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三百七十六章 七星

    宝剑的剑身经过特殊手法的处理,通体乌黑发亮,隐可见得上面细密的纹路,稍稍挥动,剑芒铺开,便如中天夜幕,里面有几颗星钻,放射光辉,那是辰光石的亮泽。

    根据刑天拿出的铸剑秘术,那七颗价值连城的辰光石,已经嵌入了剑身各个关键节点,成为此剑内部结构的一部分,使得原本已经算得上乘的剑胚,变得愈发坚不可催。

    辰光石本是完全封住剑身之中,但由于剑胚的材质,以及铸剑秘术的作用,剑气贯注时,剑身将进入半透明状态,由此将辰光石的光芒显露。

    对此,鲁德是有些遗憾的:“这几颗辰光石并非天然之物,里面掺着一些杂质,怎么都融炼不开,否则连这些星光都要隐去的,那样,此剑的品质将更上一层。如今只能看你的手段。”

    他虚指剑刃:“按照设计,每一颗星光暗掉,此剑威力都要有现在基础上提升一倍,等星光全灭,一剑之威,将大到不可思议的地步,不过那时辰光石内部的杂质会有些影响,结构或要不稳,这点你要注意。”

    余慈依言试了一回,虚刺一剑,用了七八分力气,剑刃破空,有两处星光灭去。而此时剑身果然已是半透明,若是黑夜中使出,眼力不济的,恐怕只见星光不见剑刃,倒有惑敌之能。

    试了一回,余慈心中就有了谱。驭使上乘剑器,没必要使那些稀奇古怪的手法,此剑也是一样,只是要他将剑意运化做到极致,这正是论剑轩对剑意纯化的要求。

    不过,余慈还有别的打算,当前却不是时候,他先收剑,再次谢过鲁德。此时何清却是一笑:

    “此剑可有名目?”

    余慈和鲁德对视一眼,这件事儿还真没想过。不过两人也不关心这类形式,对视一眼,鲁德示意小辈动脑筋,余慈就随口道:

    “那就叫七星剑吧。”

    真是完全没有诚意的名字!不过鲁德浑不在意,咧嘴笑道:“就是七星剑了。”

    余慈也笑,但接下来,他也不知道该说什么。鲁德对何清的敌意,就是个瞎子都能感觉出来,他们都是长辈,且又不是于舟、解良那种“闹别扭”的状况,余慈可不能掺合进去。

    还是何清先开口,招呼一声“鲁师兄”,鲁德冷眼看她,良久方道:

    “你那边进度如何?”

    “推演进度缓慢,还是我的修为拖累,侥幸最近有劫来之兆,或可打破长生关,那时,大约就无碍了。”

    鲁德脸色微有变化,上上下下打量何清几回,嘿了一声:“那还真要恭喜。”

    何清颔首不语,倒未见什么喜色。

    所谓长生关,又曰长生劫、三大限。即驻形关、七情关、天妒关。其中驻形关是人之生机寿元之限、七情关即心魔之属、天妒关即为天地劫数。这三关平日里就轮番攻来,是长生路上最常见也最凶险的关碍,而在修士真正破开“有限”之禁锢,达成“无限”之长生的那一刻,这三大限将齐齐攻至,务必毁之而后快。

    以何清的性格,没有七八分把握,不会说出那样的话,也就是说,宗门第五位长生真人,也就是这段时间的事儿了。

    至此,鲁德再没有什么话说,叮嘱余慈几句,便挥袖放出火光,轰鸣声中,以玄阳火遁之术远去。

    更早些时候,护楼法圣已无声退去,此时虚空中只剩下余慈与何清两人,气氛反而好转了些。

    何清便对他道:“我看你刚才出手,伤势应是已无大碍,这很好,但那毕竟是伤筋动骨、亏损元气的大伤,以后不是必要时,不要动手,免得损了根本,日后悔之不及。”

    余慈喏喏应是。何清又问他最近的功课,听说他只是在祭炼法器上下功夫,笑了一笑,也没再说什么,点点头,便飞上云霄。她本来就是感应到域外天魔侵入摘星楼区域,才下来看看,此时自然是回去闭关了。

    见周围无事,余慈也不再找事儿,回到摘星楼上。他新得了七星剑,对名字一类不在乎,可对剑器本身,却是相当重视的。

    稍稍定神,七星剑无声出鞘,寒意森然。

    全天下祭炼剑器的,从来没有说用什么符箓之类,概因正宗祭剑,需是用自身精血元气温养,以剑意磨合,身剑浑融一处,无有丝毫破绽,方是大道之途。刑天、曲无劫所谓“纯化”,也是如此。有此要求,“剑在人在,剑亡人亡”,也是理所当然。

    然而余慈也记得,无论是刑天还是曲无劫,都明明白白地说,他今生已不可能在剑意“纯化”上有大的成就,以他们的修为见识,这显然已经是不可辩驳的事实。

    余慈心念强韧,却不是非要在一棵树上吊死的人,既然此路不通,他自然会去试探别的路径。

    手心抹过剑刃,锋芒撕裂皮肉,鲜血流下,在剑身划过,竟发出低低的鸣音。以鲜血为介质,余慈施展“血祭”之术,短时间内能够使七星剑与他气机互通,以广义的“物象”之理,心内虚空就有此剑一个位置。

    余慈以流血的手握住剑柄,自然生出血肉相连的感觉。他持剑摆了一个架势,似乎前方有一个无形的敌人,凝立半晌,其间他自然而然地摒住呼吸,当心眼手胆均混化在一处,到达最佳状态,他心念触动:

    “显化!”

    心内虚空,余慈站在孤岛上,前方当真出现了一个影子,却没有一个确切的形象,这个影子可以是任何人,从不入流的颜道士、证德等,到屠独、金焕、南松子,还有伊辛、文式非,甚至是大梵妖王、曲无劫一类最顶尖的存在。

    影子时刻都在变化,余慈的剑势相应微调,脚下也慢慢变动位置。但无论如何变化,只有某个元素,始终如一。

    孤岛中心,生死符无声翻转。

    是的,只有应敌时,以生死为注,争抢一线之机的根本真意,才由始至终,巍然不移。

    这也是一种纯化。

    心内虚空的“生死符”,是他的心象,也是他的根本,未来他的一切神通法力,恐怕都要出自其中,从某种意义上说,万法归宗,“源头”也算是“纯粹”之物,以之为“纯化”的解释,并无不当。

    就像是……诛神刺。

    余慈不否认,他正是从诛神刺上得到的灵感。想那昊典大人,一代剑仙,拟化诛神剑意时,什么生灵死气、心魔煞气、妖魔血气、天魔邪气,都可为载体,在此基础上,运化剑意,照样无坚不催。

    不纯粹么?恐怕连曲无劫都不敢这么说。

    这一刻,余慈不再去想如何精粹炼化剑意中的所谓“杂质”,而是将自身的根本真意,映射在剑中。有此真意在其中,不管是用什么方式、什么手段,他都有种一以贯之的精神,融会他手眼心胆,与剑意浑化……

    当然,这是最理想的状态。

    在孤岛上,与前面拟化的影子对峙半晌,余慈终于控制不住,心神涣散,影子先一步崩溃,手中七星剑也倏然不见。

    那影子其实是他记忆中一些敌人的影像,在心内虚空这独特的区域显化出来,用以磨砺生死符真意。但这毕竟是要分心旁顾的,倾注全力之下,那种将心神撕成两半的感觉,真是要人的老命。

    “还是先专注祭炼比较好,‘剑映生死’的想法,过得一段时间再说。”

    余慈摇摇头,重新梳理一片心内虚空。山林夜景中,鱼龙悠游如故,谁也看不出,刚才正是其内蕴的天龙真意,应机而发,借剑势一举击杀域外天魔。

    他要找到的,就是那样的感觉……

    “谁?”

    他心神陡地一惊。心内虚空如斯响应,鱼龙无声咆哮,体积陡涨十多倍,仅有的两只利爪碰撞,震荡横扫整个孤岛。

    闷哼声中,有灰雾从山林深处腾起,本能要逃,可最后还是长叹,落地一转,就有人影闪现。

    余慈一击,纯粹是心神触动之故,绝没想到会有这么一出。再看那人影,险些就叫出那个名字:

    “曲……”

    但他很快醒悟,低喝道:“是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