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十二章 交错

    自照神图恢复以来,唯一让余慈有些失望的,就是它的映照范围仍是方圆五十里左右,并没有随他的修为增长而有什么明显的增幅。这并不是说映照范围和使用者的修为没有直接关系,而是这种扩张的势头被镜子本身限制住了。

    这是修行法门的问题。

    想这照神铜鉴,乃是元始魔宗极重要的祭器之一,不会也不可能大方到让任何人都可以随意操持控制,经过他和影鬼的研究,明确了一点——若不修炼相关的魔门法诀,便不可能真正催动照神铜鉴的深层功效。

    想扩大照神图的范围很简单,余慈不是还揣着一份儿《无量虚空神照法典》吗?只要他着手修炼,一切都将水到渠成。

    但余慈压住没动,他没有门户之见,但有更现实的考虑。

    若只论结丹过程之繁复,天垣本命金符恐怕能在此界丹诀中排上前三位,想当年,朱老先生评点时,给他定下来的还丹大成的计划,都是“三十到五十年”,余慈并不狂妄,以朱老先生的眼光见识,定下这个时间,自有他的道理。

    即使他现在中了燃血咒,激发潜力,或可加速结丹进程,但为保险起见,时间判断仍要保守一些,这处情况下,他实在没有时间和精力再涉及旁门。

    影鬼也说,道魔双修不是不可以,但这条路太过险急,尤其是后期玄门罡力和魔门煞气的调和,涉及非常复杂的气机搬运,没有大机缘、大毅力,只会弄巧成拙,不是现在的余慈所能应付了的。

    所以,照神图的范围,仍然限制在五十里方圆,时刻诱惑着余慈,进一步去挖掘。

    还好,余慈仍能把持得住,而且也开发出许多实用的技巧。

    “孤星”感应正是其中之一,其实就是以单颗神意星芒为介质进行观察,使用距离比照神图的范围要大得多。

    进入地底通道后,那人的速度有所放缓,似乎对阴窟城周边的环境并不怎么熟悉,当然,他就是想提速也没那么简单,为了向过路客索取平安钱,像大椎堂这样的本地堂口,恨不能三里一卡,十里一哨,把周围地底通道经营得如铁桶一般,处处都是禁制,就是用上土遁,也很难规避,只能老老实实掏钱。

    那人有还丹修为,哨卡未必敢占他便宜,但是这种控制力还是处处存在,这也正是大椎堂等堂口区域控制的手段。

    “一个、两个……”

    余慈在帮着数数,那人看上去真的有做贼的自觉,一路上已经有意绕开了四五个哨卡,虽然多绕了几个圈子,但大体的方向还是渐渐远离阴窟城。

    余慈最初没当回事儿,但到后来,却是心中一动:“这岂不就是一个无人知晓的偏僻小路?绕开了那么多哨卡,在北荒,可有着不小的价值。”

    他对那人的兴趣更大了,不过,他也知道,自己“发呆”太久,确认神意星芒一时半会儿散不去,便暂时将心念移回来。

    旁边万全一直没有打扰他,不过灵活的眼珠可是把所在的展厅看了个遍,也一直关注着余慈的变化,这边余慈稍一动念,就转过脸来,叫了一声“前辈”。

    对前面的“发呆”,余慈本没必要解释,不过见他态度摆得很正,就说了个理由:“想起一个修行上的问题……”

    万全十分佩服,怪不得人家是还丹修为呢,这种随时随地都能入定的本事,他是学不来了。

    余慈本来还想在“无尘坊”里逛一逛的,但眼下有了一个感兴趣的目标,就不愿再浪费时间,他对万全道:“你说的那个手续,咱们办一下吧。”

    万全自然乐见其成,之前余慈发呆的时候,他已经预做准备,这时候就直接引余慈过去。

    办手续的地方,其实也在无尘坊这边,一个是在展厅角落里,依次排号登记的那种,还有一个就是比较高等的约见,但要选择后一种方式,要么是看买主的身份,要么就看中间人的本事。

    不得不说,万全在阴窟城还是比较吃得开的,不到半刻钟,二人已经在展厅侧面开辟的岩室中喝茶,稍坐片刻,便有人笑哈哈地迎出来。

    “贵客临门,有失远迎。”

    出来的是三家坊的一个管事,姓温,是个标准的富泰商人形象,一笑起来,两眼眯起一条缝。万全和他是很熟了,称呼是“温老哥”,对方则笑眯眯称呼一声“小万”,也是很亲切的样子。

    两厢寒喧几句,温管事便先入了正题:“听小万讲,追魂道兄收集材料,要从我们三家坊过手,却不知都是哪些?”

    余慈也不多言,将预先准备好的玉简递过去,温管事搭眼一瞧,就有些惊讶:

    “哟,这材料挺杂的。”

    说了这一句,他又仔细看下去,其实玉简上列出的材料只有四样,分别是五雷灵木、玄水曜岩、通心灵玉、妙洞真香,并不甚多,他说的“杂”,是指这些材料很难拼接在一起,不像是为一件法器准备。

    温管事想了想,道:“这几件东西,本号还真没现货,追魂道兄挂个号也好。别的不说,本号货品流动极快,虽是地处北荒,天下奇珍灵宝却也都过了个七八成。像道兄所列的这五雷灵木,本号至少曾经过手了三五回,收集到的可能性还是很大的。”

    余慈要的就是这个回应。

    像三家坊这样的黑市,收集各类材料宝物,用的手段可比其他的商铺高出太多。据万全讲,只要在三家坊挂了号,当天就能散出消息,三五日就能传遍北荒,不知有多少散修,摩拳擦掌,希望靠这类消息狠宰一刀,让拮据的日子快点儿过去。

    理所当然的,这种途径过来的材料价钱,要比正常店铺高出一大截,但为了尽快突破,区区代价,又算得了什么?

    后面就是交些押金之些的琐事,自然不用余慈费心,万全便一手办了,这时候温管事又想起一事,补充道:“对了,还有一件事,请贵客担待,这段时间,为保险起见,本号暂不收如意钱。”

    万全看了余慈一眼,脸上堆起笑来:“理解,理解……”

    嘴上这么说着,万全心中却是真的大喜:连三家坊也没收到消息,实在是大有运作的空间,这番真是要发财了!

    余慈却有些好奇的样子:“如意钱是随心阁发行的吧,我在别处时,觉得也还方便……”

    温管事便笑眯眯地回答:“随心阁确实信誉良好,只不过近段时日,在北荒经营不善,尤其是阴窟城这边,当家的郭掌柜已经病退,新来了一位女掌柜,还没有正式交接,从南方发过来的一批红货,便被阴山派劫了,如今内外交困,传言已经要全面退回到北方四城……本号也是未雨绸缪。”

    万全险些栽一个跟头,他还是看轻了三家坊这样的庞然大物。人家哪是没收到消息,分明是知道得更详尽。

    这回丢人丢大了!

    万全心情大起大落,折腾得实在不轻,连脸上的笑容都有些发僵,又想到刚才通知家里主动和那沈婉联系,更觉得脑仁儿疼。

    此时诸事已毕,余慈和万全就起身告辞,温管事欠了欠身,目送他们出去。照理说,他是应该送到门口的,不过身为三家坊的管事,他怎么说也有一点儿傲气,在生意做成了之后,矜持一些也可以理解。

    不过眼看余慈要出门了,却又想起了什么,回过头来问道:“温管事,不知阴窟城这边,有没有高明的炼器师傅?”

    温管事一怔,随即流利地答道:“要是贵客有这方面的要求,本号可以代为联系。不过嘛……”

    他微微一笑,看向万全:“仅就个人建议的话,这件事儿,小万应该能打理得更好。”

    “哦?”

    “怎么,贵客不知道吗?红牙坊的陆姑娘,可是阴窟城数一数二的炼器大家。”

    余慈有点儿惊讶,看向万全,万全正元气大伤的时候,反应慢了半拍,愣了愣才回答道:

    “陆姐确实精擅炼器之术……”

    嘴上说着,他心中也在懊恼,收集材料,自然是要炼制法器,这完全是顺理成章的事儿。昨天实在是进退失据,心思完全没放在本职上,才会漏掉这么一个信息,要不是温管事讲道义,这一笔买卖就要从手边滑掉了,在牙人这行,也是个不大不小的笑话。

    越是这样,越要补救,万全忙道:“要是前辈有什么需求,我可以转告陆姐,必会尽力使前辈满意。”

    此时事情算是比较圆满了,余慈和万全便告辞出门。经由这么一打岔,随心阁的事儿,万全也不管了,先问余慈炼器的事儿。

    可余慈的视线却是往别处去。顺他目光所指,万全扭头,便是“咦”了一声,原来那位还未正式交接的沈婉沈掌柜,此时正在展厅中走动。看这个距离、路线,刚刚要是余慈不说炼器的事儿,直接出门,说不定恰好与女修打个照面。

    万全有点儿疑惑,看向余慈的时候,却见他做了一个深呼吸,像是嗅着什么:

    “嗯,好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