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四章 宝蕴

    此时两人还没有离开真修圈,这一片区域非常清净,所以他们可以很清楚地看到,相隔半条街,一处三层木楼,像是茶舍之类,临窗有一个中年人,穿着湖绿长衫,冷冰冰看过来。

    “你们这儿‘爷’还真多。”余慈随口一说,便笑问道,“这是何人?”

    万全有些魂不守舍:“大椎堂副堂主,宿通宿爷。”

    双方的相隔不过半里左右,对还丹修士来说,已经是非常危险的距离了,余慈眯眼打量了一回,见那人面目还算端正,只是长了一对吊八字眉,眉宇间阴气森森,周身气机则盘结如珠,若有若无,收拢得颇见功底。

    宿通在大椎堂中地位极高,真论职位,还在洪爷之上,只是洪爷手中拎着外事大权,两人才差不多。不过万全就不明白了,洪爷那边明明说是要引人入伏的,宿通却在此时出来,且看他样子,根本就是要动手了,难道要提前发动?

    稀里糊涂的时候,却见楼上有人匆匆走去,递了一枚玉简。宿通也是一愣,看着玉简,很久都没有抬头。

    “看来是临时有事儿,打不起来了。”

    余慈笑了一笑,不再管那边,自顾自地往前去,万全一时却没有动弹,而是看远处楼上,宿通果然是起身,甩手走开,再没有看余慈一眼。

    原来如此!万全终于反应过来,他刚刚是乱了心绪,混淆了前因后果……他想起来了,前段时间周鬼手和宿通因为一场口角引发了争执打斗,当时还闹得满城风雨,后来是周鬼手请了城中一个耆老化解,不了了之,但宿通这人,一来睚眦必报,再来他确实是阴窟城中极精擅魂魄心意之术的一位!

    周鬼手落得那般下场,十有八九是宿通下了黑手,故而对余慈横插一腿十分不满,但他得了消息之后马上收手,果然还是更看重那边的事情……

    万全只有苦笑的份儿,这时候余慈已经把他落下了十多步远。说实话,看着前面的背影,他有种掉头逃走的冲动,但最终,他还是咬咬牙,快步跟上。

    “前辈,前辈!”

    万全不用装也是紧张的样子,追上去道:“宿爷是大椎堂的头面人物,在这阴窟城,大椎堂几乎就是半边天,这个……”

    他没有把话说得很露骨,因为怕引起反效果。他现在想趁着宿通现身的机会,游说余慈按照他的安排行事,按照前面余慈对他的信任,他还是有把握的。只需稍加引导,就可以让余慈自己朝大椎堂设下的陷阱里跳。

    “嗯,挺麻烦的。”余慈点点头,坦率承认。

    “如此,前辈最好……”

    话说半截,他忽然有点儿说不下去了,倒不是他良心发现什么的,他小万做这种事也不是一桩两桩了,良心或许还有,但从来都是事后才冒出来的。他吞吐的缘由,说到底还是恐惧。

    这感觉看似来得突兀且没有道理,但万全却不敢轻下结论。做这种事儿,要的就是个直觉,或者说是所谓疑惧之心,真要做得肆无忌惮,尽早都是个死字。

    这时候,余慈却主动相询:“最好什么?”

    万全背后凉浸衣衫,却再也犹豫不得,一咬牙道:“前辈应该也是个有身份的,若是在这里有什么关系,最好请人调解一回,把事情说开了,也能免得误会和麻烦。”

    一句既出,他全身都要虚脱。

    说到嘴边,他终于还是改口了。他说这些,不是为了诱余慈入伏,而是确确实实存了提醒的意思。他是想着,这位“追魂”前辈,实在不太像是五哥所透露的那一位,要是及时明确了身份,或许会省了那一回血杀场子,那样,他也就解脱了。

    可惜,余慈回应得很干脆:“初来乍到,哪有什么关系?”

    接下来,他又侥有兴致地询问:“你说大椎堂是‘半边天’,城里就还有与他们分庭抗礼的堂口了?”

    眼下余慈无论如何都不像是要息事宁人的样子,万全心中哀叹,仍只能做出回答。

    要说阴窟城这座地下大城,在北荒已存在了超过两劫时光,但对北荒整体而言,仍只能算是个新贵。相较于北部和东部的那些大城来说,本土势力其实还没有稳定下来,缺乏一个能够长期压制异己的强大力量。

    这百来年,大椎堂确实风头极盛,诸方不甘寂寞的散修纷纷来投,实力水涨船高,但与之同时,他们跋扈的行事作风,也招惹了不少对头。阴窟城确实没有能与他们相提并论的堂口,可是各方隐约形成的联手势头,仍能够让大椎堂投鼠忌器,不至于真的全无约束。

    “像是常年驻守在百转风洞的房先生,是城中各势力公推的百转风洞大总管,负责这一修行之地的分配,声望很高。周鬼手和宿通的争斗,就是他调解的……”

    说到这儿,他忽然醒悟,周鬼手之死,说不定就是大椎堂给房先生眼色看,却被“追魂”前辈搅了一通,怪不得宿通恼火。

    那边余慈也明白了,百转风洞应该是一个利于修行的灵脉窍穴之类,他便道:“小万你帮我在百转风洞要个位置?”

    “这个,一时半会儿怕是办不下来。”

    万全这是实话实说:“百转风洞是真修圈的核心,对修行有大用。可里面空间有限,算上长住的、租住的,已经占得满了。真想要的,要等缺额出来,再下力气争抢……”

    余慈想了想,也没有纠缠于这个问题,又道:“我长途到此,有些乏了,总要找个清净地方休息,小万你有什么好地方推荐?”

    万全本想一口答应,忽地想起件事,忙道:“不知前辈想住多长时间?”

    “五天吧。”余慈随口道。

    万全登时脸色发白。

    “唔,等等,三四天也可以了……”

    万全没有一点儿好转,脸上甚至都有些发青。而不等他缓过劲来儿,街口上忽然有人招呼:“小万?”

    嗓音腻甜,还有一个戏弄式的半长音,荡漾的音线让人入耳难忘。万全一震扭头,只见一个火红的人影在这边招手,看着是穿一身轻便的春衫纱裤,腰间围了一幅短裙,十分利洒。招手时窄袖的袖口褪到臂弯,露出雪白的小臂,很是吸人眼球。

    万全见了此人,当即唬了一跳,未等回应,余慈已经笑道:“这是何人?”

    “是晚辈在红牙坊里的师姐。”万全额头见汗,只能勉强维持着心态不崩掉,“她和晚辈嬉闹惯了,前辈勿怪。”

    “倒是不假伪饰。”

    余慈的赞语声中,那女子见万全没有回应,干脆笑吟吟地走过来,她身姿并不甚高,然而玲珑有致,稍有动作,薄薄的春衫下近乎夸张的曲线起伏,当真是惊心动魄。万全却完全没有观赏的心思,离得近了,他便要埋怨:

    “我这里有客人……”

    女子一头乌发盘髻,却垂了两缕在脸侧,更添妩媚。其眼神也极是大胆,乌噜噜地一转,便将余慈上下打量了个遍,紧接着便向万全道:“坊里有急事儿,陆姐叫你呢,不妨暂由我来招待客人,怎样?”

    话是询问的意思,但女子可没有给万全任何拒绝的机会,转脸就向余慈福身行礼,笑道:“奴家宝蕴,来得冒昧,这位前辈可莫怪罪。家中确实有急事,要小万回去。要是前辈不嫌弃,奴家愿暂代几个时辰,无论如何,务必使前辈满意。”

    余慈打量着这妩媚大胆的女子,面上不置可否。那边万全却是急了,换了平日,万全绝不会争,但眼下则是万万不可,他把头连摇,尚未说话,有个声音响起:

    “好啊。”

    余慈笑吟吟地开口,代万全回应:“小万你既然有事儿,悬在心里也不好,不妨回处理完了再来。我想令师姐在此,做事也不会比你逊色。”

    万全立时就不言语了,想给宝蕴暗示点儿什么,但莫名地手脚微颤,全身力气都化掉了大半,竟是僵在那里,动弹不得。

    宝蕴见他这模样,秀眉几不可察地微蹙,旋又妩媚一笑,娇小丰润的身子往余慈身边靠了靠,温热的香气氤氲缭绕,薰人欲醉:“既然前辈不嫌弃,宝蕴敢不用心?”

    **********

    作为一个地下城,阴窟城肯定是没有日夜更替的,但在一些有条件的区域,修士们还是会用各种方式加以模拟,免得因为单调的光色,造成那些心理上的损害。

    此时,位于阴窟城最繁华旺铺地带的红牙坊,就已经进入了“夜晚状态”,

    万全站在光线昏暗的屋里,发挥他记忆力方面的长才,一句句复述他和“追魂”交谈的细节。屋子里面还有一个女子,穿一身粗布衣裙,默默地擦拭屋内桌椅家具,像是最普通的侍女仆妇。

    但也就是这个侍女模样的女子,在擦拭家具的时候,一句句说话:

    “你捡了条命回来。

    “我不知道那人是什么想法,但他显然在给你机会,你也比较幸运地把握住了。

    “此人决不是灵犀散人,大椎堂想必要空欢喜一场。

    “至于其实力,看看宝蕴是个什么说法。”

    话音刚落,外间就有人嚷道:

    “气死人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