桌沿上,十指交叉,以微笑回应:

    “要知这妙洞真香,除了配方重要以外,还有有玄门苦修之士,以精纯罡力滋养、纯化,如此方能袪除杂质,获取灵应,那样的妙洞真香,才算是无上妙品……道友当初得到此香的时候,未免操之过急。”

    他指了指桌上的线香余烬,摇头道:“杂质未除,灵应断续,这应该是在罡力温养的过程中,被外力打断,才有了这样的半成品。而且……”

    “而且?”

    说话的是万全,他在这儿为余慈捧哏,一唱一和,倒也默契。

    “而且后面存放的也不太好。妙洞真香蕴清气,发灵光,存放时最好是密封,否则灵效大减。如今这香‘存而不纯’,以之招魂定神,效用也还在,但我要是以此敬神,就不知究竟是祈福呢,还是招祸?”

    靳昌化僵在当场。

    他起身做势,也就是个姿态,哪想到余慈竟然能从一根线香中得出这么多信息,虽然未必都对,但只是七八分,已经让他心中震荡,一时竟是无言。

    同时他也知道,这是对方砍价的手段,可如何应付,还真要煞费心思。

    “年轻人对香料一道颇有研究?”

    突然有话音插进来,嘶哑难听。声音响起时,反应最快的竟然是温管事,他本是在旁边看热闹,闻声便一下子跳起来,几步赶上去,做掺扶状:

    “哎呀,张老要来,怎么不会知会一声?小温我好去迎候!”

    门口是一位黑袍老人,身躯瘦小,老态龙钟,似乎风吹便倒,他摇头拒绝了温管事请他入座的提议,冲着余慈点点头,道:“刚刚感觉这边有人以祷灵术验香,就过来看看。年轻人说的不错,敬神无小事,总要谨慎才好。然而过于计较福祸,也不是一个正确的态度……”

    余慈也站起身,不知该摆出什么表情。进来的这位,正是他颇为忌惮的灵巫老人,这么些天了,这位还没走吗?

    他不免有些后悔,这些现学现卖的东西,其实是颇为敏感的,要是被老人发现端倪,可就真叫弄巧成拙了。

    不过老人看起来没有往别处想,此时温管事想请老人坐,但被拒绝了,其浑浊的视线在桌上妙洞真香处一扫,干瘪的嘴巴咧开:“既然来了,也想个打个秋风,这妙洞真香,分我一根如何?不用多,一根线香就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