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三百五十五章 水火

    找到香奴,并非是因为她在附近,找来比较方便,而是余慈深思熟虑之后的结果。

    能够进入界河源头的这些人,没有一个省油的灯。纵然一个个实力高超,但余慈不认为他能够让这些人按他的剧本行事,自然也没法提供给他太多的助力。这种情况下,顺势而为才是最重要的。

    他找香奴,一来二人前面算是有些合作的基础,听其言、观其行,都还过得去,二来双方的交情也就是那样,好聚好散,不存在利用与被利用心理障碍,符合他临时“搭伙儿”的要求。三来,也是最重要的,余慈认为,眼下剑园中,除了他背后那一位还有重器门首领之外,能对沉剑窟主人造成威胁的,也只有香奴一人!

    两人视线隔空一对,未等进一步交流,旁边已有人奇道:“这位……是余慈吧。”

    余慈闻声扭过脸去,见了那人,便笑了一笑,招呼道:“夏道兄。”

    夏伯阳的态度淡淡的,称不上和善。

    他早早便用替难巫偶脱身,此后再无交集,不曾见得余慈后面的表现,便是见了,他堂堂还丹上阶修士,又是千山教少主,飞魂城城主夫人的内侄,堪称是洗玉盟最出类拔萃的后起之秀,对余慈这样一个修为平平、名声不显的人物,自然也看低一头,更何况,他听余慈大咧咧地称呼“香奴”,极是无礼,心中不免有几分厌憎。

    余慈只是奔着香奴而来,对夏伯阳尽可无视。不过眼下却不是内讧的时候,心中念头一转,便又笑道:“先前形势紧张,未曾与夏道兄叙礼。去年也差不多是这段时日,慕容师姐西来,击杀恶贼南松子,在下适逢其会,多蒙看顾……”

    他语速刻意放慢,一边说一边观察夏伯阳的脸色,见其惊讶之余,面色有和缓的趋势,便又加了把力:“蒙慕容师姐看重,也算是师姐弟相称,临去前,我与梦微师姐还合送她一只水相鸟来着……说起来,也能攀着夏道兄一些。”

    微笑中,余慈姿态放得颇低,若夏伯阳再不知趣,就未免过分了。

    事实上,夏伯阳本来是有给余慈一点儿颜色看的打算,但听余慈“攀”上来的关系,他还真有点儿吃惊了。余慈所说的“慕容师姐”,自然就是大名鼎鼎的“洗玉飞烟”,也就是他姑姑的义女慕容轻烟。他和那女人的关系算不上深厚,但总还有几分交情,慕容轻烟西去游历之事,他也是知道的,只是不想其中还有这等关节。

    所以,夏伯阳本能地回头确认,兜帽后,香奴没有任何回应。

    没有回应就是默认了。夏伯阳终究算是英杰一流的人物,就算对余慈第一观感相当糟糕,起码的肚量还是有的,既然余慈先放低了姿态,又抬出慕容轻烟来,他也要有些表示,便露出一个笑容,冲着那边点点头。

    偏在此时,他只看到了余慈的后脑勺。

    夏伯阳却没有在意,只因为就在刚才,一处山峰雪崩,四野震动,但相隔十里,也能从雷鸣般的雪浪声中,清晰感觉到那边嗡嗡颤鸣的剑吟,人们的注意力自然都被吸引过去。

    也因为如此,同样没有人看到,余慈扭头之后,脸上的表情。

    半晌,雪崩止歇,剑吟之声又持续了一段时间,才慢慢消失。三人都转过脸来,视线略一碰触,便又是沉默。

    所谓“借势而为”,当然不能开门见山,否则是要被人当成傻子看的。余慈摆出的是“偶遇”或是“临时起意”的姿态,一个人的能力和收获有限,但若能有三个人在一起合作,不提别的,野心总要再升上几个层级,那样更符合余慈的盘算。

    只是,无论是香奴还是夏伯阳,暂时都没有将心思坦白的打算。

    余慈现在要做的,就是逗他们开口——用沉默。

    沉不住气的是夏伯阳。其实这位的心性修为也属上乘,可有佳人在侧,之前余慈一番言论,无形中也把他抬高,再加上形势确实紧迫,几个因素揉在一起,终于让他忍不住说话:

    “余……老弟有什么打算?”他本来是想说“师弟”来着,但这样就等于坐实了关系,滞了下又改口。

    余慈已经不在称呼上纠缠,只是皱起眉头:“不怕二位见笑,我进来就后悔了,山区面积对那怪物来说,只是个笑话,又有虚空乱流封锁外围,就像个鸟笼子,完全没有辗转腾挪的余地……嘿!”

    除了“后悔”之语,余慈其余描述都是最真切不过。夏伯阳便点头同意:“这里虚空拼接确实复杂,那个怪物若发了狠,事情就不太好办。”

    理论上讲,沉剑窟主人若真动手,一时三刻就能将这片山区血洗一遍,但余慈认为,沉剑窟主人没那个心思。因为,在沉剑窟主人、甚至在余慈本人的认识里,这片连绵雪峰之中,有曲无劫!

    余慈一直怀疑,是不是随便找个山峰挖上几尺,就能看到那位前辈剑仙正躺在里面睡觉来着?

    不管认识是否正确,曲无劫曾在这里生活了成千上万年的时光,此一事实是没有疑义的。大概这里每一处冰雪岩石,都残存着他的气息,正因为如此,威慑始终存在,作为影子,沉剑窟主人对此有天然的恐惧。

    “那个‘怪物’……”

    “你说沉剑窟主人?”

    “咦?”

    无论是夏伯阳还是香奴,都看着余慈,一时说不出话。

    谜团被余慈一语戳破。

    别看界河中那场黑暗乱战打得热火朝天,各路人马,其实不过是群聚而来,知道前面“吞吐元气,剑耀百里”怪物身份的,以至进一步能明白其中事态演化的,可说是一个也无,弄得一笔糊涂账。

    而此刻,余慈直接叫破了怪物身份,对曾经参与过沉剑窟之会、经历过归墟中的摊牌,甚至还见到那具神秘棺椁的夏伯阳二人来说,理解上全无困难,且惊讶尤甚。

    不得不说,余慈挑了一对好听众。

    趁热打铁,他恰到好处地摆出意外的表情:“原来你们不知道?那你们还追来!我?我是被重器门的那家伙抓进来,凑巧碰上……”

    “原来是这样!”

    夏伯阳的感慨全无新意,心态变化也是如此:“那怪物夺舍了一具剑修法体,怪不得修为狂进……”

    说着,他垂下眸子,不让人看到他眼中跳跃的火苗。

    一具能容纳沉剑窟主人的剑修法体,不正是炼制千山教独门巫法的最好载体?

    余慈有选择性地叙述信息。比如说沉剑窟主人夺舍,却不说法体原属于哪位,更隐去剑破虚空的事实,显得他只是一个适逢其会的倒霉蛋,将原因和责任一股脑儿地推给重器门首领,彻底撇个干净之后,余慈便观察这二人,尤其是香奴的反应。

    为什么说香奴对沉剑窟主人有威胁?不在于此女本身的修为,而在于她背后的那位。

    香奴背后的罗刹鬼王,沉剑窟主人背后的大梵妖王,不说不共戴天,势同水火总没错吧?从天裂谷到绝壁城,再到剑园,余慈不止一次见到了两位妖王的明争暗斗。

    他头一次听到大梵妖王的名号,正是在碧潮毁掉通往大梵妖王所属黑魔法坛的单向甬道之时;然后在绝壁城,血僧伊辛有意无意地将引发天裂谷动乱的屎盆子扣过去;不久前他还听到转述,归墟中一团混乱的时候,正是眼前的香奴现身,两三句话的功夫,就逼得文式非将大梵妖王指认出来。

    几次三番,针锋相对,又有明确的目的性,这也正是余慈“借力”的依据所在。

    正各自计较的时候,雪崩又来,这回比上次还要近了些,声势也就越发地惊人。余慈站在这里,都能感觉到山风吹过时,带来的冰粒碎碴。

    “那家伙在干什么?”

    或许由于余慈解开了一个谜团,夏伯阳对他更客气了些,也顺势征询他的意见。余慈用缺乏建设性的言语回应:

    “好像在找什么东西。”

    话音未落,刚刚雪崩的山峰上,巨大的光柱直冲天际,呛然鸣啸,远远传开,再度吸引了所有人的视线。

    余慈觉得有些异样,便凝聚目力,看那光柱里面的情况。没等有个结果,光柱蓦然分裂,化为十数道强芒,四面散射,天空中八音齐鸣,震魂荡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