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三百五十二章 点火

    以夏伯阳和香奴现在层次,妄议那种人物,实在有些不着调儿,他们也只是说说而已,待到那边虚空裂隙稳定,二人也先后穿越,撞进去的却是一个黑不隆冬的空间。

    这是虚空夹层。

    在进入归墟之前,两人都有类似的经历,只是这回钻进来,不免就惊叹于这片“夹层”的面积。远方,目标的气机放射依然醒目,恰如同黑夜中的火光,给二人指明了方向。

    没什么说的,二人依旧跟踪上去,倏乎十多里已过,周围仍是一片漆黑,只能通过气机感应确认彼此的位置。

    “……师姐?”

    夏伯阳低声开口,称呼让香奴不太感冒,但这里面却没有轻浮之意:“有没有感觉?”

    香奴没有即时回应,交流似乎断掉了,二人继续前行,在黑暗中飞掠数里路,没有任何先兆,两人身形陡然一侧,来个一个疾速地八字分拆,一下子拉开距离。

    黑暗中嗡地一声,随后就是清脆的交鸣,点点火星迸溅,乍明乍暗,映出飞速穿梭的人影,转眼又都不见。

    虚空夹层恢复了静寂,可是气氛却是像一根随时会崩断的弦,无形的气机如同半空飞舞的蛛丝,在虚空间游荡,每一次碰触,都像是“过电”,各自神经激跳,深重的危机感刀子一般从皮肤上划过,令人毛骨悚然。

    香奴在交手的第一时间就和夏伯阳“失散”,这当然是有意为之——双方都一样。如此深寂的黑暗绝不适合任何形式的联手,更不用提貌合神离之下,那从未建立起来的“信任”。

    女修收敛全身气息,完全融入黑暗。但她身外依然残留着一些气机流转的痕迹,说强不强,说弱不弱,在罗刹幻法的“打扮”下,就是最迷惑人的陷阱,黑暗反而是她能够利用的资源。

    刚刚她占了上风,那几个突然插入虚空夹层的修士,看起来水准参差不齐,有个倒霉蛋被她一指伤了肺经,忍不住咳嗽,转眼被另一人斩杀,杀人的应该就是夏伯阳。

    虽是如此,香奴依旧无法确认,究竟有几个人冲了进来。

    “这像是一条暗河……。”

    香奴作了一个类比,经过一连串的变故,她对虚空夹层的结构有了进一步的了解,如今她就有强烈的感觉,正有越来越多的人物从“两岸”某些节点跳下来,加入到这场没头没尾的冲突里。

    无形中,人们似乎认定了,这里就是通往归墟宝地的捷径。

    “呼”地一声,又有人抢在头里,险些就触动了她布置的陷阱。香奴很沉得住气,依旧敛目垂眸,收束气息,并将位置稍稍往边上移了移。

    也就在移位的空当,黑暗中陡然亮起一串清光。

    有人把夜明珠扔了出来!

    香奴秀眉微蹙,却毫不迟疑,身形收缩,并向侧方移动。同时回眸瞥了一眼,只见明珠毫芒洒下,映出至少五六张或惊讶、或狰狞的面孔,

    无声潜爆!

    相近的几个修士齐齐发力,乱流四面迸发,却受到空间的收束,在“河道”中形成一波冲击湍流,纵贯前后达十余里,就连稀薄的空气也硬给挤出一串震耳的气爆!

    香奴听到了含糊的叫骂声,随后就被惨叫代替。

    又是一声微响,翻滚的夜明珠不知被谁击碎,“河道”重新陷入到黑暗里,可这时侯,真力锋刃交迸的声响、气机的错乱程度还有浮游在虚空中的血腥气,都猛提了一个层级。

    不需外界光线映射,自身便可发光的夜明珠价格不菲,然而这回,它亮相后收取的则是修士的生命。最起码有八个人参与了这场小型冲突,香奴最终也给牵扯进来,还亲手击碎了一人的脏腑。

    入鬓长眉微挑,凌厉如剑,寒意森然。无妄之灾是谁都讨厌的东西,香奴也不例外,但她的性情较之以往毕竟不同,没有立刻以牙还牙,而是进一步收拢气息,从战场边缘脱离。

    眼看要脱开混乱的战场,她护体真煞一震,整个身子都摇了摇。

    冲击全无先兆!

    虚空刹那间被剑气充斥,千万缕剑气绞合,发出嗡嗡颤音,恍若群蜂乱舞,方圆数尺的虚空瞬间就被切得粉碎。危机临头,女修的身形则迎着剑气冲上,转眼被剑气绞碎,可到头来,却又是一片虚无,其真身已在十丈之外。与之同时,散入剑气中的虚幻之力,也被排开的剑气封堵,未能建功。

    剑意入微,破幻凝真。

    两边瞬间交锋,瞬间分离,直到这时候脑子才真正转圈。

    体会转瞬间的气机流转,双方得出了同一个结论:这是一场真正的遭遇战,二人在退出战场的时候,恰是擦肩而过,要怪只怪两个人潜形匿迹的本事太过了得,两两相对,同把对方瞒过,剑气真煞碰撞,都措手不及,本能地就是放出杀招,没有两败俱伤,堪称幸运。

    庆幸之余,相隔渐远的二人又各自有些微妙心绪缭绕:

    “此人剑意好熟,偏又似是而非……”

    “这幻术,莫非是她?”

    双方没有再接触,各自远离。便在他们分开后不久,“河道”内破空之声连起,这一波人马却是不怎么在乎黑暗中的危险,他们三五成群,将各自气机拧合在一起,彼此元气串联,形成独特的攻防组合,一时无人敢摄其锋。

    两个已经隐入黑暗深处的人都辨别出了这波人马的身份:“北地魔门,也加进来了!”

    几乎是同样的句子,语气感觉则大有不同。

    念动之际,“河道两岸”那些错落分布的“渡口”中间,几乎每时每刻,有人跳进来,汇聚成流,更受到北地魔门启示,类似的攻防组合队伍也纷纷出笼,一支独秀的场面,霎时间又混乱起来。

    换言之,“河道”里更热闹了。

    ************

    混乱在持续,虚空夹层中的战斗已经是毫无疑问地扩大化了。

    短短一两个时辰内,那些参与剑园盛会的最顶尖的高手修士,似乎全部汇集到“界河”中来,或单人独影,或结伴同行,但无论如何,极度黑暗中的杀伐都始终伴随着他们,极少有人能独善其身。

    脱离这片黑暗地域并不困难,可只一个“捷径”之语,就有着无穷的魔力。

    很多人都感应到了“河道”前方那磅礴的剑压。虽然那感应已经开始消褪、隐匿,但相应的,也使得人们更少了许多顾忌,知难而退的人永远都在少数。

    身如飞魂幻影,余慈在“河道”中飞掠。相较于初入此间时移动的笨拙,他现在的进步可以用“突飞猛进”来形容。凝成种子真符的效用开始显现,驾驭剑光、吞吐元气之时,流转愈发地顺畅。那一位就称赞他驭剑手法已渐窥堂奥,驭剑直入青冥,指日可待。

    对那人的称赞,余慈没有受宠若惊的感觉,只因和那位手段相比,他小小的进步,实在算不得什么。

    这家伙竟然真的做到了……

    此时在“河道”中共有还丹修士五十七人,早先更是突破了八十关口,已有二十三人或横死、或退出,就是这些人,包括北地魔门、洗玉盟、离尘宗、重器门等大小宗派,加上诸方散修中的拔尖人物,已经是参与剑园盛会的最顶尖的那一批。至于通神境界的修士,在这里,连存活的资格都没有。

    这样的一批人,有志于剑仙遗宝,分布在归墟的各个角落,可在两个时辰内,他们如同逐臭之蝇,齐聚而至——无关默契,只是那一位的算计。具体如何做到的,一直在“河道”中留守的余慈不清楚,可事实已经证明了他的手法巧妙。

    然后就是“点火”,由始至终,黑暗都是最好的催化剂。

    如今事态已经步入正轨,后面如何,一要谋算,二还要看老天爷是否帮忙。

    正想着,那位传来消息:“锁定重器门……开始破禁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