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九章 集市

    心内虚空中,生死符外渐渐拼接上一圈儿符箓分形,聚合成珠,浑圆无瑕。这就是天垣本命金符的雏形。余慈的心念顺着上面闪烁亮泽的线条移动,最终拼接成七个完整的符箓:

    九曜龙渊剑符、太乙星枢分身、天河祈禳咒、出有入无飞斗符、太阴炼形法。这是九曜六符中的五个。另外,元辰六符中,也有虚空神行符和无生劫星宿破魂神光两个符箓火候已到,结成了种子真符,此时都收在他周身窍穴中,勾连元气,彼此作用。

    两年间,结成七个种子真符,换成任何一个修炼符法的人物,都是一份儿称得上“惊艳”的成绩,但这还不够。

    最让余慈头痛的,还是那个追复生魂定星咒,明明没什么难度,但因为作用太过特殊,刻意去用,也很难见功,直至如今都少了一层体悟,故而差一线非未竟全功。

    天垣本命金符的火候,是以九曜、元辰、二十八宿、周天星数为阶段性划分,所谓“九曜定形,元辰筑基,二十八宿小成,周天之数功行圆满”是也。其中九曜、元辰各六符,二十八宿、周天星数各十二符,九曜六符只是最基本的要求。

    卡在这一关上,就等于耽搁了整个本命金符的进度。

    当然,事情并不是只一个追复生魂定星咒那么简单,见微知著,余慈从修行实践中,看到了比当前的关口更艰难十倍、百倍的大问题。

    那就是,他对“诸天飞星”这一系列符箓中,与“炼度”相关的,更准确地说,是涉及到魂魄还阳、往生超度那一类的符箓,并不是那么契合。追复生魂定星咒只是例子之一,在元辰六符中,还有延生度厄本星咒等类似的符箓,同样是进境缓慢。

    为此,他与影鬼的多次分析,约略找到了症结所在,答案有点儿荒唐:这是他破坏力太强的缘故!

    无论是天龙真形之气还是日渐凌厉的剑意,包括十阴化芒纱生就的诛神刺,都蕴含着极强的威煞杀伐之力,当然,手上人命也是不少,简而言之,就是煞气太重。

    长此以往,凶煞盘结,戾气深重,他本人心神稳固可以不惧,但神魂元气性质不可避免受到影响,再运使这类符箓时,事倍功半,也就顺理成章了。

    所以,余慈把步罡七星坛拿上了日程。

    此坛是《上清聚玄星枢秘授符经》中,一种非常重要的辅助法器,常见的用途就不下百种,可以说一坛在握,修士的符法威力,就要猛上几个档次。不过余慈建造此坛,主要是为了借用它运化灵气之效,洗涤、遮蔽周身煞气,以更好地体会追复生魂定星咒等符箓的奥妙,当然,也是为了更利于修炼“诸天飞星”体系中,那些二十八窍、三十六窍的“大家伙”。

    现在不是和影鬼抬杠的时候了,他可以非常明确地说一句:

    “步罡七星坛,越早建成越好!”

    影鬼很识趣,没有多说话。至少在现阶段,余慈的性命就是它的性命,余慈的进步,就是他的曙光,仅此而已。

    ***********

    心里憋着股劲儿,余慈第二天起了个大早,溜达着出了百转行馆,到昨天去过的阴窟城最繁华的商业地带去。

    他没有叫上万全,那一位昨天让他折磨得不轻,现在,他却没有这份儿兴致了。

    余慈已经知道,北荒虽是资源贫瘠,但是商贸发达,不过真要市场上走一圈儿,那场面还是让人吃惊,也觉得新鲜。

    昨天万全主要是带他到那些大商家所在的“南海街”走动,那里虽是人流如织,相对来说还算井然有序,可今天他到的这地方,虽然和“南海街”只相隔两个路口,其热闹喧嚣处,却是让多年不见人气的余慈,给冲得有些发怔。

    “大日剑、环月梭,日月神兵,仅此一对呀!”

    “新猎兽骨,大妖血脉,预订从速。”

    “姓张的黑心贼,坑你大爷?”

    有人干脆是走上来,推销其手中稀奇古怪的物件:“这位爷,您这样出众的人物,正适合这件紫霞冠,稍加祭炼,便有紫金神光环于肩后,那气度风标,可叫一个‘绝’字……

    看着此人至少通神中阶的修为,还有那市侩的笑容,余慈皱皱眉头,忽又一笑,摆摆手,让这人走开。

    他放眼去看,这里的集市其实是位于一处极大的凹坑中,上沿直径至少在七八里,往下则逐渐收窄,上面凿出了不知几百几千个岩洞,中间还有像是鬼纱云那般的云障平台,或有简陋的架子支起的摊位,以浮梯相连,纵横交错。

    众修士或借用浮梯,或干脆手足并用,在上面来来去去,能驭器飞行的,看的半天,也不见一个。

    正看着,远处某个岩外忽地生了乱子,有人惨叫着从里面撞出来,全身都燃起了火,向下急坠,冲坏了三五个外设的摊子,砸进人群,又重重落在地上,眼看是不活了。

    四面岩洞、摊位上都有人探头,死尸周边的人群则向后缩,冲乱的摊位则是一片狼籍,招来几声含糊不清的咒骂,但很快,人潮逐渐恢复了正常的流动。有人上前,裹了死者的焦尸便往外走,人们最多扫上两眼,却不会投注太多精力,显然是司空见惯。

    果不其然,还没过半刻钟,又一场拼杀在市场边缘爆发,这回甚至打塌了两个岩洞,不知有多少人给埋在了里面。

    “阴窟城现在还没塌掉,真是了不起啊。”

    余慈是有感而发,只看这个市场的乱象,便知阴窟城是何等样的环境。这还只是一些通神修士折腾,要是还丹高手也掺合几回,一场架打下来,这个凹坑集市肯定就是废墟了。

    他也知道,在这种乱象的背后,肯定有一些人们要遵守的规则在,但显然,他没有必要知道太多。余慈醒悟,他就不该到这边来,高端的材料几乎不可能出现在这里,他注定一无所获。

    摇摇头,转身想走,却又微怔,远处上下的人流中,惊鸿一瞥的人影,有点儿眼熟。

    唔,或许是美女的缘故?

    那女子与几个人结伴,隐约还是个首领的模样,正在集市中闲逛,余慈越看越觉得眼熟,那个名字已经到了嘴边,偏偏此时,后面有人惊道:

    “追魂前辈?”

    余慈回头,见到来人,不由失笑:“你跟得倒紧。”

    来人面容清秀,长了一张娃娃脸,笑容常在,正是万全。

    他倒摆出巧遇的样子,笑嘻嘻地道:“晚辈早上去行馆,不见了前辈,想着您是出来散心,也就过来找找。没想到还真找见了。”

    见他笑脸,余慈倒是想起一事:“我昨天给你说的那几样材料之事,你可办妥了?”

    万全立刻应道;“是,几样全都挂在了各个铺子里,若有货源,立刻通知,前辈大可放心。”

    余慈突然发现,今天万全的心情似乎很不错的样子,和昨天进退失据的情形大不相同。要说这小子调整心态的本事了得,余慈还真是不信,难道昨晚上有什么变故发生了?

    他昨晚与那步修剑修一战,回来心绪澎湃,倒是忘记了再把握局面,还好,如今对他来说,只要他想,随时随地都可以。

    余慈不再说话,任万全领路,双目似睁非睁,看上去派头十足,却无人知道,在他眼前,铺开了一个更为广阔而详实的世界。喧嚣的集市忽然间消去了一切声息,世界却在飞速地扩张,一排排屋舍楼宇、一个个岩穴地洞拼接进来,同时还有流动的人群,一片片地加入。

    他注意力指向前方的万全,这牙人正扭回头,笑着对他说些什么,余慈只一动念,音波便清晰导入:

    “通常来说,阴窟城所有的买卖都要给大椎堂等堂口上些‘交情’,只或多或少而已,不过也有人不甩这些。但这要么就是临时性的交易,让大椎堂他们管也管不到;要么就是一些真正强力的人物主持,发卖一些特别贵重的东西,昨天晚辈临时有事儿,没来得及给前辈介绍,今天就补上了……”

    万全的心情确实是不同了,他昨天说起大椎堂,可不会像现在这样随意。

    余慈对万全的介绍不予置评,事实上他的心念也已移开,指向这片已经扩张到极限的天地边沿,还好,大椎堂的堂口没有超出五十里的极限。

    当余慈的心念移过去的时候,那处区域似乎被仙人的手指点得亮了,其中人来人往,衣饰神态等无不纤毫毕现,与之同时,源头不同的音波合响,随后便被分摘出来,层次分明,清晰可辨,直送入余慈耳中,供他选择。

    是的,这就是照神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