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四百零三章 屠龙

    何清讶然凝眸。

    她感觉到,随着余慈的话音,那个黯淡的光影之中,有奇妙的意念生发出来,但也仅仅是意念而已,缺乏统驭元气的力量,在当前局面下,起不到任何实质性的效果。

    “应该是有什么异处……却快不过我!”

    一旦有了决断,何清就会做得干脆利落,不再给余慈任何机会,她心念驱动力量,手臂落下,长生真人的力量至此毫无保留地碾压过去。心内虚空已经无法解析和描绘这种力量,只显化出灼目的强光。

    衰弱的魔化阳神根本抵挡不住,当即剧烈扭曲四散,而在此之前,心内虚空已被撑破了极限,先一步溃散开来。

    何清心神回收,回到现实世界,也毫不意外地看到,面前余慈七窍流血,全身骨骼肌肉都发出细密的响声,其血肉神魂结构已在分解的边界线上。

    对方没有第一时间四分五裂,很是出乎女修的意料。她此时与心内虚空还有气机牵连,稍一用心便“看”清楚了,心内虚空没有完全崩溃掉,是因为暗海深处,那垒垒冰山,勉强将那片天地支了起来。

    “太玄封禁么?果然有几分运道……”

    略一摇头,再看余慈,神智也还清醒,正是怒目圆睁,直瞪过来。女修无动于衷,也不纠结,直接一指点向余慈眉心。

    而就在此时,她看到余慈双唇蠕动,启合间,说的依稀还是那句话:“……你也算死得其所。”

    是说我吗?

    荒谬的喜感在女修心中一闪而过,但接下来,她忽然发现,她似乎表错了情。

    随时都会崩溃的心内虚空中,余慈的意念微弱,却是稳定而清晰。在此意念的驱动下,几不成形的人形光影挥剑,自上而下,斜斩而出,目标指向两条天龙真形搏杀之地,但也不是属于她的那条。

    全无征兆,余慈所收之天龙真形一剑两段!

    心内虚空中,夺目的血光迸溅,那是至大至刚的天龙精气显化,随着精气散开,鱼龙所牵连的生机霎时湮灭,毫无疑问,这加速了心内虚空的毁灭。脆弱的心内虚空已经承受不住何清神意哪怕一丝的份量,直接切断了联系,不知是否是就此崩塌掉了。

    现实层面,余慈已经变成一个血人,天龙真形牵涉到他血肉神魂的方方面面,这一下当真是损及根本的重创,明眼人一看便知,其生命之火行将熄灭。这时何清指尖已要触到他眉心,但女修怀疑这还有没有意义。

    也在此刻,何清看到了余慈的眼睛。

    不是余慈!

    这是女修头一个念头,但紧接着她就醒悟:其实是的,只不过此时余慈眸子像是最纯粹的无色琉璃,用最少的损耗,将深蕴其中的奇异光芒导出。那正是余慈念颂古怪的句子时,所生发的意念。意念本是虚无,可当它斩杀天龙真形,在迸溅的天龙之血中滚上一遭之后,倏地化现实质。

    “证我绝学,你也算死得其所!”

    此言语已是响了三遍,唯有此次直透心间,令人凛然。

    也在此时,何清刺出的一指终于中的,正中余慈眉心。设想中,余慈的脑袋会直接炸开,但在劲力将吐未吐之际,眼前虚空开裂,裂隙中,幽暗的潮水带着寒气汹涌而来!

    这不是心内虚空的影像么?

    换一个人或许会莫名其妙,但何清却是立刻想起来,类似的场面,她也曾见过的:“内景外成?”

    这正是玄元根本气法修到深处时的表征,整个离尘宗,修炼此法的人不少,但也只有创出此法的解良一人方能做到。虚幻和现实的错乱界限确实让人头痛,但真正要命的,还是潮水寒气中别样的凛冽杀意。

    这是在天龙之血中化现的……

    她不知该怎么个形容,但却知道,正是此物洞穿了内外虚空的界限。潮水已经漫过了这片万丈高空,将心内虚空的某些规则投射至此,她的天龙真形蓦地显化出来。虽然没能吞掉“同类”,但贯鳞顶角,双眸透光的天龙真形依然是神威凛凛,不可一世,有一种勃然向上的气度。

    可何清本能地感觉到不对,她想回手格挡,然而杀意的具现速度超乎常规,下一刻,虚空一道简洁线条抹过,天龙真形忽然一分两段,便如其“同类”一般,至大至刚的天龙气血喷洒,瞬间生机湮灭。

    女修的反应不可谓不快,其手臂已经回撤到位,然而她的动作更像是发生在另一个世界,眼睁睁看着天龙真形显化、随后中分两截、以至崩解。她血肉神魂中,忽地就缺了一块!

    猝然生变,以何清的心智,竟也是呆了。

    等到真形法体和阳神同时发出重创的呻吟,体内元气大乱,她才如梦方醒,胸口满溢的,尽是滚如沸油的暴戾杀意。干脆不去管已经*的体内境况,挥手横斩,要将余慈格杀当场。

    前方,余慈摇摇晃晃,已经很难再支持“虚空神行符”的损耗,随时可能摔下去。此种状态,无论如何都挡不下何清含恨一击,可偏偏就有人架梁,烟气过处,已经消失很久的铁阑突然现身,挺剑接下。

    虚空中锵然剑鸣,只有步虚修为的铁阑竟将她重击接下,且顺势后撤,裹着余慈便走。

    何清擅长的是咒法,肉身攻击本非她所长,可如今,她所具备的天龙真形被一剑斩灭,血肉神魂遭受重创,敕令发咒之时,总是难有平稳心绪,焦躁之意直冲顶门,受此影响,后续攻势又是一缓,那铁阑速度再增,和余慈双双远遁。

    看着余慈消失在夜空中,女修又是发怔,眸中却渐如燃火,最终一声厉啸,衔尾狂追。

    ***********

    摘星楼上,朱老先生有一句没一句地说话,其实是有些心不在焉。

    他曾经是劫法修为,洞彻千里方圆气机变化,直若掌上观纹。可如今修为散尽,除了身体强健些,比常人也好不到哪去,对楼外情形,可说是一无所知。初时还好,随着时间流逝,不可避免就有些担忧。

    对面方回就从容得多,以其实力,只要有心,离尘宗山门内外,少有事情能瞒过他,如今大概是一切尽在掌握吧。朱老先生已经做了最坏的打算,他觉得余慈不太会有性命之忧,但随后而来的惩罚,却是关键,如何消解,让人煞费思量。

    正想着,他看到,方回的脸色变了。

    然后,这位一直稳坐席上的离尘宗大佬慢慢站了起来。

    ***********

    余慈被铁阑带着,如飞电穿云,几个呼吸的功夫,已经是数百里开外,速度非但不减,还有继续提升的势头。铁阑虽是修为了得,却还没有这般本事。其实包括前面挡下何清含恨一击的动作,都是刑天在背后操刀,铁阑不过是掩人耳目罢了。

    余慈伤得极重,刑天很体贴地为他消减了高速飞行的强压,可一路下来,仍是吐了不知多少口血,其身体状态让人怀疑,若稍稍用力抖落两下,说不定就会掉两个零件下来。

    但就是在这样的情况下,四肢百骸莫名地散出丝丝暖流,纵横相连,渐成规模,开始修补他残破的肉身。余慈知道,这是玄真凝虚丹的功效。当初在界河源头,于舟在他昏迷时,喂他服下此丹,其药效强劲,一时吸收不掉的,都散入四肢百骸之中,化为他成长的潜力。

    故而在摘星楼一年,他突飞猛进到还丹初阶的瓶颈,而此时重伤之下,剩余的药力也激发出来,缓解他的伤势,仍然有相当明显的效果。

    “只凭这个,你为于舟讨个公道也是应该。”

    刑天慨叹一声,转而又问道:“你使的是诛神刺吧,是屠龙一系?”

    “是,来自屠龙化芒纱。”

    “怪不得,这屠龙一系,在昊典大人所做诛神刺外道法门中,已经是最接近诛神刺原貌的,难得你竟然能使得出来!”

    余慈微笑不语,其实这里面涉及到一些不好给刑天讲的东西。他本身连十阴化芒纱的法门也只是略窥门径,如何能使出这更高端的剑诀?能够做到这点,还要多亏已经发芽长成的云楼树种子,多亏了曲无劫。

    曲无劫将陷入永沦之地的十七位剑仙的灵性印记都封入云楼树种子里,使之成为故友归来的道标。上回云楼树种子突然发芽,其实就等于是将那些灵性印记唤醒。此次余慈就是从中借用属于昊典的印记,结合在归来庄的体验,再用自身天龙真形之气为祭,使之符合剑诀真意,化虚为实,一举建功。

    “就是毁了天龙真意……”刑天为他可惜。

    “有生死符在呢。”

    余慈算得很清楚。若是没有剑园中重塑心象那一回,此次以天龙真形为祭,可就真是杀敌八百,自损一千了,如今他能不能活下来还两说。但此时有生死符为根本,天龙真形之气只是神通外相之属,已化为对应的符纹分形,盘踞于核心符纹之外。只要此符纹不毁,天龙真意总有能恢复的一天。

    更何况,他还有一个意外收获。

    “你做了一笔好买卖啊,你那一剑,半毁何清的道基,几乎绝了她上进之途……”

    余慈淡淡应了声:“未必只是如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