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三百六十四章 心明

    余慈袖中现出的青光圆轮,暂时只有重器门首领一人看到。

    但在此同时,被血狱鬼府侵蚀得面目全非的界河源头,又一轮明月的飞起,却是所有人都忽视不掉的。那月轮灿若银盘,光晕微微,映得夜空群星失色,混乱的天地也被这清光洗遍,暗红颜色褪去好多。

    大梵妖王真的被惊到了。

    时光倒流回去,它其实是胜券在握的。

    重器门首领逼迫余慈擎出玄黄杀剑,不管结果如何,黑魔法坛都汲取到了足够的养份,并顺势转化为轰破两界屏障的力量,随着血潮拍天,法坛甚至能够汲取一些送回无天焦狱,对它本体也不无小补。

    按照这形式发展下去,也就是三五息的时间,两界屏障就要粉碎,空间结构崩溃带来的冲击,会瞬将方圆万里的区域夷为平地,杀死其中所有的生灵,就连它的盟友投影也不例外,也只有它寄身在原道法体内的分身能够幸免于难。然后,血狱鬼府的气息会以一种爆发的态势,向此界扩散。所到之处,将会和此界的天地元气发生剧烈冲突,这更像是改天换地的过程,河流改道、山川移易、生灵不死则异化,影响直扩出亿万里开外,直到和“真界”达成又一次的平衡。

    到那时,无天焦狱便在此界有了一个突出部,经过这段区域的缓冲,它的力量能够以最小的损失探入此界,就像罗刹鬼王,凝成真界化身,发展信徒,为它关键性的突破打好基础。

    为此,它甚至不惜为此界分身分配更多的精力。要知道,此时它的本体还在无天焦狱和罗刹鬼王激战。在他们这个层次,方寸间的对撼,也要调动起巨量的天地元气,任何一个微小的失误,都可能造成全局的崩坏,酿成毁灭性的后果。

    无天焦狱那边已经有些吃紧,但大梵妖王认为这是值得的,它有信心在三五息的时间内,轰破空间屏障,然后便都是天地自然的变动,无需他再插手,他尽可从容回转,和罗刹全力一战。

    计较得不错,可转眼,他就看到了曲无劫的留影微笑。

    明月飞举,照映天地。

    众人一时惊怔,但在大梵妖王心中,却像被硬生生砸进一根钉子,撑得心脏都要爆裂了。

    “不好!”

    在别人看来,明月光华来得诡异,纵有极大威能,却看不清首尾,里面的信息太过奇妙和隐晦。可在大梵妖王眼中,月华透出来的,却是最直白的宣言,那是它除了魔主大人之外,最熟悉不过的气息。

    “怎么是你?”

    黑魔法坛的投影依然在大口吞吃血潮,将之转化为破界的力量,时间已经不到三息,那也就是咬咬牙,搏一搏的事儿。可是大梵妖王却是满腔冰冷,月华之下,留影之后,透出太多的东西,已经到了它不堪重负的地步!

    它见过太多倒在最后一步的事例,在它的层次,赌博的勇气绝不是必须的,计算才是基础的基础。只差一线……说起来希望满满,但就是这一线之差,就是永远无法逾越的天堑!

    在界河源头,大梵妖王明确了一件事:没机会了!

    在精准计算的基础上,形成的第二项必须特质就是决断。月光倾注之下,它舍弃一切,想立断切断联系,回归无天焦狱。

    可伴随着月光照下,虚空中现出千丝万缕的无形缠线,恍若铺开的蛛网,将那点儿联系勾挂其中。一股极熟悉的力量便从那流动的月光中涌出,通过“蛛网”,将寄魂分身和他本体的联系牢牢锁定。

    连走都不让走?无量你欺我太甚!

    大梵妖王第一下未得逞,当即口发厉啸,原道法体腾空而起,向前空间塌陷的中心点飞跃而去,在赤火妖炎喷涌的火舌中,向下急坠。它要借用血狱鬼府的力量,强行破开禁锢。

    此时此刻,他已经宣告了自己的失败,可他却有一件事想不通:“你怎么站在曲无劫一边,对了,还有罗刹鬼王,难道五劫前的事情,全是你的阴谋?不……不可能!”

    你能瞒我一时,安能瞒我一世?就是在大梵妖王这样万古长青的绝顶妖魔眼中,五劫时光也不是一个小数目了。就是有什么阴谋,这么一段时光,它又怎么会毫无察觉?

    寄魂分身上的纠缠还在持续,大梵妖王觉得已经耽搁了太长时间了,但也正是由于接触得久了,一些隐藏在更深层的东西慢慢浮了上来。

    “这种混在一起,分不出边界的感觉……别开玩笑!”

    大梵妖王又看到了曲无劫的微笑,那个近乎虚无的影子后面,就是中悬夜空的月轮,二者气息贯通,无分彼此。“看到”这一幕,有如一个霹雳在脑中爆炸,震开了一个最要命的关窍:

    “曲无劫你夺了……”

    刹那间,一个不可违逆的力量封住了它的嘴巴。巨大的荒谬感满溢心头,大梵妖王想咆哮,又想大笑,可是它什么都没法表现出来,只有久远的画面,带着讽刺的色彩,涂染了整个思维区间。

    随后,就是已经很久很久没有翻上来的黯然。

    原来,你已经完蛋了?五劫之前,你暗中撺掇剑仙西征,一举颠覆剑修时代,而五劫之后,报应不爽,竟被人来了个鸠占鹊巢……如此,曲无劫和罗刹鬼王的合谋也就有了最完美的解释。

    万事休矣!

    思绪百转的同时,这个过程中,大梵妖王已经尝试了无数种方法,更利用空间甬道的不稳定性以及对血狱鬼府的熟悉,接连跳变,可月光蛛丝便如附骨之蛆,紧追不放,所到之处,一应虚空屏障都为之消融,竟不能挡其半分。不,甚至比在界河时还要来得流畅!就好像月光能从虚空穿行中吸取能量一样。

    “用得真熟啊,想必日子也不短了吧……可你这样扯着我,又有什么意思?真以为在无天焦狱,我会输给罗刹那婆娘?”

    想什么来什么,便在此时,罗刹鬼王那可恶的声音响起:“听说,你曾想采集我的本源之力来着?有来有往,想来你也不介意了!”

    “不好!”

    大梵妖王猛地想起,罗刹的睚眦必报是两界出了名的,它在天裂谷做的事,既然已经败露,又怎会不招来报复?

    对它这种层次的绝顶妖魔来说,本源之力无论如何都不能落入敌手,否则将埋下陨落之厄。若是寄魂分身被锁住,从中提取出本源之力,那是真真正正地万事休矣!

    “好,好……曲无劫,我服了你了!”

    一声痛吼,无天焦狱震动,百万里地域山川改易,生灵死伤不计其数,但也就在此刻,大梵妖王硬生生截断了透入修行界的一缕神意,并毫无犹豫地催化,打入原道法体内,另一个“住客”身上。

    此界最顶尖的妖魔神意,掺着本源之力,何其宝贵,如此一手,对影鬼来说,不止是水过旱壤,恰如同烈火烹油,以前根脚上的缺陷,转眼就给弥补,对曲无劫再非全无还手之力,更由于大梵妖王退避,重新掌握了原道法体,战力之强,仅就此地来说,已经头把交椅。

    大梵妖王大笑,本源之力催化,融入影鬼体内,立刻就会变异,就算那二位神通再强,也无法还原。他虽然因此伤了本源,一两千年都恢复不过来,但已经是最好的结果。

    “下面就看你的了,老子回去.舔伤口去!”

    大笑之声渐转缥缈,随后又是一声叹息:纵然它已经是最顶尖的那一群,可某个层面,它仍没掺合的资格,这记警告性质的耳光,打得好生响亮!

    ********

    好手段!值得么?

    顷刻间的局面变化,以余慈这样的层次,还难以洞悉其妙,可重器门首领不一样,她已经是一个有资格旁观的人物了,虽说一些关键处还是迷蒙不清,可推理出前后脉络,也不是甚难。

    她和大梵妖王虽是临时盟友,但立场有本质不同,感叹的对象相同,但出发点大不一样:“一代雄主,无双剑仙,得失之间,冷暖自知!”

    而今日,休矣!

    当空皓月之下,余慈手中那轮青光,不过萤火而已,只是同源共鸣,隐隐相通,威力大了何止十倍?先前准备的重甲已经破损,投影直接暴露在青光之下,强劲的吸力,对重器门首领来说,竟有不可抗拒之力。

    她哑然失笑,也不多想,天青甲胄上,一层层符纹亮起光芒,流动如水,已开启了某个机关。面前青光大盛,她却不管不顾,“哧”地一声响,星芒如斗,破甲而出,朝着远方虚空塌陷处飞落。

    两边明月齐齐作用,扯得星芒摇动,可是除了消减其光芒,却无法撼动其移动轨迹分毫。直到星光熄灭,化为轻烟散去。

    “余慈么……”一缕念头就此消亡。

    “真是刚烈。”

    余慈嘿了一声,翻身仆倒,玄黄杀剑也掉落一边。前面,浓郁的血杀之气已经把他冲得五痨七伤,再坚持片刻,他大概就要成为下一个死在玄黄杀剑下的冤灵了。

    “说了你别忘恩负义来着!”

    嘟哝声里,他又隐约觉得有点儿不对劲:“镜子这也太热了吧!”

    ********

    中秋不见月,惟在心中明。诸位书友节日快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