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三百九十九章 斩神

    “七十年,还是操之太急!”

    对老朋友的作法,朱老先生很是摇头:“弥补法门缺憾,循序渐进,也是可以的。你已经度过四九重劫,小心一些,总还有三千年的时间,山门这些年着力培养后进,就是正途。

    “三代弟子中,论资质前景,解良当为第一,其余苏己人、谢严、阳印、鲁德等人都是长生可期;而第四代中,可造之材更是数不胜数,你这些年惨淡经营,终于到了收获之时。期以千年,岂不远胜当前这荒唐局面?”

    方回哑然失笑:“那些孩子们不知道,你也不知?此劫以来,修行界暗流涌动,尤其是罗刹鬼王和太玄魔母决战于天裂谷后,断界山-天裂谷一线,一直阴云不散,难以测度。

    “还有神主之位,自从罗刹鬼王晋身之后,天上地下五大神主,已有十二劫时间未曾变动。如今却听说,某些人谋求在五大神主后再加几个位置,变成六大神主、七大神主,能有此资格的,总也有七八位。地仙神主孰高孰低,暂且不论,现在这行情,明显是神主吸引力更胜一筹。一旦发动,如大梵妖王之辈,不顾一切,立时就是生灵涂炭,我镇守宗门,真遇此难关,唯死而已,如何有‘循序渐进’的闲情?”

    “宗门起落兴衰,不过是烟云过眼,在天地大势之前,何足道哉?”

    朱老先生似发感慨,忽又一笑:“哈,你一定要说我讲酸话了!罢了,此界变化,我也不再关心,也关心不来,倒是眼前之事……方师弟,时光固然是天地难逆之力,那人心也是世间最难操.弄之物。两难并立求圆满,除了勇毅决断,还要乞求老天爷给点运气。”

    稍顿,他叹息一声:“这里还有一人,依稀也是这般做法。”

    **************

    阳神金光照下,余慈的意识立刻模糊起来,刑天和影鬼的声音都已远去,

    灵海上、心头中同时响起一声闷爆,他的心念刹那间被切割成了千亿份,每一瞬都有成千上万份湮灭蒸发,念头一起一落,他便几乎感觉不到自我的存在。

    之所以说是几乎,是因为他还没有彻底地失去意识。

    但那不是他自己的意志作用,而是始终有一部分心念,也就是一份阴神碎片被透着金光的琉璃纤掌所控制,更准确的答案是:被掌心一层弥散开的阴阳氤氲之气所包围。

    相对相成的异质元气形成了一片混沌的漩涡,将那些许心念围拢其中,似要以其绝对的强势将之化去,却又留存下仅有的一丝自我意识,将他玩弄于股掌之上。

    他应该愤怒的,然而那点儿自我自意识,已经失去了情绪反应的能力,不知喜怒,无有绝望,仅仅是存在着,只此而已。

    事情起了微妙变化。

    阴神粉碎,生死一线的时侯,他的心念反而纯粹无碍了。

    这一刻,余慈遗忘掉了心头时刻烤炙的毒火,一切的负担都抛下去,只有单纯的意念,纯粹又纯粹,以无以伦比的专注,投入到眼前、也只有眼前的局面上去。

    经书有云:惟精惟一,允执厥中;又云:用志不分,乃凝于神。

    不知什么时候起,余慈心里已经塞了太多情绪。因为于舟、因为何清、因为方回,因为自己,还有那些山门中的朋友、长辈。让这些追求各异、立场不同的人们牵引心神,多番冲突之下,情绪迸发,执念铸就,驱动他仗剑发难,悍然与长生真人为敌。

    不说对错,只说带着沉重的情绪和执念,又如何发动他“生死一线”的真意?

    当然,就算此刻,他也并非真正参透,但那又如何?就算是被动的、临时的,他也已经进入了最熟悉玄妙的状态下,进入到了一剑既出,手眼心胆浑然如一,寻一线之机,翻转生死的最佳状态。

    他仍然陷在何清的控制之中,仍然可说是任人宰割,他却不为所动,灵台又是前所未所地澄澈,就像是一面镜子,映照出外间发生的一切。

    “铮”声剑鸣,发自于灵海上浮动的何清肉身胸腔之中。

    何清攻杀他的阴神,咒誓破裂,引发裂心剑锁反噬。这头一个,就是将前段时日,由剑锁吸纳、抵御的心魔劫煞全部引爆,倒攻何清阳神,是“万魔噬心”。

    如此反噬,完全没有抵御之法,只一瞬间,何清阳神之躯金光黯淡,一团漆黑的阴影从其核心处猛地扩散开来,阴影过处,端庄秀美的面孔霎那间扭曲,几不成形,外围更似燃烧起一层乌黑的魔火,随时要将何清阳神焚尽!

    万魔噬心的结果,就是灵智泯尽,照这个流程下去,不用数息,何清的意识就要被魔火蒸发,又或是被心魔占据、吞噬,阳神亦会在之后的日子里,转化为天外劫魔,沦为域外天魔一流。

    可是,余慈知道,不会如此,因为由始至终,有一片金光都没有受到魔劫的任何影响。

    那正是以阴阳之气圈拢着余慈阴神碎片的那块。眼下的境况算不得双修,两边气息却也是和合一处,由于阴阳之气强大的归化之力,难分彼此。外间劫煞相当猛烈,可一碰触到这层阴阳之气,就缓和下来。

    余慈有些明白了。

    说到底,将逝水剑作为核心的“裂心剑锁”,仍是以“不伤害余慈”为根本。内里剑灵更是秉承于舟心意,便是咒誓反噬,也不会对余慈有什么伤损。何清正是借着这一点,挣得了缓冲之机。说白了,她就是拿余慈做挡箭牌。

    至于为什么不用这个思路,将阳神之躯尽数保住……

    胸腔内,裂心剑锁再度鸣响,这回,誓约反噬已到了“道基毁丧”一步,剑意咒力浑化,凝为无坚不催的灭杀重击,只一下,阴神碎片周边,阴阳之气头一个崩溃!

    余慈这才知道,阴阳之气亦是何清道基之一,然后是……鱼龙?他似乎已经看到山孤被毁的场面,可接下来,灭杀重击诡异地窒住,就像潮水碰到堤坝,打旋儿倒卷回去。

    “那两次神交!”

    心思清明,判断就快。突然间余慈就对那两次经历有了新的认识。不错,这两回,尤其是摘星附楼上那次,摆明车马就是汲取只需于他的天龙真形之气,用在此刻,作为另一个挡箭牌来使。

    咒誓反噬第二次被挡住,便趁此机会,何清的意念发动法咒:

    “破誓断咒,裂心分魂,咄!”

    两方气息和合的情况下,何清的意念是如此清晰,伴此咒意,虚空中似有一柄无形的利剑斩下,仅存的一段金光琉璃之体,蓦地从劫煞攻伐的分界线上断开,阳神一分为二。

    这一下必是痛极,何清一声尖啸,震荡灵海,余音久久不散。

    而在啸音迸发之初,漆黑的魔影飞腾,小片金光垂落,直入灵海上飘浮的何清肉身顶门。

    余慈却难以深究其中奥妙,因为何清阳神分裂的刹那,再顾不得余慈阴神碎片,破碎的阴神没有防护,当即在空气中迅速蒸发。余慈此时并无任何负面情绪,只是冷静地寻觅归窍的可能。

    便在此刻,感应中黑影覆盖,竟是那飞腾起来的漆黑魔影,魔火自燃,扑击而下,明显是把余慈阴神碎片当成了食物。

    眼看要被吞掉,余慈心念蓦地一动,灵海上空,已经很久没有进一步变化的“悬空明月”一圈光华放出,将漆黑魔影罩住。刚才对何清阳神时,宝镜吸力完全不顶用,可这次却截然相反,魔影竟连哼都没哼一声,便被光圈合拢,硬给扯了进去。

    心如明镜,明镜照心,这一刻余慈借助宝镜为坐标,念头闪动间,已然归窍。

    一旦归窍,之前在外间维持的生死真意,直透支离破碎的识海,以之为标识,用它明确的存在感,充当灯塔的作用。已经烙在神魂深处的印迹为之响应,破碎的心念如百川归海,转眼聚拢,重凝阴神。

    余慈睁开眼睛,阴神创伤未去,虚弱感蔓延全身。未等他再做检视,耳畔“嘶”地一声响,举目望去,却见逝水剑刃,自何清前胸直透而出,妖异红光闪烁。下一刻,素手探来,握着剑刃,稍一发力,便将其整个地抽出,随手抛掉,心口鲜血泉涌,其中竟还透着金光。

    此时此刻,余慈发现,何清周身气机反应,可说是低弱到了极限。莫说成就真人后,便在比最初见面时,都要不如远甚。

    余慈却没有丝毫看低,事实上,他又哪有看低的资格?

    女修却不看他,而是笑吟吟抬头,看着宝镜月轮:“能吞噬天魔,虽似有天性相克之处,但确实是异宝呢。”

    这时她才扭头,看着余慈,这样解释:

    “不必大惊小怪。外人只道‘裂心剑锁’是何氏宗族独有的防御心魔劫煞的旁门咒术,何家唯一一部度劫秘法,亦是根据此术衍生而来。‘裂心’之语,即是以分切生机神魂之术,斩却一切负面影响,消除劫数,得到纯粹真形阳神,由‘舍’而‘得’,精义便在其中了。”

    *************

    下午四点到现在,不说好坏,只是很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