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三百六十一章 正主

    两界甬道的开辟已经到了最关键的时段,巨量的天地元气交换每时每刻都在进行,血狱鬼府那边的冲出来,界河源头这边的陷进去,甚至已经影响到了周边阵裂的虚空诸界。

    血狱鬼府的气息密布,这里,渐渐地已经不再适合人类停驻了。

    余慈仍封着鼻窍,在心中默数,算上还未知生死的香奴,界河源头区域也只剩下七个人……不,应该是八个。

    由于区域被塌陷的虚空大口吞噬,彼此间的距离变得相当接近,此时,每个人都能感受到,那片虚空动荡最剧烈的区域所放射出的惊人热量,好似站在熊熊燃烧的火炉边,所有的水分都要蒸发殆尽。

    这也就是所谓“见证”的由来。

    余慈也只能将局势观察到这个地步,下一刻,无法形容的呼啸声冲击每个人的耳鼓,那是从空间塌陷的中心处迸发出来的,让人们知道,那里有一场致命的灾难在酝酿。

    除了灾难的发起者,这里只有重器门首领离那边最近,面对这随时都要爆发的危险,她反而飘浮起来,向前一段距离,凑近了细看:

    “确是通往无天焦狱底层?”

    血狱鬼府九地三十六层,里面“九地”是独立区域的概念,有八苦阴狱、无天焦狱等分别,相对独立,自成世界,一个‘世界’分三十六层,随着层数向下,环境越发地险恶复杂,其独立性也越小,越容易产生和其他区域的交集。

    这正是重器门首领寻求和沉剑窟主人合作的原因,现在,就是收取报酬的时候了。

    “自然!依照前言,你可以自由出入这个甬道。对了,你对罗刹的态度,我很感兴趣……话说,罗刹在哪儿?我刚刚嗅到她的味道。”

    重器门首领朝仍旧昏死地上的女修瞥了眼,简洁应道:“截断了。”

    “能截断信力渠道?”

    原道法体内的那位惊讶之余,似有长谈的趋势,不过很快,它话锋一转:“交战几劫时光,她可从来没有这样半途而废过……哦,终于到了!”

    对方忽又大笑起来。

    这一刻,在余慈的感官中,天地间破开了一个不规则的窟窿,地狱的烈火就从里面放出,形成巨大的喷射流,横扫整片区域。这是一次无以伦比的冲击,以至有那么一瞬,余慈以为整个界河源头都被赤焰狂潮吞没掉!

    他摆出了无瑕剑圈,却仍不免被高温热浪冲飞,半途是于舟以剑气布下屏障,为他消去了冲力。不过这时,包括于舟在内,都把握不住空间方向感了,整个界河源头区域,再没有“平地”这个概念!

    长笑声充灌入耳:“妖火破界,元气置换,此地将永为血狱魔土!”

    原有的虚空结构终于崩溃,由此生成的巨大力量,将成为打穿两界屏障的最后一击!此时,已经不再是架构永久性甬道的问题了,血狱鬼府的那位,分明要将这片山脉彻底拉入血狱鬼府的版图!

    余慈也不知道自己为何会想到这一点,也缺乏更深入的认识,他只知道,周边的环境越来越恶劣,他已经断绝了口鼻呼吸,但外界侵掠如火,又似是强酸一般的空气,仍在侵蚀着护体真煞,并有丝丝缕缕已经透入体内,全凭还真紫烟暖玉的辟邪功效,才给他喘息之机。

    从空气来看,这里已经可以算是血狱鬼府的范围了,相差的只是最后一步——打破屏障,让血狱鬼府彻底将这里吞没掉!

    这只需要一个爆炸而已!

    “爆啊!”

    在震耳欲聋的吼啸声中,余慈握住了玄黄杀剑的剑柄,但比他更早一线,于舟皓白银发之上,蓦地滴入一点墨色,既而急速扩散开来,同步迸发的剑气甚至形成了大片真空,将余慈也包了进去。

    余慈被那场面惊到,拔剑慢了半拍,然后……

    吼啸变成了一声愤怒的嚎叫!

    激荡的天地猛地一窒,如同戏子卖弄嗓子时,突然唱破了音,情势急转直下!

    已经被血狱鬼府的空气浸染成暗红色的空间内,蓦地炸开一团刺目的白光。变故发生得如此突然,等余慈抬头的时候,只见到光波扩散的余势,还有那边漫天飘洒的粉末,至于原道法体,则是被硬生生轰下半崩塌状态的山峰,险些撞入后方巨大的空间塌陷地。

    接着,又一道强光爆开,撕裂了妖火肆虐的虚空,然后才是尖锐的爆音。

    这回余慈看得清楚,强光爆裂的源头不在别处,就是在原道法体之上。只是这次它已有了防备,身体绷紧,有如实质的气芒外烁,将爆炸冲击排开。同时怒喝了一记余慈没听懂的句子,猛旋身,一连十余道灵光长线被甩飞了出去。

    只看灼灼灵光,余慈就认出那些东西的来历:“剑仙遗宝?”

    不久前,沉剑窟主人才将这些应属于曲无劫的宝物收入囊中,究竟是什么原因,让那个血狱鬼府的强者也如避蛇蝎,远远甩开?

    余慈没有再拔剑,只是远望那些四散的灵光,其他人也是一样。

    在现今极端的环境下,才看出这些宝物的不凡来。每一件宝贝上放射出的灵光,都能在暗红的天地间自发开辟独立的区域,免遭侵蚀。这些性质各异的灵光交错在一起,则发出低吟轻啸,生就共鸣。

    原道法体就在这一圈共鸣宝物的中央,刚刚才停下来,便见这些拿出任何一件,都足以令此界修士争破头的至宝,就这样在共鸣声里——齐齐爆开!

    这一幕的情形足以让所有人的眼皮乱蹦。

    暗红的天空下,到处飞舞着法宝的碎片,虚空中似乎有一座无形的磨盘,缓缓转动,将碎片碾成粉末,将粉末碾成一片朦朦的光雾。

    光雾中,有某种奇妙的能量聚集。

    这需要一个过程,法宝破碎造成的影响,到此有些停滞,事态的发展似乎重新归入以往的轨道,塌陷的空间放射出更为巨量的赤火妖炎,用燃烧这样暴烈的方式,强渗入这片天地的每个角落。

    但事实上,这一切都成为了背景。

    赤焰狂潮中,有一股明显的逆流,破开了整体的前冲势头。那是虚空某块区域,赤血似的烈焰不见任何杀伤,只环绕在周围,显出妖异的轮廓。

    对此,原道法体震动胸腔,发出了低低的笑声:“哦,果然还在!”

    话声未尽,已有清音绕空,缥缈明透,恍若晴空下的天籁,细若丝缕,不带半点儿烟火气。场中有些人已经很熟悉了:

    十二玉楼天外音!

    漫天赤焰狂潮骤然一缓,使得那片区域内的轮廓更清晰,最终,明透的剑吟洗去仅存的那点儿火光,显露出一个奇妙的场景。

    虚空中现出的,是一个颇华美的座椅,下面有一圈薄光承托,当然,座椅上有人,那位似乎有些疲倦,又或是惫懒,他单手支颐,手肘架在座椅扶手上,用这种很放松的姿态,出现在人们眼前。

    余慈险些给噎着:沉剑窟主人?

    他眼中所见的,活脱脱就是显化厅中,与诸修士见面的沉剑窟主人形象。

    但下一刻,他就反应过来:不对,这不是影子,是正主儿!

    呃,也不对……

    便在此刻,手臂莫名地发烫,余慈反应过来,微微活动了下左臂,那里像是藏着一块烙铁,贴着他的皮肤,烤得滋滋作响。

    是照神铜鉴。

    这件已经和他心意相通的宝物,在剧烈反应之余,将某个模糊的感应反馈到他心头。

    余慈微怔,脸上则不动声色,用眼角的余光瞥了眼某个方位。

    声音在每个人耳畔响起:

    “是影鬼吗?”

    没有人回应,但很快座椅上那位就做出了纠正:“哦,这是我后来给你的名儿……又或者,是大梵在这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