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一章 万全

    万全打着呵欠,从破旧的屋舍里走出来,犹自掏着耳朵,不管来过黑沙城多少遍,他都不习惯城里的永不停歇的噪音,睡也睡不安生。

    上一劫架设的防御禁法还在运转,使黑沙城上空永远都是阴云密布的样子,但屏蔽声音的部分早已失效,风沙扑在防御禁法生成的云障上,发出嗡嗡的怪音,就像是千万只野蜂子飞动,令“初至贵地”的人们头皮发麻。

    云障早已是千疮百孔,很多地方缺损,沙砾便从裂隙中透进来,像是黑色的冰雹,挟着洞金穿石的力道,扫灭下方区域的屋舍,再没有人能在这种地方居住,很快就成为一片死地,被人称为“沙窝”。

    “沙窝”每年都在增加,初时为了方便称呼,管辖该城的宗门还用天干地支计数法编号,但最终那个宗派醒悟了,“沙窝”,包括这黑沙城,完全没有费心管理的价值,就此愤然迁走,黑沙城也就彻底沦为了野城。

    但黑沙城绝不荒芜,像万全这种半明半暗的牙人,还真就指望着黑沙城过活呢。

    他刚刚在南城“乙亥窝”里做了笔买卖,交易双方都还满意,他也从中挣得了今后几个月的开销,算是皆大欢喜。他也就考虑着回阴窟城去,好好休息几天。

    这时候,他看到大街尽头的南城门里,走进来一个披着斗篷的人,就像所有从地面上进入黑沙城的人一样,开始抖落身上的沙土,那模样让万全忍不住发笑,虽然很快就醒悟过来,抿住嘴巴,不过那个斗篷客的感应相当敏锐,立刻抬头往这边看。

    万全连忙转身。他有时显得轻浮,不过脑子还是很清楚的。能够从地面上完好无损到黑沙城来的,且又是单人独身,怎么都要有两把刷子,他在这边看笑话,不是找麻烦吗?

    “小万啊小万,你这毛病啥时候能改啊!”

    他一边自我批判,一边故作若无其事状,往相反方向去。走了几步,后面并无动静,他才暗吁口气:还好,那人脾气不错。

    他加快脚步,瞅准前面巷道,便要拐进去,偏在此时,后面有人轻咳一声:“劳驾……”

    万全头皮一激,但很快就做茫然状,扭头、转身,不出意料地看到了那个灰蒙蒙的斗篷,来人的面孔隐藏在兜帽的阴影下,看不分明,只知道应该是蓄着胡须。不管他心里想什么,脸上还是露出专业性的笑脸:

    “这位,呃,前辈,您有什么吩咐?”

    万全是那种典型的娃娃脸,肤色白晳,笑起来的时候,完全就是一个乖巧的大孩子,这让他做生意的时候有些困扰,但在这种情况下,却非常合适。

    “我初到此地,想问一下路。这位小哥儿,可知道城里有那些收购兽骨妖丹之类的店铺没有?”

    斗篷客声音清朗,用辞和气,听上去确实不是个阴沉古怪的家伙,但也和北荒的氛围格格不入。又说什么兽骨妖丹,北荒地界,这种东西来路很是单调的,此人又是从南城门进来,莫不是从天裂谷里出来的?是哪个宗门出来历练的雏儿吗?

    万全心里有了谱,脸上笑容更盛:“有的有的,从这里直走,到第二个路口右拐,当待就是个盛茂的铺子,专收这些东西。要是价钱不合适,前辈也可以去东城,那里好像也有一个,就是具体的位置,晚辈在这儿也说不清……”

    说着,他就显得有些不好意思。斗篷客略一点头,也不知是满意还是不满意,一声谢过,径直往那边去了。

    要去卖兽骨妖丹,却对他有意模糊的问题没有究根问底,想来是个手边宽绰,又或是不计较蝇头小利的,最重要的是脾气还好,这可是优质的资源哪,可惜他刚赚了一笔,不想再钻营劳累,只有将这人放过了。

    心中想着,他也拐进小巷,七拐八绕,一刻钟后,眼看要到目的地,忽地脑后生恶风,他连忙侧闪,来人身手却远在他之上,顺势扣着他的肩膀,稍一加力,就把他掼在旁边墙上,巨大的身躯形成一片阴影,盖了下来:

    “嗨,小万,好久不见,生意做得越发红火啊。”

    万全见得来人,脸上便露出苦笑:“多蒙五哥您照顾了……”

    说着他手掌翻动,拿出一个扇贝模样的玉片,很熟稔地塞到巨人空闲的手中,巨人也自笑纳,脸色随后却是一板:“老子找你,难道就是为了‘龙宫贝’……娘的,咋不是如意钱?”

    “咦,随心阁在阴窟城刚撤了两间铺子,不是快开不下去了?我哪还敢给您如意钱?那不是坑人吗?”

    巨人五哥皮笑肉不笑:“小万你确实想得周全,也不枉我在洪爷面前抬举你。”

    万全身子一震:“洪爷?”

    “小万,要么说来得早不如来得巧,你的运道来了。”巨人五哥摆出羡慕的样子:“洪爷亲自给拉拢买卖给你……”

    万全瘦削的身子就往下缩:“五哥,您别吓我!我就是个牙郎,洪爷那边的买卖,我托不起啊!”

    “啧,你还别说,这件事儿就你能办到。谁让你好心,给人指路来着?眼下整个北荒,我们可就只找着你一个活人和他交流过,不找你找谁?”

    “指路?你是说……”

    “就刚刚过从南门进来的那个。”

    巨人五哥压低嗓音:“其他的你也不用知道,盛茂铺子那边我们已经安排好了,价钱压得够低,是个人就忍不住,买卖肯定黄了,你不是牙人吗?趁机会上去,把那人引到这个位置……”

    这家伙竟然在一旁盯着,反应还那么快。果然是出大事了!

    万全心中呻吟一声,嘴上则在叫苦:“那可老远呢!”

    “不远还用得着你?”

    巨人五哥低斥一声:“把你平时的伶牙利齿都使上去,给你五天时间,最迟在‘鬼把节’前晚上,你要把人引到位置……报酬什么的不用担心,有的是你的好处。当然,要是做不成,你也不用担心了!”

    言语中的寒意让万全阴下脸去。巨人五哥却是哈哈笑起来,一直前倾的身板直起来,拍拍万全的肩膀:“要说洪爷找你呢,他老人家以前是没和你打过交道,可是红牙坊那边,却是常客,对那儿印象深着呢!”

    听到“红牙坊”三字,万全身子又是一震,垂下头去。半晌,他又抬脸,咬牙道:“干了!不过五哥你要给我个准话,那人究竟是什么来路……”

    “你问我,我问谁去?”

    巨人五哥脱口而出,说完也觉得有些丢脸,他这人极好面子,想了想,便把自家听到的风声加工一下说出来:“据说,是那个使烟用雾的……”

    ***********

    余慈慢步往东城去,同时还在感叹,果然一个地方一个风俗,这黑沙城店铺宰客的手段实在是粗暴到了极至。他不知道鬼猴利齿的行情怎样,不过一个还丹实力的凶兽身上最坚硬的东西,只能换到一枚如意钱,也着实让他大开眼界。

    这就是北荒。

    黑沙漫天的荒野、拦路的强人、还有宰客的店家……也就是之前指路的小伙子还算有几分人味儿。

    正想着,他忽有所感,见到街口有人影拐出来,恰与他打个照面,两边都是一愣。

    “原来是前辈……”那个有“人味儿”的小伙子当先便笑,“前辈可是谈好价钱?”

    余慈嘿地一声笑,那边小伙子就奇怪。走上前来询问,不一刻,白晳的脸上就有些尴尬:“这是我的错,竟忘了黑沙城的店铺欺生,前辈大人大量,莫要见怪。”

    “与你无关。”

    这时余慈觉得城里已无风沙,带着兜帽没什么意思,便将其掀起,露出脸庞,摸了把蓄起规模的胡须,问道:“小哥儿怎么称呼?”

    “晚辈万全,前辈叫我小万就得。”

    “那,小万,我问下,这黑沙城,一贯是这样冷清吗?”

    “冷清?”

    万全一愣才反应过来,确实,这个时段的黑沙城和死城差不多,人们大都窝在家里,街上行人稀少,南城门这一片,刚刚竟是只有他们两个。怪不得此人找他问路,不然又找谁去?

    果然“是祸躲不过”!他心中哀叹一声,同时也有了判断,这位确实是外来人了,以前想必是没来过北荒的……咦,不对呀?

    他仔细打量对方的面容。只见其蓄着胡须,但那张脸却颇为年轻,即使刚刚在盛茂铺子里遭了气,此时也都算得上是气定神闲,养气的功夫很是了得。

    越想越奇怪,一时忘了解释,直到耳畔又响起一声招呼:“小万?”

    “呃,对不住,这事儿不太好讲,我也是道听途说。”

    万全忙找了个理由,又调整心情,笑道:“要说这黑沙城虽然破败,人还是不少的,只不过这片区域地下,有一个元磁大矿,据说是里面的磁力作祟,每到这个时段,磁力最强,受其影响,修为不足的、不习惯的都会觉得困顿难受,不如就在家睡觉。长此以往,也就成了风俗。”

    “原来如此,真长见识了。”

    万全一笑,随后顺势问道:“晚辈冒昧,敢问前辈高姓大名?”

    **************

    惭愧,又到晚上才更,希望大伙儿见谅。今后几天大概都是这个点儿了,看看星期天能不能再调整一回。这就是单休的苦恼口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