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三百五十七章 合流

    香奴的举动让余慈一怔,抬头想问,女修也恰好做出扭头的动作,兜帽阴影下,只见两点星眸寒光,余慈眉头微皱,耳边也响起那位的声音:“她对你印象很糟?”

    “呵,也许……应该吧。”

    余慈露出笑脸,全身筋骨气脉则紧绷如弓,随时能够做出反应。

    便在此刻,连绵的雪峰山区中回荡起细密的震鸣声,音波将经过数次雪崩,已经松软太多的山顶积雪又震了一波下来,不过在余慈的感应中,最明显的变化却是虚空乱流更为混乱,好像有根棍子伸到里面来,用力搅动。

    余慈就问:“是那影子在搞鬼?”

    “嗯,这里脉络清晰,虚空分列颇有规律,查找线索很简单。它这是……和谁联系?”

    “联系?”

    余慈有点儿疑惑,但更疑惑的是香奴的反应,眼下情况变化时,女修反倒不像先前那么在乎,而是将视线越过他的肩头,投向虚空乱流深处,好半晌才收回。

    “杀气如煎油,也不知针对的谁,这小姑娘忍得很辛苦啊。”

    两位在这边“窃窃私语”,香奴终于摆动袍袖,又向前去,余慈忙住了口,仔细观察她的动作。

    女修在虚空乱流边缘停下,抬臂探手,手掌恰好穿出虚空乱流去。

    余慈眉头又跳,两边虚空一乱一静,压差极大,若伸手的是他,此时胳膊差不多就要废了,想来香奴压力也不小,偏偏半点儿都看不出。正疑惑之际,女修黑袍之外爆开一圈灰白焰气,灼然如火,明明光芒不强,直视时双眼却如遭针刺,一时心头凛然:“是罗刹幻力!”

    还是最精纯的那一种……

    未等到那位发表看法,余慈耳膜忽然震荡,他张了张嘴,却发现整个人、整片区域、整个天地都是如此。或许是眼珠也受到影响,视界模糊不清,情境大幅扭曲变化,他觉得晕,念头方动,却是一个趔趄,差点儿坐倒在地。这感觉,似曾相识!

    是在天裂谷……

    “快跑!”

    尖锐的警告直接炸响在脑壳里,余慈硬生生断去思绪,身体向侧方弹射,刚离开原地,灼热剑气掺着沉剑窟主人的咆哮,切入虚空乱流中,瞬间生成一轮炽热风暴,冲击力之强,直接扫平了这边狭窄的虚空间隔,使两边虚空碰撞,空间整体都塌陷了一大块。

    余慈擦着风暴的尾巴飞出去,毕竟是受到突然的眩晕影响,他直接撞进虚空乱流中。但他也没有怎么担心,暂时没有被屏蔽掉的那位,还是比较值得信任的。

    他体外张开屏障,抵挡住了虚空乱流,移到了另一处相对安稳的位置,比他更早一线,香奴身如飞魂幻影,已经脱离了危险地带,但其他人可没了这么好运了。

    不知道香奴做了什么,沉剑窟主人此时正是暴跳如雷,剑气风暴横扫四方,一次又一次捣入周边虚空乱流中,搅得天下大乱。刚刚冲到虚空乱流中去夺宝的修士们,可说是遭了池鱼之殃,血杀剑气在剧烈动荡的虚空中来回扫荡,不知有多少人被赶到吐血,狼狈到极点。

    可也就是在这种情况下,一声啸音拔起,依稀见得有一道扭曲的光芒飞射,转眼不见。紧接着就有人喊:“帝天罗抢了宝物……跑了!”

    叫声扩散,这片天地的气氛立时为之一变。

    哦哦,这真是个好理由!

    余慈能够感觉到,随着沉剑窟主人魔性大发,肆意发泄,几乎已经没有人愿意在这片天地停留了,而帝天罗夺宝得手,飞遁离开,根本就是驱动修士们离去的最佳借口。

    一个、两个、三个……

    在余慈耳中,那位随时都在报数,不过十余息的时间,闯进这片界河源头的修士便差不多撤了个干净,至于仅存的那几个……

    夏伯阳低咒一声,刚刚差之毫厘被帝天罗那女人抢了先,他可是恼火得很。但事已至此,他也没必要再纠结,原本他也要离开的,可目光一转,却依稀看到虚空乱流边缘,那个完全遮在黑袍下的人影,心中陡地一热。

    之前点出女修身份的时候,他说的那些话半真半假,可有一点是实实在在的:他确实对女修动过心,记忆中那种犀利冷彻,却又时时变化的风致,便像是一块华丽的冰晶,握在手中寒透,却在阳光下折射出虹一样的彩光。

    相隔多年后重逢,女修内敛了许多,像是冰晶锁在了盒子里,遗憾之余,却让他分外想开启封印,重现其光彩。

    带着这份儿心思,他特地绕了个圈儿,轻喝道:“还不快走!”

    这就是关心关怀了,他冲过去,想顺势扯着女修一块儿走。当然,有九成是被女修躲开,但意思到了就成。距离接近,他伸手示意,可是几乎要碰到香奴的肩了,女修仍没有任何回应。

    “咦?”

    疑惑之时,香奴扭头,和他打了个照面。

    目光接触,夏伯阳身子陡地一颤,已是张口结舌,什么话都说不出来。场面僵滞了半息左右,他如梦方醒,猛地抱拳,向那边拱了拱,这时才想起要弯腰,再折下去时,整个背脊都是冰的、硬的。

    香奴没有任何表示,只是又转过脸去。

    见女修不再看他,夏伯阳才感到背脊有了些温度,也柔化了一点儿。他什么都不再说,一躬到地,然后转身就走,倏乎间已没入虚空乱流中,不见了踪影。

    “喂,喂……”

    附近空寂又混乱,只有余慈一个人成为了目击者。而看到这不可思议的一幕,他也不知道自己在招呼谁,反正只要有人和他分享一下那荒谬的情景就足够了。很快,便有声音响在耳畔:

    “噤声!”

    余慈很听话地闭嘴,然后他就看着香奴,踏出虚空乱流的范围。

    “轰隆”一声巨响,又一座雪峰崩塌,飞石冰雪中,沉剑窟主人虚悬半空,周身血杀之气环绕,冷冷盯视过去。香奴微昂起头,与之对视,丝毫不惧。

    回音依旧不绝于耳,可是气氛已经凝滞得要窒息了。

    “她怎么能撑得住?”

    沉剑窟主人的血杀剑气当真凶厉无双,就是在虚空乱流中,又完全错开方向和角度,余慈也觉得皮肤发热,这还只是余波影响而已。可香奴的表现,却像是完全没有感觉。

    不,不只如此。她身外还燃着那灰白的焰光,热量辐射出去的时候,周边地域都微微扭曲,连带着她的身形也妖异起来。

    看到这些,余慈心中有了个猜测,但有人比他更知究竟:“是神力加持!那个小姑娘接通所信奉的神主,获取力量,看样子是临时性大投入……”

    对此,余慈一点儿都不觉得惊讶。刚进来剑仙秘境的时候,他就发现,香奴似乎通过虚空裂隙,和外面联系,如今想来,她所信奉的罗刹鬼王神通广大,真要支援她做出点儿事来,还不是轻而易举?

    呃,罗刹鬼王?

    余慈按按额头,虽然他已经做好和了不得的家伙战斗的准备,但随时蹦出一个“顶尖大人物”的现状,还是让他有一种噩梦般的荒谬感。

    耳边声音将分析持续传入:“神力强度还在提升,好家伙,对面难道是要造一个寄魂分身?那影子就要早动……”

    话音倏然断掉。

    眨眼间,一道身影凭空出现,在灰白焰光下,映着刺目的金属光泽。

    香奴已经警觉,周边区域的扭曲状况骤然加剧,然而那道身影便似从她所立之地冒出来的魔神,没有受到任何影响,伸出拇指,轻按在女修后心。

    罗刹幻力的光焰骤消,而来人则顺势扼住香奴的玉颈,将其硬提起来。

    “怎么回事?”

    余慈的手僵在脑门上,一时忘了取下。

    ***************

    预支歉意,明天……呃,已经是今天了,会有事,恐怕很难更新。不过还好,过去这个坎儿,更新肯定会恢复正常。另外,剑园的情节也将迎来高潮和结局,请兄弟姐妹们静等其到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