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三百七十七章 炼器

    人影没有回应,只是死盯着他,酷肖曲无劫的脸庞,显出绝不属于那位绝代剑仙的阴沉表情。毫无疑问,这位正是曲无劫的影子、被曲无劫称为“影鬼”、自号沉剑窟主人的。

    想到照神铜鉴方才的异动,余慈恍然大悟:“刚刚是你?”

    他想到当日在界河源头,曲无劫以照神铜鉴,运用虚空神主法力,一举将沉剑窟主人吸摄进去。当时人们都以为它死了,可想想后面一连串变故,曲无劫也未能维持太久,或许是这个给了沉剑窟主人一线生机。

    此时,沉剑窟主人终于开口,它沉声道:“我们可以谈谈……你做什么!”

    惊怒的呼声没有半点儿作用,从天而降的符法灵光将它牢牢锁定,期间,它没有任何反抗的力量,现在,余慈稍一动念,就可以致它于死地。余慈微笑起来:“你确认,现在有和我谈条件的资格?”

    沉剑窟主人又不说话了,余慈也不管,其实他刚刚也被吓了一跳,但他马上看出了沉剑窟主人的真实状态。那种慌乱、无奈、阴郁乃至于绝望,其实都没有任何遮掩。

    任何人都有一个极限,这极限往往都不会超过他们力所能及的范畴,沉剑窟主人或许曾是个强者,但在这个方面,没有什么超凡脱俗之处。

    如今沉剑窟主人只是一个影子而已,那在界河源头,能与曲无劫放对的力量,已经一点儿不见。余慈怀疑,其力量已经被那轮代表无量虚空神主的悬空明月,还有照神铜鉴瓜分。它正处在有史以来,最为虚弱的状态下,只有这一缕残魂,在照神铜鉴中苟延残喘,借宝镜和心内虚空气机相通的机会,潜入进来。

    心内虚空的感应非常符合他的推断,也让他愈发笃定。

    十年河东,十年河西,而这也不过半年多而已。

    僵持对此时的沉剑窟主人来说,是个沉重的负担,很快,它就忍不住主动开口:“我们没有抹不过去的仇怨,你若能给我机会,我愿将数万年来的剑园收藏相赠。”

    余慈想也不想,一口回绝:“剑园已经是我离尘宗的囊中之物,你那些藏宝,能不能留下,还在两可之间,又有什么意思?”

    窒了一窒,沉剑窟主人又道:“盘皇宗呢?我所创立的盘皇宗,虽不如离尘宗,也是西北有名的门派,你若与我合作,包括两名长生真人在内的宗门数千弟子将奉你为主,生杀操之你手,岂不比在离尘宗快活千百倍?”

    余慈一愣,旋又哑然失笑:“亏你也想得出来。”

    他再无下文,沉剑窟主人以为他动心了,猛地挣扎一下,叫道:“盘皇宗弟子所学,都是我根据论剑轩之剑道演化而来,虽是半入魔道,战力依然了得,更对我忠心耿耿,只要你我同心协力……”

    余慈不愿视影鬼为“人”,但“人性”也莫过于此了。只需要一次妥协和退让,其整体就会以迅雷不及掩耳的速度崩溃掉。看到它的表现,余慈都觉得难为情,偏偏它仍不自觉,直到余慈忍无可忍。

    话说半截,无可抗拒的力量已将封住了它所有的力量,哪怕一丁点儿的意念交流,也是痴心妄想。

    余慈得了暂时的清净,缓步走过去,面对它迷惑的表情,微微笑道:“纠正你一个错误,你我之间,还是有仇的。”

    沉剑窟主人显出强烈的交流意图,余慈给它机会,一有说话的力气,它就急声道:“我愿为当日胁迫之事致歉,而且这没有闹得不可收拾……”

    这时余慈伸手,按住了它的肩膀:“拜托,你怎么也是无劫剑仙的影子,没人家的能耐,也该学下人家的气魄!”

    这话甚至比封口还要来得有效,沉剑窟主人一下子安静了,那张酷肖曲无劫的面孔则变得铁青。对它来说,这就是最恶毒的手段,没有之一。

    余慈则全不在乎,他要让沉剑窟主人明白,他究竟在恨什么:“你现在这模样,其实和某一位有点儿像——玄黄,记得么?”

    想着那个直爽至乎单纯的剑灵,如今灵智泯灭,入魔远走的模样,余慈发现自己的心情比想象得还要更糟糕许多。他当然不会忘记,就是眼前这个影子,设计磨损了玄黄的阳神,使玄黄最终掉入那个致命的陷阱。

    说这影子是罪魁祸首,半点儿都不冤枉!

    余慈盯着那张脸,有着强烈的将其抹杀的念头。不过再多想一层,却又不愿这么便宜了它。且不可否认,有这个家伙在,他或许能从其口中得到一些事关血狱鬼府、魔门的更深层的东西,不说别的,趋利避害总还可以。

    一时间想不到两全其美的办法,余慈干脆眼不见为净,把这边扔下,反正以沉剑窟主人如今的状态,也翻不起什么浪来。

    出了心内虚空,余慈准备静心修行。这三个月来,他的主要精力大都参悟“玉神洞灵篆印”和祭炼法器上。在三种法器之间,又倾向于道经师宝印和十阴化芒纱两种。如今,这两件法器,前者已经祭炼二十七层,达到四重天的水准,后者也有二十三层,距离四重天仅一步之遥。

    至于捆仙索,就要逊色得多,几乎没有进度。这是因为余慈尚不能准确把握其性质,便想着先易后难,等手熟了,再回头全力攻关。

    祭炼法器的流程,余慈已是驾轻就熟,按理很快就能深入其中,可今天状态明显不好,半晌都沉不下心去。末了干脆站起来,在楼中走了几步,仍觉得满心的不得劲儿。

    他知道,这是影鬼造成的结果。

    放那样一个家伙在心内虚空,绝非长久之计,另外,刚刚那厮驱动照神铜鉴的能耐,也让余慈放心不下。他能感觉到,在影鬼驱动下的照神铜鉴,有着对域外天魔极度的渴求,若是这家伙借此机会,从中截取力量以自肥,到头来,余慈说不定还要栽到这家伙手里。

    可照神铜鉴对神魂鬼物的克制,也是余慈一大底牌,以后绝对是免不了用的,焉能因噎废食?

    又转了两圈,余慈下意识将神识透入储物指环。虽说刑天认为有了云楼树种子,什么储物之器,都是废料,可如今种子还没到发芽的时候,这未来的废料,余慈还要用上一用的。

    随着刑天将界河源头那些修士的遗物打入,余慈的收藏也丰富起来,乍一看倒有眼花缭乱之感。也别说,“看”到这些玩意儿,余慈脑中忽地闪现灵光,想到了一个办法。

    很快,他在这片纷乱的空间中找到了目标。

    那是一颗拳头大小的丑怪头颅。头颅通体呈灰绿颜色,唇边支起獠牙、额头高隆、眼眶沉陷,内里眼珠赤红如血,头盖骨上则有好几道裂缝。晃一晃,里面竟还有电光闪烁……呃,错了。

    余慈忙将其倒过来晃了一晃,一颗径不过两分的金属珠子滚落掌心,这是一颗剑丸。险险就忘了,这枚剑丸中,还封着一位当年西征剑修的雷霆剑意,相当不俗,只可惜与他质性不和,当初还是玄黄教给他封存剑意的法子。可如今,剑丸已经圆转完功,形状大变,玄黄则已是难以相见了……

    感叹中,余慈又记起,剑意他先后收了两道,这是一道,还有一道临时封存的东侯剑意,他受伤昏迷之后,难以及时处置,怕是已经自然消散。

    暗道一声可惜,余慈将剑丸收起,只剩下那妖物头颅,此物在天裂谷时,已经算是半毁,但入手仍温,颇有异处。

    余慈见识渐长,知道此物虽然材质只算一般,却已经能够作为一件法器的材料使用。当然,若以它作为法器,只能用在巫术鬼道上,且其威力实在是惨不忍睹,

    不过余慈现在就是看中了这一点。

    因材料质量有限,炼制成法器之后,进步的可能性几等于无,就算费尽心血祭炼,其效果也是不佳,对敌当然不成,但若是有特殊用途,则另当别论。

    他哈哈一笑,双手内合,将妖物头颅封在掌心之内,神意元气贯注。

    炼器之道,说难也难,说易也易,门槛不是太高。像余慈这等修为,精通符法,上次又在鲁德那里,经过了一番教诲,明白了炼器的大概流程,不计较品质的话,其实完全可以试手。

    制一件法器,不外乎塑模、贯脉、合气、通变四个步骤,前两者其实就是设计合理的结构、形成自循环的元气甬道,至于“合气”,就是使人器之间气机互通,祭炼就是其中就流行的一种;“通变”则是灵性的孕育。

    后两者已经不单是“器”的层面,可以不论,塑模和贯脉在某些“天然生成”的材料之前,也并不是什么严苛的标准。

    妖物头颅就是如此。当初那个骗子玄清,有一句话还真没说错,这玩意儿确实是某个妖魔的头颅,正所谓“麻雀虽小,五脏俱全”,这里面完全就是一个生灵的脑宫结构,是天然的炼器之材,省了很多麻烦。

    这也正是天下邪魔外道,喜欢用生灵、活人为炼器材料的理由之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