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三百八十三章 路窄

    又是初春时节,高空风寒,倏然飘雪。

    一行二十余人正在棋枰峰上谈笑,便见雪花片片,漫入山间。离尘宗山门广大,地势有别,雪降之时,冷热不均,山间便起薄雾,与滚滚云气相接,苍茫高远,煞是好看。

    便有一人赞道:“离尘山门,高蹈天外,聚三元,集四时,环云气,确是此界一等一的修行胜地。”

    说话这人,高冠鹤氅,手把拂尘,衣饰尚古,与一行人都不甚相同,然而风仪甚美,玉面长须,指点山川时,飘飘然有出尘之姿。人们闻言也都随声附和,一时间赞誉之声不绝于耳。

    这时便有人笑哈哈地回应道:“敝宗山门,自开派祖师以来,代有增益,渐臻完善,我们这些做弟子的,也是承得先辈余泽。不过毕竟是人工造物,尚缺几分天成之美,不比贵宗那朝真太虚之天,汇百川之灵,集玉脉之英,真正钟灵毓秀之地,敢不让人羡煞?”

    说话却是实证部四代弟子中的佼佼者,黎洪黎胖子。他人胖,却是不丑,但和眼前鹤氅道人一比,相去不可以道里计。还好气势颇足,站起一起,也不怎么落下风。

    看那边你吹我捧,李佑几乎忍不住笑,忙摆出扭头观景的姿态遮掩。天知道他在宗门几十年,还有什么景致可看。在他旁边,张衍则要更惫懒些,早眯起眼睛假寐,胡子拉碴的造型,倒是引来旁边一位女修频频注目。

    他们两人都不喜欢凑这份儿热闹,然而这回场面不同,洗玉盟内七八个大中型宗派,都派出本门精英弟子,乘舟西来。正是趁着剑园的“东风”,加深友谊之类。为此离尘宗四部齐齐出动,分批接待,今天实证部是接待清虚道德宗和四明宗的客人,这也是离尘宗在东方最重要的两个盟友,故而规格极高,只要是四代弟子中的还丹修士,没有一个能逃过去。

    总算还好,没人指望他俩八面玲珑,面面俱到,类似的职司,黎胖子能者多劳,一发地接了过去。他和那那鹤氅道人越聊越投机,什么“黎师弟”、“子怀兄”,叫得好生亲热。

    末了,鹤氅道人先行将拂尘一摆,笑容温润:“黎师弟也太过谦,咱们自家兄弟,不搞这些虚文。说起来,西峰师弟破关飞举之期将近,咱们这些观礼之人,将往何处去?”

    黎洪将胖手连摇:“王师兄这话可说不得,步虚飞空,贺贺可以,决称不上‘观礼’,说到底,只不过是同道中人拿个由头聚一聚,想来西峰师兄出关后,见了诸位,亦是欢喜。”

    两人说的是离尘宗道德部首席华西峰行将破关晋阶一事。

    虽然还丹修士破关飞举、步虚登空的成就,远不比过步虚修士打破“三大限”,成就长生真人那样震动天下,但在他们这些四代弟子圈子里,仍是一件了不起的大事。

    尤其华西峰非但是道德部四代弟子首席,也是离尘宗四代弟子的旗帜。他近些年来,在还丹境界止步不前,其光芒被周钰等师弟盖过,却不是后力不继,而是韬光养晦,蓄势待发,在长生路上所图乃大,其破关这一刻,更是让人期待。

    又说了些闲话,黎洪当先驭剑飞起,引众修士飞临虚空,绕山而走。这一行二十余人大都是还丹修为,人人驭器,当头还有包括鹤氅道人在内的两人,不曾凭依外物,驭气飞行,正是步虚飞空之能。

    飞在空中,李佑左右张望,有点儿想溜弯儿的意思,此时前面洪千秋那个大块头稍稍后移,和他还有张衍飞了个并排,低笑道:“喂,别跟个活猴儿似的,老黎专门让我转告你们,今天周钰来之前,无论如何也要把场子撑起来……”

    李佑先对另一边外来修士露出笑脸,随后面向洪千秋翻了个白眼:“他还真有闲情。喂,今天可是余师弟出关的日子,我和张师兄早商量好去接的。”

    洪千秋摸了摸乱糟糟的发髻,也有些为难,正挠头的时候,高空中人影急降,有人沉声道:“可是洗玉盟的诸位到了?”

    鹤氅道人闻声便笑:“刚刚还奇怪呢,到离尘宗来却不见玉公子,原来是在这儿等着呢。”

    来人白袍束冠,身姿俊挺,然而左边脸颊三道长疤极是惹眼,正是实证部四代弟子第一人的周钰。“玉公子”是他早年的美号,但自从破相之后,已经少有人当面这么称呼他,会这么做的,要么是敌人的讽刺,要么就是熟惯了的旧识。

    周钰微微一笑:“一别经年,子怀兄风采依旧。”

    说着,他先和这一行人中几位熟人打招呼,很快又拱手行礼:“诸位道友安好,某因事来迟一步,还请见谅。”

    这种情况下,任是谁都会道一声“无妨”,周钰还是解释了一句:“近段时间因为剑园之事,许多幺麽小丑都跳出来……”

    “玉公子身上杀气甚重啊。”

    王子怀摆动拂尘,似乎挡去涌过来的煞气。周钰见此便笑,脸上三道长痕微扭动,却不再说什么。

    黎洪和他配合惯了,胖脸上笑容常在,伸手指向南边两座山峰间的峡谷:“那边就是‘飞云峡’,是西峰师兄闭关之地……”

    话说半截,有个好奇心重的就问道:“飞云峡后面的擎天高山,是否就是摘星楼之所在呢?”

    “不错,摘星楼就在山顶。”

    “据说摘星楼能够增加修士破关的机会,为何西峰师兄……”

    黎洪笑眯眯地道:“西峰师兄号称宗门‘厚积第一’,修行上最重根基,一颗太清金液还丹千锤百炼,全无瑕疵,想必也不愿借外力而损了道基。”

    这是很标准的说法了,一旁周钰则轻声道:“西峰师兄只是有一颗追寻至善至美之心罢。”

    王子怀轻击拂尘,笑道:“我辈中人,正应如此……咦?”

    他正对那个方向,又感应敏锐,正看见南方擎天山柱之畔,一道虹光绕行天际,曲折飞动,偶尔强芒暴闪,显然,那绝不是赶路的模样。

    周钰眉头皱起,又和黎洪对视一眼,都有些疑惑。但很快,信息便通过传讯飞剑传递过来:

    “千山教夏伯阳,还有……余慈?”

    这算是怎么一回事儿?

    ********

    余慈就想问,这他妈的算是哪门子事儿?

    今天是他摘星楼一年闭关之期结束的日子,好吧,应该说还差十七天,但他已经打定主意,要将这属于摘星主楼的十七日作为关键时刻所用,暂时寄存,此时正兴匆匆的下山,哪知路上却碰到了这个说熟不熟,说陌生也不算陌生的白面小生。

    余慈和此人的交集,只有在剑园中那有限几次,更准确地说,是万象显化飞舟中,还有四通阁前那几个照面。其余像是在界河区域,什么“利用”之类,且找刑天说去,与他无关。

    在这擎天山柱前见到这位千山教少主已经很奇怪了,而其扑面而来的敌意,更是让人莫名其妙。

    “余慈?”

    夏伯阳俊脸阴沉:“剑园一别,我本以为咱们会在含章法会上见面,却不想延至今日……”

    “含章法会?”

    天可见怜,余慈早就把这件事忘了个一干二净,就算不忘也没办法,他从剑园变故结束时起就陷入昏迷,三个多月才真正清醒,含章法会的时间早就过了。再说了,这位夏少教主乃是洗玉盟的精英,像这种地域性的“小含章法会”,只是天裂谷两岸的有限宗门参与,他又去凑什么热闹?

    “少教主是个什么意思?”

    余慈往夏伯阳后面瞥了一眼,远方似有人正追上来。想来这位不会是偷偷潜入,那么应该是个客人的身份,余慈也不愿稀里糊涂地撕破脸去。

    “我等你很长时间了,赤阴背信一事,是你做的?”

    “什么?”

    ************

    后面一段情节写完又给删了,这一章就当过渡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