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三百七十四章 厅议

    孙复仍保持着那诡异的笑容,惊愕的情绪甚至没有反馈成功,森然剑气不但斩下头颅,连未出窍的阴神也一起抹杀。

    看着孙复尸身坠落,周钰收剑归鞘,面无表情,并未因瞬杀同级数的步虚修士而有什么兴奋之意,只有颊侧三道细长的伤疤中,翻起微微血色。这时身后有人叫:

    “钰哥儿,得手了?”

    周钰略一摇头:“单师叔,发警讯吧,来人已放下天魔毒引,域外天魔朝夕可至。”

    “嘿,这是第四回了,他们有完没完?”

    周钰没有回应,不一刻,当当钟鸣之声响彻寰宇,渗入山门每个角落。不知有多少人,闻声就是一记呻吟。

    最近一个月,示警钟声每隔七八天就要响一回,每一次都带动千百个域外天魔入侵。幸运时,来的只是阿猫阿狗,也没有什么要紧;但有一回,竟然有天外劫魔偷入进来,。

    域外天魔自成体系,与修士等阶不同,修行界只能以威胁程度,将之划分为无生念、集阴煞、天外劫、末法主四大层级,或以念魔、煞魔、劫魔、魔主简称之,这也是修士自身所生心魔的分级。

    天外劫魔相当于长生真人一流,也幸好是在山门道场,能将其魔威压制到极限,发现、封堵也还算及时,否则死掉的宗门弟子就不是五个,而是十倍计了。

    这种情况下,离尘宗也不能稳坐钓鱼台,示警钟声响起后不久,留守山门内的四位三代弟子,还有前几天刚赶回来的劫修玉虚上人,就开了个短会,商议眼下的局面。

    但实际上,与会诸人都明白,一时还真没有什么办法来想,聚集起来的,更多的还是统一认识,或者说……抱怨。

    “这些魔崽子,单使这一招,也不嫌烦?”说话的是道德部三代弟子印阳道人,须眉半白,面容则出奇地年轻。道德部多以赤子归真为修行之要,修为越是高深,越不怎么掩饰真性情,烦就是烦,不怕人笑。

    事实上也没人笑他,大伙儿都是一样的心情。鲁德摸着他那蓬络腮胡子,瞪起眼睛,粗声粗气地回答:“一招散手有用,使一万次又何妨?他们也不用让咱们伤筋动骨,要的就是让咱们首尾不得兼顾,把放在剑园的力量拿回来……嘿,就不能随他们的意!”

    砰地一声,他拍了记桌子,看上去便如江湖匪类,众人都笑。作为宗门修士中的异类,鲁德在修炼上花费的功夫,还不如在炼器上所下功夫的十分之一。就是这样,也能迈入步虚境界,资质之高,着实让许多人又羡又妒。

    而包括他在内,以谢严、解良、千宝道人等为核心的实证部三代弟子精英群体,近些年来,堪称异军突起,在宗门内有着越来越高的话语权。

    便是玉虚上人对他,也是和颜悦色:“鲁德所言甚是,且还有一点,本宗已经和洗玉盟那边有了协议,不是一家独占剑园之利,就是要撤出,也要顾忌清虚道德宗、四明宗这些兄弟门派的意愿。那些魔崽子未必不知道这一点,隐藏幕后,专用法器巨资雇佣不相干的人来捣乱,也是要在我们和洗玉盟之间弄些手段。”

    这些事情越说越明,玉虚上人也不说别的废话,直接布置:

    “剑园那边,我们半步不退,非但如此,等明日方师叔出关,我就赶去那边,处理各项事宜。宗门内有方师叔坐镇,可谓固若金汤,那些魔崽子,再难有所作为。不过,师叔近期也在紧要关头,你们四个,不能太让他老人家分心。”

    厅中四人都是点头,玉虚上人又想了想,道:“这样,摘星楼位于九天罡风层中,虽有严密禁制,又有护楼法圣在旁,便是天外劫魔也不惧,但魔影无形,很难顾得周全,就再派一个人去……”

    “弟子……”

    学理部的程徽最擅禁法防御之道,正要请缨,旁边鲁德却抢先一步:“正好有一把剑要送上去,我就跑一趟吧。”

    此言一出,厅中就突地一静。玉虚上人微胖的脸上笑容微敛,略加沉吟,却不先回应,而是是转向苏己人这位戒律部的第一号人物,轻声道:“己人以为如何?”

    苏己人是一位面相看去非常温和安静的妇人,也是梦微的恩师,她修行资质平平,然而凭借令人敬佩的毅力和坚韧的心念,一步步走到今日,已经是步虚上阶的水准,法体淬炼已经完备,只待阳神圆满,便可踏入长生真人之境。如此人物,玉虚上人也要给几分尊重。

    见问到她,女修微微欠身行礼后方道:“弟子以为,摘星楼虽然紧要,却非是险地,有方祖师坐镇,几位师兄弟轮番上去检视一下便好,无需特意分出人来。”

    玉虚上人微微颔首,正想着,苏己人又道:“弟子也说一句僭越的话,祖师如今修行,不是担心多了劫数考验,反而是心忧离了大道,难见得一个登攀之机……”

    她话说了半截,玉虚上人已悚然一动,摆摆手,止住苏己人之言,旋又叹息一声:“大道之难,正如握发自举,自相矛盾。罢了,己人说的是,也不用为方师叔计较什么,他老人家想必心中有数,至于怎么个安排,你们自处便是。”

    说罢,他起身步出厅堂,转眼不见。

    “那就是我了。”

    鲁德毫不客气地夺了这份儿差事,咧嘴一笑,也大步出厅去了。

    程徽和阳印道人面面相觑,苏己人则是垂眸自坐,心中却是暗叹口气。

    作为当世大派,离尘宗的强者数量,其实是些有牵强的。共有步虚修士三十人,真人修士四人、更上一层的劫法修士三人,其中大劫法只有方祖师一人而已。

    一门七长生,在世间万千宗门中,肯定是位列上游,可与同等级别的大宗派相比,位置就比较靠后了。最关键的是,门中并无地仙一流的至强者,这使得宗门很多时候,都有些束手束脚,施展不开,是个极大的遗憾。

    也因为如此,宗门对三代、四代弟子中的佼佼者,可说是寄予厚望,同时,对宗门秘典神通的钻研,也一刻未曾止息。就是要从根子上解决离尘宗潜藏的问题,不可谓之有错,然而这两个本来并行不悖的事项,此时却扭成了一个结,并有扭死的征兆。

    苏己人抬头,见远去的鲁德气势雄迈,没有一点儿别的表示,然而当年那桩事,又怎会不在他、还有他那群生死挚交心中,留下痕迹?

    再叹口气,苏己人想到了自家的徒儿,若是她当年有梦微幼时那般勇气,事情发展是否会是另一种局面?

    **********

    他刚刚从一场月许长短的闭关醒来,十阴化芒纱倏地化雾,钻入口鼻之间,额头则白光渐弱,复原如故。他站起身,扭头望向窗外,又回手捏了捏袖中照神铜鉴,有些困惑。

    袖中温度很高,余慈知道铜镜不会无故变得灼热,界河源头正是因为这宝贝的感应,让他抢得胜机,如今又怎么了?

    “护楼前辈?”

    摘星楼有事儿,问护楼法圣准没错儿,余慈大概是四代弟子中,少有的敢于、乐于,也能与那位成精的雾流巨怪交谈的一个:

    “西北上方,是不是有什么变故?”

    这是照神铜鉴的反馈,可惜照神图失效,否则情况会比现在更清晰一万倍。

    耳畔护楼法圣含糊的声音响起,余慈连连点头:“原来是域外天魔入侵,了解……咦,已经是第四回了?”

    前面几次,可没有这么明显,直接把他从全神祭炼的状态下打出来。

    他心中一动——是静极思动,眨眨眼,忽地从窗口跳了出去:“我看看那边战况如何?”

    护楼法圣没有言语,只是如上次一般,意图用云岚将他托住,可是还未聚拢,余慈嘿嘿一笑,眉头白光射出,倏乎间凝符于虚空,加持在身上,下落的势头顿止。

    “虚空神行符,有此符傍身,不比那些驭剑飞行的差。”

    当初南松子掌握的这门符法,对现在的余慈来说,也没有了难度。

    他轻振袍袖,正要飞起,左胳膊又是一痛。照神铜鉴像是烧红的烙铁,给他狠狠一记,然后,就激烈动荡,更放出某种奇特的波动,要穿透周围云岚,向远方射出。

    “哪来的魔头?”

    *******

    字数少了点儿,伙计结婚,一天一夜不得闲的说……致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