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三百九十四章 强突

    余慈干脆利落斩杀天魔,在众人看来,又有发泄的意味,而这只是乱起时分的小插曲而已。

    这波域外天魔,品阶普遍不高,最多的就是无生念魔,集阴煞魔极少,实力也不怎么突出。当然,若是相当于长生真人的天外劫魔过来,这一波人就要倒大霉了。

    越是这样,几个主事人越不敢大意。

    离尘宗山门高蹈天上,经常惹来域外天魔光顾。深知这些魔头,最擅长虚实变化,经常打人个冷不防。这里主事的步虚修士单初已经现身,一边和别处联系,要求专门负责此类事项的同门来援,一边组织几个精锐弟子,严防死守。

    场面除了最初时有些混乱,很快就稳定下来。只是这里的修士多是炼气炼剑的,虽然也有“剑意破邪妄”的法门,可毕竟能修通剑意是少数,要论对域外天魔,还是符箓咒法更合适些。

    所以,有些人就想到了余慈,要论四代弟子中符法造诣最好的那个,放眼全山门,或许不好讲,但在实证部,有谁比结丹都要结成本命金符的余慈更权威的?

    正想着,那边屋子里飞出四道符法灵光,分落战局四角,也不知用了什么类型的符法,略带阴冷气息,但对域外天魔的控制力相当强,原本介于有形无形之间的魔影,被寒气一冲,大半都现出形体,移动也变得滞涩,让黎进等人一阵好杀。

    顷刻间,局面抵定。

    “总算还有点儿良心。”

    黎洪喃喃说了一句,可紧接着,他脸色就是肃然。

    此时远方祖师堂上,书卷投影越来越淡,那些蝌蚪文字则汇于中央,形成一道远比刚刚来得纤细的赤金光束,刺破天穹。天幕下,放射的电光已经很稀少了,但并不等于劫数过去。高空中,赤紫雷光是在最后积蓄力量,按照劫煞之中,某种未明之理,扭曲盘结,最终化为一颗磨盘大小的飞星雷火,当空垂落。

    这一击不是向摘星楼,而是朝着祖师堂而去。

    这是天心流转,批亢捣虚,移转了目标,要将刚刚承接了新内容的《九度真文炼形篇》一举毁去。虽然摘星楼上,方祖师肯定将推演出的法诀牢牢记忆,便是毁了原版,也无碍大局,但若是因此失了天成之美,未来难说会有什么变故。

    祖师上空,连续八层符阵防护开启,之前连缀在山峰峡谷之间的血色长河也折了个角度,环绕周边,催化符阵,使之绽开一层淡淡的血光。

    众人都是屏息以待。

    便在此刻,王九走到黎进身边,轻声道:“不对劲儿。”

    “嗯?”现在黎进的全副心神都在祖师堂那边,反应慢了何止一拍。

    王九眉头皱了皱,正要再说,黎洪打了个激零,猛地醒转:“不对劲儿!”

    此刻,像张衍和李佑这样,和余慈相熟的修士相继反应过来。域外天魔来袭的时候,还窝在屋子里生闷气,决不是余慈的性格,而出手时那般拿大,连个头脸都不露的,更有问题!

    原本他们不会反应如此迟钝,只是祖师堂那边正好是紧要关头,引去了注意力,现在再看屋子,就觉得里面已经沉默了太长时间。

    他终于忍不住了?

    黎洪一声呼喝:“余慈,出来!”

    话音未落,另一边王九更干脆,一剑横扫,屋宇半边飞起,顷刻四散。这一下,人们隐约看到,屋里似乎没人?

    一惊的空当,“哧”地一声长音,响在他们耳边。此刻飞卷的烟尘还未落下,三道人影便从里面扑出来,一飞天、一遁地,另外一个平飞,分成三个方向,速度都是极快,竟是强突众修士的防线。

    李佑一声低呼:“别做傻事!”

    “不要动,是太乙星枢分身!”

    黎洪做足了功课,安能被这种小把戏瞒过?他看也不看那三道人影,胖躯大步向前,沉声道:“余师弟,现在大局已定,你就算是过去,又能有什么作为……”

    说话时,上空一直很少说话的单初仙师已经发剑,将三道人影斩落两个,另一个也被外围弟子挡住,一剑便归于虚无,果然是太乙星枢分身无误。而此刻,刚刚天魔袭扰时呼叫的援手也已经赶到附近,剑光已到头顶,马上这里又要多一位步虚强者,还有两名还丹修士。

    明眼人都知道,余慈已经没机会了。

    张衍这时就觉得,若黎洪再说下去,余慈进退两难,面子上须不好看,便朝黎洪一摇头,可就在他分心旁顾的时候,脚边光芒亮起。

    “刚刚的符?”

    之前天魔袭扰时,余慈放出的四道符箓,没有人辨清是什么来历,但也没有人在意。天底下符法千千万,谁有闲情一一辨识,只要发挥作用就好。可这一刻,不知有多少人心中懊恼:

    怎么就没想到这个?

    半塌房屋周边,地面轰然炸开,尘烟飞腾,遮蔽众人视线,最要命的是这里的气机,被符法灵光刻意扰乱,十数道光影从半塌的屋子里飞遁而出,上天的、入地的、平飞的,四面八方,弄得人眼花缭乱。

    “又是太乙星枢分身,他究竟准备了多少个啊!”

    本来阵势稳定的话,手忙脚乱是有,但这些人通力合作,总不会把握不住形势,可让人无语的是,眼下恰好又是当空来援的几位修士降下之机,两边毕竟没有事先沟通,意外之下,立时就显出不默契的问题,见下方尘烟四起,人影翻飞,本能地拔剑相助,反而冲乱了黎进等人的阵脚。

    当下就有两三道人影冲开合围,没入黑暗之中。

    “是分身!”

    黎洪唇角抽动,胖躯仍然站得很稳,直到此时,他仍然相信余慈正藏身屋内,这是他的判断,也是直觉。不过,单初调派人前去追击确认,他也没有反对,他只是有些失望:

    那个可以成为实证部最闪亮新星的年轻人,在注定了的事实面前,弄出这些无理手,与厮闹撒泼何异?

    正想着,单初低喝一声,随后就是半空剑鸣,有裂帛之声,黎洪一惊,王九则更直接,驭剑冲上天去。

    作为三代弟子,又是步虚飞空的强者,单初一直守在高空向南的方位,也是通往摘星楼的最短路线,但他守在这里,象征的意义更大些,毕竟谁也不会认为,余慈会蠢到强突他这一边。

    但事实远比料想荒谬得多。

    等王九冲上来,只见到剑雾飘忽,从单初剑气之间透过去,又全无先兆地直坠地面,一闪无踪。下方,黎洪怒喝声起,剑气呼啸,将地面撕裂,但还是迟了一步。

    既然动手,就是真的,可是三人夹防,竟被人逃了?

    这一刻,没有人去想余慈究竟是怎么做到的,气机牵引之下,三人都是破空狂追。又是恼怒,又是担忧,照前面剑势,说不定余慈那小子敢直接撞上擎天山柱,弄出更不可开交的事来。

    一追就是上百里,前方目标虚实转换,忽隐忽现,仍保持着相当的距离,眼看擎天山柱将近,黎洪胖脸上已经笑不出来了,同时诸般疑惑全翻上来:

    “这也太强了,何止是还丹初阶的修为,他是不是用了什么激发潜力的法门?又或者……”

    黎洪脑袋连摇,反被自己的猜测迷惑住了,单初沉着脸,只顾飞行,没有回应。不管怎样,被一个还丹初阶的修士强突而去,都是狠狠地打了他的脸,甚至从头到尾,他都没辨清对方剑路。正纠结之时,前方目标气息陡然断绝。

    ************

    余慈出乎意料地强行突围,让这边修士都是失语,也是大失面子。

    领头的三位全追去了,剩下这些人,将这消息按照议定的规程,以传讯飞剑发去擎天山柱之后,一时不知该如何是好,也就留在原地,一边等命令,一边去看祖师堂那边的变化。

    张衍却觉得很没意思,他既然已经承诺日后不去修炼那东西,也就没有观看的欲望,和李佑打了个招呼,慢悠悠地走开。

    远离了那片区域,他心中想的还是那里的事情。余慈突围而去,毫无疑问是要冲到摘星楼去了,也势必会在那里撞个头破血流。无论如何,他都应该去那里,看看能否照应才是。

    有了决定,纷乱的心情开始沉淀,灵台清明,心头忽生感应。

    方一拔剑转脸,便见一张熟悉的面孔近在咫尺,对着他笑。他心头一惊:

    “你还在,那刚刚是……”

    “一个朋友。”余慈神色平静,低声回应。

    “朋友?山门弟子,还是外人?哪个人在这时候来帮手,还有那般修为……”

    张衍正不知究竟,便见前面余慈双眸,霎那间瞳孔收窄,凝射金光,内里夺神撼魄的力量,别说他此时心神失守,就是全神戒备,也抵挡不住。当下全身僵硬,被余慈一指点倒。

    “张师兄,日后再向你赔罪,当然若还能再见,也不是这么般情形了。”

    张衍神智渐失,却隐约听到远方的呼叫声。半空中,书卷投影消失,雷光散尽,血河收敛,天幕漆黑,让人判断不出结果。但很快,祖师堂方向,一点微光亮起,支起黑暗的天幕,似有若无,像是一缕倒射的阳光,越向上越是轻淡,几如烟气一般。

    “归真返璞,感通天心,这算成了……等下,笨蛋,若之前是做傻事,现在再做,就是愚不可及啊!”

    张衍想到一个极要命之处,却根本说不出话,勉力扭转视线,便见逐渐扩散的欢呼声中,余慈的影子一步步收入屋舍阴影中,与黑暗混化,终至不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