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三百九十三章 事定

    光柱上空,金光华彩之后,忽有片片雪花飞落,细看去,那其实是道道玄奥难解的符文。似乎虚空似有人执笔,勾勒出天花洒落,直落入祖师堂中。

    天空中盘旋许久的雷光终于按捺不住,照着光柱轰下。

    一层淡蓝色的光波扩散,在山门峰谷沟壑之间穿插分截,冲天而起时,便如同一朵绽开的千叶莲花,这是护山大阵开启。第一波未尽,又二波又发,触天峰、棋枰峰、含真峰、飞连峰等十七八座宗门最显眼的山峰高处,均有强光放射,交织成疏而不密的大网,

    九天之上,一波青虚魔影身为天魔先导,在啾啾鬼音中倾泄而下,想从那些巨大的空隙中渗入,却是当场气化无踪。

    符文洒落如故。

    而在余慈这边,似乎看到了某种奇妙的光影投射,收拢着符文,自生变化。

    他站了起来,几步迈出屋处,张衍起身跟在后面。

    余慈一站到屋子外围的空地上,便感觉有至少十余道目光落在他身上,凭借感应和两日来的接触,他知道这里有至少五位还丹修士,其中两个还丹上阶,另外还专门分出来一位步虚境界的强手坐镇。虽说这段时间,从九天外域又回来一波修士固防,但他身边这个阵势,还是挤占了当前实证部至少四分之一的战力。

    太奢侈了!

    余慈面无表情,出了屋子就慢慢浮起在半空,这个动作,引得所有人心头发紧。不过余慈没有别的意思,他只是要让视野更开阔些。

    在这里他看清楚,那片光影其实就是一卷展开的书册,似乎风吹页翻,上面一排排赤金文字流动不息。

    “那就是本门度劫秘法,《九度真文炼形篇》,是本宗仅次于《天府玄微通真九度经》的根本经典。”

    黎洪的声音从身边响起来,余慈回头,见胖子脸上仍保持着惯常的笑脸,只不过双目神光湛湛,竟有些刺眼:“想那九度经,上承天地,书以神文,除非地仙人物,莫能解读。只有从中引申出来的炼形篇,才是宗门修士修行的凭依,故曰世间修行法门,最珍贵者莫过于度劫秘法,那是一个宗门能否成就地仙大神通的根本。”

    “这样啊……”余慈淡淡回应。

    胖子昂起头,看着远方瑰丽景象,似有出神:“遥想当年,修行界剑修当道,论剑轩一出,释玄正魔诸道,都是黯然失色,本宗远居断界山,也不免受到冲击,道统传承已有不畅。当时宗门有数位杰出人物,见宗门风雨飘摇之势,深为忧虑,为此以大决心,在原本道德、学理、戒律三部之上,另发枢机,借鉴百家之长,硬生生闯开一条修行捷径,使宗门战力大增,稳住局面,那就是咱们实证部的前身。”

    余慈抱臂胸前,默然不语。

    黎洪又回过脸,盯着他看:“后来八千剑修西征惨败,剑修之路衰落之势已现,修行界改天换地,风起云涌,咱们离尘宗正处在最敏感的地方,可说是危机四伏,有莫测之祸。正是咱们实证部,一劫之间,连出三位大劫法宗师,硬生生压住局面,维持宗门道统,不至中绝。

    “此后五劫时间,本部人才辈出,好生兴旺。然而当年几位宗门祖师,毕竟是要闯出捷径,也无一人是真正站在地仙层次,因此,从《九度真文炼形篇》中参悟的度劫秘法,有极大破绽。自实证部存世以来,六次四九重劫,宗门竟有七位大劫法宗师冲击失败,只有方祖师一人幸存……直至今日此时,方祖师就要用推演出的法门,弥补度劫秘法中的破绽,其中起落艰辛,余师弟可是知晓?”

    “所以,各部对方祖师的作为,视而不见?”

    黎洪胖脸上笑容仍然,然而眸光却寒若霜刃:“师弟你对实证部上千弟子的性命前途,也视而不见?”

    这一刻,不知有多少人瞠目结舌,谁也没想到,这里本来脾气最好的黎洪,会和余慈吵起来,张衍和李佑冲上,要把两个几乎要动手的人拉开,两人却纹丝不动,余慈还伸手指向远方天空:

    “我知道这是性命交关,可是换个人行不行?方祖师既然能够将一个勉强迈入还丹境界的修士,七十年内提到真人境界,在宗门里、宗门外,换一个人又能有什么难处?为什么偏偏……”

    有些话是不能在人前说的,身后张衍就拗他的胳膊,便在此刻,一声炸雷轰响,整个天空都在摇动,远方擎天山柱方向,刺眼的电链扭结成束,以超乎寻常的密度,轰击过去。

    现在就是关键时刻!

    这时张衍才有机会把话说出来:“余师弟,慎言!老黎没恶意的……”

    余慈当然知道,笑着的黎洪不好说,但愤怒的黎洪一定是抱持着某种诚意的。否则以其心思之渊深,何必自找气受?看似圆滑的胖子,其实也有他的立场和坚持。

    余慈也一样。

    他看向黎洪,此时这胖子却极投入地眺望祖师堂的方向,胖也扭得不成样子,其肢体语言分明就是:

    能不能成?能不能成?

    与擎天山柱那边相呼应,祖师堂上,符纹投落的速度越来越慢,空气也随之凝滞冻结,整个山门的修士,都随之屏息。

    蓦地,九天之上,“呼喇喇”一声响,漆黑如墨的天空猛地撕开了个大口子,夺目的光芒透下,众人眼便见得一道血莹莹的长河经天而行,又陡地飞降,飞绕在峡谷群山之间,似可无限延伸,由此将天地上下串在一起,恍若乘舟可渡。

    如此,和山门通天河的布局有些仿佛。

    血光长河所到之处,护山大阵陡然掀起了又一波震动,盛开的“千叶莲”中央,又是光波绽开,只是这次不再是四面扩散,而是向固定的方向汇聚。

    聚合点就在擎天山柱之下。

    澎湃的灵压如同潮水般冲击上去,触发了某个机关。从山柱底部开始,蔓延整座山柱的巨大符阵亮了起来,像是在黑夜中燃起的火把,焰光冲天。天上雷火飞降,却在焰光外围,就被扭曲撕裂,完全不成样子,域外天魔群聚而上,却只能在外围游荡,稍一碰触,立刻催化成轻烟,难逃灵殒之灾。

    “这是方祖师的‘燃髓血河’,可激发万物潜力,便是符阵等死物,也不例外。”

    张衍轻声轻答,随后又长吁口气:“事定了。”

    正如他所言,原本要陷入停滞的符文飞落之相,陡地又流畅起来。由此带动书卷投影明光大放,无数赤金文字像是活了,如千百蝌蚪,在虚空中穿行变化。

    天上雷光、天魔等,轰不破护山大阵,畏缩不前,诸事已定。

    黎洪大叫一声:“好!”

    这一刻,周围实证部修士几乎是人人振奋,击掌相庆,剩下那些缺乏激情的,也是长出口气,卸下了好大一桩心事。这里只有一人,与周围情形格格不入,毫无疑问,就是余慈

    在黎洪叫好的同时,他冷脸转身,轰的一声响,所居房门粉碎,他大步走进去,

    张衍和李佑对视一眼,想跟上,迎头便挨了声骂:“滚出去!”

    两人登时哑然。老实人发火是最可怕的。虽说余慈算不算老实人,要见仁见智,但在宗门,他从来都是温文知礼,对师兄弟可从来没有恶语相向过。突然来这么一出,两人真还有点儿忌惮。

    但在此时,破损的门洞前,有人突然现身,周边寒气骤起。

    来人轮廓深刻,白袍散发,神色冷凝,正是王九。他不管李佑打来的眼色,停也没停,直接走了进去。屋里“砰”地一声响,似是余慈和他交了次手。这是还丹级数的碰撞,还好两人没有当真发力,但里面的家具,怕是凶多吉少。

    随后,王九若无其事地出来,面对众人的目光,道:“最好不要让他独处……就是这样,也要确认他在屋子里面。”

    王九平日里沉默寡言,心思却很细腻,经他提醒,众人恍然大悟,他是担心余慈借发怒赶跑人之后,使什么手段,故而入屋相试。

    “总还是陪着好些……”张衍和李佑对视一眼,考量哪个去比好较好。

    正考虑的时候,啾啾鬼声四起。众人猛抬头,却见是一波域外天魔,不知怎地突破了防御大阵,跑到这边。此时山门中域外天魔的密集程度,已经到了一个比较危险的界限,护山大阵再强,也不可能护得山门滴水不漏。

    当日周钰所说的“镇守”,也不完全是虚言。

    这一波域外天魔冲至,诸修士也不紧张,拔剑颂咒,各显神通。

    天魔才不分屋内屋外,它们只对人心起落变化感兴趣,并由此判断目标。屋子里的余慈,正是极好的饵食。

    当下就有魔影飘忽,要渗进屋中。但下一刻,屋宇荡起符法灵光,要突入屋中的两个念魔被灵光吞噬,霎时不见。随后一道剑气破空,将另一个煞魔打灭。

    “余师弟修为又精纯好多。”

    有识货的便感叹。这一道雾化剑意杀伤惊人,就是黎洪、王九也不过如此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