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十章 尾随

    啧啧,愁云惨雾,相互攻讦,大椎堂里倒是好生热闹。

    在洪、宿两位“爷”的争吵声中,余慈得到了一个新的消息,原来昨晚上,他和那个厉鬼般的剑修大战时,那几个鬼鬼祟祟的玩意儿是大椎堂的?看起来,昨晚上他拍拍屁股走人,给那几位带来很大的麻烦啊。

    余慈也是靠综合信息得出来的判断。这件事,大椎堂那边没有确切的答案,只知道原本应该昨夜到达的楚河一行陡然失联,生不见人,死不见尸,不过楚河留在堂口的本命灯却是熄灭,显是凶多吉少。

    一夜之间,风云突变,大椎堂那见不得人的计划胎死腹中不说,还折损了几个主要战力,元气大伤。纵然余慈一直不怎么上心,也不由失笑,这时候耳边传来别的声音:

    “前辈,呃,前辈?”这是万全在小心翼翼地招呼。

    余慈毕竟没有分心多用的本事,注意了那边,在万全这里就有点儿走神的意思。万全也知道这位前辈心思渊深难测,指不定心里在盘算什么,可眼下已经到了目的地,他势必要提醒一声。

    “哦,这是哪儿?”

    从照神图的视角中回来,余慈也注意到眼前这片区域和“南海街”的繁华以及凹坑的混乱都不一样,这里人流虽也密集,不过来来回回走动的时候,总觉得有点儿说不出的怪味儿。

    “晚辈凭一个牙人的身份,在各处店铺里都能说上话,将前辈需要的东西在那里挂上号没有问题,但在这儿,只能请前辈您亲自过来才可以。”

    万全言语中有点儿神神秘秘的味道,这是职业习惯,倒不是他故意耍弄手段。

    “这里就是黑市?”

    余慈说得很直白,万全嘻嘻一笑,来个默认。

    经由这么一提醒,余慈倒是明白了,刚刚那“怪味儿”是怎么一回事儿。应该是周围这些人都或多或少地提劲儿,气机绵密交错,所带来的压力。其实这也就是群体情绪的影响,使这里的氛围比其他地方显得阴暗些。

    万全引着他,拐进了一个小道,口中解释道:“好叫前辈得知,这里的坊市也分成三六九等,良莠不齐。门儿清的,一进一个准儿,但若是不懂得门道,指不定就要让人骗个血本无归,甚至连性命都保不住。晚辈请前辈去的,就是这里信誉最好的……”

    话说半截,万全肩上突地一沉,却是余慈把手按在上面。

    万全不由得一个激零,虽然大椎堂那边突然变了卦,取消了那个要命的计划,他也从多个渠道,知道这件事儿很可能就此抹过,虽是松了一口气,但面对余慈的时候,心中终究是有些发虚的。

    还好,余慈只是问他另一件事:“那一位去的是哪个坊市?”

    顺着他手指的方向去看,万全首先看到的,就是一位身披藏青色外袍的窈窕美人儿,在这片阴暗的地域里,女子行步间从容不迫,袍袖随风轻摆,微露里面素白的裙袂,虽然只看到一个背影,却分外让人想知道正面的优美风致。

    当然,万全是没那个胆子了,那女子身边,有一位颇英俊的年轻人伴行左右,以他行走北荒多年的利眼,那个年轻人虽然看上去有点儿过于神经质的样子,但却是实打实的还丹修为,要是他真凑上去,说不定就被一拳轰成渣子。

    回头再看余慈,这一位正盯着那美人儿不放,脸上神情颇值得琢磨。

    “难道他喜欢这一类型的?”

    万全不可避免地就往这边想,险些就忘了回答,还好及时反应过来,道:“既然是走这条路,肯定去‘三家坊’的,正是与我们一路。”

    “三家坊?”

    “是,虽然性质有点儿那个,但这三家坊还是阴窟城乃至北荒最有名的坊市之一,比一些南方商家的影响力都要来得强。”

    “既然如此,那又何必……哦!”

    说到这儿,余慈已经有点儿明白了。万全则是笑道:“前辈您见得明白,北荒这地方,虽是穷山恶水,不过流动性大,奇珍异宝可是从来没断过。有些的来历就不是那么严丝合缝,为了避免麻烦,类似的坊市还是低调些好。”

    余慈点点头:“这三家坊的名字倒怪。”

    “这倒是有缘由的,概因这坊市自分为三类,分别为百川坊、无尘坊和真华坊,其中‘百川坊’一日一开,‘无尘坊’一月一开,‘真华坊’一年一开,高低有别,售卖物件也是大大不同。三类坊市合起来,是为‘三家’。”

    说话间,两人已经走过小路,到了一面崖壁之前,万全领头,又沿着崖壁前行,这里却不见了前面的美人儿。

    万全一边走路,一边察颜观色,小心翼翼地道:“出了小路,通往坊市的路径就不只一条,那位或是走了别的路。”

    余慈也没有什么表示,只道:“今天开的是什么坊?”

    “除了百川坊外,还有无尘坊。”

    万全忙抖擞精神,卖力解答:“百川者,取百川归流之意,是说这个坊市里品流复杂,货源来自四面八方,坊市没有特意加以甄别。当然,因为这里不比别处,闲杂人等进不来,质量一般来说还是有保证的。相比之下,无尘坊的货源就都是坊市甄别过的了,那个‘无尘’,其实就是‘眼里揉不进沙子’的意思……哦,到了!”

    只见万全往崖壁上一靠,整个身子就都转进了岩层里,但又很快出来,恭请余慈进去。

    看万全一进一出,余慈已知道崖壁上的机关所在。这就是一个简单的幻术,里面或许还有别的防护措施,但对守规矩的人没有意义。

    破开幻术岩层,里面的布置倒也是寻常。听万全讲,这样的入口,“三家坊”共设了二十个,每个都可通往“百川坊”的所在,不过要去“无尘坊”甚至是最高的“真华坊”,就没有那么容易了。

    万全修为不怎么济事儿,本是连“百川坊”也没资格进来的,但作为一个合格的牙人,凭借各种关系,不但能进来,还有资格带人进入更高一级的“无尘坊”,眼下自然要好好表现表现:

    “前辈,咱们这是去……”

    “百川坊吧。”

    咦?这个真的出乎万全的意料,百川坊是天天都开的,无尘坊则是一月一次,机会难得,这位追魂前辈就这么能沉得住气?

    不过,在进入百川坊地带之后,万全便有点儿明白了:那个青袍白裙的女修,可就在里面逛着呢。

    百川坊位于一个颇大的圆顶洞穴内,乍看起来,其实和外面的凹坑集市有点儿像,都是岩洞加地摊的格局,看上去比较混乱,规模则要小很多,气氛也没那么热烈。在此的修士许多都用兜帽罩头,看上去神秘兮兮,说话的声音也小,合起来就是嗡嗡的杂音,在近乎封闭的空间内回响。

    万全眼中那位女修,也用一幅轻纱遮住面容,但效果似乎不是很好,在这片晦暗的空间内,仍然很是醒目,她很快又翻上了兜帽,让人彻底看不到她的面部轮廓。即使如此,旁人仍然被她那优美的体态所吸引,引发了不少议论。

    这下子,她身边那个年轻人是越发地紧张了。

    万全也是男人,不可避免就有一些男性的通病,且本身也不是省油的灯,余慈态度温和,且大椎堂的压力过去,他性子里较轻浮的一面就抬了起来:“真是欲盖弥彰啊!这一下,不知给多少人盯上了……呃,应该是个美人儿吧?”

    “是不错。”余慈用肯定的语气回应。

    这一下子就拉近了两人的距离,对万全来说,这可真是意外之喜。原来这位追魂前辈真的比较喜欢这方面的话题,那他就要调整下策略了。

    正想着,余慈却出人意料地走向与美人儿前行的反方向。

    现在不应该贴上去吗?

    万全疑惑,余慈却胸有成竹。

    是的,那个风致优雅从容的女修,就是沈婉没错。说起来,他和沈婉只有一面之缘,就是在绝壁城的时候,随心阁二开易宝宴,正是此女前来,主持宴会,心计手段都有可取之处。

    余慈很好奇,一个随心阁的管事到这里来的缘故,不过他当然不会傻呼呼地上前去和“旧识”打照面,而是通过照神铜鉴,确认连带观察,两不耽搁。

    这就是照神图的效果。

    当年,与何清那一场险死还生的冲突,余慈使出了缴获自东阳正教的虚空镜盘,用“仿品”反过来给了照神铜鉴这个“正品”最正确的引导。从那一刻起,照神铜鉴残破依旧,但这半边的运转,已经恢复到了余慈所知的最佳状态,其最直接的体现就是照神图回归。

    在照神图下,方圆五十里范围内,几乎没有事情能再瞒过余慈的耳目,把握一位女修的行踪,还不是探囊取物一般?

    当然,能做到这一点,照神图和以前终究也有几分不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