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七章 船上

    “这怪物,有古怪!”

    楚河也顾不得用词上的错谬了,在北荒生活了几十年,自认为也见识了不少凶兽妖物,却从来没有遇到过这样稀奇古怪的家伙。

    从头到尾,这个怪物不过出了两回爪子,打了个喷嚏,便将局面控制住。要说它厉害,确实厉害,但真正奇怪的是,这怪物反击得太简洁了,没有一点儿兽性的狂躁,而是恰到好处。而且,在重创了两个还丹修士之后,它也没有再做什么多余的动作,而是非常沉稳地悬浮在半空,颇有些渊深难测的味道。

    楚河可以断定,这家伙一定有着极高的灵智,或者干脆是已经成了精……呃,难不成是六蛮山的哪个大妖路过?

    一念至此,他忙给驾驭飞梭的手下发令:“别急着过去,再等等,再看看!”

    不错,他又变卦了,但一点儿也没有觉得不好意思,从利益最大化到安全求稳,也是见到那个龙蛇怪物不好欺侮之后,最现实的考虑。很快,飞梭停止向前,潜伏在黑砂大潮中,不过也不能停留太久,否则便有被黑暴吞噬的风险。

    楚河不认为在损失了两个战力之后,浮云船上的猎团会淡然处之。要么灰溜溜地滚蛋,要么拿出全部战力,一雪前耻!

    “快动手吧!”楚河喃喃催促。

    浮云船上的那些人真的很给面子,又或者是两个还丹修士生死不知触怒了他们,虽然没有人飞出来,但巨大的船身开始向那边移动,船上一层层灵光亮起,显然是开动了预设的符阵,说不定有什么威力巨大的武器行将发动。

    楚河不得不再次修正自己的看法,也暗抹了一把冷汗。这艘浮云船看上去不起眼,原来也是一种伪装,不说别的,就说这满溢的符法灵光,若他真按他之前的计划,意图来个人宝两得,说不定就要崩掉门牙!

    这时候,楚河看到,那个龙蛇怪物仰起头,那颗淡金光珠带着如水月华,开始缓缓下沉,眼看就要没入口中。

    ***********

    余慈抬起头,头顶那颗色泽淡金的光珠,正是他将凝成而未凝成的本命金符,如果凑近细看,便能见到上面无数复杂得让人眼蹦的玄奥符纹,只不过现在绝大部分都只有极淡的轮廓,只有一小部分放出生机勃勃的金光。

    不得不说,那些毛贼一出手,还真就攻向了他的要害。

    本命金符已经是极要命了,更别提本命金符核心处,可就是他的生死符道基所在。他本是在借助太阴炼形法,吸纳、运化周边天地元气,精进修为,却不想旁边还有人窥伺,且二话不说就要夺珠,也不怪他当场就下了杀手。

    莫看数百尺鱼龙体积巨大,威风凛凛,那只是神通外相的显化,不过枝节而已,可要是生死符让人给伤到,可就真成笑话了。

    嗯,这也要怪影鬼,是它撺掇着自己摆出这个造型来着,说是最符合生灵天道,修行起来效率最高,眼下效果不说,招惹麻烦的能耐倒是一等一的。

    “想惹麻烦的是你吧。”

    影鬼阴森森回了一句,这话倒也没错,因为眼下余慈确实不是一个息事宁人的态度。毕竟,难得有这样的好机会,来验证一下两年来,他在玄元根本气法上的造诣。

    在天裂谷中这么长时间,触目全是些猛禽凶兽,只能偶尔斩杀些妖魔调剂,他早腻歪到死了。眼下碰到这么一群修为不俗的修士,就远在百里开外的本体中,血液都似要燃烧起来。

    “来一场吧,过把瘾再说。”

    他哈哈一笑,然而尚未真正发动,一道碧光已到眼前。

    “哇噢!”

    完全没有预料到是这种攻击,余慈忙来一个扭动,碧光便擦着鱼龙大头过去,随后是一声闷响,身后数十尺,高空水汽凭空凝结,变成一团冰块,又崩碎开来,爆炸冲击强劲,而其中的寒气更是惊人。

    “这是碧波阴雷,那艘船上的配备很不错啊。”

    余慈发现,受限于距离,感知方面还是有些吃力,要是再回撤二三十里,想必会轻松一些。

    念头未绝,浮云船上碧光连发,以超出肉眼捕捉极限的速度一气儿轰出几十发碧波阴雷,打得鱼龙外相周围寒气四溢,冰封十里,形成了一偌大的寒气圈。与之同时,浮云船也慢慢加速,看着竟像是要来一记大冲撞?

    船上阴雷连发一直没有停止,真不知是如何储备的,也真叫一个财大气粗。不过鱼龙外相展现出了与庞大身躯完全不相称的灵活,一一避过。直到某一刻,余慈忽然有所感应,紧接着就是一声闷爆,漫天碧光中,有一道突然炸开,一张铺天盖地的大网迎头罩下,每一根丝线上都泛着幽碧的光。

    这大网开始伪装站碧波阴雷模样,发动得十分突然,且在大网铺开的瞬间,便与之前形成的寒气圈交相呼应,大片虚空都被深重的寒气凝滞了,巨大的鱼龙正好给堵在里面,缠得严严实实。

    “这玩意儿总不是专门拿来抓鱼的吧!”

    铺开的幽碧大网有点儿像李佑的一气千结阴雷网,但各网结丝线可都是实体。感觉着上面因层层祭炼的而生成咒力,余慈不免腹诽。

    五十里的距离真不算远,浮云船几度加速,已是不远,长达二十余丈的船身很有压迫力。在贴近寒气圈的瞬间,船上竟然又有三名还丹修士跳出,先一步飞上,轻车熟路地贴着网结,灌入精纯真煞,刹那间,整张大网都迸出愈发阴冷的碧光,朝着已困住的目标筋骨血肉中浸透。

    紧接着,船上又有一个人影飞射如电,直逼已经降到鱼龙头顶不过数尺的淡金光珠。

    前二后四,一艘船上跳出六个还丹修士,让余慈也不得不刮目相看:“要真是个活物在此,十有八九逃不掉了。”

    余慈赞叹一声,这些人实在是专业得很哪,只可惜,他们一开始就找错了目标。

    鱼龙外相遵循他的心念,做出反应的,却是两年来渐复旧观的天龙真意。这点儿太古天龙的本能,驱动鱼龙外相猛一挺长躯,自喉间迸发出一声清越穿云的吟啸。

    啸音一起,本各司其职的四名还丹修士竟都是一昏,尤其是已经冲到鱼龙近前的那位,音波轰击脑宫肺腑不说,那似龙非龙,似蛇非蛇的怪物还将一直半闭的眼缝张了一张,金光直透魂魄,像是猛砸进去一根钉子,刹那间,他整个身子和思维都木了。

    淡金光珠下落,收回到鱼龙口中。

    也在此刻,天空中向这边注目的修士们眼前齐齐一花,等视界清晰时,那条龙蛇长影竟已经从幽碧光网中脱身,口鼻间又是“哼”了一声,漫天寒雾中便掺进了什么东西,当头那个欲夺“精血丹珠”的修士同样是惨叫一声,向下翻落。

    远方飞梭中,楚河看得呆了:“那怪物难道懂得通玄变化?”

    非此无以解释,偌大一个龙蛇长躯,竟然如幻影一般脱出捆缚大网,连个鳞片都没掉下来。

    余慈哈地一笑,心中畅快。

    浮云船上那些人当然是困不住他的,因为此时的他,其实是介于真实和虚幻之间。他是将自己的心象投射在现实层面中,更准确地说,是将心象幻化的鱼龙外相展现在人们面前。

    是的,这就是心象的投射。

    两年前,余慈在心内虚空中,斩却天龙真形之气,换得剑仙昊典诛神剑意,重创何清,直接导致其心魔大劫降临,以至横死。也是那一刻,诛神剑意撕裂内外虚空,打破壁障,硬生生将玄元根本气法的造诣,从“引气入境”,提升到“内景外成”的水平。

    从那时起,在理论上,余慈心内虚空就可以在现实层面显化,并将力量完全作用于此,击破了真实和虚幻之间的屏障,开辟出一道新路。

    他为什么不怕“气血鼎沸,内火焚心”的恶果?正是因为他虽然在常规修行上陷入了停滞,可在玄元根本气法上,仍然可以继续精进,运化精炼因为“燃髓咒”而日益暴烈的元气,使之有一个宣泄转化的途径,也使得心内虚空的成长持续加速,心象显化在外,就像是一个拥有着余慈全副实力的分身,且真幻莫测,别具神通,如今发挥出的力量,更在他本体之上。

    脱出大网捆缚,只看船上那些人的表情,余慈就知道他们再拿不出什么新东西,再加上又用十阴化芒纱放射的诛神刺,连斩了三人,也就不愿再纠缠,摆摆尾巴,转身要走。

    “砰”地一声响,浮云船的船头开裂,惨叫声搅拦在彻骨的寒意中,弥散开来。

    ********

    “沈掌柜,你赢了。”

    宽敞船舱内,高踞主座的男子毫无风度地呸了一声,任唾液飞溅到华美的长绒织毯上,然后他随手拿起座椅旁连鞘长剑,瘦得皮包骨头的脸上,露出让人毛骨悚然的笑容:

    “老子只觉得这帮废物尚堪一用,没想到他们比我想得还要蠢笨一百倍。”

    与他相隔数尺,刚刚赢了赌赛的女子脸色苍白,没有任何喜意,她暗叹口气,闭上眼睛。下一刻,惨叫声从舱室迸发,一路延伸到浮云船头,随后便如刀子切过一般,戛然而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