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三百六十九章 摘星

    第三百六十九章

    似睡还醒,晨间时分,清岚自栏外流过,为一切景致都披上了朦朦的纱,万物颜色晕染,别有风致。

    尤其是远方片片嫩绿,就是最好的生机点缀。

    余慈凭栏独坐,有些莫名其妙:这是哪儿来着?

    虽然早有曲无劫强调过,可在剑园受的伤势,还是超乎想象。好像已经有三个多月了吧,他时昏时醒,浑浑噩噩地过来了一百多天,清醒时的记忆倒还在,可昏昏沉沉的时候更多。据清醒时听来的说法,这似乎是血杀之气趁虚而入,盘结四肢百骸,清除不尽的缘故,也有神魂上的损伤,反正非常麻烦。

    余慈倒是看得开,而且他还知道另一个原因:心内虚空中,太玄封禁每日里都要抽取一定量的元气以完成最后的调整,形成稳固的绝对优势,这一过程已经在刚才彻底完成,孤岛周围的黑暗海域,更是寒气逼人,垒垒冰山在感应的极限远处,无时无刻不在昭示它的存在,但也从来都是不可接近。

    按照曲无劫的话说,这是余慈阴神等阶还差,吸纳的纯阳之气不足之故。随着修为长进,他就可以渐进接触,体察玄妙,以之为砥砺对象,谋求精进。当然,那应该是相当遥远的事情了。

    正因为这件事了结,余慈体内入不敷出的窘状终于宣告结束,伤势还是那样,清醒的时间倒是越来越长。到今日凌晨为止,感觉中已与伤前无异。这时候他才记得疑惑,自己在哪儿?

    好像是某处高崖之上……

    “余师兄,你醒了!”

    “呃,醒了……宝光?”

    意外的对象,让余慈愣了片刻才回神,那这里是止心观?

    “切,难道我一辈子只能呆在止心观了?”

    宝光嘴上埋怨,却是满脸喜气,一半是余慈清醒着,且精神健旺,二却是自己的事儿。

    余慈见状,拿眼往他身上打量,如今他眼力非比往昔,一眼就看出来,小道士神魂之力外放,显然已经分念化识,进入通神境界。

    “恭喜!”

    “同喜同喜!”

    小道士笑得合不拢嘴,旋又觉得有些不妥,忙更正道:“是我托你的福???????呃,不是,是你的灾。哎呀,反正就是因为照顾你,我才被允许这么早进山门的。”

    小道士发现他永远解释不清了,干脆先办正事,放出一道传讯符,报告好消息,然后就扯着余慈说话:“这段时间可真是吓人啊,不知多少仙长都说你油尽灯枯,有可能浑浑噩噩过一辈子,还好及时摄入足够药力,填充元气,你的潜力也比预想中要深厚,这才免了灾厄。”

    余慈其实对清醒时的记忆还是清楚的,只不过这种时间少了点儿,有时候分不清现实和幻梦的区别,不过剑园中的情形肯定没问题,他点头道:“记得是于观主给我喂的药,对了,观主他在何处?”

    “早回观中去了,不过我这里每隔三天都要向那里报告你的消息,嘿嘿,我来这十来天,还是第一次看见你清醒,一下子又是这么长时间,师兄你是不是大好了?”

    这边余慈才一点头,那边两道剑光穿过清岚,直接越过栏杆,闯了进来。人影都没看清,就听到急躁的嚷嚷:“余师弟可大好了?”

    见进来这两人的脸,余慈就笑,又把头点了一点:“张师兄、李师兄,无需担忧,一切都好!”

    闯进来的这二人,正是张衍和李佑,山门里和他交情最好的两位师兄,倒是在前面短暂的几次清醒时见过了,还有华西峰、黎洪等一块儿去剑园的同伴,山门里的洪千秋、图家兄弟等,几个月来陆陆续续都见过,此时清醒时间长了,也都串了起来。

    张衍、李佑见他确实和以前短暂清醒时不同,都是长出口气,额手加庆,随后却是齐齐道一声惭愧,问起来时,乃是因为两人身为师兄,未能照顾周全,反而为余慈所救的缘故。张衍还专门上来,道了一声谢,为的是疫灾魔种流布时,余慈传给他生死符意,助他压制心魔之事。

    要是他不说,余慈就完全忘了这码子事儿,不过现在不是表功、致谢的时候吧,余慈更想知道这三个多月,外间情况如何,至少也得搞明白,他现在究竟在哪儿?正要问起,栏外剑光又闪,这位没有进来,在外扬声道:“叙旧可在日后,如今时间紧迫,还是快送余师弟去副楼的好!”

    余慈奇怪是谁说这没头没尾的话,一见之下就有些愣:“梦微师姐?”

    依旧是玄袍黄冠,正统的女冠装束,玉色的面颊上却因为全力驭剑行气,略有血色晕彩,自结识以来,余慈还是头一回见到梦微行色匆匆的样子,一时就有些反应不过来。可其他人则是恍然明白,都道:“正该如此!”

    也不管余慈糊里糊涂,李佑一把架起他来,笑道:“余师弟,你的机缘到了,快走快走!”

    挟他走出几步,他又记起一事,正色道:“到那里之前,你万万不能再昏过去!”

    他这么一说,余慈倒想起一个片段,貌似还真有类似的情况,只不过那会儿他比较虚弱,很快就失去了意识,最后不了了之,好像那地方叫???????摘星楼?

    余慈保证自己不会再轻易昏过去,可现在他显然缺乏信誉,没人理他,一行人两边夹着他,越出栏杆,向上急飞,就是不能驭剑的宝光,也由张衍带了上去。一路上,清岚渐转厚重,又有许多奇兽异形在其中流动,有时突然一个前突,看着要从山岚里冲出来。

    三道剑光从这些奇兽异形中间抢出,扶摇直上,冲上十多里路,便见得一侧高崖之上,飞檐斗拱,层列而上,似是当空修栈道,云端立仙阁,将整座山崖都铺饰起来,甚是华美。不过余慈一路上来,别的没注意,只看到满山的符法灵光,浓郁得不可思议,牵扯到方圆数百里的天地元气流动,势大而井井有条,令人印象深刻。

    此时,天空中一声雷响,有个极浑厚的嗓音吼了一句什么,余慈一直注意崖上符法灵光,没有听清,在最前面的梦微则高呼道:“离尘宗外室弟子余慈,不畏强暴,勇挫敌谋,功莫大焉,特许摘星楼修行一年,其中主楼十八日,可自行调配。此为方祖师亲旨,请护楼法圣查验。”

    说着,女修张手射出一道清光,没入山岚深处,半空中又是一声雷响,山岚中开辟出一条狭窄的甬道,几道剑光从中一掠而过。

    “一年?宗门让我在这里修行?”

    余慈忽然明白这是怎么一回事了,摘星楼是山门内一处修行重地,有主楼、副楼之分,据说是宗门前辈在九天罡风层开辟出的空间,其中副楼收摄诸天星力、域外玄英之精,运化其中,在此中修行,效率可提升十倍,一年时光,足抵十年苦修。更不用说极具神秘意味儿的摘星主楼,是个连宗门仙长也要争破头的所在。

    看来,离尘宗对他在剑园的作为,颇是肯定啊。

    “不是修行,是养伤啊。”

    转眼已经到了目的地,梦微见余慈精神依旧健旺,终于松了口气,扭过脸来正色道:“师弟一定要把握这次机会,要知你身受重创,三个月来昏昏沉沉,修行上这是大忌,一个调理不好,修为不进反退不说,更有可能留下一辈子都难以痊愈的痼疾,师长们是不忍看到这点,才破例许你到此修行,万万不可错失了。”

    说话间,众人头顶已见青玉飞檐,其上有道道符法灵光蒸腾飞舞,这里感觉又和前面不同,天地元气并不浓烈,只是纯粹清灵,每一次呼吸,都如流水洗涤,滋味特殊。

    “确实是个养伤的好地方!”在这里,体内每一点杂质似乎都被冲洗干净,不只是他,送他上来的李佑等人也都一脸陶醉,像这样汲取极致精纯天地元气的机会,就是在离尘宗山门,也是可遇而不可求。

    “条件是很好,可要是没有清晰脑子统驭,只会白白浪费难得的机会。”梦微还在提醒,这就是要等到余慈完全恢复清醒之后,才正式前来的原因。

    除了梦微这样有的放矢的之外,李佑、张衍等人探望之余,也有凑热闹的成分,按规定,他们不能呆得太久,很快就告别,梦微也随之离开。这段时间内,她灌输不少信息进来,余慈也用心记忆,突然安静,倒是不太适应。

    唔,总觉得忘了什么东西。

    余慈仔细思考的时候,有声音响在耳边:

    “你的这些玩意儿、战利品之类,还要不要了?”

    ***********

    实在没法保证什么了,十三个小时长途车加一天不停脚,这是一场惨绝人寰的虐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