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三百七十九章 知名

    余慈听到这是何清的声音,不知她在和谁说话。正奇怪的时候,何清已经现出身影,大概是正往下走,余慈看到了她,她自然也发现了余慈。

    两边都是微愕,其实余慈进来摘星主楼如此顺畅,全靠了护楼法圣那边回护,否则一层层封禁、关卡过来,早百里开外,便要被楼上的人发现了,如今倒打了个冷不防。

    何清反应过来,居高临下道:“要用摘星主楼吗?”

    “呃,不是……”余慈还真没有明确的分配那十八天的计划,不过他这次上来,确实想着求教何清来着。

    何清眼神犀利,对他心思也能猜个七七八八,但现在不是指教的时候,想了一想,她道:

    “祖师在此,你来见过。”

    “祖师?”

    此时在离尘宗,若说祖师,大部分语境之下,单指一位,就是宗门唯一的大劫法修士,方回方祖师。

    余慈知道楼上还有一人,却不想竟是此位,一时间便觉得头皮发紧。何清不管他怎么想,闪身让出个身位,便有一人踱步下来。十几个阶梯能走几步?没等余慈想出个章程,那位已经走下楼层。

    出于礼貌,余慈垂下脸,却觉得头皮发热,似乎是那位拿眼看他。而接下来的言语,让他心头重重一跳:

    “是谁的弟子,当师傅的如此糊涂?已在临界点上,为何不传授结丹之术?”

    余慈顾不得别的,猛地抬起头来。刚走下楼梯的那位,身量中等,黑袍束发,上上下下也只称得上是干净而已,别的并没有什么特别醒目之处。不过面目严肃,因长年嘴唇下抿,在颊侧生就两道深痕,感觉中与何清一样,显得难以亲近。

    看得久了,余慈又觉得眼睛微痛。像方祖师这等强者,身外辐射灵光,屏蔽他人感知,也有伤人于无形的能耐。要说余慈以前见过的大神通之士也有几位,却因为各种原因,没有见识到他们真正的实力,只有眼前的方祖师,乃是真身在此,即使收敛了威煞,也给他极大的压力。

    此时何清对祖师轻声道:“这就是余慈了。”

    怪不得!

    方祖师目光如电,在他身上一扫,没有说话,但神态分明就是如此。那两位都表示出这么一个态度了,余慈也没什么可说的,趋前几步,恭恭敬敬地施礼下去:

    “外室弟子余慈,见过祖师。”

    上面沉默片刻,终有一个低沉浑厚的声音响起:“你的根基打得古怪,玄元根本气法,还有种子金符,是要往符法上靠……”

    “祖师法眼如炬。”这句话余慈说得是真心诚意。

    以他的修为,确实很难在方祖师面前隐瞒什么,不过心内虚空中,太玄封禁天下无双,没有近距离接触的话,很难探出究竟,方祖师也未在上面着眼。

    “我听何清说起过你,记得去年这个时候,你还在通神上阶,再往前推,进入通神境界,也不过一两年时间,如今却以种子金符定鼎枢机,勉强也算得还丹修为。修行之速,在宗门也是罕有。”

    听方祖师对他进度如数家珍,余慈只觉得莫名其妙,堂堂宗门老祖,高高在上,何必关心一个外室弟子的修为?

    惊讶之余,他的回复还算得体:“弟子有幸,得以在宗门修行,又有于观主、解师叔、何仙长等许多长辈照拂……”

    方祖师显然不关心这个,也不会长时间和一个小辈交谈,平淡应道:“能让这么些人帮你,是你的机缘;走到这一步,是你的本事,为人无需太谦,更要勇猛精进。”

    说着,他不再停步,负手出门,何清倒是在他身边低语一声,留了下来。

    余慈直起身,已经看不到方祖师的身影,只觉得这位宗门首席强者果然和他面相一样,不好接触,也因此他更为奇怪,什么时候,他这个小小的外室弟子,有了“简在帝心”的资格?

    此时何清转过脸来,道:“去楼上吧。”

    余慈也不知这算是命令还是邀请,应了一声,跟着何清上楼。一踏上楼梯他就发觉不对劲,这上面似乎有一些虚空变化的痕迹,在剑仙秘境中他是多次接触,似乎有缩天地为一指的功效。

    他踏上几步阶梯,实际上已经攀升相当一段距离,到得上层,却是一处八面来风的开阔所在,只以朱栏围拢,再无别的装饰,视野为之一阔。

    何清引他到朱栏前:“这里是楼中最适宜修行之地,更上面一层是聚星台,那里是符阵接引诸天星力之所,你修为不足,暂时不去为宜。”

    余慈从朱栏这边远眺,看到的就是万里云气,波涌飞动,往下便是擎天山柱,放出的灵光矫然如龙。

    摘星主楼并无地基,只以白玉为底座,离地高远,看起来是被浓郁的灵光托举入空。楼体四方四角,飞檐斗拱分列整齐,又从四角各分出一条粗重的长链,接入地面,随罡风抖动,哗哗作响。

    再向下看,有一条狭窄山道阶梯很是显然。它从山柱顶端、摘星主楼底座盘旋而下,直没入深层云雾之中。本来这也没什么,可是仔细想想擎天山柱的高度,便让人觉得这路径当真是无稽得很。

    但事实上,这山径阶梯还有一个名目,叫做“问心路”。具体的情况余慈也不清楚,只知是一处祭礼仪式所在,要求修士从山下启步,遵照一定的速度,逐级登阶,历时数日,直至摘星主楼,方算完成。如今也有人做,大都是磨砺心志之用,但也是近距离接触摘星楼神妙,以提升修为的招数,有段时间做得滥了,宗门不得不对参与者的资历加以限制,现在山道上就冷清得很。

    正四面观察,何清的声音响在耳边:“摘星主楼用在参悟闭关上,有些浪费了。它最大的用处,是增加破关的胜算,当你脉络清晰、智珠在握的时候,到这里来,引动楼中灵气,可收到事半功倍的效果。”

    余慈醒觉过来,忙谢过指点,

    何清微微一笑,又道:“不过今天既然来了,也没必要再下去。你的情况,刚刚方祖师也号过脉了,既知前因,便可求果,你知道该怎么做?”

    经由方祖师那几句评点,余慈也是放下一桩心事,心中明透,当即便回应道:“弟子应去学一门丹诀。”

    他已经凝成了种子金符,这确实算是定鼎枢机,打下了还丹境界的基础,说说他是个还丹修士,并无不妥。然而非要较真儿,说他没有结丹,却也不错。

    结丹是个大工程,“定鼎枢机”确实是还丹初阶的表征,但也只是最基础的气机感应要求。在它后面,还要有一系列严谨合规的技术手段,就像是离尘宗《太清金液还丹诀》、《紫府九光流珠丹诀》等,都是在“定鼎枢机”的基础上“搭屋建房”,必须严格遵循法度,否则“房子”搭起来了,踹上一脚,也要倒掉。

    在这个意义上讲,丹诀是必需的。

    何清看他一眼,轻声道:“你确实要一门丹诀,不过别忘了,你是实证部的。”

    实证部?

    余慈不是笨人,脑子一转,便是醒悟:“是了,我是实证部的。”

    实证部向来要求弟子以善功换取长生术,任你需求如何迫切,没有善功,也一切休提。本来以余慈在剑园的作为和贡献,换算成善功,换一类丹诀完全没有问题。可他不是在摘星楼么?长达一年的修行时间,包括十八天的摘星主楼修行资格,却也是一个消耗的大头。仔细算算,这样的待遇,说不定还有宗门附加的福利在。

    他拿出善功牌子,果然,上面显示的是一个少得可怜的数目。

    余慈眨眨眼,忽地对何清躬身道:“请仙长指点。”

    何清既然这么说,肯定是有主意的。她也没有故作姿态的习惯,略一点头,便道:“我传授给你的归虚参合法与大梦阴阳法,近日可有习练?”

    余慈呃了一声,有些尴尬。实话实说,因为全身心都放在祭炼之上,他已经快把这个法门给忘掉了,不过回头一想,他又觉得不对。

    当初梦微给他的信笺,上面论述正反、阴阳、动静之道时,给出的定义是“道门最原初、最朴素的法度”,这也是他心内虚空结构的理论根基之一,所以应该说“阴阳之道早已经印入心内虚空深处,无分彼此”才对。

    道理确是这样,余慈还是有些不好意思,小心翼翼地用这理论回应了。

    何清就看他一眼,倒是没有生气:“你能明白此项,省了我许多口舌。不错,天下道门论及阴阳,总是着眼在其原初、简单、根本的特质上,这并非陈词滥调,而是确凿的天地之理。

    “正因为其‘原初’之根本特质,世间万物,无不可用阴阳论述之、描绘之、乃至推演之。你已经有了基础,今日我便传你‘阴阳化生’之术,在自身根基上,可推演前路成败,使修行之术从无到有、渐次完备。

    “当然,以你的能耐,很长一段时间内,都不可能‘无有生有’,创出真正属于自己的法门,但以之为印证,仍可省去不少力气。”

    余慈一喜,就要躬身道谢,却听何清道:

    “慢来,这一门法诀不是白给你的,我们要商议一个条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