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四百零四章 担子

    “哦?”刑天毕竟不像余慈那样全身心投入,在一些细节上,不如余慈见得明白。

    余慈心里清楚,但解释起来耗费口舌,干脆一笑而过,又觉得头上异样,伸手上去,便碰到了一面金属镜子,随即摘下。那自然就是照神铜鉴,刑天借铁阑发力时,也将此镜卷了过来,此刻握在手中,青光未散,犹有余温。

    “老伙计,这回多谢你了。”

    若非是照神铜鉴回归正轨,灵性大增,给了他重要提醒,余慈还未必会抓住机会,以魔化阳神对敌,又那般用出诛神刺来。而现在他就要看一看,根据他的推断,何清又会是怎样一个变化。

    与刑天几句话的功夫,他们又飞遁了千多里路,余慈注意到,刑天是一直往西去的,回头看时,后方天光欲晓,云霞舒张,而在前方,依旧是一片黑暗,他的路线似乎一直通往幽暗的深渊里。

    可终究会亮起来的,不是吗?

    念动时,头上嗡嗡之声骤起,金环悬空,周边元气凝实,正是由何清祭起了法天绝牢。

    “换了方回来还差不多!”刑天冷笑一声,依旧是借着铁阑发力,转眼将法天绝牢统驭的元气撕裂,速度丝毫未受影响。不过,这样的高速,很快就要到头了。

    “有姓方的盯着,除非有合理的名目,我动用力量,不可能超过山门方圆万里,等我把你送到边界,你就自己走吧……又或是回去蹲牢认罚?”

    余慈摇头一笑,正要说话,却是忽有所感,抬起头,便见已被晨光染成墨蓝色的高空,有几道光芒,疾若流星,冲着山门飞掠而下,转眼不见。

    “不知又是哪位仙师从九天外域回来?”他都奇怪自己竟然还有闲情想这些,因为后面何清的追击没有任何半途而废的迹象。

    “最好尽快把她甩掉。”影鬼已经很久没发声了,开口就是大实话,“否则过了界,你保证被她碾得连渣也不剩!”

    余慈还没有回答,高空中法天绝牢似乎是进一步明确了目标,正在迅速降下。刑天嘴上不屑,其实还是挺谨慎的,速度又有微调,偏在此时,它大叫一声:

    “无耻之尤!”

    余慈这厢一怔的时候,移动速度便是骤减,刑天加持的力量已经消失了。虽然铁阑反应极快,猛地发力,但显然还有极大的差距。

    “喂……”余慈招呼了一声,刑天则没有任何回应。

    “必定是被姓方的制住了,哈,这也行,真是论剑轩之耻啊。”影鬼毫不掩饰幸灾乐祸的态度,但其中的恼恨也遮掩不住:“总在关键时候出乱子,就这么把咱们扔给那疯女人了?”

    余慈比它想得更远些,何清也就罢了,若此时刑天真受了钳制,是不是就表明,一直隐身在幕后的方回,终于要出手了?

    稍迟一线,他再次抬头看天,依旧是那墨蓝的天空,法天绝牢的金环在其中显得分外缈小,不知是否是错觉,本已渐褪的黑暗往回压了一些,东方那灿烂云霞似也蒙上了一层灰翳。说实在的,这情景不是太好看,但却让余慈安心——他的判断没错!

    紧接,何清就出现在这样的天空下。

    她驭使法天绝牢,再次锁固方圆十里的天地元气,随后咒音响起,怒潮般压力四面聚合,这是远超出余慈承受极限的压力,多亏还有铁阑,纵然明知不敌,也凝烟气为剑,尖啸声中,纵身迎上。

    极沉闷的爆鸣声轰响,铁阑身体再化灰雾,只一击,便让铁阑再维持不住形体,若紧接着再来一回,余慈二人绝对没有全身而退的可能。

    但这时候,上方的攻势出现了绝不应有的间隙,而余慈也准确地抓住这个机会,纵声高呼:“真的没关系吗?”

    他伸直手臂,指向更高的天空:“何仙长,你不看看,那是什么?”

    *********

    朱老先生不知道外面究竟是怎样发展,可是方回的举动让他警惕起来,稍一思索,他也起身,慢慢走到栏杆前,向外张望,疑道:

    “有什么事吗?”

    方回没有回应,他正将左手用力合起,里面闪烁的灵光彼此推挤,缓缓扣合,与之遥相呼应,山门祖师堂那边,本来已经恢复常态的封禁,陡地迸发光波,全力催动,倒把周围正庆祝的山门修士惊得一跳。

    与之同时,一场简短的对话在虚空中进行:

    “这段时间,道兄未免太活跃了。”

    “干你何事?”

    “我也不愿限制道兄行事,但后辈的事,道兄插手做甚?”

    “亏得你还能这么说……”

    双方无法达成一致,方回又不愿将对方得罪死了,只能这么僵持下去。而此刻,凭栏而立的朱老先生忽地轻“咦”一声:“哪儿来的劫煞?”

    方回面沉如水,从摘星楼上望去,天空仍是破晓前的景像,然而刚刚蒙上的那层灰翥却令人呼吸不畅。修行极重天人交感,像方回这样的大劫法修士,更可由此推出相当详细的讯息:

    “不是水火刀兵风雷诸劫,而是心魔大劫,引动域外天魔内外交攻,不好!”

    他一步踏出,似乎撕裂了空间,转眼已在山门之外。朱老先生拦之不及,脸色也沉了下去。

    **********

    “天上?”

    何清瞥了一眼,却没有心情细看。她居高临下,盯住了下面蝼蚁一样的年轻人。第二波法咒已经凝成,只要发动,便可将此人打成齑粉,这回不会再有人来搅局。

    可是,她的动作凝固了!

    不是她突发善心,仅仅是做不到:突然之间,她的手脚都似不听唤。

    真形法体与不灭阳神浑融如一,本是长生真人最大的凭恃,比单修阳神之辈还要来得根基稳固。她之前虽然借“裂心剑锁”切分阳神,损耗生机,却也使得道基纯粹,愈发地得心应手,这是前面一连串动作印证了的。

    然而此刻,她这赖以成道的根基,却变成了一座沉重的大山,空自牵连着亿万条气机,举手投足都扯动周边天地元气,有排山倒海之力,可是随着时间的流逝,她驱动起来,却是越来越滞涩。

    原因她很清楚——天龙真意的空白无法填补!那见鬼的“证绝学”一剑,抹杀了天龙真意,使她原本纯粹无瑕的道基转眼间千疮百孔,又如何承受、运转那亿万气机,带动天地元气?

    事态正向最糟糕的境地急剧转化。随着滞涩的感觉变得浓重,在纷杂繁密的气机结构面前,她手足无措了,以前洞若观火的感觉全然不见,甚至是刚刚还驭使着的法天绝牢,都变得陌生起来。

    为什么会这样?以前不是很轻松的吗?

    她按着额头,忽然发现,体腔内正有一团火在燃烧,令她五内如焚,甚至已经触及了她的灵智神魂,且没有任何缓解迹象,渐有燎原之势。

    也在此刻,余慈的声音再度响起:“怎么,独力催动真人修为很辛苦吗?”

    年轻人正慢慢拉开与她的距离,小心翼翼地不惊动任何可能触发她直接反应的气机,何清发现,她竟然毫无办法!而且,年轻人的嗓音还在持续不断地透进来:

    “也对,除了鱼龙,除了方回为你培育的阴阳道基,你还有什么?

    “鱼龙之道,取舍之法,阴阳之术,好生厉害,你践而行之,也用到了极致。但这些又和你有什么关系?鱼龙的、方回的,你的又在何处?

    “我见你,不见何清,只见了一条鱼龙;再向前推,也不见你,不过多一个方回而已。此时你斩了‘方回’,我斩了‘鱼龙’,不妨问一句:

    “只凭你,担得起么?”

    说着,余慈放声大笑,那意念犀利如剑,直刺心头。

    你担得起么?

    何清没有回答,却有一层灰白火焰,自下而上,转眼蔓延全身,倏乎间,女修的眼睛变得血红。

    墨蓝天空下,鬼音啾啾,域外天魔如逐臭之蝇,蜂拥而下。

    ***********

    写到这儿,忽然想到,俺不是写大结局,只是第一部而已,立刻就斯巴达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