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三百四十八章 归鞘

    恍惚中,余慈似乎飘了起来,有种神魂出窍的虚无感。

    出现这种情况,是因为某种程度上,他已经得到了玄黄杀剑的承认,神意能够在血潮中留存,飘飘悠悠、像是被狂风卷着的风筝,随血潮一起冲向虚空深处。

    血潮的冲击性扩散无休无止,而容纳它的血色天地就像是一个浑身凿洞的大桶,血潮冲过,立刻就溢了出去。

    不止这里,整个界河都一样。

    被曲无劫斩裂的虚空世界,正是千疮百孔,血潮卷过,即使不如血色天地中那般浓烈,与也依旧像是一场无止境的血色风暴。

    余慈的神魂感应范围随之不断扩大,冲破界河,冲出归墟,冲出剑园,一直扩散到断界山脉之间,随着那贯接天地的光柱向上喷射,感应终于到了极限,一阵天旋地转,极速向内收缩,转眼就回归脑宫。

    他呻吟一声,从昏沉的状态中醒来。

    玄黄杀剑的血潮也在回缩,刚才凶剑威煞冲破了血色天地后,形成了一次无以伦比的爆发,也终于冲过了波峰,辐射的力量层次开始滑落。

    “后生没死掉,颇有几分运道。”

    熟悉的声音响在耳边,余慈想抬头,但才动了动脖子,全身肌肉便都发出抗议的咯吱声,连喉咙那里都不例外,他只能叹一口气,将脸埋进透着浓重血腥气的土壤里。

    “也是个大手笔,我之前还想着怎么样徐徐引发、消耗玄黄的血杀之气,却不如你一鼓作气……起来,这样的好机会,绝不能错过了!”

    余慈理都不理他,依旧趴在地上,寻找自己肉身还在的证据和感觉。

    “笃!”

    头顶被什么东西打了一下,随后那东西就落了地,还余一截倚在他肩上。但除了这个,对方也没有再干别的,想来也知道余慈此时绝不好受。

    余慈本人也不会耽搁太长时间,等一会儿身体的感觉终于好了些,他手撑着地,呲牙咧嘴地半坐起身子,头一个看到的却是身边一件东西,就是刚刚砸他头的那个。盯了那东西半晌,他还是没弄明白:

    “哪来的剑鞘?”

    他撑着地的那只手旁边,一个黑沉沉的剑鞘摆在地上,大约有四指宽,长度足有五尺,上面密密麻麻刻着符纹线路,与剑鞘材料本身的纹路混在一起,看得人眼晕。伸手碰了碰,只觉得凉浸浸的,很沉重的样子。

    那位解释道:“有这剑鞘,才能暂时封住玄黄的血杀之气……可惜,当年为玄黄量身打造的星沉钢鞘已在西征时毁掉,只能拿这个不怎么合身的,滋味怕是不会好受。”

    余慈心中又一动,但没有说什么,只拿起剑鞘,眯眼往插入剑刃的缝隙里扫了一下,恕他眼拙,一时没有发现特别神异之处。他扬扬眉头:

    “然后呢?”

    “自然是到那里去,刚才怎么在血杀之气中活过来的,现在就怎么做。不过不用贴近,相隔百尺左右就足够了。”

    余慈深呼吸几回,积蓄了一些力气,依言而行。这其间,对方一直没有停止指点,包括如何运使剑意,如何调理身体,还有可能发生的许多意外情况,统统告知。

    和玄黄杀剑相隔不过三里,余慈却走了一刻钟,这其间血潮有两次小的爆发,但都没有造成大的影响。

    远远的,余慈已经看到了玄黄杀剑。

    那柄四尺青锋静静地插在地表上,周围浮游着红黑颜色的雾霾,绕剑流动,使人只能看到它的轮廓。但偶尔刺破雾气,一闪而逝的强光,却又刺得人两眼生痛。

    余慈模拟玄黄的剑意,在百尺外停下。这个位置,血杀之气的浓度已经浓烈到了不可思议的地步,高温炽热的空气几乎要凝为实质,停着还好,稍稍一晃,皮肤与血杀之气摩擦,就是钻心的疼痛。

    不再耽搁,按照那位所讲,余慈慢慢地将手中剑鞘移到胸前,这就是他要做的一切,后面则要看那位的手段。

    没让他等太长时间,头顶上方的温度忽地一降,丝丝凉意渗透下来。余慈只是挨了点儿边,凉意便如滴落的水珠,滑入他手中剑鞘。余慈手心微震,奇妙的感觉生出来——剑鞘像是伸出了两根无形的丝线,一根探向百尺外的玄黄杀剑,另一根则沿着凉意渗透的路径反溯回去,延伸向不可知的虚空深处。

    原来剑鞘也是一个介质……

    念头未绝,受剑鞘探出的气机丝线触发,玄黄杀剑一声剑鸣,周边血杀之气潮涌雷动,温度也骤然提升,余慈正头皮发紧的时候,不知虚空何处,也是一声剑吟,一道幽蓝光丝直坠而下,穿透血杀之气的屏障,打在余慈手中的剑鞘上。

    余慈脑宫中“锵”地一声响,好像有两把利剑在里面交击,激烈的震荡险些就煮沸了他的脑浆。

    如此强烈的反应让他完全忽略了,百尺外的红黑雾霾中,四尺青锋破地而出,转眼化为一道殷红电光,当胸搠来。可与之同时,他持剑鞘的右手也是如有神助,小指微一用力,鞘口便向前倾,外围符纹亮起光华,反衬得那薄薄的四指宽的缝隙幽暗而深邃。

    电光落,伴之而起的就是一声爆鸣。

    感觉着像是九次贯气的五雷符在手中炸开,余慈全身都在过电,脑子刹那间一片空白,身体更是腾云驾雾般飞起,倒撞数百尺开外,摔了个结结实实。

    但也从此刻起,血色天地陡然安静下来。

    “后生,醒醒。”

    模模糊糊的,有人在他耳边轻唤。来来回回有几十次,终于唤醒了他的神智。他微微睁开眼睛,才一触及外界的光线,就又是一阵眩晕。此时,那位为他报告结果:

    “好了。”

    “好了?”

    余慈有些恍惚,直至他看到剑鞘裹住的剑器,才确认无误。

    是不是快了点儿?但转念一想,又觉得结束了最好,他感觉着,因为两道剑意的碰撞,持剑鞘的胳膊已经不像是他自己的了。同样的,他身体肌肉骨头也都到了极限,他就他那么躺在上,比上回还要不堪。

    那位见他这模样,道一声:“你若还要赖在地上,莫怪日后后悔。”

    “嗯?”

    “你模拟玄黄剑意,又在它血杀之气浸泡下支撑那么长时间,为了适应玄黄剑意全身肌肉骨胳经络等都受内外力量挤压,有些变形,若不及时修正回来,以后修为暴跌,不要怪我没提醒过你。”

    “我X……”

    余慈含含糊糊地骂了一声,但还是强撑站坐身子,在那位的指点下,运使半山蜃楼,驱动元气穿经过脉,使肉身重新适应原来的感觉。

    “快一点儿,玄黄的血杀之气瞒不过人,现在又是在剑鞘中温养的时候,绝不能与人交战。现在能走多远就走多远!”

    “很多人吗?”

    “托你的福,现在剑园已经禁制全毁,外面阿猫阿狗都能进去。可想而知今后一段时间,情况只有更乱。”

    那位一边催余慈加快速度,一边为余慈设计了两个可能:

    “现在你有两条路走。一条就此回去,到外面和你们宗门会合;另一条就是一路走下去……

    余慈摊开手:“没油水的地方,我当然想尽快回去……”

    那位沉默了下,道一声好,

    “不过玄黄欠我一枚斩雷辟劫令,回去了还会补上吗?”

    余慈话中奇突出,可惜那位的语气仍无变化,:“明白了。既然如此,我就要给你说一下大梵妖王的事。”