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十一章 追踪

    照神图的基本运行原理,是将使用者的神魂力量导入照神铜鉴中,化为神意星芒,其实就等于是一个植入生灵脑宫的魔种,由此共享寄生者的感知,将一定范围内所有生灵的感知范围拼接在一起,形成的全景图像。

    这里面有两个要素:一是使用者本身的神魂强度,二是感应范围内的生灵密度,它们直接决定了照神图显化的清晰和细腻程度。

    余慈在通神境界的时候,神意星芒无法突破还丹修士的防御屏障,而在此刻,还丹境界已不在话下,但步虚及以上的境界层次,仍是望而兴叹;而最初显化的照神图,空中地下都有一个极限,就是因为从那里开始,生灵密度已经不足以拼接成有效图景的缘故。

    不过,在照神图失效的那段时间里,余慈把握到了神意星芒的使用技巧,这就使得他此刻驱使照神图,再不是以前那种全凭宝镜自发运转的僵化模式,而是能够随心意调转重心、视角。

    也就是说,完全可以规避强大的目标干扰,只要目标周围有生灵的感知覆盖,就不会逃脱他的窥视,最多就是视角受限而已。那种“雾霾”的情况,很大情况下得到了缓解。

    同理,只要及时调转视角,他也可以在生灵密度极小的地方探索,只是感知范围受限而已。

    当然,此时的百川坊,还没人有资格给余慈造成困扰,这里还丹修士是有几个,但更高层次的“大人物”则是一个也没有。余慈可以非常轻松地“盯”着沈婉不放,不必担心任何干扰,尤其沈婉修为如果他愿意,甚至可以更深入些,不过他还没有恶俗到那种地步。

    他只是对沈婉的举动感兴趣。

    女修和她的跟班一直在坊市中走动,且时常停下来,向摊主问问价,聊上两句,偶尔也买上两件东西,不像是闲逛的样子,但要问目的,一时半会儿也不好把握。

    余慈不动声色地盯着,一旁的万全则比他更直白些,仗着人流的掩护,伸长脖子往那边看,见他一会儿发笑,一会儿点头的模样,余慈心中一动,问道:

    “你可知道,那一位在做什么?”

    万全闻声忙扭过头来,见余慈并无不悦之色,方挠头笑道:“大概是碰上同行了,那位正探行情呢,

    这倒比较于符合女修的身份,不过,堂堂随心阁的管事,用得着这样纡尊降贵?再说,都在阴窟城开了铺子了,对这种信息再把握不清的话,也是个不大不小的笑话。

    这时候,他又想起昨天万全说过的随心阁在阴窟城的店铺经营不善,马上就要关张的消息,稍一思忖,又道:“随心阁在阴窟城的头脑是谁?”

    对万全来说,这个思路跳跃得太大,他愣了足有一息时间,才懂得回应:“是郭禄郭老爷,不过传说他生了重病,要回去南方调养了。人们都传说,他是被眼下的局面气得。至于接手的,现在怕是不会……咦?”

    万全可是机灵得很,一下子就反应过来:“这位是随心阁的?”

    余慈瞥他一眼,只笑了笑。

    万全又惊又喜,他不知道余慈的消息是从何而来,不过想来这一位也不至于专门费神坑他,作为牙人,类似的信息决不能放过。女修的出现,可以说表明了随心阁的某种态度,本来已经板上钉钉的“关张”举动,又生变数,早一步知道,有许多手法操作,都有了施展的空间。

    当然,纵使随心阁在阴窟城过得不如意,可瘦死的骆驼比马大,要是能更进一步攀上交情,就更好了。

    这边摩拳擦掌,不过余慈已经得到了想知道的信息,要往无尘坊去,万全无奈,只好跟上。不过他倒是始终记挂着此事,路上又放出无啮阴鼠传递消息,要红牙坊里的同伴也到百川坊去试试水,尝试与那女修接触,余慈对他的小动作并不在意。

    此后,万全还是很有职业水准地收了心,专心致志地为余慈介绍坊市情况,重点介绍这里面一些忌讳。

    “坊市期间,私斗是绝对不允许的,天大的仇怨,都要去外面解决。若有违犯,不说当时的处置,日后是别想再踏入‘三家坊’半步。

    “这里也不提倡究根问底,不管是什么宝贝,拿到这儿来就是卖的。卖主有权利隐瞒自己的身份,也权利不解释宝贝的出处。

    “在这儿最好也不要打听别的买主身份,会让人以为是图谋不轨,打听得多了,坊市会很警惕,下面再想进来,怕是要费周折。总结起来一句话,就是‘动眼动口不动手,论货论价不论人’!”

    余慈点点头:“应有之义。”

    这几条没有什么出奇之处,一个黑市要想长久,这些准备是必须要做足的,否则什么坊市,早晚要乱一锅粥,说到底,还是要看‘三家坊’的控场实力。在余慈看来,总体上,“三家坊”的实力应该不如南方那些大商家,不过很有些地头蛇的风范,也无怪乎“三家坊”做得风生水起。

    无尘坊的环境果然比百川坊强上太多,模式也和百川坊不太一样。因为这里的物件都是经过筛选,过了坊市的一道手,故而售卖时,是脱离了卖主,弄成了展示的形式。倒和当初随心阁的易宝宴有些相像。

    成百上千件异材奇宝分门别类,排列整齐,还是很有震撼力的。不过,这种震撼,只有余慈一人能够享受到。

    因为现实中的展示售卖,是按门类分成了七八个展厅,放置各自独立的岩洞中,中间虽有通道相连,但要看个通透,也不可能。唯有余慈的照神图,在上面稍加调整,便将几个展厅拼接起来,一览无余。

    不过很可惜,这里面并没有他需要的那些材料。

    万全倒是早料到这种情形,在旁轻声道:“前辈,这儿也是可以挂名求购的,只不过需要前辈亲自办理,在这儿将几个材料列出来,若是期间收集到了,不回等下回开市,‘三家坊’自然会安排您和卖主碰头议价……”

    他正说着,忽然发现余慈有些走神儿,自然停了口。

    从万全眼中去看,余慈是看着某样展品陷入了沉思,但事实上,余慈的注意力早透过照神铜鉴,来到了百川坊地界,那里,刚刚经历了一场小小的骚动。

    骚动的起因和结果,余慈都没兴趣,他只注意到,骚动发生在距离沈婉不远处,造成周围修士一阵混乱。这一瞬间,沈婉和她的伴当都十分警惕,刺激到脑宫内寄生的神意星芒,引来了余慈的关注。

    原本这也没什么,余慈只当这是一场意外,连那边沈婉二人也是这般判断,紧绷的心神已经缓和,余慈正要收回心念,心中又是一动。

    这一刻,有人踉跄着从沈婉身前过去,看起来是被拥挤的人流推动,很快就骂骂咧咧地离开,这本来是很正常地情形,可是余慈却发觉了不妥。

    那人,可是个还丹修士!

    此人刻意收拢气息,还用了遮掩罡煞波动的法器,准备不可谓不周详,但余慈摆开照神图时,自然会投注神意星芒,寄生在其脑宫中。所以在一开始,余慈就看透了他的修为,将其列入注意对象之中。

    虽说这种临时的寄生持续不了太长时间,但现阶段,在星芒的照耀下,此人的一举一动,都瞒不过余慈的眼睛——一个还丹修士差点儿被人推倒,这是在讲笑话吗?

    所以,余慈看到了,在那人与沈婉最接近的刹那,有什么东西从其手中漏出来,扑在女作裙袂边沿,可肉眼看去,没有任何痕迹。

    飞速得手,沈婉还和她的伴当都是浑然不觉,那人则是迅速离开,不一刻,就直接出了三家坊,没入阴窟城的熙攘人流中。

    “这算什么?下毒?”

    余慈没搞明白,隐约觉得并不是这么简单粗暴的手段。

    他一边关注沈婉,一边分出部门心念,追终那个还丹修士。不过那人真是干脆利落,出了三家坊,一路疾行,竟是直接出了阴窟城,没入四通八达的地底通道中去。

    “换个寄生方式看看?”余慈动了念头。

    寄生神意星芒的方式有两种,一种就是眼下这种临时性的,无形无质,无声无息,极难发觉,但有效用时限仅六个时辰,过期则自发湮灭;另一种则是将神意星芒嵌入目标神魂深处,这种方式时间极长,可要是目标修为强劲,则很容易被查觉。

    余慈尝试了一回,对方的警觉心超乎他的预料,而且修为亦在他之上,“嵌入式”寄生没有成功,便在这期间,那人已经到了五十里外。

    想了想,余慈收了照神图,进入“孤星”感应状态。

    *************

    打乒乓打到低血糖,真叫一个囧。抱歉这章更迟了,且没有打招呼。在此重申一下,以后零点一刻之前若无更新,则更新顺延到早上八点,大伙儿别再熬夜等更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