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三百五十三章 门前

    传递过来的信息,对应的正是余慈他们重点关注的目标。

    重器门首领是一个,沉剑窟主人则是另一个。

    “重器门的位置比较靠前,曲无劫的影子则是刚稳住原道大人法体,强行破禁!”

    信息更明确了些,余慈听在耳中,略迟疑一下,问道:“剑仙修为?”

    “没有剑仙印识,哪称得上剑仙?更何况它本源剑意和原道大人的严重冲突,十成力量倒有四成要在内部折耗,这种情况,不经过三年五年的调整,不会好转……当然,就算不是剑仙,也只有六成力量,杀光剑园内所有人,也不算什么。”

    余慈抽动嘴角,尚未及回应,黑暗中“嘭”地一声,好像有一个瓶塞弹出来。余音在黑暗中回荡,随后掺进了呜呜的风声,扩散到外围,在边缘堆积运化,片刻便醇厚起来,好似天边的雷音,宏大而遥远。

    由于沉剑窟主人吞吐元气,利若宝刃,数十里之内,都有被斩杀的风险。所以诸修士都自觉隔了一大段安全距离。谁也不清楚,相隔近百里,音波传递到此,会扭曲成什么模样,究竟和原本的声音相差多少,不过在此声浪翻动的时候,更清晰的声音泛起。

    那是一缕清音,倏乎间已转高亢,但无论它拔升多少个音阶,其音色总是明澈透亮,不散不燥,不带半点儿烟火气。

    听到这声音,人们莫名觉得眼前一亮。随后清音便与外围雷音和鸣,在闷闷的雷鸣声里,显出无以伦比的穿透力,清音穿透黑暗,穿透界河、穿透空间,扩散向无限的远方。

    这一刻,有很多人都看到了“河道”远方,蓦然爆发的明光。

    “正面……命中!”

    那位不知用什么方式,几乎洞彻归墟内所有地域的情况,此时便将百里外的破禁进度大概描述一些,可紧接着,就是一句“小心”!

    “河道”中,余慈已经觉出不对,清音倏乎间跨越百里虚空,其实已不是正常音波的速度,漫过耳边,非常悦耳,可其中锋芒,凌厉至不可思议!

    众修士反应则更慢一些,一愣神的功夫,也都发觉不妙。清音本身倒在其次,真正要命是其含蕴的剑意,细若丝缕,然而真煞、肌骨乃至阴神,都被一穿而过,修士们最完美的防御就此透开了一个“小孔”。

    气机牵引,剑气迸发。

    一瞬间,就有十多位修士惨叫,只觉得头顶剑气贯下,周身气血逆流,经脉倒转,口喷鲜血之下,摔入界河虚空深处,不知死活。

    “斩雷辟劫剑中的‘十二玉楼天外音’。”

    那位刚确认了清音的来历,随之而来的音波又是一变。以“天外音”剑意为先导,积蓄在封禁之后的磅礴力量倾泄而出,形成滔滔洪流,肆虐“河道”,漫溢虚空,冲击力决不逊色于玄黄杀剑放射出的血杀之气。纵有界河中各处虚空裂隙分流,恐怖的冲击大潮仍在顷刻间“灌满”了“河道”,将众修士冲得七零八落。

    此时,余慈却拎得清楚:冲击大潮虽是强势,却不比“十二玉楼天外音”的剑意攻伐根本。他有天龙真形之气护持神魂,仍觉得心动神摇,明面上没有被即刻穿透,其实暗伤已经造成。

    “这就是斩雷辟邪剑!”

    这还是由沉剑窟主人挡住了正锋……

    冲击大潮汹涌澎湃,混染外围雷音,更是强劲,可“十二玉楼天外音”依旧清晰明透,相应的自然也是杀伤不减。余慈提聚精神,想用自家剑意抵御,然则一念初起,神魂深处某个区间,忽地震荡。

    在余慈的感觉里,神魂震荡之时,亦分出一缕清音,清越如剑吟,恰与外面透进来的“十二玉楼天外音”对冲,意外地齐齐湮灭,都无痕迹。

    “哦?是烙在你神魂中的飞仙剑经剑意激发?”

    那位有些惊讶,随后又叹道:“你修炼的半山蜃楼剑意,也源自论剑轩,引出点儿力量来并不奇怪。难得的是能摹出半分真意,可惜至此难以寸进。”

    余慈表示理解。

    真正接触到“斩雷辟劫剑”,他对《上真九霄飞仙剑经》的了解也更深入一层。那位一直在讲“剑意纯化”之理,而“纯”则是修炼剑经最根本的要求。

    纯者,仙也。

    观“斩雷辟邪剑”的剑鸣之音,清澈透亮,不染微尘,正有凌绝尘俗之意。可见其对纯化要求之高。对余慈来说,除非把他前面二十六年修为废掉,又将满脑子既定之规全数抛却,还原成一张白纸,重新修炼剑经,才有可能登堂入室。

    如此削足适履,智者不为。

    最后,那位做了总结:“明珠蒙尘,真是可惜!”

    “……”

    余慈一个恍神,便被前方巨大的冲击压回了百尺,这才想起外界冲击大潮方兴未艾。当然,相较于“十二玉楼天外音”,也就不算什么了。

    稍一鼓劲儿,他便如一条溯流而上的鱼儿,驭剑直冲上去。他并不是唯一一个抵住“十二玉楼天外音”的修士,同样有一些人,抗着冲击大潮,向前方挺进。他们不如余慈那么了解情况,但正因为如此,也就更没有那么些忌讳。

    “还有三十五个……重器门的位置落到了中间。唔,还混进来几条大个儿的。”

    那位仍在传递消息,余慈点儿不明白:“大个儿的?”

    “他们嘛,是在原本在外围凑热闹,趁机混进来的一些人。”

    就像七伤道人那样的?

    余慈喔了一声,并没有特别的表示。步虚修士确实是现在的他必须仰望的强者,但在目前的境况下,他们还不能成为撼动整个大局的力量……毕竟,作为局面最大的支柱角色,沉剑窟主人的层次要强出太多了!

    终于,“十二玉楼天外音”拔至最高处,徐徐消散。冲击大潮依然狂暴,但已愈发地没有威胁。

    “它进去了!”

    那位在耳边提醒,余慈眯眼去看,毕竟相隔数十里路,前方还是一片黑暗。但再行十余里路,他视界中陡然出现一个光点,或许微弱,可在黑暗的“河道”中,已经足够醒目。

    余慈咧嘴一笑:“哦,又回来了!”

    一旦有了光源,就算再微弱,也和之前彻底的黑暗有了天壤之别。众修士的夜眼已有了用武之地,更能够分清敌我,“河道”中立时就生出一波混乱。余慈隐匿气息的本事还算不错,又反应迅速,及时降速偏向边缘位置,将混乱让过。如今他已经落到了一众修士的后半段。

    随着众修士前冲,前方光源越来越明显,也越来越大,慢慢地形了一个光圈。只是光圈没有无限制地外扩,在达到某一程度后,便开始收缩、扭曲,有闭合的趋势。

    这幕情形一下子激起了众修士的情绪,连续几个人影疾飞加速,投向那个光圈中央。最近已不过半里路程,其速度一闪便是千尺之上,已经超出了还丹水准。再一次,那家伙就能冲进去了!

    余慈的眼睛几乎眯成一条缝,但透过层层人影,他还是清楚地看到,在光圈中央,翻出一片阴影。

    “来了!”

    警示声响起,余慈闻言便毫不犹豫地回手,将背在身后的玄黄杀剑连鞘拿起,挡在胸前,全身气息强度再降下一个档次。

    在众修士的夜眼中,前方的光圈瞬间涂抹上浓重的血色!

    “河道”内温度骤增,仍向前冲的修士们忽地愕然,只见那冲击大潮还未过去,又一波更为惊人的血光喷薄而出,转眼间就把“河道”的颜色变了过去。

    血色大潮嗡然而过。

    已经扑到光圈正方的人影正面撞上这片血色,哼都没哼一声,就化掉了!后面跟上的修士见状大骇,想往侧面遁去,却哪还来得及,转眼就落了个同样下场。没有人能躲过去,余慈相距至少还有二十里路,也不过就是半个呼吸的时间,便被血色大潮碾过。

    剑鞘中,玄黄杀剑微微震动,余慈就遵循震荡的节奏调匀全身气息。只觉得耳畔轰一声响,整个身体都往后卷飞,摔出至少五里开外,才挣扎着缓住去势。

    “呵、呵,呵哈哈哈哈哈哈哈!”

    爆发式的大笑声中响彻整个“河道”,余慈抱剑当胸,身体微微蜷起,只觉得全身都透出血液被烧化的怪味儿,但心内虚空的生死符翻转无碍,正在一个极不错的状态上。

    应该是光线的原因,从这里逃眺,光圈中那个人影已能够隐约看到,只是弄不清面目。然而听那肆意的狂笑声,余慈依稀看到了一场满透着不屑和嘲弄的脸。

    随后,阴影消失。

    ************

    貌似有人说到九月全勤,那就是个笑话——俺在这制度面前就是个笑话啊!

    欠三章了?还是四章?这种糟糕的更新大概一直要持续到九月上旬,直到修稿靠一段落。

    好吧,现在是道歉时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