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八章 浑燎

    抱歉,上一章的“陆掌柜”应为“沈掌柜”,笔误已修改。

    *************

    等惨叫声断绝,女子睁开眼睛,眼前已经是染透了血色。一个在旁服侍的女侍身分两截,死得不能再死,尸身后方,一道狭长深痕划在舱壁上,从这里可以看到已经中分的船头,还有更多的血渍残尸。

    女子脸上血色仍未恢复,但坐姿端正,并没有因为几条人命在眼前消逝而有所变化。这时候,干瘦男子鹰隼般的利眼刺过来:

    “愿赌服输,不过输也要输个明白。沈掌柜,你不妨给我说说,刚才凭什么认为,那帮废物办不成事儿?”

    女子没有立刻回应,似做沉吟,片刻后方道:“贵属下废或不废,沈婉不清楚。之所以敢下注,却是从浑燎道兄您那边判断而来。”

    她的语气与多年训练成的商人式的圆滑背道而驰,毫不意外的,主座上那个脾气糟糕的家伙笑容收敛,眼神阴冷。

    在沈婉身后,一直非常紧张的护卫更是要窒息过去了。如果有可能,这可怜的家伙大概会抢上来捂着她的嘴,但现在已经没意义了。女子稍稍调整了下呼吸,维持着语气的稳定:

    “那龙蛇怪物的形象,有九分肖似天裂谷特产的鱼龙,且是化龙点睛的级数,浑燎道兄下令时,也是将它视为鱼龙来办。然而以我看来,这条‘鱼龙’多了一对利爪,而且口吐丹珠,吸纳月华,如此变化,从未有典籍记载,所谓差之毫厘,谬以千里,当如是乎?”

    华丽的舱室内,阴冷的风吹过,那干瘦的浑燎森然一笑:“沈掌柜怎么不说‘一将无能,累死三军’?”

    声音像是阴影中鬼物的尖笑,让人从心底感到畏惧。沈婉也怕,但想到此人嗜杀好虐的恶名之外,也有一诺千金的信誉,且那个死不瞑目的女侍仍横尸在前,她仍未磨消的那点儿血气便顶上来:

    “浑燎道兄多心了。”

    简简单单的回应,表现出的也是简单明确的态度。

    “好胆色,也怪不得随心阁会把沈掌柜送到北荒来坐镇!”

    浑燎嘿嘿笑了一声,站起身来,握着走向舱门:“输了也好。既然是做生意,我们阴山派也愿意与随心阁、与沈掌柜这样的伙伴一起发财。扣下的那船货物,我如数发还,愿沈掌柜财运亨通,生意兴隆!”

    沈婉看着此人背影,终于吁出已经积了很久的郁气,然而就在此时,耳畔又响起了阴冷锐利的声音:

    “对了,沈掌柜眼力高明,不如给我提个醒儿,要捉那个怪物,该如何做法?”

    沈婉稍一思索,道:“万变不离其宗。”

    浑燎用剑鞘击掌,尖笑而出。

    **********

    “啧,是个麻烦的家伙。”

    看见船头被剑气撕裂,影鬼便提醒道:“修为大概是步虚初阶到中阶,这没什么,可那剑意纯粹得很哪……”

    “嗯,看到了。”

    余慈连看带猜,大约能判断出,浮云船上是起了内哄之类。那一剑扫过,船上自家人至少七八条命完蛋,其中还有一个还丹修士,船头处至今还有戾气缭绕不散。

    那人也真下得去手!余慈有些佩服。当然他更佩服的是一剑横斩之时,让人心头一凛的剑意煞力。原本是要走的,但碰到这样的人物,不照照面就可惜了,鱼龙长躯就悬在半空,稍做观望。浮云船上,幸存的那些人都是惊魂甫定,也没有人搭理他。

    很快,那戾气剑意的源头就开始移动,不一刻到了船头,停了下来。

    余慈调动神意,想弄清那人是个什么模样,但在此时,明月照耀的夜空陡地一暗,剑光如雷轰电闪,破空而至。

    “这家伙……倒也干脆!”

    纯以修为论,余慈还是有差距的,他也不愿莫名其妙地和一个步虚修士来番生死大战,鱼龙长躯只一摆,周身元气的波动倏然间虚化了,对附近虚空的作用一下子消失,相对应的,周围环境也再无法对他造成影响。

    虽可目见,但已经是真实与虚幻的两个世界。

    剑光切过,虚空光线扭曲,鱼龙似乎变了形,事实上却毫无损伤……唔?

    余慈久经磨砺的灵觉突生反应,来不及细究,他猛地提振神意运化的层次,鱼龙昂头长嗥,一直潜而未出的天龙真意勃然而发,在真幻交界处,与一股凶横至极的力量对冲一记。

    这片虚空陡地染上了一层青灰颜色。

    哦!

    余慈惊叹一声,对方剑意之凶邪强横且不去说,这反应可是超出他预料。

    心象确实是在内外虚空中自由移换,可既然映射在此,总要留存一些神意印记,对方就是窥准这一点,直接以剑意冲击,正是抓住他万变之中不变的支点。尤其难得的是,对方在真幻变化中,准确寻觅到他缥缈神意所在,这种本事,简直可与他窥得“生死一线”的手段相媲美。

    若是当初从归来庄出来时,那种状态下的天龙真意,如此正面碰撞,余慈倒也不惧,然而自从引动昊典真意,令其屠龙显化之后,那一股最精纯的天龙真意已经毁掉,现在这一股,乃是余慈两年间又慢慢培育出来,雄浑或有,但论刚正纯粹,实是还差了一截。吃对方犹如凶横剑意一撞,显化的鱼龙外相,竟然有些明灭不定起来。

    对方也是一怔,但紧接着,皮包骨头的脸孔上,又是呲牙一笑,凝剑不发,却是剑意纵横,虚空阴风惨惨,青灰色愈发浓重,且尖啸连绵,恍若厉鬼横行,翻落九幽。

    “真是好剑!”

    影鬼大声赞叹,不为别的,就为此人撼动虚空的妖鬼剑意,虽是邪气森森,但其纯粹到极致的强横,就是在当年的论剑轩中,也足可称道了。

    余慈闷声不响,若对方以为,捕捉到他神意印记,就可破掉这“内景外成”之术,那也想得太过简单了。不过说实话,看到此人超卓的剑道造诣,他心中更多的是一种跃跃欲试的冲动。

    “内景外成”再玄妙,又怎比得过剑分生死来得直接和痛快?

    可惜,可惜!

    也在此时,余慈终于看到对方的脸。那是一个应该用“干瘦”来形容的家伙,远远看去,那是真正的皮包骨头,眼眶深深地凹陷下去,骨头支立,全身上下有没有二两肉都值得商榷,标准的饿死鬼形象。

    余慈记下了这张脸,再不耽搁,鱼龙长影再一扭动,直扑下方黑暴狂潮中去。

    “装神弄鬼的家伙,别逃!”后面那人尖啸追来。

    余慈只当听不到,一头扎入黑暴深层,真幻变化的特质在此刻显露无遗。飞舞的黑砂纵然可以洞穿金石,却无法伤他分毫,甚至连点儿阻力都做不到。只一瞬间,便把那人落下了近千尺距离。

    后面啸音愈发尖锐,凶邪强横的剑意贯空而下,剑气溢出,与飞砂相激,如万鬼嚎哭,撼人心魄。

    余慈心神却是反常地安定,也没有再驱动天龙真意相抗。只在剑意触及的刹那,将生死符外,一颗早早结成的种子真符轻轻激发,铮声鸣响。

    后面,浑燎正将剑意运转得兴发,忽地一声惊咦,身形陡然定住,长剑横起,摆了个防御的架势。一缕剑气碰在上面,化为轻烟。

    这很正常,还丹级别的剑气固然锋锐,却也破不开他的护体真煞,然而让他无法忽略的是,剑气中含蕴的剑意,却是直刺入他剑势转换间最薄弱之处,像如一根插在心口的尖针,即使没有实质性的伤害,也令人不由悸然。

    半晌,他终于反应过来,看着遮蔽一切的黑砂风暴,当然,目标早已不见。他皮包骨头的脸上表情愈显狰狞:

    “你跑什么、跑什么、跑什么、跑什么!”

    浑燎仰天尖啸,妖鬼剑意裹着他的怒火,横贯十里,搅得周边黑暴呼啸潮涌,砂石飞溅。

    稍靠上一段距离,飞梭之中,楚河脸色发青,破口大骂:“是阴山浑燎,这个疯子,快走,快走!”

    不用他说,几个手下已经驱动飞梭,也不管什么阴窟城方向,只求离那个浑燎越远越好。如此狂飞百余里,几乎不辨东西,楚河才喘上一口气,正要吩咐手下确定航向,耳畔传来“咚”的一声响。

    楚河猛一激零,回头,却见一张枯瘦的脸贴着观察口,与他打个照面,又森然一笑:

    “谁说我是疯子?”

    ***********

    余慈睁开眼睛,耳中似乎还响着万鬼恸哭的轰鸣,之前剑意对冲的场面也历历在目。他伸出手,比划了一下。如果是他真身在那边,拔剑相对,当时会如何应付。

    结果只有摇头。

    他在剑上本有天赋,早早就贯彻以“生死”之机,又有叶缤的半山蜃楼剑意催化,可谓是起点甚高。以往交手诸人,修为有大把胜过他的,但剑意层面,他却一直占据着优势。

    这是很正常的,一般来说,修士剑意成形、稳固、纯化需要一个相当长的过程,还丹境界时不过仅有雏形,真要成熟,步虚境界是最起码的,推迟到长生真人境界才完备的也有很多。

    所以直到今日,他才真正见到一个在剑意层面上,也堪与他平齐的对手,不用别的什么,被燃髓咒烧化的气血已在沸腾。

    但与之同时,理智告诉他,就算剑意可与那人相抗衡,可是修为上仍有一段难以逾越的差距,真是现在与人对剑,几无胜算可言,那不是去比剑,是去找虐。

    快点,快点儿结丹吧!

    余慈双手撑着膝盖,慢慢握紧拳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