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六章 夺丹

    主座上,楚河正摸着光滑无须的下巴,听到手下的呼声,稍稍停顿了一瞬间,然后他透过飞梭内特设的观察口往外看。下面是潮水一般的黑砂风暴,更高处则浮云船,看得出来,那边的蠢货应该还没有发现半藏身在黑暴中的自己。

    “噢哦,船上好像有个娘们儿,身条儿不错!”

    楚河一点儿都不掩饰自家的爱好,在还丹上阶蹉跎了将近四十年时光,修行上进已经完全绝了指望,他除了这点儿爱好,也没剩什么了。当初他投入大椎堂,不正是因为在这里可以更为肆无忌惮地玩女人么?

    不过……

    “哪有怪物?”

    他视线转了一圈儿,有些不满。在北荒,确实有一些特别强大的凶兽妖物,会猛不丁地跳出来,但那种只具备原始野性的家伙,从来不会掩饰它们的气息,可直到现在,他也没有任何感应。

    “老梁,啥咋呼什么……娘的!”

    话说了半截,就变成了粗口,楚河一下子站起来,盯着观察口里相对狭窄的视界。

    近百里的高空中,没有黑潮遮蔽,空气澄澈,今夜月光又好,可视距离是相当远的,像他这样的还丹上阶修士,真运用目力,足以看到百里开外。

    所以他看到了,远方相隔近五十里的汹涌黑潮上层,有一条长影在里面翻动,刚刚应该是一次潜游,现在那家伙腾飞起来,在高空皎洁的月光下,肆意展示着它修长的身姿。

    相隔这么远,还能如此清晰,块头想来也是不小,其颜色乌黑,几乎与黑潮同色,这才让楚河之前走了眼:

    “蛇?蛟?还是……龙?”

    那种体积长度,还有模糊的轮廓,让楚河只能想到这三种可能。但不管是什么,这样一个大家伙,而且是从未在北荒出现过的大家伙,肯定价值不菲,若是后两者,说不定还能取得所谓“精血丹珠”之类,以之炼丹,价值更要翻上不知多少倍!

    当然,向这种怪物出手,危险也绝不可忽视。

    不过楚河没有任何迟疑,立刻拍板道:“如此奇物,绝不能错过。”

    有手下就奇怪:“咦?阴窟城那边?”

    “什么阴窟城?”

    楚河冷瞥了记这个不识趣的家伙。奇物当前,什么灵犀道人,什么黄泉秘府,统统滚蛋去吧,蠹修为什么称之为蠹修?北荒为什么称之为北荒?那就是因为在这里的人从来不指望什么长远的利益,而只是盯紧眼前的收获。

    要知道,这里是北荒,充满着诡变和绝望的北荒,任何人在任何时间都有可能完蛋,在这种情况下,指望着按部就班,完全按计划行事——那是笑话吧。

    他就很奇怪洪远这回的行事风格,太求稳妥了,万里迢迢把他从千嶂城召回,还是为的黄泉秘府这么一个大宝藏——他有这么大方吗?

    动手!看着黑潮中的龙蛇长躯,又看向浮云船上那个姿色应是不俗的女修,他心中燃起了熊熊火焰。

    再不理睬手下的蠢话,楚河开始下令。当然,他还没有傻到让自家五个人直接冲上去的地步。现在局面对他很有利,两个目标都没有发现他这几人的存在,偏偏浮云船上的猎团,应该是看中了那个龙蛇难辨的怪物,他大可坐山观虎斗,最后坐收渔利。

    两个目标都没有让他失望,从他这个角度看,那条长影仍在黑潮间嬉游,真把黑砂狂潮当成海水玩耍,而高空的浮云船上,则已经亮起了符法灵光,一群人马,至少二三十个,都在蠢蠢欲动。

    他只需稍稍拿出一点儿耐心……

    呃?

    他的思绪突然被打断了,便在前一刻,奇特的元气震荡从混乱的黑暴中分切出来,就像是水面乱波中,一圈未受影响的涟漪,无比地醒目,也无比地古怪。

    涟漪的中心,就是那条龙蛇长影。也不知它用了什么神通,数十里方圆的天地元气都受到影响,紧接着,他看到龙蛇长影昂起脖颈,大口一张,就有金光透出,在高空凝定,滴溜溜打转。

    离得太远,楚河看不太清楚,只知道是颗色泽淡金的光珠,然而这答案,就是用脚趾头想也想到了,刹那间,楚河的眼珠子就变得血红:

    精血丹珠!

    高空明月正与之生出感应,月华如水,恍若实质般投下,注入悬空光珠之中,再透过光珠一路顺下,渗入龙蛇长蛇巨躯,一旦开始,便无休无止,澄静的月华甚至将龙蛇长躯的漆黑颜色也洗掉了一层。

    “这难道就是吸收日月精华?”

    如此场面,不要说是别人,就是自诩见多识广的楚河也是首次得睹,一时都看得呆了。

    这边还在发愣,浮云船上却是意外地早早做出了反应,不知是谁出手,一道银光划空而过,楚河的眼力不错,立刻分辨出来,那是一个高速旋转的银盘,观其轨迹,恐怕不是去直接“屠龙”,而是要切入龙蛇长影和精血丹珠之间,来一个“龙口夺珠”!

    紧接着,又有两道人影追着银光轨迹飞掠而上,竟只比那飞盘慢上一线,速度惊人。

    那速度看得楚河一皱眉头:“两个还丹……不,至少是三个。刚刚掷盘的那个,没可能恢复这么快。唔,敢在四五十里外出手,就算法器了得,也很托大啊。”

    这个猎团的实力看上去倒不是他预想的那种水平,不过楚河仍不担心,只是将原计划稍做调整:

    “不用再想着把那群人杀光了,从黑潮里潜过去,先夺精血丹珠,再视情况去留。搞出这么一场,别人只会觉得咱们是为这条龙蛇怪物来的,反而不会疑心阴窟城那边,也算两全其美。”

    手下齐声应是,意气高昂。这也算是一伙子骄兵悍将,几乎是大椎堂在千嶂城的所有精锐,五个人中最差的也是还丹初阶,五人合力,足以在阴窟城这种地方横着走。

    飞梭一个猛子扎进黑潮之中,在砂暴中穿梭,迅速与龙蛇长影拉近距离,速度比前面两个还丹修士还要强出一些。

    楚河见士气可用,愈发智珠在握,他嘿嘿笑了几声,然而下一刻,笑声便猛地给扼在了喉咙里,

    五十里距离其实不算太远,飞掠的银盘是一种颇为物殊的法器,在其自旋中不断抽吸周边天地元气,速度越来越快,杀伤力也越来越强,到得最后,已经完全失去了形体,化为一道纯粹的光,眼看就要从龙蛇之首和悬空丹珠之间抹过。

    这时候,那道龙蛇长影才有所感应,眼看已是迟了。便在此刻,一直缩在龙蛇长影前腹的两只利爪,突地前探。

    相较于百尺长躯,两只利爪的长度实在不算什么,照视觉感受,无论如何也碰不到已经越过头顶的银盘流光。可事情就是这么奇怪,高空中“当”地一声响,斜刺里撞来的尖勾利爪击中了银盘流光侧面,用力极巧,一下子将银盘崩飞出原来的轨迹,从丹珠和龙蛇长影之间的月华连线外飞走。

    银盘是有修正轨迹的灵性的,一击不中,就要再攻一次。可是没等它修正轨迹的圆弧绕完,又是那对利爪,冲着银光轨迹前端准确撞击,又发出“锵”地一声震鸣,随后,这声音就哑了。

    两只利爪内收,将银盘牢牢固定,然后……硬夺了过去!

    “开什么玩笑!”

    楚河也曾注意到龙蛇长影收在前腹的两只利爪,却绝没有想到,爪子上还有这般神通。刚刚是延长了?还是幻化了什么东西?

    没等他看明白,后面跟上去的两个还丹修士已经做出了反应。

    那二人都不是弱手,也计算过银盘一击不中的种种可能,立时就做出合理的变化,两人身形一分,各划一道弧线,做出左右夹攻的虚实变化,以此牵扯怪物的注意,依旧是打精血丹珠的主意。

    便在此刻,那龙蛇长影摆了摆脑袋,似乎打个喷嚏,一圈稀薄气雾扩散,把两个还丹修士迎头罩住。

    下一刻,月光明亮的高空中,响起两声长长的惨叫,两个还丹修士连还手之力也无,一头撞向下方汹涌澎湃的黑暴里。

    这种情况下去……他们还活着吗?

    这一刻,正在迅速接近的两拔人马,都猛地一滞,不知该如何反应。

    ********

    “哪边来的毛贼?影鬼!”

    在用太阴炼形法修炼的时候,余慈的感知灵敏度是在下降的,而且还有一些原因,导致他感应范围受限,这时就要靠影鬼帮忙警戒,哪想到影鬼这厮也是一门心思吸收太阴月华,竟将要紧的事情忘掉了,险些被人冲了修行,反激受伤。

    影鬼也知道自己理亏,闷声不响,暗地则全力运使两年间恢复的那点儿力量,以绝妙精巧的手段,化为一张弥天盖地的感应大网,转眼将周边环境探测一遍。

    “两拔人,实力……相对你来说,比较不错了。”

    具体的情况它还要再细查,但大体就是如此,末了,他多嘴问了一句:“走还是打啊?”

    “看情况。”

    余慈回答得很随意,不过心象所幻化的鱼龙长躯没有半点儿移动的意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