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三百七十五章 敌视

    类似的激烈失控情况,也只有在界河源头面对夺舍无量虚空神主的曲无劫时,才出现过。

    有那么一瞬间,余慈几乎以为宝镜又要自己飞出去了。

    还好,经过这一段时间的闭关,余慈和照神铜鉴的气机联系愈发紧密,一发觉不对,元气立刻倾注而入,重新稳固对宝镜的控制权。

    宝镜总算安静了,可前面的波动也散了出去,护楼法圣并未拦截,只用惯常的含糊声音道:“你的镜子在呼应天魔邪气……”

    言下之意就是:你不是要看热闹吗?现在送戏上门了!

    余慈哑然,至此方知这位看似寡言少语的护楼前辈,也有作怪的本事。

    顾不得细察照神铜鉴的问题,对方来得极快,可是,当目标出现在眼前,他还是愣了愣。

    不是无形无影的域外天魔,而是一只尖喙白羽的仙鹤。余慈记得这仙鹤是山门饲养,起点缀景物的作用,只是山门地处高空,就是放鹤饲养,挑的也是异种,这只仙鹤遍体铁翎,刀枪不入,飞行速度极快,对上一个通神初阶的修士,也能攻守几回。

    而当头这只仙鹤,双眼血红,尤其身外放出一层黑气,一看便是被天魔侵入夺舍。

    仙鹤后方,有修士驭剑追击,遥遥喊了一句什么,余慈没听清,想来应该是“截住它”之类的话,稍稍估算下距离,余慈拿出射星盘,平置胸前,略一垂眸,额头一道白光照下,正中方盘中央方寸之地,转眼就有一道清光激射,“嘶”声轻啸,锐气森然。

    他放出了九曜龙渊剑符,如今此项符剑之术愈发精纯,清光淡若水迹,半途已近乎透明,精准拦在仙鹤飞掠的轨迹上,至此符箓运化元气,而剑意代为统驭,高度集中的锋锐之气迸发,仙鹤仍向前飞,半途却是倏然两半,血雾喷洒。

    “好!”

    后面追上来的那位修士失声叫好,转眼飞得近了,高声叫道:“好俊的符剑杀法……咦,这位师弟有点儿面生,本人学理部唐服,敢问是哪位仙长座下?”

    “实证部外室弟子余慈,见过唐师兄。”

    余慈收了符盘,拱手行礼,两人迅速挨近,到了更容易说话的距离,余慈就问:“宗门出了什么事儿,怎么域外天魔也抢入进来……唔,莫要魔崽子趁虚而入。”

    说话间他又提起域外天魔交战时的规程,有信心将天魔瞬间斩杀的不算,正常情况下,总是要先保证自身心神稳固,不为邪气所侵才好。当下余慈就给自己补了一记天河祈禳咒,顺手也给对面的唐服加了一回。

    清光罩下,唐服身子骤地一颤,双眸陡然变得血红,剑光起处,眼前余慈身影扭曲,倏地不见。再转眼看时,却见身外星光如沙,一缕缕流泄而下,看似缓慢,但当它看到的时候,星光已经发挥作用,于肉身丝毫无损,直透脑宫。

    它终于想起这是什么,惨叫声“无生劫星宿破魂神光”,便要驭剑远遁,然而已经迟了,星沙打入,将它本体刺得千疮百孔,它想施展变化,也早被破魂神光定住,难以动弹。

    余慈这才现身,看着唐服身上腾起稀薄的黑气,微微一笑。其实唐服外表并未显出什么异处,可余慈深知无形天魔的厉害,早早开启了照魂法眼,看出其神魂层面,魔气如雾,自不会被它瞒过。

    他并未特意准备符法,然而前后三道符箓发动之快,足以打对方一个措手不及。平常凝符决无可能有这般速度,可是一方面他渐渐通晓“诸天飞星”符法中,三十六个符法真意;另一方面,这段时间祭炼的道经师宝印,对符法的增幅效果着实可观。

    也算这域外天魔倒霉,夺舍山门弟子后,感应到这边波动异常,赶来探个虚实,却碰上余慈这精擅符法、尤其在攻伐神魂上颇有一些散手的家伙,转眼被放翻。

    余慈确认域外天魔受创不轻,一边继续维持破魂神光的效力,一边准备将其擒下。唐服此时已经说不出话来,只拿血红的眼睛瞪他,余慈笑了一笑,欺身过来,抬手便抓。

    手至半途,他猛打个寒颤:“怎会这么不小心?”

    心绪闪掠间,靠上去的身形陡定,同时反手一掌,将已近在咫尺的唐服打飞出去,可就是这样,还是慢了半步,脑中忽地昏沉,心神变得涣散,就像是困意难奈时,所有意识都荒腔走板,乱成一团麻。

    余慈当即将意识沉入心内虚空,只觉得孤岛骤暗,有一层阴影铺开,这是外魔入侵之相。

    “滚蛋!”

    余慈还真没有惧怕过神魂攻伐之术,就连羽清玄的十方绝狱撼鬼神法,都伤不到他,域外天魔的手段虽是诡异,但在心内虚空中,却真切显化,失了无形无相之能,也不过如此而已。

    随他心念咆哮,孤岛上,诸神通外相齐放光明,尤其是天龙真形之气,自从归来庄合入同源气息之后,自具神通,当即体型膨胀,自岛上腾飞而起,头顶“道经师宝”四字印诀白光灼然,钩索所化利爪,则不动自鸣,殷殷有声,隐约竟有千丈巨龙,扫空翻云的气魄。

    太古天龙之威,充斥全岛,那一层阴霾,刹那间扫得七零八落,夜空中更有星光洒落,那是天河祈禳咒的效力显化其间。

    余慈睁眼,域外天魔的威胁正离他远去,外界虚空则有些微扭曲,那是天魔受创,无法维持其无形无相的天赋神通之故。

    天魔法力确实有鬼神莫测之机,竟然借余慈一击得胜的心态,做下手脚,差点就偷袭得手,虽说余慈应付得当,但险些着了道,还是让他有些恼火,愈发不会放过这厮,伸手一招,九曜龙渊剑符在手中成型,嗡地一声发力前刺。

    域外天魔最擅长因势制宜,随形变化之道,即使受伤,仍有自信摆脱剑气锁定,然而余慈一剑贯空,剑气为虚,其中煌煌霸烈之意,方是本来面目。等天魔醒悟,周边虚空已然凝滞,强绝的压力迫使它感应倾注,便在此刻,它看到了一对赤金色的眸子,竖瞳如凶兽,又有傲岸飞扬之气。

    “嗥!”

    高昂的吼啸响彻九霄,然而大音希声,这高绝到了极至的吼声,偏偏没有任何有形的音波扩散,而是直接将深蕴其中的意念,打入到域外天魔心头。

    这一下,就像是在黑暗中炸开了颗太阳,夺目的光辉瞬间扫灭一切,这个层次要在“集阴煞”一层的域外天魔,连挣扎的力气都没有,便化为一缕轻烟,风一吹,就彻底消失在天地之间。

    “天龙真意?”

    熟悉的声音从上方传来,余慈抬头,见远方飞来一人,正是何清。她手中已经拿出一枚金环,那是她的本命法器“法天绝牢”,显然刚刚已经要出手,却目睹了余慈击杀域外天魔的一幕。

    余慈一笑,正要开口,层层云气中,却有“轰”地一声爆鸣,一团火光在两三里外炸开,里面却有人挥开火光,大踏步走出来。身形粗壮,满脸络腮胡子,这位余慈也认得,正是鲁德师伯。

    他还没看清这边的人,便喝道:“那魔崽子在哪儿?”

    这可真巧了。

    余慈又要打招呼,然而很快,他被迫第二次把该说的话咽了回去。只因为鲁德一露面,便死盯着何清不放,有着浓郁江湖气的脸面一片铁青,那里的情绪……

    好吧,其实就是深重的敌意,让余慈想忽略掉都不可能。

    对此,何清只是将目光往余慈这边轻转一下,像是正常的视线移动,又似乎有些别的意思,在余慈没有理解的时候,鲁德则是咬了咬牙,不再看她,也将视线转向余慈,然后就再没离开:

    “没事儿吧?”

    余慈知道他担心什么,便笑着摇头:“弟子在神魂之道上,还有一些手段,不碍事的。”

    “天魔无相,顺逆人心,都在一念之间,你不要自以为是,大意不得。”

    鲁德性子粗豪,就是关心也和训人差不多,余慈与他见一面,也有所了解,忙正色应了。此时,大概是笑鲁德杞人忧天吧,那边何清少有地微微一笑,由于角度问题,鲁德看不见,余慈却看了个清楚。

    还好,鲁德脾气不好,却知分寸,不会喋喋不休,几句话之后,就入了正题:“你那把剑已经铸成,完全按你的意思来,看看合不合手。”

    他话中是有些保留的,所谓“你的意思”,其实就是余慈给他的那份儿铸剑秘术。在修行界,此类法门确属旁门,不是长生一路,可是以鲁德在炼器上的造诣,一眼就看出其中的不凡,但以他的性情,更重要的是和于舟的交情,余慈不主动告知,他也不会去问,只将剑器按要求打造到最好。

    说话间,鲁德将手持的连鞘长剑抛过去。

    余慈接住,也不矫情,高声谢过,“嗡”声轻震,手中宝剑已出鞘三分。

    幽冷剑刃如同星空下的湖水,沉静中闪耀光辉。

    ************

    本来没这么晚的,不知道为什么打不开后台了,见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