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三百八十八章 时间

    夕阳照进窗户,像在室内蒙了一层血纱。书馆有不少人,但还是一如既往地安静。修士们有的拿着玉简冥思苦想,有的则喜用书卷,一页页翻动,沙沙的声音反而让精神更加集中。

    这里是灵霄阁。

    余慈侧着身子,站在两排书架之间,拿起一枚玉简,神识透入,又很快扔下,显然没有找到合意的东西,附近则已被他弄得有点儿乱了。

    “余师弟?”

    梦微轻声招呼,她已经在旁有一段时间,只因她不敢肯定余慈如今的心态,便多观察了一会儿,此时见余慈心态焦躁,便出言安抚。

    余慈愣了愣,见得是她,才略微点头,露出极淡的笑容:“梦师姐安好。”

    他越是这样,梦微越担心他的状态,上前一步道:“修行贵在静心,师弟不可强求。”

    “多谢师姐关心。”余慈说得轻描淡写,“我只是查个文字出处。”

    “哦,哪个?”

    余慈想了想,问道:“‘气海翻波死如箭’,语出何典?”

    梦微闻言一怔,随即脸上飞红,正不知该说什么的时候,忽地想起一事,心头就是一惊,什么羞涩也要略去。

    看她容颜神色变幻,余慈也觉得有趣,但不愿再难为她,随手抛下手中的玉简,正要乱以他语,忽听一人缓声说道:

    “泥丸祖师《翠虚吟》有所谓‘莫言花里遇神仙,却把金笓换瓦片。树根已朽叶徒青,气海翻波死如箭’之句,也有人称为‘急水滩头挽不住船,气海翻波死如箭’的,备言男女双修采药功夫之艰难险急。”

    此言一出,余慈和梦微齐齐回头,都叫一声“朱老先生”。

    老人本站在书架尽头,说话音慢慢走过来,便像是当初授课一般,随口引申开来:“这双修法门,火里栽莲,转毒成智,针尖上翻跟头的险事,非是大勇气、大毅力者不可为,你年纪轻轻,前途远大,还是不要在这上面上动心思。”

    余慈略一躬身:“先生说得是。”

    此时梦微眉头已经皱紧,正要说话,朱老先生往她这边瞥了一眼,卡在前面道:“虽是学经问道,毕竟男女有别,你这样问法,还是失礼了。”

    余慈从善如流,当下向梦微致歉,梦微刚道一声“师弟无需如此”,朱老先生便向余慈招了招手:“阿慈你过来一下,我有话问你。”

    听到那熟悉的称呼,余慈心头一震,低下头走过去。梦微是聪明人,见朱老先生的做法,就知道她被排除在外,便没有跟上。看着两人走入重重书架之后,她担扰的心思也愈发浓重,想了想,转身出门。

    朱老先生背着手,不紧不慢地在前面引路,再没有说话。余慈也趁这个机会整理刚刚所得,脑子里从未得闲。

    “喏,这是你的。”不知何时,老人已经停下步子,伸手拎着一个木制珠串,看起来是缀在手腕上的,上面木珠共有十九颗,不过指头大小,均呈紫红颜色,很是光滑圆润。

    朱老先生话音响起之时,余慈才从纷杂的思路中回神,实在是追不上老人的思路,一时很是莫名其妙,也忘了伸手去接。只问道:“这是什么?”

    “本来是要你在含章法会上用的,如今不用想了,干脆给你就是。”

    “含章法会?”

    余慈不明白朱老先生为什么如此纠结于区区一个地域性的集会,但他如今也不愿意在别的事上动脑筋,很干脆地接了过来,套在左腕上。

    见他收下,朱老先生微微一笑:“这珠串没有什么名字,只能说是一件信物吧。你可不要抱什么期待。现在也不妨对你说,其实一开始,我让你参加含章法会,是没安好心……”

    闻言,余慈的注意力稍稍转过来一些。

    此时,二人已经到了灵霄阁某层的平台上,看夕阳沉下。

    “当年上清宗遭遇魔劫,一夜毁丧,宗门修士大多陨落。但总还有一些人像我一般,幸存下来。前段时间,我听说北荒到断界山脉这段地界,有故人活动,便想着让你在含章法会那个环境中,用我上清宗的法门,还有这珠串露露脸,看能否引出几位故旧,当然,要是惹出了魔崽子,你怕是有性命之忧。那时我瞒着你,这里我要道歉。”

    说着,他深深弯腰。

    余慈扶住了他,脸上却是苦笑。这些前辈高人,一个个心思渊深,如何能猜度得来,不过就算朱老先生此时主动坦白,若让他心中全无芥蒂,也不可能——还不如一直瞒着呢。

    谁知接下来他就听到:“人之将死,其言也善;鸟之将死,其鸣也哀……”

    余慈心头就是一颤,他现在真的听不得这个“死”字!他抬头去看,朱老先生面色平淡:“我当初托庇于离尘宗,便是苟延残喘,活到如今,已经大出意料,而且……”

    他突地笑起来:“而且我不像你那位于观主,一肚子不合时宜的情思愁肠,可是现实得很哪。不到非死不可的时候,总要再挣上两下的。所以一时半会儿,仍死不掉!”

    余慈可一点儿不觉得好笑。

    老人态度依从容:“有点儿感慨是不是?其实这也正常,有一点你要记着了,对修道人而言,这世上最可怕的不是天地劫数,不是人心波澜,而是时间。万事皆可逆,惟有时光如水,永不回头。修行人敢战天地、战强敌、唯在时间面前,不值一提。也只有长生久视,才勉强有抵挡之力,但事实上,就算长生之辈,也要常吁一声‘时不我待’,敢不畏乎?”

    余慈还在咀嚼他话中涵义,朱老先生已经掀开了谜底:

    “在你们这里呆了这么久,总还是记住了一些事。记得那时候,于舟已经是还丹上阶修为,在天裂谷之役大放异彩,在宗门还算有些地位,至于何清,不过刚刚结丹,且还根基不稳,要靠驻颜丹方能保住肉身活力……”

    “何以至此?”余慈可没从鲁德那边听过这一节。

    朱老先生回应道:“此即时间之限!他们拜入山门太晚,之前蹉跎多年,方才如愿,早已错失了修行的最佳时段,培元筑基就花了常人十倍功夫。天资再高,时间却是不等人的!于舟还好,天分才情是世间一等一的,算得从容,何清就差了一截……”

    所以她就“另辟蹊径”?

    看他表情,朱老先生点头道:“看样子,你有大概的了解,但不是真正明白,若非如此,你何必再来查那什么‘气海翻波死如箭’?

    “方回与何清都是偏执之辈,却也都是我所说的‘大毅力、大勇气’之人,颇是不俗,你没必要把他们想得太低。”

    这回,余慈沉默片刻,却是咧嘴笑了起来:“先生,弟子都明白的。”

    朱老先生也看他好一会儿,忽地轻拍脑袋:“老了,竟然忘了给你说珠串上的机关。”

    刚刚交给余慈的珠串有十九颗珠子,但事实上,原来只有十八颗,这第十九颗珠子,其实是刚刚缀上去的。就是一个玉简作用,里面封存的,正是“天垣本命金符”的修炼法门。

    以余慈如今的进度、玄元根本气法的神妙、再有这颗珠子做参考,老人估计,余慈可在三十到五十年内,本命金符大成,也就相当于还丹上阶的水准。

    “七十而还丹大成,也是相当不错的成就了。”老人似乎是心满意足,“难得有你这样一个传法人,有你在,我虽去无憾!”

    这是相当重的褒扬了,余慈面皮则抽动一记,觉得老人话中有话。此时外面天色黯沉下去,他深吸口气,向朱老先生告辞。

    走出灵霄阁,余慈回眸,高处平台上,朱老先生的身影仍在。他向那边行了一礼,划空南去,那里正是摘星楼的方向

    眼看快到擎天山柱那边,斜刺里一道剑光射来。余慈扭头,见来人女冠装束,清丽绝伦,正是梦微。

    “师弟往何处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