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三百五十四章 干扰

    “重器门死掉三个……首领失踪。”

    那位冷静地提示,语气没有丝毫波动。

    长生真人水准之上的剑气血潮碾过,光圈之外十里范围,可说是再无噍类。按照刚才的情报,重器门一行人就在这片区域,自然情况糟糕。况且沉剑窟主人攻击在狂放之余,也极具针对性。血潮之中自有峰谷变化,除了两个冲得最靠前的倒霉鬼,另外就是藏在暗处的几个步虚修士,而曾经带给他最大威胁的重器门首领,也不会漏过。

    但结果有些出乎余慈的意料。

    重器门首领是余慈进入剑园以来,遇到的最莫测的人物,感觉深不见底,相比之下,沉剑窟主人还要逊色一些。就算眼下沉剑窟主人夺了原道的法体……呃,好像真的要倒转过来了。

    就算是这样吧,重器门首领难道就轻易被灭掉了?

    “没,还在。”那位在冷静地分析,“不过是一个投影罢了,就算丢了也没什么,冒险而为,正当其时。况且若说那影子的破绽,当以此时最大,说到底,它不过是个‘小人’。”

    “呃?”

    “生灵之情绪易变,粗犷之人或有温情一刻,怯懦之辈也有放胆之时。然而本性难移,一切应化都要有‘求变’之欲,它正是志得意满的时候,谈何‘求变’?本来性情自然暴露无遗,可说是与原道大人格格不入。所以一轮剑气,画虎类犬,比你还不如。”

    “……”

    剑意层面,那位是当之无愧的权威,余慈也弄不明白这究竟算不算是夸奖,反正听起来不是滋味儿就是了。不过细思一回,不得不承认里面也颇有道理,便笑了声:

    “前辈对人心把握,让人佩服。”

    本是客套话,可话音方落,余慈忽然醒悟,那位对人心把握如此精妙,又哪会突然与他“闲聊”?这话里当有深意:剖析人心,尽现眼前,是为他鼓劲儿提气的吧。

    坦白说,余慈还真提起不少信心来。

    然而,他只是个特例。对剑气血潮的亲身体验,足够打灭任何还丹修士的念想——至少暂时如此。在阴影消失后足足半刻钟的时间里,没有一个敢踏入光圈外十里范围之内。

    不过,余慈仍在后方耐心地等待。因为光圈依旧在收缩,只是速度稍慢,以目前的趋势,这个通往未知地域的虚空裂隙早晚都要闭拢。随着这一过程持续推进,压抑的气氛在蔓延。

    “人为财死,鸟为食亡。”

    余慈喃喃说话,伴着他的话音,终于有一道人影迈过了十里的界限,初时还显得有些谨慎小心,后面速度就越来越快,最终直直投进光圈正中央。这人还在半路上,后面已经有人跟上,两个、三个、五个……至少有十个人,形成一波冲击的“人潮”。

    众修士自此分界,前冲的、观望的,还有干脆后退的。

    余慈无声无息地靠上去,算是观望的一批。耳畔,那位却是兴头上来,又和他聊了起来:

    “不否认有那种蠢货,但这里聪明人更多。聪明人才更要争,长生路不是绣花品茶,容不得迂徐和顺,容不得从容不迫。尤其是越往上走,彼此追求的长生之理就越是容不得异议,一旦碰撞,就要拼个你死我活。当年剑修西征,不正是由此而生?正是天机一线,有你无我,不夺奈何?”

    余慈闻言倒是有些怀念,当初在止心观,也有这样论道的机会。只是于舟老道总说“取舍”,那位说的是“争夺”,思路迥然不同。至此,他倒又想起一件事,之前虽说已准备妥当,眼下还要确认一番才放心:

    “我那些同门如何了?”

    “早已引走。其实你不须担心,那于道士虽在‘争’字上一塌糊涂,已绝了长生之路,但其余都算是上上之选……哦,往前!”

    那位突然警示,余慈回眸,却什么都没发现。但既然那位发了信号,他也就依言向前飞掠,耳畔声音不绝:“重器门首领已经进去了,藏形匿迹是把好手。”

    “她是什么都不奇怪。”

    余慈回了一句,终于确认,该上台的都上了台,且都演了对应的角色,便不再多言,驭剑化雾,破空遁入光圈之中。

    天地一下子扩展开来。

    那只是纯粹的感觉,未等余慈看清楚这片天地,虚空乱流如刀,已将他卷了进去,余慈护体剑气竟然没有半点儿用处,连眼睛都睁不开了。全亏了那位放出在九天外域时的能耐,形成一道屏障,将乱流弹开,这才保得性命。

    那位裹着余慈,一路向前,也就是往这片天地更深处挺进。直入十余里,虚空乱流倏地一定,原来此地外围狂乱,内里却是“暴风眼”,可得片刻安宁。

    但就是十多里的路程,已不知有几个倒霉鬼,被绞得碎了。

    “这就是剑破虚空的源头,整个剑园最为稳固之所在。”

    听着那位的介绍,余慈环目四顾。不知是否是到了最核心地带的缘故,那些另辟虚空的法门反倒失去了作用。余慈一眼看到的,不再是华庭园林,奇景异地,反而是最普通不过的荒山雪峰,就和断界山脉中峰峦叠障的冬日景致一般无二。

    现在还是晚上。

    余慈仰头看天,越发觉得眼熟。此处天空格局,似乎和归墟、尤其是星轨剑域内的归墟天空有些相似,都是由纵横的虚空裂隙拼接而成,显出千百个夜空,雄伟瑰丽,无以伦比。只不过这里的虚空裂隙相隔更近,甚至干脆就混在了一起,虚空震荡,乱流频发,也就是最自然不过的事。

    数十里方圆的山地不小了,十几号人散落其中,一时片刻都寻不到影子。

    余慈懒得多想,直接就问道:“他们在哪儿?”

    这里的“他们”,是指沉剑窟主人和重器门首领两个最重要的人物。二人此前已经结了梁子,进入此地之前,又多了几笔血债,一旦碰上,少不一场惊天动地的大战。余慈就可能从中取利,完成玄黄未竟之事。

    耳畔山风呼啸,却没有半点儿话音。

    余慈心头一激,低喝道:“前辈?”

    又是一阵山风刮风,但还好,这回终于有了回应,虽然断断续续不那么真切:“外围……虚空阵列,到此强弩……,受到干扰后,尤其如此。”

    后半截终于转为清晰,可声量还是低了许多。余慈眉头皱起,就算他不是因人成事之辈,可自知之明还是有的。此等局面上,区区一个还丹水准的修士,完全不够资格插手,若那位使不上力,他在此可真叫一个麻烦!

    俗话说“怕什么来什么”,余慈心中疑忧未去,再和那位交谈几句,谈话突然又全无先兆地断绝,就算是暂时现象,仍让他头痛万分。

    在原地转了几圈,空气中的低压便如雪峰的阴影压在心头。

    远方山中,隐约已经有打斗声传过来,并有愈演愈烈的态势。余慈朝那个方向看了一眼,纯凭空气的脉动,已经能够感应中,那只不过是还丹级别的战斗。不只如此,相隔两个山头,三个还丹修士马上就要碰头,大概又是一场遭遇战。

    另外还有……

    余慈忽地一愣,什么时候,他的感应已经敏锐到了这种地步?

    方圆三里范围内,感知细腻详实,纯凭气息,如在眼前;五里范围内,也可见其大概。便是在更远处,也能有些感应,至于特别强烈的信息,更不必说。如此感应,已是他旧时的近三倍水准,他竟懵然不知。

    余慈不免就想,自从归来庄出来,他是不是太依赖“那位”了些?

    心中略动,余慈将封在鞘中的玄黄杀剑置于眼前,看了半晌,忽地一笑:“老兄多多保佑,今儿我就舍出几十斤肉又如何,咱们就算投桃报李,互不亏欠!”

    喃喃说罢,他起身到雪峰阴影更深处去了。现在他要临时补充计划,那里有个人物,正适合。

    很快绕过一个山头,到达敏感地带,也不用他主动招呼,雪峰之上,就有冰冷眸光如矢如剑,刺在他脸上。

    “好巧,在这里看到余仙长。”

    “香奴你也在啊。”

    有意无意说着已不陌生的言语,余慈倒是一笑,只可惜女修面容完全隐在兜帽形成的阴影下,看不清喜怒如何。

    **********

    更新时间混乱,莫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