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三百五十八章 拷问

    包裹着钢铁的手指锁住脖颈,封堵住香奴的呼吸。随着女修窒息,整片天地的气氛也僵滞了。

    余慈忽然觉得额头上的手变得冰凉。

    香奴在挣扎。在力量层次方面,双方并没有绝对的差距,可是重器门首领在她身后,扼着她的后颈,锁住了极关键的窍穴,其精妙的手法,便如同一个无形的铁笼,捆缚她的手脚,任她手足如何挣动,却只能越来越乏力。

    渐渐的,呼吸断绝、力量断绝、神力加持……也断绝!

    “她封住了神力加持!”

    那位已经变了腔调,因为重器门首领不可思议的手段,也因为超乎想象的立场。

    余慈呆看了半晌,强压着嗓门,沉声道:“她怎么会和沉剑窟主人走在一路的?”

    句子一字一吐,若非如此,他肯定按捺不住心中翻涌的情绪。

    他记得很清楚,就在进入界河源头之前,沉剑窟主人与重器门首领还在针锋相对,前者的血杀剑气甚至格杀了三个重器门修士,双方之间除了血仇之外,怎么还能容下别的东西?

    他没有得到任何回应,但他本来也没有指望。手仍按着额头,余慈视线越过指腕的阴影,看着眼前的一幕。

    “哈哈哈哈……爽快!”

    沉剑窟主人放声大笑,声震群峰:“便由你控制局面,待我打开这通往血狱鬼府的甬道!”

    重器门首领沉沉不语,扼着香奴脖颈的手则不见半点儿松懈。

    “血狱鬼府!”余慈猛地挪开盖脸的手,“那家伙也是要打开通往血狱鬼府的甬道……目的都一样,又怎么会交火啊!”

    他和那位设计的局面,难不成只是一场笑话吗?

    剧烈的震荡从外围虚空的某个角落发散,掀起更强烈的虚空乱流,甚至扰乱虚空的阵列秩序,那里就是通往血狱鬼府的甬道,被沉剑窟主人溯本追源,加以锁定。

    曲无劫剑破三千世界,火候控制得炉火纯青,所有虚空裂隙全部都是单向内环状结构,也就是说,从剑仙秘境可以到外面的的世界去,但外面世界的人,却不可能通过虚空裂隙进到这里来。

    沉剑窟主人现在做的,就是要打破这单向结构,真正开辟出一条通往血狱鬼府的甬道,就像是酿成天裂谷大动乱的那个甬道一样!

    血杀之气冲贯天地,震得群峰摇颤,如此声势之下,余慈等人的恼怒根本没有人在意。沉剑窟主人全力改变甬道结构,至于重器门首领,握着香奴粉颈,像是转动一件精美的瓷器,迫使女修与她面面相对。

    香奴的挣扎越来越弱了,窍穴受制、气脉被锁,内呼吸等于被废掉,扼住喉咙产生的窒息反应也就愈发强烈。女修无法呼吸,本能伸长颈子,向后仰头,遮面的兜帽就此滑落,露出一张仅算得上清秀的面容,只是脸上已是蒙上一层青紫,勉力伸手,但只能稍触重器门首领的头盔面甲,没有任何作用。

    余慈看着那边,眼睛眨也不眨。虽然听不到那边的声息,但他有种感觉,重器门首领在说着什么,做着什么。

    “罗刹要做什么?”

    包裹着金属的手指微向内合,香奴粉颈便发出濒临崩溃的低响。重器门首领虽是问话,却不准备让人开口,因为随之而来的,就是席卷整个脑宫的精神风暴。

    “呀!”

    就是在咽喉被紧扼的此刻,香奴仍发出一声嘶哑的喊叫,身躯更是剧烈颤抖,整个人都在打摆子,由此可以想象,她承受着多么恐怖的冲击。

    余慈十指交叉,用小动作来缓解心中的压力,看着回光返照一般挣扎的香奴,做出了判断:“是十方绝狱撼鬼神法!”

    说话间,只觉得牙缝里凉森森的。

    很快,香奴的挣扎和颤抖就停止了,头颅软软垂下,乍看去倒像是被捏碎了颈骨。可与之相对,隔着一层面甲,重器门首领低语如同碾过天际的闷雷,响在她耳畔心中:

    “桀骜之辈,也做狗么?”

    短短八字,就是一个引子,已经支离破碎的思绪不可抑止地流动,毫无掩饰,如同被剥除所有衣物,精赤地呈现重器门首领眼前。

    香奴在做梦,神智恍惚中,恍若时光倒流,又回到她踏出虚空乱流之前,那是神力加持前的片刻。

    那一刻,她想杀人!

    在她视界中,有那个近在咫尺、曾几番纠缠的青年道士,也有相隔数层乱流,永远带着令人厌憎笑容的旧日仇人。也许当时还力有不逮,可是当神力上身,斩杀二人,便如杀鸡屠狗一般容易。

    然而,她不能!

    神主不会允许她将宝贵的神力用到无意义的方向,更不用说违背其意志,击杀那个已经设计好成为她磨刀石的对象。神主希望看到的是纠结复杂的人心变化,就像一出剧目,可以从中获得乐趣,而她,正是已设置好的角色,背负着不属于她的名字和性情,或者干脆就是衬托的背景!

    如此人生,便是她托庇于罗刹神主羽翼之下,必然要付出的代价。

    “你想过这种日子?”有个声音在心底回荡。

    “我?”

    她有些迟疑,但此时此刻,她的心意就是毫无遮掩,刚刚浮起的不安便被肆虐的情绪洪流冲垮了:“当然……不!”

    我早受够了!我要回到从前,回到那生杀由心、肆无忌惮的时光里去;回到那任意往来、从容自若的时光里去;甚至要回到那筚路蓝缕、艰难追索的时光里去!

    我要……自由!

    刹那间,女修身上心中似乎有什么东西“砰”地碎裂,无可抵御的冲击蔓延全身,最终化为怒龙般的咆哮,在脑宫炸响。

    重器门首领松开了手,女修软软倒地,全无声息。

    不再管地上的女修,重器门首领负手观望临时盟友的进度。在虚空乱流中,已经明显辟出一个血红的光圈,源源不断的血杀之气就透入其中,在修改结构的同时,也与血狱鬼府深处一个强大的存在遥遥呼应。

    用不了太久了。

    重器门首领有自己的判断,她腾空而起,前往那边的雪峰。此时,沉剑窟主人将全副精力都放在打通甬道上,纵有惊天本领,也一时动弹不得,她必然要就近护法,确保无人打扰。

    若藏在虚空乱流中的那个小辈,又做蠢事,她绝不会再手下留情!

    余慈忽觉得身上发冷,如凉水浇头,耳畔则是警告连声:“他看到你了!”

    我知道!

    余慈的身子不自觉收紧,像是蓄力,又像是抵御不住外在的压力。坦白说,沉剑窟主人和重器门首领二人的合作,具备抹杀一切痴心妄想的威力。他和那位是设了不少手段,但这手段几乎全部是以那二人火并为基础,如今早没了意义。

    应该……哇哦!

    寰宇剑鸣,瞬间荡开虚空乱流,一跃十里,目标正是那难以动弹的沉剑窟主人。重器门首领丝毫不乱,飞起截击,路线掌握得极其精到,刹那间就是剑气连爆,两个人影起落交替,途径的雪峰转眼已是千疮百孔。

    而这边,余慈终于看清了来人的身份,他猛地跳起,眼睛睁大到极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