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十五章 互击

    老七栽到地上,知道中了招,用尽全身力气挣扎,可在外人看来,更像是在瑟瑟发抖。他全身的力气都莫名其妙地流失了,整个人像被抽了筋,软成一滩烂泥。

    眼前一暗,却是灵犀散人绕过火堆,来到他身边,这回,他真的开始发颤了。

    “老七啊老七,让我说你什么好?姓赵的让你和我接头,你就真来了?我灵犀自认,就是个养不熟的狼崽子,这一点,姓赵的清楚,你就不清楚?嘿,你的胆色,我佩服得很哪!”

    老七现在连说话的力气都没了,只能趴在地上,脑袋埋进阴湿的土壤里。

    灵犀散人半蹲下来,揪着他的头发往上提,理所当然地看到了一张怨毒的面孔:“怎么着,不太甘心?还是在等着老三出手?”

    一语既出,老七脸上就不可抑止地被错愕的情绪占满了。

    灵犀散人放声大笑,手上猛地一掼,老七那张脸几乎被摔得扁了,五官七窍血糊糊一片,已经是入气多,出气少。

    便在他发力的瞬间,这片地窟外响起一声怒啸,同时一圈惨白的髑髅串子从啸音起处飞来,白森森的头骨眼眶中,都闪烁着黯绿的光,阴森的色调掺在一起,篝火照耀下的地窟,温度也猛降了一截。

    灵犀散人笑声不绝,随手将老七扔在地上,身形晃了晃,也不见多么迅速,偏偏就是模糊不定,髑髅串子飞过,砸了一个空。

    但在此刻,阴温的地面突然开裂,一个影子撞出来,正是在灵犀散人脚下,五指弯如铁钩,真煞内蕴,真抓实了,灵犀散人的腿骨都要粉碎。

    关键时候,灵犀散人反而不躲了,脚下一停,任那只手将他抓个正着。

    地下那人狞笑声中,正要发力,忽地打了一个寒颤,全身毛孔都似有凉意渗出,莫名地手上竟是软了,此时灵犀散人抬脚,已经扣合在脚腕上的五指没起到任何作用,一晃便松开。

    随后这只脚发力踏下,踩着那人的脑袋,将其硬按进土壤中去。那人半截身子还在地面下,此时更是奋力挣扎,但最终也只能听到一些含糊的叫骂。

    举手间将二敌制伏,灵犀散人抖抖袖子,微笑道:“姓赵的手段,我还要戒慎三分,但你们这些跟在他屁股后面刨食吃的蠢货,有什么资格与我放对?”

    “呜呜呜……呜呜呃!”

    “是不是很奇怪,前段时间,我还是巧妇难为无米之炊,身上香料,全在这几年东躲西藏间用尽,这时候怎么又冒了出来?哈,若不是装成没牙的老虎,你们又怎会主动凑上来?”

    灵犀散人傲然道:“我知道你们要赚我的玄灵引——只是有诸般迷香在手,方圆一里之内,就是步虚修士到了,也要给我躺下!更不用说这是在地底,空气流动缓慢,迷香效力还要提升三成,这般死法,也让你们死得瞑目!”

    说罢,他又是大笑,袍袖一挥,已经抹去了老七最后一线生机,而他脚下那人,受此刺激,竟是硬拱起三分,终于有了说话的空间,张开了满溢泥沙的嘴巴叫骂:

    “灵犀散人,莫要得意太早,老子在下面等着你!”

    “哦,你就等吧!”

    脚下用力,再度半埋入土的脑袋立刻就成了烂西瓜。

    轻而易举地击杀了两个前盟友,灵犀散人微微一笑,收起地上的玄铜,也不管地上的尸身,甚至连篝火都不熄灭,转身离开。

    一刻钟后,余慈无声无息地从地下冒出来,搭眼一扫,便是摇头。现场的惨烈且不去说,两人死掉,作为致死的最关键因素,这里气味残余却少得可怜。

    “那家伙对迷香的操控,已经是出神入化了。”

    余慈分别探察两具死尸的情况,最后盯着老七已经摔扁的脸,脑子里有些记忆的片断翻涌。刚刚在照神图中就有所察觉,他是不是在什么地方见过这二人?

    正想着,他眉头便是一皱,通道中,忽有一颗烟珠弹射过来,在半空爆开,散化为一圈淡白烟气,很快化于无形。

    随后,灵犀散人的声音就从他刚才离开的通道内传过来:“一路上就觉得气味儿古怪,果然有个吊靴鬼……这一位,敢问名号?”

    余慈不说话,在这个迷香大家面前,连呼吸都是个错误。

    没有诱得余慈开口,灵犀散人也不在乎,还是笑吟吟地讲话:“我不知道你看了多久的热闹,要是见了我如何炮制老三的,最好记得‘刺髓冷香’这味香料。你可知道,脑浆血气可以掩盖‘刺髓冷香’的气味儿,但如果再掺上一点醋水,气味儿就会变得比前更活跃,就是有点儿刺鼻……”

    余慈早早就封住鼻窍,却低估了气味儿的冲劲,忍不住打了个寒颤。他体内气血鼎沸,根基浑厚,不至于被这一下放倒,然而寒颤过后,毛孔张开,一时半会儿却闭合不住。

    灵犀散人大笑一声,陡地驱动真煞,自通道中化雾而出,余慈自然与他对上。

    地窟不过亩许的面积,不是还丹修士能够尽情施展的空间。故而双方才一交手,便进入短兵相接的局面。真煞形成各自的圈子,然后碰撞、扭曲,千万条气机在里面纠结,互不相让。

    但很快,余慈眉头死扣。

    直面对手,余慈终于对这个屡屡逃过追杀,至今活跃不休的人物,有了更直观的认识。此人一身真煞,是余慈见过的最邪门的一类,完全雾化,却又不是像剑修那样,以之纯化剑意,而是真正地虚化成雾,渗透力极强,杀伤力又极弱。以其还丹上阶的修为,与余慈正面碰撞,甚至不能占据上风。

    但正是这样的真煞性质,最适合催发运化迷香之类,迷香与真煞已经浑然一体,不分彼此。余慈从来没有遇到过这样的对手,只觉得妖异的香气一波波压上,甚至不是从鼻窍、毛孔进来,倒像是从自身发散一般,更难测其来路和运化之法。

    心神受香气干扰,不免有些变化,连真煞流转也有些滞涩,意图发力时,感觉总不对劲儿。见不是头,余慈忽然后退,抓着对方真煞直接杀伤力不强的特点,借力一个滚翻,改变方向,蹿入一个分支通道,

    灵犀道人怎能允许这个看到他最大秘密的修士生离此地?

    低喝一声,他本人没有直接追击,而是调动独特的真煞,聚拢成一颗烟珠,屈指一弹,穿入通道中。烟珠飞掠,以其入微入化的操控层次,以及特殊心法催动,只是余慈没有瞬间跑到十里开外,就避免不了迷香的影响,

    果不其然,灵犀散人感觉到,距离他所在约一里左右,凝化的烟珠和余慈护体真煞碰撞,霎那间铺开、渗透,迷香之力不用通过鼻窍,直接透入毛孔,发挥效力。

    这时就显出前面激发“刺髓冷香”的用处。

    “成了!”灵犀道人心头一喜,却没有得意忘形,而是毫不迟疑地重凝一颗烟珠,这回,他加了一种‘五步倒’,要以最擅长的生克变化,催发最大效力,将那人放倒。

    烟珠出手,灵犀道人有强烈的感觉:这回有了!

    命中后的感应随后反馈过来,那人的真煞运转明显开始紊乱,最多再有两息时间,其全身机能都要完蛋,他已胜券在握!

    然而便在此刻,一道心念从虚空中来,直插入他心头:“听说方圆一里内,步虚修士也要倒下?”

    灵犀道人毛发为之倒竖,那心念头源头就在他身外不远处,堪称近在咫尺。动作反应永远都比思维快上一线,刹那间,一直留做护身之用的“破真蚀元香”倾洒而出,弥漫周边,经过真煞的催发,效力发挥已经超出极限,放倒放不倒步虚修士另说,但这绝不是还丹修士所能抵御的。

    可是,对方的动作没有受到任何影响!

    下一刻,灵犀散人闷哼一声,与他雾化真煞相似,却要纯化入微十倍、凌厉杀伐超一万倍的力量,轻而易举地打穿了“破真蚀元香”的防线,刺入体内。仿佛一下子塞进来十多根尖针,沿着气血流转的路径,或顺或逆,直往他真煞盘结的核心处攒刺!

    丹田剧痛,闷哼声变成了惨叫,一身雾化真煞直接崩散,这下全身机能紊乱的,换成了他自己,而他犹未明白,这是怎么一回事。

    眼睛睁大,却见篝火下,一道长影映照在洞壁上,妖异非凡。他扭过头,只看到一对放射棱棱金光的巨眸。

    “怪物!”

    意念未绝,剑气破颅而入,在脑宫中发力一绞,灵犀散人全身一震,面上犹自带着难以置信的表情,仰天倒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