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三章 追魂

    在余慈的印象中,阴窟城的照明非常有特色。

    因为是在地下,采光应该是很重要的事项,一路走来,他至少见到了三种光源。一种是在高高的穹顶悬浮的光球,颜色炽白,可以照射数里方圆,因其远近高低而明暗有别,形成一块块的光斑,映照得下面光怪陆离;另一种光源则是镶嵌在洞壁上的莹石,星星点点,远远看去恍若星空一般,十分华丽,光线却是柔和适中,体感舒适。至于最后一种……

    余慈站在路边好一会儿,都没看到光源究竟在何处,似乎那就是自然的天光,从淡灰色的岩层中照射下来,若不是在两种光源交界处,对比强烈,说不定他真要忽略过去,不过他身边还有一个万全。他就问道:

    “这地方是怎么回事?”

    万全心里还在纠结着,他没有也不可能拒绝余慈的邀请。就算余慈是个好脾气,阴影中还有洪爷呢!那位大佬是城中大椎堂外事主管,通常情况,就主掌着阴窟城的生杀大权,他人微命贱,可是红牙坊里……

    这时候,余慈的问话过来了,他愣了愣神,“呃啊”一声,忙笑道:“前辈,这就是真修圈了。”

    来时的路上,万全已经给余慈说起过阴窟城的大体结构。

    像所有大城一样,阴窟城也在强弱贫富之间划下清晰的界限。便如余慈现在踏足的地方,即阴窟城西北角,号称“真修圈”,即那些势力强大又或实力高强的修士居住的地方。紧挨着“真修圈”,便是随心阁、海商会等大商家打造的商业地带,由此向东南推移,则逐渐杂乱无章,到最边缘的区域,更是陷入彻底的无序状态。

    余慈刚刚见到的三种方式的照明,正是区分三类区域的最简单办法。

    万全强迫自己定下心神,正想进一步解释,却又看到前方的人影,忙换了话题:“前辈,前面那位披素袍的,就是请托的事主,姓郭名堂,圈子里有个‘白衫’的名号……”

    两人到真修圈来,正是为了余慈要求的“招魂捉鬼”的活计。这种活儿在修行界是有点儿生僻,但并非没有市场,不过是不常在眼前晃而已,只要有心,找着也不难。

    不过呢,仅从职业的角度看,万全心中还是有些疑虑。在他看来,这种活儿,未免太敏感了些……便如眼下。

    素袍人郭堂在为余慈介绍情况:“家师前夜做晩课时,不知为何,突然不幸,全身完好,并无伤痕,只是魂魄离体,事情来得蹊跷,所以请高人前来,一探究竟。”

    说话间,他们已经来到事主居所前。这里外围是一圈房舍,面积不小,也颇为精致,但地位最高的郭堂师尊,却是住在房舍后面开凿的崖壁洞穴中。余慈一路行来,也见到不少类似的情况,颇为好奇,但眼下不是时候,便按住好奇心,跟着郭堂进了岩洞。

    岩洞里本来颇是宽敞,但装了二十几号人,已经有些拥挤。余慈进来的时候,里面就是微微骚动,余慈搭眼一扫,便知正是人心惶惶,想来魂魄出窍的这位,就是一群人的主心骨了。

    “先生,请!”

    刚刚前面郭堂问起余慈名讳,余慈想起万全之前所说的“绰号”一事,随口就取了个“追魂”的名号,让郭堂和万全都为之哑然,郭堂也不好称呼,只含糊地叫先生了。

    余慈到了原主人打坐修行的榻前,一眼便看到他这回施术的目标。之前万全已经给了信息,此人是城中一个小门派的门主,人称“周鬼手”,门派虽然不大,但他乃是还丹初阶的修为,在城中也算有些地位。

    然而此时,周鬼手盘坐塌上,面色发青,呼吸断绝,已无生机表征,显是离魂已久之兆。

    余慈打量的时候,后面郭堂小心翼翼地问:“前辈可要法器灵物香案之类?”

    都是修行人,对魂魄之类也有概念,人们都知道弱小或伤损的魂魄最受不得阳气,一般来说,做这招魂的法术,都是要清场的,可余慈却是摇摇头,貌似百无禁忌。

    郭堂不由看了眼万全。他不认识余慈,却知道万全这个小有名气的牙人。万全算是有口碑的,就是有些时候会被那些大人物指派,做些脏活儿……

    说到底,他就是不怎么有信心,余慈虽是蓄了胡须,面相看起来还是比较年轻,而且刚刚从黑沙城下来,身披斗篷,风尘仆仆,像游侠儿多过像精通魂魄神术的高人,也就是修为还能压得住场面,让他不敢置疑得罪。

    余慈看了看床上那人,又稍稍打量四周,看起来还有模有样的。不过他接下来的动作,就太随意了些:手掌一握一放,像是抓着什么东西,然后拍在周鬼手胸口。

    “就这样了。”

    “咦?”

    茫然疑惑的情绪过去,一屋子的人都有些不豫,却又惧于余慈的修为,不敢多言,心中则在腹诽,就这样摆两个架势,也值三百龙宫贝吗?

    他们不满,余慈也在心中摇头:还是差那么一线,种子真符难哪!

    这时岩洞内的气氛也为他所察知,他是通晓世情的,很快明白过来,也不在意,哑然笑道:“你们看我有什么用……”

    说话间,床前忽然起了一阵骚动:“师傅额头上……”

    怎么?

    没等其他人看个分明,屋中已经是阴风四起,森然如幽狱,偏于阴性的磅礴灵压从床上扩散,顷刻间穿透外墙,投到更大范围中去。

    一屋的人都是瞠目,后面郭堂视线绕过余慈,注目过去,才明白刚才的叫声是什么意思。此时此刻,他师尊额头正凝出一颗莹然光珠,闪烁如星辰,光芒渐盛,最后竟然像是燃起了火,却没有烧灼皮肉,而是透进了脑宫之中。

    “呵……”

    淡淡的气雾从周鬼手口鼻间透出来,竟然有了些微的呼吸。且其双目半瞑,真像是要醒过来一样!

    一时满室哗然:竟是活了!

    偏在此刻,余慈平淡开口:“这只是聚拢了一些残魂,有了些基本意识,其实周门主早已经神魂崩碎,只不过是戾念留存,才勾着些微生机不散吧。”

    郭堂呆看半晌,才记得询问:“那,那……”

    “我力止此矣。”

    说罢,余慈冲他点点头,迈步出了岩洞。但没有走多,郭堂一路小跑追过来,也学着万全叫起了前辈:“前辈,前辈,晚辈有一事不明,师尊他这等模样,总不是自己走火入魔吧!”

    “我只负责招魂,其中详情,那是另一桩生意……”

    郭堂觉得这是要加码,但他也不犹豫,立刻就要再请余慈回返。此时万全已经觉得不对,就有些担心,万一这位爷一口答应下来,指不定又要出什么变数。

    不过余慈比他想的还要有分寸,他目注郭堂:“你确认你想知道?有能耐知道?”

    没等郭堂做出决定,他已经笑着走开:“这生意我不接的。”

    郭堂呆头鸟一般愣在街口,看着余慈远去,终究没有再说出话来。

    万全暗吁口气,忙快步跟上。在他看来,余慈的选择确实比较聪明,涉及周鬼手这样的还丹修士生死,无论如何都是件大事。当初余慈选择这桩生意的时候,他就觉得不妥,只不过心事太重,没敢劝说而已,现在余慈能及时收手,就算不那么利索,也说得过去了……

    他快走两步,想再和主顾谈一谈,但目光移到对方脸上时,却猛地一怔。只见这位前辈胡须半掩的脸上,不知何时腾上了一层血色,如丹朱涂染,十分醒目。

    “这总不是累的吧……”

    万全挥去这个不靠谱的念头,余慈面色虽是通红,但绝不是疲惫引起的气血波动,现在他脸上几乎要放出光来,倒更像是一种独特的法门。以万全贫乏的修行知识,也实在无法判断。

    回头去问陆姐……

    见识到了余慈神奇的招魂手段,万全心里更是七上八下。传说中这些精通心意魂魄法术的修士,或有看透人心的异能,他的所作所为,真的瞒得过去?

    这时候,他却听到那位轻叹了口气。

    “前辈?”

    “之前听你说真修圈,以为是个清净的地方,没想到也不太平。若是想在阴窟城寻一处能安心修行之地,看来不是那么容易。”

    万全弄不清余慈的想法,只能顺着话音小心翼翼地回应:“若是前辈想要清净,那还真要在真修圈了,当然不是周鬼手所在的外围,而是百转风洞周边,也即真修圈的中央区域才好……”

    “百转风洞?”

    此时余慈脸上的红光已经褪去,面色恢复了正常,正侥有兴味的看来。万全回之以笑脸,正要再说,却见对方又转过脸去,目光投向远处某个位置。

    “想试试水,却湿了鞋……两年多没和人打交道,我的脑子僵了点啊。”

    万全只觉得莫名其妙,但当他顺着余慈的视线看过去,却是猛抽一口凉气:“宿爷?”

    **************

    没想到嚎了一嗓子,效果那么好,4号的红票竟然蹦到了前十。可惜答应过书友,不好频繁要票惹人烦,以后只能寄望于大伙儿都养成看书投票的好习惯了。感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